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道爷要飞升> 第6章 藏拙不是露蠢

第6章 藏拙不是露蠢

“难怪都说穷文富武……”

裹紧麻衣推门而出,冷风中,黎渊暗暗叹气。

中院和前院不止是伙食的差距,更是空闲时间的差距,该干的活可不会因为你身上酸痛就缩减半点。

所谓穷文富武,实是有些道理,读书之余还能帮衬家里干点活,练武的,那是真没余力,是真正意义上的‘脱产’。

“不脱离中院,就算神功在面前,也根本练不成!”

这一天,中院的几个学徒脸上的痛苦就没落下去,还有几个因为手软脚软误了事,被孙胖子爆锤。

不过,伙食倒是增加了份量,虽没见肉,却多少有了点油水。

“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

黎渊沉浸在喜悦之中。

昨天他睡的很差,但精力却不差,该干的活一点没耽误,甚至比往日还要快一些。

同时,他还在熟悉着掌驭‘练功锤’后的变化。

“我并没有脱胎换骨,但是……”

临近傍晚,结束了一日劳作的学徒们全都早休息,包括了牛贵,而黎渊则蹲坐在角落,感知着自身的变化。

他并没有一夜之间变得强壮力大,但却能更快,更好的调动自己身上的力气。

“力从地起吗?”

黎渊轻轻跺脚,甚至可以感觉到‘力’的流动,明白如何让‘力’更紧密,更快捷的爆发于一点。

这就是精通级的披风锤法加持,还只是部分。

“这才是武功啊!”

黎渊心中振奋,又对学习披风锤有了更多的期待。

练功锤带来的是精通级披风锤法,对于桩功虽也有着提及,可真正的大头,还是在锤法上!

此刻,他只觉自己像是已经练了几十年锤法,恨不得立时就演示一番。

哗啦啦!

接来一盆水,黎渊擦洗着,天越来越冷,又没有热水,现在还能洗,自然是要多洗。

他很注重自身的卫生与健康。

奈何热水在如今这年头,是个极奢侈的东西。

柴米油盐,柴可是在头一位。

锻兵铺便是有这条件,区区伙房的学徒,也是不配享用的……

“慢慢来!”

擦干身子,黎渊拍了拍脸。

掌兵箓撕开了他自来此界就存在的阴霾,虽然劳累了一天,他心情却是很好。

洗漱之后,还思索起了内院。

锻兵铺是两百多年的老字号,生意遍布多县,早已不局限于单纯的铁匠铺了。

早很多年前,已经是集矿山开采、打造兵器、运输、售卖一体的大势力了。

锻兵铺招收的学徒,去处自然也是五花八门,矿山、护卫、铁匠、账房等等,不一而足。

“内院才是锻兵铺的核心,脱产的武者才是锻兵铺生意能做大的关键……”

一個月里,黎渊对于锻兵铺的了解自然也有一些,内院他很关心。

主要是待遇好,月钱多,还能洗热水澡。

换成一两天前,对于内院是他是肯定没有想法的,但现在……

“待遇好的地方人人都想去,说不得就有什么麻烦……嗯,可以先试探一下,有麻烦就迅速抽身……”

黎渊心中初步定下规划。

无论是为了‘入阶的兵器’,掌兵箓所需的金银铁,还是谋求更好的待遇,加入内院都可以说是最好的机会。

藏拙不是露蠢,适当的展露好过一味的隐藏,前世跑了几年江湖的野道士,也有自己的生存智慧。

不能‘脱颖而出’,别人凭什么先赏你饭吃?

至于露多少藏多少,内卷失败不得已回县城开了小超市的道爷,心里多少也有些心得。

……

天色渐暗,演武场上,各院的学徒也先后到了。

等到秦熊高大的身影出现,中院的几个学徒纷纷起身,快步走向了演武场。

“今天,教你们披风锤!”

秦熊的声音洪亮,传的很远,但他今天显然没有亲自指点的想法,随意吩咐了几句,就转身离开。

孙胖子堆着笑跟了上去。

“我来教你们披风锤!”

黑脸少年路忠撸起袖子来到众人身前,照旧蹲了个白猿桩:

“所有人,都去提一把锤子,今天站桩,要提着锤子!”

提着锤站桩?

不少学徒面色发苦,但也不敢反驳,咬着牙去挑选锤子。

黎渊混在其中选了一把,他余光扫着,少了一把锤子的事,似乎并没有人察觉?

“呼!”

随意站了个白猿桩,黎渊低头看着。

木质把,黑铁锤头,分明是再寻常不过的一柄铁锤,却给他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这感觉太过美妙,以至于黎渊很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尝试挥舞,演练锤法。

路忠提着锤站了半个时辰的桩,等他松开架势时,全场都没有一个人还能维持桩功了。

“呵~”

路忠嘴角微扯,显然没有给休息时间的想法,提着锤就舞了一下:

“现在,教你们披风锤法……”

场上的学徒脸色都变了,前院的小牛犊们也有些受不住,有人低声喊了声‘路哥’,他们可是已经练了一个白天了。

“嗯,那就先休息一会儿!”

路忠摆了摆手,场上学徒已‘呼啦啦’坐了大片,不少人都发出呻吟,太累了。

“路哥,给俺们讲讲这白猿披风锤呗!”

休息时,有学徒凑到路忠身前。

“学都没学会,有什么讲的?”

路忠有些不耐烦,但瞥了一眼也凑上来的牛贵,还是说了几句:

“桩功要和锤法一起练,动静结合,才能更快的入门……”

“路哥,不知这个入门要多久?”

牛贵问道。

“这个,不同人的速度不一样,正常来说,有个中等根骨,勤勉些,大半年该能入门了?”

路忠随口回了几句,又立马收声,连咳几声,提起锤子来:也凑上前来,方才面色一缓,道:

“你们不用知道那么多,年前能入门,自然有秦师傅亲自传授。披风锤合有十八式,今天我教伱们第一式……

牛贵,你过来,你第一个。”

……

路忠指点着牛贵跺足,抬臂,挥锤,砸下,其他人有样学样。

“这小牛犊子已经要入门了?”

黎渊看出了门道,也对比着其他学徒的进度,不久后心中微微一定,伸手提起了脚边的铁锤。

“力从地起,生于脚,发于腿,经腰上膀,最后行于手腕……然后挥打出去,空击则顺势回返,中则借力回弹,

讲究的就是个劲力连绵,如狂风不绝……”

路忠正指点牛贵,突然听得一声‘嗡’鸣,不由得回头:

“嗯?!”

……

……

“来,秦哥,喝!”

中院外的小院子里,孙胖子在劝酒,秦熊来者不拒,喝得稍有醉意方才停下。

“不喝了,得去看看那些小崽子……”

孙胖子起身相送,压低声音:

“秦兄弟,我听说年后咱们要在蛰龙府开个新铺子,掌柜以后要常驻府城?到时候……”

“你听谁说的?”

秦熊仅有的一抹醉意消散,眼神微冷,旋即笑笑:

“谣言罢了,邱龙不死,曹掌柜怎么敢长时间离开高柳城?那可是条来自‘神兵谷’的过江毒龙……”

“秦兄说得对,谣言,谣言……”

孙胖子笑笑:

“俺是想说,铺子要是内有什么变动,秦兄可都别忘了小弟……”

“呵~”

摆摆手,秦熊出了门,孙胖子脸上的笑意也瞬间消失,甚至有几分冷意。

……

“嗯?”

离中院还有二十来米,秦熊的眼角不由得一挑。

他的眼力自然是极好的,月色下三四十个学徒舞锤之声连成一片,他却能一眼辨出优劣,品出高低来。

打得最好那个……

“那小子?”

秦熊微微眯眼,看着那破风声传来之处,有些惊讶,有些玩味:

“黎林的弟弟?”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