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送走峰非后,海秀整理了一下房间,带好自己的东西也回家了。

元旦学校放三天假,峰非不在,海秀也没有什么计划,更懒得出门,自己窝在家里将他那一本厚厚的错题本从头到尾重做了一遍,又将错题中涉及到的知识点全罗列了一遍,查漏补缺,颇有收获。

复习间隙,他时不时的和峰非联系下,现在不是在学校,他可以随时跟峰非联系,过年这两天峰非忙得很,回到那边后一直跟着家里人走亲串友,跟海秀说话时海秀总能听见热热闹闹的背景声,海秀一直很羡慕这种亲亲热热的大家庭的感觉,听了也觉得开心。

峰非知道海秀一个人在家,怕他吃饭凑合,午饭和晚饭一直从那边给他点外卖,一点就是一大桌,海秀哭笑不得,发消息给他说自己被撑死了,峰非马上回了一句:撩起衣服来,拍张小肚子的照片给我看看鼓不鼓。

海秀瞬间害羞了,他不好意思拍,半天回道:鼓了,不好看,不拍行吗?

峰非在那边乐的够呛,打电话过来问他是不是真撑着了,又问问他一天做了什么,两个人悄悄的讲电话,一说就说了快一个小时,最后还是峰非的妈妈叫他峰非才匆匆挂断了电话,等晚上睡前峰非又发短信过来:我妈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

海秀:!

海秀:你怎么说的呀?

峰非:什么怎么说的,实话实说呗。

海秀:!!!!!!

峰非:我承认了啊,本来就是谈恋爱了。

海秀:你还说什么了啊?!

峰非:放心,别的没说,他们不知道是谁。

海秀吓坏了,想打电话过去问问情况又不敢,怕峰非旁边有人,想了半天回道:你别瞎说,让你爸妈担心。

峰非一看信息笑了,打了过来,海秀忙接通了,小小声道:“你……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再说话。”

峰非家里人还在玩牌聊天,他看了众人一眼,走到阳台上,手欠掐了一朵茉莉花下来,闻了闻道:“没人了,怎么了?”

海秀着急道:“你……你都说什么了啊?阿姨和叔叔马上要走了,你怎么还……”

“没事儿。”峰非轻松笑道,“我爸妈知道我谈恋爱了挺高兴的,他俩最怕的就是我一个人太单,我爸还说,我这半年不光是成绩好了,人也比以前成熟多了,有担当了。”

海秀想了下也对,谨慎道:“别说太多,万一被他们知道了就不好了。”

“放心,我自己有分寸。”峰非转头看了客厅中热闹的众人一眼,轻声道,“我爸妈,现在都觉得特别对不起我,这些天且哄着我呢。”

海秀不知该怎么安慰峰非,想了下道:“我……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峰非噗嗤一笑,压低声音道:“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是从来不觉得他俩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从小没短我花销,能陪我的也都尽量的陪我了,该怎么做人,怎么做事,他们也算是言传身教了,我觉得挺好的,我这整天花着他俩的钱,再抱怨他俩为了赚钱不陪我不照顾我,那也太混账了。”

这点海秀最同意,姜喻曼平时陪他也少,但他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倒是觉得对不起姜喻曼,为了自己太辛苦,从峰非平时的为人处世来看,海秀觉得他的父母肯定也是很好很好的人。

“不过……”

峰非没往下说,说起来有点太没良心,他爸妈现在都觉得对不起他,其实是对他有利的。

将来他势必会选择一条让他父母不那么满意不那么赞同的路,现在他们对自己心中有愧,也许就是将来化解矛盾的一个契机。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是太早了,峰非更不想让海秀烦心,转而笑道:“我爸妈问你好不好看呢。”

海秀马上紧张起来:“你怎么说的?”

峰非故意不说,逗了海秀一会儿才道:“我当然说好看了。”

海秀嘿嘿笑,峰非又道:“我实话实说啊。”

海秀心里更甜了,他还想跟峰非聊天,但担心峰非总讲电话太引人注意,峰非的父母马上就走了,海秀不想给他们添心事,海秀小声道:“我睡了啊,明天我妈妈就回来了。”

峰非道:“睡吧,明天见了阿姨帮我问好,我再玩会儿也睡去了。”

海秀“嗯嗯”的答应着,但还是舍不得挂断电话,峰非平时并没在意这些,他说完晚安,将手里的茉莉花又放回花枝上,再看手机时,发现手机仍是通话状态。

峰非试探道:“喂?”

海秀欣喜道:“是在跟我说话吗?你今天怎么还没挂呀?”

峰非哭笑不得,又有点心疼自己的小傻子,他看看身后,用手护住话筒,压低声音道:“宝贝儿快点睡,我马上就回去了。”

海秀被甜的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在峰非的要求下,平生第一次先挂断了峰非的电话。

峰非挂了电话,刚要出阳台正好撞见他大哥峰轩。

峰轩半笑不笑的看着他,道:“跟谁打电话呢,这么温柔?”

峰非下意识要解释,想了下坦然道:“给你弟媳打呢。”

峰轩瞥了峰非一眼,冷冷道:“我说呢,出来这些天整天跟没魂儿一样,听说你成绩刚刚好点,就又开始搞对象了?”

峰非心道我成绩就是你弟媳拉扯起来的你懂个屁,他不想多说,免得露馅,敷衍道:“哥,你当初不也是么。”

峰轩其实也不反对峰非谈恋爱,只是峰非以后一个人住,他怕没人看着,峰非弄出什么事来,提前打了预防针:“以后没人盯着你了,自己注意点,愿意谈就谈吧,自己把握点分寸,我这还没孩子呢,你别赶在我前面来让咱妈抱了孙子。”

峰非诚恳道:“哥你放心,这个肯定不会有。”

峰轩一笑:“看不出来你还挺纯情,那姑娘怎么样?盘儿正么?条儿顺么?”

峰非舔了舔嘴唇,凑到他哥跟前小声道:“跟嫂子啊那是不能比,但没办法,我就是喜欢啊。”

峰轩愣了下,笑骂了峰非两句把人轰走了。

峰非烦峰轩用这种语气聊海秀,什么叫盘正条顺?正不正顺不顺是能跟别人聊的吗?他不轻不重的色了他嫂子一把作为报复,溜达过去帮他妈妈看牌了。

如海秀电话里所说,元旦的最后一天姜喻曼回家来了,姜喻曼对儿子满是愧疚,早上一回家就轻手轻脚的做了一桌好饭,七点的时候准时将海秀叫醒,海秀看见姜喻曼忙笑着说新年好,将之前给她买了的丝巾拿出来送给她,笑道:“新年礼物。”

姜喻曼又惊又喜,搂着海秀亲了亲,礼物什么的都无所谓,儿子最近性格越来越开朗,平时说的话多了,也爱笑了,眼中更是多了朝气和灵气,姜喻曼简直太欣慰。

姜喻曼揉揉海秀的头让他起床,自己给他收拾床铺,一边收拾一边问道:“从峰非家出来的时候,有没有给人家好好检查门窗。”

海秀点头:“都检查好了,我用过的东西也都整理好了。”

姜喻曼满意道:“这才对,等峰非这次回来,一定要叫他来家里啊,妈妈就是请假也要抽出时间来,好好谢谢人家。”

海秀偷笑,漱口后道:“好。”

姜喻姜一件件的收拾着海秀的东西,看着衣柜里的一件风衣皱皱眉,拿起来看了下道:“这件驼色的风衣什么时候买的?”

海秀一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抿了抿嘴唇道:“过年前……买的。”,跟峰非买的同一款式。

姜喻曼又拎起一条自己没见过的羊绒围巾,摸了下,入手软糯,她蹙眉道:“这条白色的围巾又是什么时候买的?”

是峰非年前买给他的新年礼物,峰非虽然给他时早就将吊牌等剪了,但海秀感觉价格应该不低,他不太敢承认,想了下转口道:“不是我的,是,是峰非的,我上次戴了回来,忘了还给他了。”

姜喻曼了然,松了一口气:“我说呢……这条围巾不便宜,你要是喜欢妈妈也给你买一条,这个记得还给人家。”

海秀忙摇头:“不用了,我有好几条围巾了,我回来给他捎过去。”

海秀悄悄松了一口气去洗澡,峰非放假时总喜欢约他出去,一出去就给他买东西,海秀推辞不过,就再买东西给峰非,但峰非不喜欢他这样,要是让他觉得是回礼,就真的放下脸来。

海秀着急,峰非之前将姜喻曼给的生活费全塞给他让他当零花了,这样还不算,又总买东西给他,弄的海秀没花钱的地方,零花钱攒的超多,给峰非买辅导书的钱总是有限的,又不可能真的买太多,两人吃饭打车时海秀就会抢着付钱,出去时也会留意峰非喜欢的东西买给他,一来二去的,两个的衣物都添置了不少,幸好他和峰非都不是太能花,买的还都是挺实用的东西,没真的浪费。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