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道爷要飞升> 第1章 黎渊

第1章 黎渊

大运1452年,蛰龙府,高柳县。

吱扭~

瞥了一眼身后乱糟糟的大通铺,黎渊推门而出,没等到最后一个出房间。

深秋凌晨的雾气还未尽数散去,高柳县城内已是升起缕缕炊烟,隐隐间,能听到些人声。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不大的小院,六七个与他一般大小,身着麻衣,十五六岁的少年正自忙碌着。

洗漱、劈柴、打水、生火、造饭……

“呼!”

紧了紧单薄的灰色麻衣,黎渊深吸一口气,在几个学徒的呼喊中加入进去。

作为‘锻兵铺’学徒的一天,从劈柴打水开始。

“才一個月零三天,十二年怎么熬?这也太难了……上辈子学点东西就不容易,这辈子更难了!”

手脚麻利的忙碌着,黎渊忍不住心里叹气。

上辈子跟自家野道师父学修山立坟、超度法事、难产助生那一套,他也不过用了两三年而已。

这锻兵铺’学徒前后居然要十二年!

三年打杂,两年帮工,七年效力!

黎渊心中腹诽,手上也不敢慢半分,只得叹气自己‘觉醒’晚了,一觉睡醒,就已‘卖身’给了‘锻兵铺’。

还因身体太过瘦弱没有分到前院……

“砰!”

突然,厨房处传来一声闷响。

手持大勺的胖子一脚将一个灰衣学徒踹翻在地,脸上横肉甩动:

“狗娘养的小崽子,老子学这一手颠勺做菜的本事吃了不知道多少苦,你也敢偷学?!”

“孙掌勺,我错了,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那学徒抱着头哀嚎,却也不敢躲避,硬顶着挨了一顿毒打。

小院内的一干学徒噤若寒蝉,黎渊低着头,面色木然。

学徒犯了错,师傅们自然是可以随意打骂的,这是写在‘卖身契’里的。

“徒弟徒弟,三年奴隶”,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那颠勺的孙胖子也算是半个师傅,管着他们十几个学徒,也管着锻兵铺百十号人的吃喝,脾气恶劣,打骂学徒自然是家常便饭。

一个月前刚来的时候,黎渊也差点被那饭勺敲破脑袋……

“手脚都麻利着点,前院的师傅们快起了,耽搁了他们吃饭,可就不是挨几脚的事了!”

那孙胖子掂了掂勺,骂骂咧咧。

一干学徒不敢抬头,手脚却是越发的快了几分。

直到这胖子又回去厨房,那被打的学徒才一声不吭的爬起来,哪怕浑身剧痛,却也不敢耽搁干活。

黎渊神色木然。

锻兵铺是高柳县城最大的铁匠铺之一,养着护卫、师傅、帮工、学徒百八十号人。

学徒,自然是地位最低的,工钱少吃的差不说,还动辄挨打挨骂,要想待遇好些,至少要熬成帮工,甚至师傅。

“十二年啊……”

当四轮大日于云海间升起时,饭菜也终是做好了,一干忙碌的学徒脸上也有了些笑容。

除却吃饭的时间之外,学徒们一天到晚也委实没有什么空闲。

劈柴、挑水、准备木炭、搬运各类铁锭、擦拭兵器、打扫……

可即便这样,锻兵铺每每招学徒也不乏人来。

原因无他,锻兵铺的待遇是高柳县招收学徒的各家中待遇最好的。

不但每月有三十个铜板的工钱,伙食也比之一干药材铺、木匠铺之类要好很多。

打铁可是十分辛苦的活计,肚子里没货可干不了这个。

当然,学徒可没有这个待遇,每七天,方才能见点油水,就这,一干学徒也已十分满足。

旁几家,可也只有在初一、十五才能见到一点荤腥,更有的,一年到头都见不了半点油水……

日上三竿,前院都隐约可以听到‘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时,一干学徒方才吃到早饭,有了片刻休息的时间。

“熬三年才能成为帮工……”

学徒们三三两两的蹲在墙角,黎渊端着饭碗蹲坐在一角,两膀酸软的拿着窝头,心里不免有些酸涩。

前世,他虽然是个不入编,不入道籍的野道士,可跟着师父混迹乡村间也颇有些油水可捞,就算是最差的时候,也没有这般凄惨。

这一刻,他又忍不住怀念起前世。

啤酒、饮料小烧烤,空调电视沙发手机……甚至是自家那个临死都念念不忘入编入道籍的师父。

“怎么就穿越了?!我还能回去吗?!”

就着米汤咽下窝头,黎渊仰头看了一眼天上一大三小,四轮红日,差点流下泪来。

怎么就穿越了?

过去的一个多月里,黎渊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一遍遍的回忆着自己穿越前的记忆。

身为一个不入编的野道士,自家师父走后,他连乡村里的婚丧嫁娶都快捞不着了,不得已改行,在老家县城开了家小超市,虽没钱,却也清静。

“那天我窝在沙发里玩手机,然后……等等,受箓仪式!”

好似有闪电划破迷雾,黎渊浑身一颤,差点将半碗米汤都洒到地上!

“是了,受箓仪式!”

强压着心头的悸动,黎渊重新蹲了回去,没有引来其他人的注视,心思却不可抑制的发散了起来。

前世,他那到死也没能入编的师父,曾给他留下了半卷道书。

那道书,他看过几次,但也不甚感兴趣,对于自家师父生前念念不忘的‘受箓成仙’也根本不以为然。

直到穿越前那天,他也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书上记载的仪式。

然后就……

“到底是不是因为那仪式?”

将半个窝头连同半碗米汤都灌进肚子里,黎渊心中仍是念叨着。

他不认为那什么受箓仪式能导致自己穿越,可除了这个,他委实想不到其他可能。

“受箓,苍天受箓……”

黎渊心中喃喃着。

受箓,他自然不陌生。

道家认为符是天地自然结成,由神仙摹写,传于世间。

而道士只有授受符箓之后,名登天曹,有道位神职后,才能驾驭符箓,以此拥有召劾鬼神、安镇五方、降妖镇魔、治病除灾等不可思议的道术神通。

“老头子一生念念不忘‘受箓成仙’,难道会是真的吗?”

黎渊心中喃喃。

老头子的执念,他原本是不信的,什么年头了,还信受箓登仙那一套。

他前世也认得好几个受了箓的道人,也没见谁人有什么道术神通。

尤其是,那半卷道书上记载的还不是人正统的受箓。

要知道,正统的受箓仪式,不但要授箓,还包括经、戒,要传度,还得有箓坛监度师、传度师、保举师等等。

而那道书上所谓的‘苍天授箓’,属实是简单,甚至可以说简陋……

可现在……

“我都穿越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虽然但是……可万一呢?”

黎渊心思发散。

理性告诉他,这不太可能,心中却仍是抱有侥幸,

万一呢?

“万一我,不,道爷我真有受箓登仙的机缘呢?”

越想,黎渊心中越是悸动难抑,若非知晓如今时间不对,恨不得立时去举行仪式。

什么见鬼的学徒、帮工、师傅、掌柜?

道爷要回家!

道爷要成仙!

铅笔小说 23qb.com

返回目录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