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大明话事人> 第412章 一战成名

第412章 一战成名

第412章 一战成名

其实在大明朝,如果抛开人事方面的事务,首辅这份工作从技术角度来说并不难。

很多奏疏票拟都可以用“照例”、“下兵部议”之类的套话打发,一点劲都不需要费。

比如礼部尚书沈鲤这样等级高官的被弹劾后,一般情况下,都是先令当事人上疏自辩,这也算是大人物的特权。

但近两年被弹劾折腾不轻的申首辅看热闹不嫌事大,拟了一个“发都察院核实”,一下子就把这事迅速扩散开了,成为年终京师官场的一大乐子。

听说消息的官员们纷纷打听,这位潘士章到底是谁的部将,竟然如此勇猛!

弹劾礼部尚书沈鲤本身没什么稀奇的,但弹劾沈鲤包庇林泰来,就格外标新立异!

即使是在越来越崇尚炒作的言路科道,这手法也是相当炸裂的。

临近年底,就算是兢兢业业、一直想全面推进礼制改革的沈尚书,也不免有些混日子心态了。

当他看到都察院派了御史,就“包庇林泰来”问题找他核实时,心情只有懵逼。

“潘士章是谁?”沈尚书下意识问了一个很多人都问过的问题。

贵人多忘事,沈尚书还真把潘御史这个小角色的名字忘了。

左右幕席答道:“这位潘御史前两天来拜访过,说林泰来勾结小贩缺斤少两、欺行霸市。还指使家奴当街殴伤十数人,请求礼部褫夺林泰来功名。

而东主你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把这位潘御史请出去了。”

这下沈尚书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当时自己觉得可笑之极,就把人送走了。

林泰来勾结小贩缺斤少两,难道不可笑么?就算是真的,又能把林泰来怎么样?

虽然他很想彻底终结林泰来,但不会去做无用功,所以当时没有答应潘御史那剥夺林泰来功名的无厘头请求,让潘御史走人了。

沈尚书不觉得这次弹劾能动摇自己,就是感到自己可能遇上了一个官场生瓜蛋子。

那天冒冒失失的拜访,再加上对自己这愚蠢的弹劾,怎么看这位潘御史,怎么觉得此人又傻又楞。

自从官场上裙带关系的现象越来越多后,新人家学渊源往往也有“丰富经验”,傻愣愣的生瓜蛋子越来越罕见了。

于是沈尚书便皱眉问道:“他怎么当上御史的?就没人指点他应该怎么做事?”

幕席很尽职尽责的答道:“打听过了,这位潘士章潘御史的叔父在嘉靖朝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大概有些余荫,但最多也就如此了。”

在沈尚书这样老官僚的心里,迅速勾勒出了潘御史的政治光谱——祖上曾经阔过,残存了一点人脉,把他送到了御史位置上,但家里已经没人能指点他规矩了。

衡量完毕后,沈尚书对幕席吩咐说:“你去接触一下他,顺便指点他应该怎么做事。”

临走前幕席提醒说:“这次不知道是否背后有人指使。”

沈尚书想了想后说:“应该不至于,如果一个人有能力指使御史攻讦我,又怎么会搞出如此愚蠢的弹劾?”

可以说,这份弹劾对沈尚书根本没有杀伤力,费那么大力气指使一个御史做这种事,又有什么意义?

幕席又询问说:“东主要怎么做?上疏自辩还是认错?”

大臣被弹劾后,肯定要上疏表态,大致有两种应对方式。

一种是从自己没有错的角度出发,对朝廷进行自辩;另一种就是承认自己有过错,请求朝廷给予处罚。

对这种一看就没有势力或者强力人物撑腰的小弹劾,沈尚书不打算浪费太多时间,稍加思索后就说:

“如果被林泰来打伤的人都是郑家的人,那我就上疏自辩,不能认错。”

这里的逻辑就是,他不能承认先前放过林泰来是错的。

否则的话,可能会导致别人误会他为了偏帮郑家而打压林泰来。

幕席明白了沈尚书的想法后,就出门去办事了,另一个门客开始帮沈尚书拟奏稿。

随后沈尚书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大佬自然有大佬的派头,在沈尚书心里,这件小事最多只值得浪费他半个时辰。

年底时候,官员们之间走动也多了起来,故而在西城街道上到处都是脚步匆匆的官员以及随从。

今天午后李阁老胡同发生了点动静,吸引了不少路人围观。

只见在林府大门口,站着二十来条彪形大汉,虎视眈眈的盯着门外。

在这些大汉的对面,则是一个年轻的御史,还带着三五个差役。

年轻御史朝着林府门口以及彪形大汉们叫道:“林泰来!本院在此郑重劝你,老实归案并接受处罚!”

这年轻御史的话引起了大汉们的哄笑,林府门口仿佛充满了快活的空气,有个大汉叫道:“御史老爷不妨进来抓人!”

年轻御史用更大声音斥责道:“林泰来你不要以为,有礼部沈尚书庇护你,就可以法外逍遥,肆意妄为!

只要本院还在西城御史任上,就誓必追究到底!”

听到这里,在围观人群里就有消息灵通的人猜出了年轻御史的身份,肯定是那个弹劾沈尚书的潘御史。

这时候,一条更大的巨汉从门口里窜了出来,气势汹汹的对潘御史喝道:

“你有完没完?只因为一点小事,就想请礼部夺去我林泰来的功名?还是人家沈尚书深明大义,不管你这无理取闹!”

潘御史毫不畏惧的说:“沈尚书是沈尚书,本院是本院!沈尚书怕了你,本院却不怕!

虽然本院没有权力剥夺伱的功名,但仍可在职责范围内处罚你!

本院再次劝你好自为之,接受律法的惩罚!”

“我还要备考,没空陪你过家家!”林大官人霸道的挥了挥手,转身就要回到府里。

潘御史对着林大官人的背影说:“林泰来!如果你拒不归案,那就休要怪本院不客气了!”

林大官人“哈哈”大笑,“你想怎么不客气?闯进林府来拿我?”

潘御史厉声道:“如果你现在不肯归案,那等到会试点名入场的时候,本院率领官差去贡院门口缉拿你!”

围观众人闻言哗然,如果潘御史真那样干了,林泰来确实不好反抗。

在会试考场那么敏感重要的地方,同时也是官军密布的场合,林泰来纵然武力超群手眼通天,也不敢大打出手,搅乱会试啊。

不过这样做虽然能掐住林泰来,但潘御史的下场肯定也好不了,是典型的同归于尽打法。

所以林大官人仿佛也被震慑住了,不能置信的说:“你一年就几十石的俸禄,玩什么命啊?”

潘御史决绝的说:“沈尚书或许爱惜乌纱帽,但本院却不敢顾惜自身!”

围观众人:“”

你们两人互相放狠话,为什么话里话外总是不离沈尚书?

不过小潘御史这种气势似乎让林大官人产生了恐惧,色厉内荏的说:“你到底想怎么办!”

潘御史用命令的语气说:“现在立刻归案,接受西城察院的处罚!”

林大官人不耐烦的说:“今天不方便!明天再说!”

稍微有点聪明的人就能听出来,林大官人这是“怂”了,今天不当众归案,是他最后的倔强。

潘御史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泰来,“那本官明天在西城察院等你,希望你不要再畏罪逃避。”

随后潘御史带着几个官差,在二十多条大汉的注视下,昂首阔步离开了林府门前。

没有热闹看了,在这里围观的人群也散去,但是议论纷纷没有停止。

不得不说,这位先前不声不响的潘御史,今天给众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首辅门下头号打手林泰来的赫赫凶名,京师官场中人基本都有所耳闻。

三年前打锦衣卫,打勋贵,打都察院,最后还夺了武状元全身而退,今年又卷土重来参加文科考试,何等的生猛。

但这样的猛人,今天居然被小潘御史压制住了!

西城官宅区域就这么大地方,消息传的很快。当晚沈尚书在家里面,就听说了今天林府门口的热闹。

沈尚书子嗣艰难,至今没有亲生的儿子,家里相对算是很冷清,喜欢请同乡们聚聚。

“他说你爱惜乌纱帽,怕了林泰来,所以包庇林泰来,不肯剥夺林泰来功名!在场很多人,都听见了!”今晚就有个同乡传闲话。

沈尚书愕然片刻,这次属实大意了,没有闪!明显有人要拿自己刷声望!

现在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对比!势孤力单的潘御史敢对林泰来穷追猛打,还敢弹劾不作为的礼部尚书,而礼部尚书却对林泰来放纵不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