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峰非推门进来,脸上带着笑:“倪老师。”

倪梅霖看着峰非,心情复杂。

倪梅霖二十几年前上岗教书,任职第二年就做了班主任,从那会儿到现在,带过的学生数都数不过来,这么多年,该见识的不该见识的她都见识过了,刚才看见海秀脖子上齿痕,她差不多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那个齿痕在海秀颈侧,这种暧昧的位置,那么轻的痕迹,不可能是被欺辱造成的,更不会是男生之间的玩笑,倪梅霖不愿去设想留下这个痕迹时的情景,但能判断出来,海秀应该没多抗拒。

海秀颈间的齿痕很靠里,要不是海秀刚才有点着急,动作大了些,自己是不会发现的,可见他们还没那么放肆,或者说,倪梅霖扫了峰非一眼,那个留下痕迹的人,知道收敛,知道保护海秀。

倪梅霖回想半年前,还是她自己,事无巨细,没有半分隐瞒的将海秀的情况完完整整的告诉峰非,并完全的信任他,答应他的一切要求,他想让海秀换座位就换座位,他想同海秀一样不参与课间操就不参与,平时在课上,更是容忍两个人各种小动作,并一再在私下向各科任课考试保证,峰非没有打扰到海秀,两个人只是交流的有点多。

而现在,想想两个人如今发展成的关系,倪梅霖自责的同时,对峰非多多少少有些愤怒。

倪梅霖语气淡淡:“现在是早自习的时间,谁让你上来的?”

峰非分毫不在意,笑道:“有点事儿想跟您说,您放心,说完了我马上回教室。”

倪梅霖扫了峰非一眼,态度冷淡:“说。”

倪梅霖能硬下心来拒绝海秀的恳求,自认更能拒绝峰非的。

“我刚听说高三班这次寒假不补习了。”峰非站的笔直,语气诚挚,“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感到非常惋惜,我虽然成绩一般,但一样希望能在明年的六月考出一个理想的成绩,让老师满意,让父母开心,为学校争光,考上我理想中的大学,并以此为基石,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因此,我恳求校领导考虑,开设补习班,我愿意参加,并支付一定的补习费用,作为对老师们在千家万户团圆月时依旧辛勤教导我们的一点心意。”

倪梅霖:“……”

峰非对倪梅霖眨眨眼,笑着商量:“倪老师,通融通融呗,我这么有心,学校也该给个机会吧?”

倪梅霖没回答,她拧开水杯喝了两口茶,借着这个空档,梳理了下被峰非搅乱的思绪。

峰非会来找自己这件事,倪梅霖是早就预料到的,也在心里做了几手准备,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峰非是来跟自己说他也想参与补习班。

倪梅霖脑子有点断片。

峰非上来找自己,显然是因为从海秀那听说了补课的事,据倪梅霖所知,海秀的母亲工作非常忙,年前不可能有空陪海秀,海秀自己并不抵触补课,刚才那么强烈的拒绝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无非就是为了想和峰非在一块。

倪梅霖本以为,海秀恳求未果,峰非知道后一定是亲自来跟自己胡搅蛮缠了,说不准还会威胁自己,若坚持让海秀补课,到时候就将学校举报了,大家都补不成。

但峰非没有。

他想在假期和海秀在一起,也想让海秀接受对海秀极有助益的、针对性强的补习,两厢折中,峰非退而求其次,自愿也捏着鼻子来跟着补习。

倪梅霖刚才三令五申的跟海秀说了,不要把补习的事告诉别人。峰非刚才的话中,果然没有吐露出半分从海秀那听说什么的意思,虽然峰非和倪梅霖两人心照不宣,但从始至终,峰非都没将海秀搅进来。

倪梅霖就是再有原则,分析过这些,心中的天平也已经悄然偏了。

峰非见倪梅霖半晌不说话,催促道:“倪老师,您跟主任他们说说呗,我这个提议多好,嗯?”

倪梅霖彻底改变心意,收回思绪,面上依旧冷淡:“不行。”

“你……”峰非攥拳,压了压火,脸上堆出笑来,“给个方便吧,嗯?老师,您不能这么对待我这一腔求学的热忱啊。”

倪梅霖丝毫不为之所动,自己拿了教案摊开看,冷冷道:“没什么可通融的,今年学校要遵从上面的指示,按时放假不补课,给学生们一个健康良好的学习环境。”

峰非瞪着低头看教案的倪梅霖,无声的用口型骂了句脏话,下一秒语气诚恳:“老师,我是真心不想虚度光阴,就给我这个机会吧,让我在纷杂的年底有个安静读书的场所……”

倪梅霖抬头,蹙眉道:“别胡搅蛮缠了,上早自习去。”

峰非心中无数脏话彪过,咬了咬牙,动容道:“老师……我之前没跟您说,我父母移民了,阴历年我可能要一个人过,我这人内心其实挺脆弱的,大下年的我不想一个人踏进那个冰冷的……”

“你走不走?”倪梅霖皱眉,“这么想补课,要不今天让你在我办公室里补?”

峰非无计可施,只得悻悻道:“行,老师您忙。”

峰非嘴唇翻动,用口型骂骂咧咧的往外走,倪梅霖突然道:“峰非……”

峰非转头:“啊?”

倪梅霖看着峰非,静了片刻后道:“你已经成年了,这个年纪,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峰非看了看倪梅霖,摸不准倪梅霖是在说什么,答道:“是。”

倪梅霖又道:“海秀……他更该小心。”

峰非眸子一颤,突然笑了:“老师您放心,我就没做过后悔的事,特别是关于他的。”

倪梅霖点到为止,低头继续看自己教案,峰非往外走,快出门时,倪梅霖又叫住了他。

……

二楼教室里,海秀惴惴不安的等着峰非,见人回来了忙急急问道:“怎,怎么样了?”

峰非摇头唏嘘:“没戏。”

海秀虽然早就猜到了,还是有点惋惜,他小声提议道:“我下课再去找倪老师说说吧,我好好跟她说,倪老师那么通情达理,肯定会答应我,不让我去的。”

“不去哪行?”峰非语气坚决,“你不去,他们……”

峰非看看左右,压低声音斥道:“你不去,他们去了,回来成绩超过你了怎么办?”

海秀忍笑,摇头:“没事的,我自己私下多看会儿就行了。”

峰非不同意:“刚就跟你说了这个没商量,别提这事儿了,最多就十天,去吧。”

海秀不舍道:“说好了一起去玩的……”

“以后又不是没机会了。”峰非捏捏海秀的脸,笑道,“到时候我去接送你,你一下课,我就带你出去玩儿。”

海秀还是有点失落,但怕峰非更不开心,勉强笑着点头:“嗯。”

峰非随手拿出一本书来,状似无意:“刚才在办公室,倪老师除了跟你说这事儿,还说什么了?”

海秀摇摇头:“没什么了啊,怎么了?”

海秀转过头来看峰非,峰非一眼看到海秀颈间的齿痕,瞬间明白了,狠狠一锤桌子,低声咒骂了一句。

“怎……怎么了?”海秀紧张起来,“倪老师跟你说什么了?”

“没。”峰非表情恢复如初,道,“我一想到她不让我去,还是生气。”

海秀想想峰非被倪梅霖拒绝的样子也心疼,莫名的有点负罪感,傻乎乎的跟峰非道歉,峰非失笑:“跟你有什么关系,行了,看书吧,没事儿了。”

峰非看着手里的课本,若有所思,细想了几遍刚才的事,慢慢的放下心来。

倪梅霖今天明显是动怒了,但她并没多说什么,而且她就算是知道了,也没什么确凿的证据,自己和海秀只要咬死了不承认,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况且倪梅霖也不是那种盲目偏见的人,峰非虽然总是抱怨她管得严,但他心里明白,倪梅霖是个挺“正”的人。

倪梅霖不会用很激烈的方式干扰他和海秀,刚才她应该是很生气了,也只是暗示了自己,没多说别的。

峰非知道倪梅霖有点投鼠忌器,她也怕影响海秀的病情。

峰非暗自庆幸,海秀这病竟成了两个人的免死金牌了。

海秀看两行字就偏过头来看看峰非,峰非分析好情况后对海秀展颜一笑:“没事了,看你的吧。”

以后多加小心就好了,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倪梅霖。

寒假前的最后几天飞快的过去了,原本计划的去滑雪去三亚的计划全部泡汤,放假的第一天,海秀早早的被姜喻曼带着,去了老师临时通知他的补课地点。

教育局的人最近在严查,学校原本找的地方太显眼,放假前最后一天又在学校附近的一所技校租了一间阶梯教室,海秀他们混在技校的学生中,倒不那么引人注意了。

找到地方后姜喻曼嘱咐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