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大周守藏史> 第七十二章 战前祭祀

第七十二章 战前祭祀

“还请司马暂留。最新章节请到【全~本520阅读】,请记住我们的网址:xs520.co”

待到肃伯急匆匆回寝宫后,大宰拦下准备前往边关的司马。

司马等这个指令已经多日,按理说越国选择,他早该前往,不过是无令不得出罢了。

司马停住脚步,而一旁的宗伯本就没有离开的意思,反倒是紧盯大宰的手臂。

司马道:“你真愿意以自己人祭,以召伏羲先祖……可即使召唤又如何,先祖真能挡住越君?”

“还是说……”

司马一把捞开大宰的衣袖,只见其上密密麻麻,皆是蛇鳞。

其大惊道:“你所谓的人祭,是为了进入大庭旧址!”

大宰笑笑,将衣袖盖住蛇鳞。

“你们不是早就知晓吗,何须惊讶。”

司马和宗伯沉默,他们只是不愿接受……

宗伯道:“这以祭祀打开大庭旧址之事,需主祭之人,与被祭之人。”

“被祭者需伏羲氏与女娲氏之血脉,你到底如何安排?”

宗伯早已接受大宰的谋算,此时并不意外。

大宰道:“风君将主持祭祀,为斩杀蛇妖之人。”

主祭者生,被祭者死!

“嗯?”司马诧异,他还以为大宰会自己担任主祭之人,以求进入大庭旧址,在旧址中找到伏羲留于大庭的重宝——河图!

但却将机会给予风允……

而蛇妖。搜索xs520.co

“那是女娲氏,大宰。”司马面色愧疚道:“之前阳伯就因为寻找大庭旧址而薨,女娲氏也被刨心一次,其伤势未愈,此时再挖心,就是真的死了,我们怎可……”

“司马。”大宰阻止司马欲说之话。

“女娲氏百年前救我大庭于危机之中,可也因此染上妖邪之气,痛不欲生,与其再让她如此活着,不如送她归寂女娲膝下。”

司马哑然,叹息摇头。

“我不管你怎么做,我知做好司马应尽之责,我且去边关,你们自己谋划吧。”

“等等,伱去边关,不是守关,而是聚兵入国都,护住风氏,等越君入大庭国时,再以河图之力,尽数灭之……”

“若是祭祀不成,有此些甲兵亦可护住风氏一脉。”

司马欲走之足一顿。

“你这是孤掷一注,我不奉陪!”司马怒道。

大宰却道:“越国炼气士所之为何,不就是我大庭的河图,他越君亦然,其必定长驱直入,闯我大庭国都。”

司马闻言深吸一口气,道:“哼,等你请得动风君,同意参与祭祀时,再说。”

随即,司马大步离去。

而这边,宗伯沉默道:“你是准备献祭自己了?”

祭祀需女娲氏与伏羲氏,女娲氏已有,那就需要伏羲氏,大庭宗室正是伏羲氏直系后裔之一。全??本??????????.????

而大宰准备让风允主祭,那么被祭的只有女娲氏,外加另一位有伏羲氏了。

大宰笑笑,不答。

宗伯喟叹一声,又道:“你真能确定此次祭祀能成?”

这次是真的孤注一掷了,宗伯看之情形,除非投降,献出河图之秘,不然难以保全大庭国。

可此秘又需风氏子弟献祭,实在无奈。

“我说过,伏羲先祖不显,是因为大庭未到危急存亡之时,而且阳伯虽对治国兢兢业业,可天资愚钝,难以被先祖认可,遂才无法成功。”

“那风君是何天资,难道你还不清楚,我大庭等了数百年了,即使是无那炼气士的威胁,我们也应该一试。”

【记住本站域名 】

大宰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道:“只因风君!”

“只因风君?”宗伯一愣,随即大笑。

“大宰,你比我更相信他啊。”

“哼。”大宰气哼一声:“我年少时亦然意气风发,自觉是大庭天资一等人物,但此番再看他时,才知我当时之可笑。”

笑毕,宗伯却忧道:“如何去请风君,你之前留他在大庭,怕是早有计谋?”

大宰闻声,闭目犹豫道:“以公子烈之首,为名,行战前祭祀,既为告明先祖后辈之惨烈,亦为引起城中之人之愤慨。”

“老夫想,身为公子烈之夫子,风君应会出席主持祭祀。”

闻言,宗伯怒不可遏。

“你,你,你将公子烈置于何地!”

若是此战失败,那作为祭祀之名的公子烈,必定受到史官贬记,列为灾祸之星!

可宗伯颤抖,却难再发一言,因为,没有别的事物能请得动风允了。

即使是宗伯自己,情分也早就消磨殆尽,此前的小事小利,也不过是补偿。

大宰道:“我亲自去说。”

大宰说罢,就杵着木拐,缓缓离去。

其去的方向,正是风允所在的典籍宫。

大殿中,宗伯唯有叹息,他已经看不清大庭的命运。

此番却是一赌。

但他想到风允的天资,只觉得胜之有望,愿意以身相陪。

“大庭的未来,交给你了。”

……

典籍宫内,风允正阅书。

此时近黄昏,武上士在其旁护卫,见时辰已晚,就准备前往外面去取饭食。

可是这时,大宰到来。

在大宰身后,还跟着不少护卫,还有医师跟随。

武上士紧忙行礼,就护卫在一旁。

那些大宰带来的护卫则站立在院内,大宰独身踏入内室。

风允抬首,望见大宰时,对他这幅模样并无诧异。

文道裂痕,岂是能轻易化解的,没有死,或是瘫倒在塌,已经是其心之坚韧了。

对此,风允倒是敬佩,这大宰的意志之厚。

“见过风君。”大宰客气一礼,手一挥,远处的一块竹垫飞来,其就顺势盘坐在风允身前。

两人之间,仅仅一矮桌相隔。

不等武上士自觉离去,大宰就道:“此番来之,是为请风君能参与大庭战前祭祀。”

“不去。”风允观其竹简,不想搭理大宰。

大宰道:“风君何须如此,难不成老夫如此模样,还不足以抵消风君心头之怒?”

“风君,老夫并未伤其姒妇啊。”

风允轻笑。

“大宰,且不说允如今只是一介庶民。”

“就单论大宰之言,莫不成恐吓也无罪呼?”

“须知,大宰之恐吓,允不得不重视,唯恐大宰真的动手。”

见此,大宰微微低首,幽声道:“风君,此番战前祭祀,老夫欲以公子烈之头颅为祭,以奠风氏之悲,以起国民之哀,成就大庭之悲愤,以此对敌……”

嗡!

风允身旁一把礼剑愠怒而聚。

武上士惊!

院内的护卫惊惧,紧忙冲入内室。

可大宰仿佛未闻,继续道:“风君为公子烈之夫子,遂老夫欲请风君为战前祭祀之主祭……”

“若风君气恼,可随时杀余,只望风君能主祭战事!”

——

周五,中午12点左右上架,起点平台的朋友,首订支持一下吧,感谢。

——

铅笔小说 23qb.com

<=22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