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道爷要飞升> 第37章 年九现身

第37章 年九现身

回到锻造房,黎渊小心的将脚印清理掉,锁上门,快步回到屋子。

“呼!”

听着孙胖子的鼾声,黎渊长出一口气,摘下斗笠,擦干雨水挂到墙上:“这下心里清静些了!”

舍去一只鞋,买个心安静,他觉得很值。

“鞋底贴着的草纸,是最常见的那种,我那狗爬一样的毛笔字也没人能认出来……嗯,这事应该算是了了!”

思忖一番,觉得自己没什么缺漏,黎渊方才稍稍放下心来,却也仍有些隐忧。

唯一知晓自己买了这鞋的刘三已被年九杀了,但年九……

“年九大小算个隐患,我不能指望他死在围捕中……”

在屋里将衣裳脱下放好,黎渊提着锤走出屋子,神色平静:

“一个通缉犯说的话自然没什么可信度,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得提高自己在锻兵铺的地位。

曹大掌柜可是仅次于邱龙的,原高柳城第一高手……”

哗啦啦!

大雨中,黎渊闭目调息,提锤站桩:

“先修到大成,然后贯通六合,修成内劲!坚持到拜入神兵谷,所有隐患都不是问题!”

一口浊气吐出,他身随风动,锤破雨滴,借着大雨,来练打法,练听劲。

许是心中大石稍落,黎渊今天打的十分畅快,雨幕中,也不拘泥于白猿披风锤,也施展出兵道斗杀锤。

狂风大雨,提锤而舞。

……

……

外城县衙,灯火通明。

大堂里,几個衙役收着一只鞋,面色古怪,想笑又不敢笑。

呼!

雨幕中窜出一人,裹着风进了大堂。

“捕头!”

几个衙役全都低下头。

“哼!”

隐有酒气未散的邱达抖落身上的雨水,顶着后脑老大个包,看向桌案上砸伤自己的凶器,脸色发黑。

“邱头,这是上好的六合靴,看样式,是蛰龙府那边的,而且,鞋底有东西……”

有衙役上前,将破烂不堪的六合靴递给邱达。

“这鞋……”

被砸了头,又淋了雨,邱达的酒气散了大半,伸手接过这鞋,自鞋底抽出那张被雨水打湿的草纸,皱着眉,脸色很差:

“凭……鞋,可引……年九?写的什么玩意,狗爬都比这清楚!”

“邱头,这……”

听得这话,一众衙役面面相觑。

“那贼人手法精准,隔着大雨,外墙,也能砸到我的后脑,想必不是一般人……”

邱达脸上的恼怒一闪而过,面露沉思:

“但一只破鞋,凭什么能引出年九?莫非……”

刺啦一声,将六合靴撕开,邱达神色微动:“六合靴以耐磨出名,六层缝成一层,不会平白少掉一层……”

“邱头认为,这鞋底原本有东西?”

有几个衙役凑过来。

“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邱达自语着。

年九被通缉,是因其盗了神兵谷的东西,这一点,其他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

甚至他能猜测出,那年九迟迟不离开高柳,只怕就是因为丢了那东西!

这破鞋……

“那年九莫非是因为此物才迟迟不走?那砸伤您的贼人,怕不是想借我等之手,扫除后患?”

有衙役猜测着。

大堂内都是积年的老吏,你一言我一语,推敲出了不少东西。

“那不是平白便宜了那贼人?”

也有稍年轻的衙役面露不忿。

将那草纸塞回怀里,邱达闭上眼,感受着后脑的剧痛,咬牙:“抓了年九,还怕不知这贼人是谁?”

……

……

第二天,天色放晴,庙会的余韵仍在,内外城仍是颇为热闹。

早早的,各家摊贩就已出摊,小食油香气弥漫在大街小巷。

“听说了吗?昨天雨夜,有贼人夜入县衙,想要偷盗,被邱捕头打退,听说他都受了伤!”

“邱捕头居然受了伤?难怪今天衙役们又开始巡街,这贼人真是胆大,居然去偷盗县衙?”

“县衙有什么值得偷的?偷卷宗不成?”

……

一处早点摊子上,有消息灵通的已经谈论起昨夜发生的事了。

“一碗豆腐脑都要三文钱?老板你真该去抢!”

那客人笑骂一句。

“您满城打听打听,哪家不是三文钱?可不是俺乱涨价!”

那摊主笑了笑,又瞥了一眼街角趴着的乞丐,不耐烦的驱赶:

“去,哪来的乞丐,去旁边趴着去!”

墙角处,一浑身破烂,蓬头垢面的乞丐拖着残腿爬着,有客人看不下去,买了一个馒头丢过去:

“这年景一年不如一年了,街头的乞丐都多起来了。别看,就这一个,爷们也不富裕……”

“哎?我刚才说哪里了?”

“老李还是心善……”

几个客人笑着打趣,他们可舍不得施舍馒头:

“那贼人夜入衙门,是要偷什么来着?”

“对,对!我听我那当衙役的小舅子说,那贼人一不偷卷宗,二不偷钱财,上来就奔着证物去……”

“据说,是邱捕头从哪里找到的一只破烂不堪的六合靴?”

唰!

墙角,乱发遮面的乞丐猛然抬头,独眼之中闪过惊疑,阴冷的光芒。

“邱达!”

……

……

“邱达不愧是干吏,动作这么快,才两天,这消息就传遍了外城。”

锻造房中,热火朝天,黎渊捶打着生铁,听到了一旁帮工们的议论,他也时刻关注着此事。

“黎师兄,师傅召见!”

这时,门外有人喊,黎渊回头,就瞧见牛贵。

‘师傅养好伤了?’

黎渊心中一动,放下锤,走出门去。

自那日于真上门,直到现在,小四个月的时间,唐铜闭门不出。

“衙门的人来了。”

牛贵低声说了一句,就快步离开。

自他姐夫外调之后,他在内院待的就十分的不顺畅,先是王功等人将他踢出了小圈子,其余师兄切磋时下手也更重了。

各种琐碎杂事,全部都丢给他。

“衙门?”

黎渊微微皱眉,快步走回内院。

院子里,唐铜负手而立,身侧站着面色微白的邱达,演武场里,则站着十数个学徒,都是锤法小成的老学徒。

很快,黎渊已经知晓发生了什么事。

“年九现身了!”

黎渊心里一激灵。

“昨日子时,邱捕头巡街,路过一处,突遭偷袭,不但重要证物被毁,还被那年九逃出了城去!路县令震怒……”

唐铜的声音很响亮:

“今天,邱捕头来,是要借调人手去搜寻那重伤的年九!

愿意去的,无论是否抓到人,可领白银一两,若抓到,每人三两!朝廷出一半,铺子里出一半!”

一旁邱达发白的脸色都有些青了,暗骂唐铜不留面子,也只得应和着,连连点头。

“就三两银子?”

场内稍有骚动,却没人应声。

邱达面色微沉,低声道:“县令说了,每家最少出十个人!”

“哼!”

唐铜冷哼一声,点名:

“云晋,你领吴明,柳辰,田定……嗯,黎渊,你也跟着走一遭,几个月不出门,像什么样子!”

“是!”

被点了名的学徒无奈点头。

黎渊面上也显得无奈,心里微动。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