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道爷要飞升> 第40章 鬼面般若

第40章 鬼面般若

“六人一队,黎渊、王功、赵小铭,你们跟着我,跟紧些,不要落队!”

“百响楼的响箭,每人三枚,遇到不对立刻拉响!”

“别逞强,别走远,入夜前得撤出来……嗯,师傅的马栓好,留个人看着!”

……

入山之前,岳云晋很严肃,不断说着各种注意事项。

黎渊认真听着,但很快发现这位大师兄也很紧张,翻来覆去的说,也有些不耐,转而看向了发鸠山。

发鸠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连绵的山脉,从这里一眼看不到头,山中无路,只有几条砍柴人常走的小土径。

山下,隐有炊烟,显然有着靠山的村落。

其他几家的势力从他处进山,远远地,黎渊能看到一片片林子里飞起的惊鸟,叽叽喳喳。

“都不傻啊,动作这么大,明显是不想真找到年九。也是,悬赏虽然诱人,但危险太大了,跟着摇旗呐喊混三两银子,才更划算。”

黎渊心下微微了然。

这年头,谁也不傻,各家的帮众、学徒、弟子来了好几十个,但也没谁真头铁到想冲年九的。

那可是千里逃窜,在城里连环杀人还不走,又先后袭杀离合武馆王乱,捕头邱达,被几大高手重创还能逃出城的凶人。

银子再好,好不过命去!

“都是聪明人啊。”

黎渊稍稍安心,刚抬头,岳云晋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那年九悬赏一百五十两纹银,路县令又亲自提了悬赏,十瓶蕴血丹,一瓶锻骨丹,一件上等利器,一匹黑鬃马!”

“……也不全是聪明人啊。”

看了一眼明显骚动起来的几人,黎渊心下摇头,轻咳一声打断:

“岳师兄,也该进山了。”

对这悬赏,他是半点兴趣也没有,但很显然,不可能没有人动心。

“嗯,进山。”

岳云晋微微皱眉,也收起话头,率先入山,头前开路,扫视着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

黎渊背着锤子,从地上捡起一支粗木棍,拨弄着四周草木,发出‘沙沙’声响。

其余几个学徒先是一怔,旋即有样学样。

搜山,是個极枯燥,且漫长的过程,尤其是背着重锤的锻兵铺学徒,比其他几家更累许多。

没多久,已有人体力跟不上,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天黑之前,得搜完这几座小山头!”

岳云晋板起脸,低声训斥。

砰!

突然,有闷响在远处炸响。

“这就找到了?!”

黎渊的精神一震,攥住背后的长柄重锤。

……

……

密林中,唐铜持枪而行,他的脚程很快,长枪时而挑动,拦路的杂草烂木,很快就走到了半山腰。

穿过密林,视线开阔许多。

一块巨大的卧牛石上,一身着黑色劲装的中年人盘膝而坐,身前插着一口半人高的开刃宽刀。

“邱统领,那贼人何在?”

唐铜驻足,眼含忌惮。

眼前之人,正是高柳县城卫军统领,神兵谷出身的邱龙,方圆五百里第一高手,曾持一口从龙刀,斩杀马贼三百余。

“自然在此山中。”

邱龙睁开眼:“那贼人轻功横练皆有不差的火候,受我从龙一刀,竟还能拖着残躯逃出城来。”

“如此厉害?”

唐铜挑眉,心中将信将疑。

他是见过邱龙的手段的,实难相信那年九重伤下还能从他手下逃走。

相比起这个,他更相信是邱龙不愿亲自下手,别有图谋。

“此獠确实十分凶狠。”

邱龙平静对视。

见他这个模样,唐铜心下微沉,不由得回望来路,密林满山如海,一眼看去,只有树冠与飞鸟。

“唐兄放心,此獠先中于某一刀,再中邱统领一刀,便是横练有成,如今也已废弃大半,想要行凶,必死无疑。”

密林中人影一闪,于真缓步走出,带着微笑。

“于真!”

唐铜面色微沉,却也没有发作。

“邱某本以为此獠是朝廷通缉,并未放在心上,谷内传讯才知,他竟偷盗了谷内秘传武学,兵道斗杀锤!

这是邱某都无缘学得的上乘武学……”

邱龙缓缓起身,拄刀而立,眸光似虎:

“两位若能擒杀此獠,取回秘籍,邱某可代韩长老,允你们一个加入神兵谷的名额。”

“上乘武学,入谷名额。”

唐铜心头微跳,于真却是舔了舔嘴角,似是颇为心动。

“诸位自然也一样!”

邱龙看向密林,林中有人影窜动,不少尾随而来的追刀人蠢蠢欲动。

“当然,诸位也可以试着偷学本门必传,只要能躲过韩长老的追捕,邱某自然是无所谓的。”

韩长老?

唐铜心头一跳:

“是‘鬼面般若’韩垂钧?”

密林中也传出惊呼,似乎没有料到居然会惊动这位神兵谷的大人物。

砰!

这时,远处密林中有烟火冲天,发出炸响。

“嗯?”

邱龙眸光一凝。

密林内外的所有人,纷纷向着那处而去,草木断折声不绝于耳。

……

……

“该死,噗!”

年九踉跄着将发出响箭的三河帮众击毙,一口黑血已喷在了地上,发出腐蚀性的‘滋滋’声。

这类粗通拳脚的喽啰,对于他来说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随手就能打死一片,但现在,居然加重了伤势。

“于真,邱龙,还有那个捕快……”

将那帮众的衣裳扯下来包住撕裂的断臂,年九仅剩的独眼充血般发红。

八个月前,他逃窜至此,一个不察被曹焰等人伏击,重伤昏迷时,又被一个癞头扒了个精光,裤头都没留一条,丢了他付出巨大代价才到手的‘兵道斗杀锤’。

千里遁逃,却在阴沟里翻船,他心里自是十分窝火。

更窝火的是,付出断了一臂的巨大代价,他只找到一只破鞋……

“那是我的东西!”

年九低吼一声,重伤之身却仍是十分灵活,穿梭在密林之中,躲避着四面来寻的捉刀人。

……

“岳师兄?”

远处传来炸响,岳云晋恍惚了一下,对于那悬赏,他是有几分心动的,但回想起自家师傅的话,还是咬牙低喝一声:

“退!”

“逃!”

王功与赵小铭不等岳云晋说话已经是转身就走,黎渊却比两人走的更快一些。

其余几人见状,也纷纷散了去。

倒是岳云晋,恍惚一下落在了最后,似听得身后一声惨叫,瞬间惊醒,疯狂后退。

“真,乌合之众啊!”

黎渊回头一看,这些人连岳云晋自己,全都忘了入山前的告诫。

哪里是撤退,简直是溃逃。

狼狈的他都不忍直视。

“啊!他在这里,在这里!啊……”

密林之中,似有惨叫不时传来,更多的人无头苍蝇一般乱撞。

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乱窜的目标显然更大。

“难怪二掌柜说,练武要放胆,这种胆量,十分武功也发挥不出一分来……”

黎渊停了下来,靠在一棵大树后听着密林中的动静。

只听得风声呼呼,哭喊惨叫叫娘声,脚步、兵器劈砍声杂乱……

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