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下午自习课时,倪梅霖走进教室。

学生们都在闷头看书,没人注意,盯自习的任课老师疑惑的看着倪梅霖,倪梅霖对任课老师摆摆手示意无事,走到海秀身边,低声道:“海秀?”

海秀抬头,倪梅霖道:“出来一下。”

海秀放下笔,峰非蹙眉道:“怎么了?”

海秀自己也摸不着头脑,摇头:“等回来跟你说。”

倪梅霖已经出教室了,峰非让开位置,看着海秀跟出去,不明所以。

倪梅霖办公室里还有别的老师,故而没让海秀去办公室,而是带他去了旁边空着的公共课教室,斟酌再三道:“给你申请那个省级三好的名额的事……出了点意外。”

海秀茫然:“怎么了?是……是我哪项成绩不合格吗?还是填写的获奖记录不够权威?那个没事,我可以找找以前在那些国外中学联合举办的比赛里的获奖记录,那个在国外也可查的……”

“不是这个原因。”倪梅霖心累不已,想了想道,“是这样,学校整理你的档案,发现你,发现你在初中时曾经被处分过,还是很严重的处分……”

海秀一滞,脸色白了几分:“初中时的处分,也会……影响吗?”

“看来会。”

倪梅霖顿了下,道:“不过你放心,这最多也就会影响到你现在,等你上了大学,这种陈年旧账绝对没人再会去看了,我向你保证。”

海秀抿了抿发白的嘴唇,点头:“好,谢谢老师,没事。”

倪梅霖大为不忍,轻声劝道:“别太往心里去啊,也怪我。本来学校里有规定,定下来之前不能提前通知你们的,我不该透露给你。”

海秀不安摇头:“我不是因为没有这个名额难过,我,我……”海秀看向倪梅霖,眼中尽是惶恐担忧,声音发抖:“但我一会儿怎么跟峰非说啊……”

倪梅霖瞬间明了,诧异道:“你一直没跟峰非说过你以前……”

“嘘……”海秀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紧张的看了看公共教室的门口,哑声祈求道,“别让他知道我有精神病啊……”

倪梅霖胸口一阵闷疼,瞬间后悔了。

“你……”倪梅霖话一出口嗓子也哑了,她不敢在这个时候告诉海秀峰非已经早知道的事,怕再刺激到他,倪梅霖调整了一下情绪,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来跟他解释,我保证他可以接受。”

“而且。”倪梅霖强调道,“你那不是精神病,你只是有点心理障碍,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不是……你现在已经完全好了,懂吗?”

海秀摇头,确认道:“我以前查询过这种病,这就精神症……”

“你身体没有病理变化,就不是。”倪梅霖严厉道,“你只是有点心理疾病,而且已经好了。”

海秀深呼吸了下,进行了几次心理暗示,稍微好了一些,倪梅霖放缓声音,道:“而且别总想着峰非知道了怎么办这种事,我早就跟你说过,你的病可以痊愈,完全痊愈,只要你完全好了,你还怕什么?”

“你看,你现在比以前,是不是好了很多?”倪梅霖劝道,“别东想西想的了,峰非那边我来解释,你专心复习就好。”

倪梅霖的话有着一定的安抚作用,海秀安心了许多,他点点头,起身道:“谢谢老师……我回去了。”

“别回去。”倪梅霖叫住他,“你现在回去,峰非肯定要问你,你……你帮我去复印室复印点试卷,等我跟峰非解释清楚了再回去。”

海秀感激道:“谢谢老师,我……我这就去。”

倪梅霖从随身带的文件夹里抽出一张卷子让他去复印,自己下楼去叫峰非。

几分钟后,公共教室中,峰非一脸不可置信,失笑:“这是开什么玩笑?他初中的时候受过处分,现在都他妈的高三了,再拿出来当不能给他评选的理由,有意思吗?哈……你们怎么不去刨他家祖坟呢?他爷爷祖爷爷当年犯过什么错怎么不查查?”

“你这是什么态度!”倪梅霖厉声道,“他档案里的处分是别人诬陷给他的?”

“他档案上的处分是怎么来的您比我清楚。”峰非冷笑,“您是不是忘了,这事儿当初还是您跟我说的呢,那会儿您可不是这个态度。”

倪梅霖怒极反笑:“你现在是怪我了?”

峰非也知道这事儿跟倪梅霖没关系,无奈压不住火气,他静了片刻,道:“是我的口不择言,我的错……海秀的事您该怎么办怎么办,他档案里的处分我去想办法,评选结果下来前我肯定能给他撤了。”

倪梅霖蹙眉:“你有什么办法?”

“通过转校,把他的档案销毁一部分。”峰非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道,“海秀一年前转过校,像他这种远距离转校,档案遗失不是没有的事……”峰非记得以前家里有朋友有类似的情况,就这么操作过,别人能做,他不信自己给海秀办不了。

“别费劲了。”倪梅霖疲惫的揉揉额头,将手按在峰非手机上,“别打扰你家亲戚了,你先听我说。”

峰非皱眉,倪梅霖简直身心俱疲,道:“你大费周章的折腾了也没用,海秀初中时的处分,理论上不会影响这次评选……虽然有规定在校期间无重大处分,但他那是初中,其实不搭边。”

峰非怒道:“那你们还!”

“先听我说完!”倪梅霖打断峰非的话,尽力平静道,“但今天上午,有个女生来找我,跟我说,海秀表面上不声不响,成绩很好,但其实他私下里是个同性恋,是变态,专门跟男人……”

峰非噌的站了起来,脸色瞬间变了。

“具体如何形容的,你自己去想象。”倪梅霖也被气了个够呛,她勉强不失态,“她问我能不能处理,如果我不能处理,她要告诉校领导,告诉其他人……你告诉我,我该怎么解决?”

峰非额上青筋鼓胀,一言不发。

倪梅霖道:“你觉得,这种事要是被吵嚷出来,谁最吃亏?海秀马上就高考了,他能不受影响吗?他本来就有那种病,对着别人的指指点点,他的病会不复发吗?”

“我答应那个女生,一定会严肃处理。”倪梅霖平静道,“虽然我明知道海秀不该因为这点事失去名额,你可以说我不分黑白,但这种情况下我只能这么处理,对于一些事,我能理解,但别人不一定能理解,当然,你们也可以不承认,但人言可畏,舆论的攻击比实质的伤害更可怕。”

峰非闭了闭眼,点头:“您处理的很对……”

“当然,我也可以跟她说,这不能成为评判同学好坏的理由,但她从我这要不到结果,下一步会做什么呢?这种没头脑的傻子发起疯来……谁知道会做什么。”倪梅霖其实心里也憋着气,“不过……我跟那个女生说了下,告诉她像她这种艺考生,以后很可能成为公众人物,一但要是出名了,学生时代的一些不那么光彩的事很容易被挖掘出来,这种事四处跟别人说,毁的是别人,也是她自己,欺负诽谤同学的事……都是她洗不干净的污点。”

倪梅霖心累道:“她被我吓唬了一顿,应该是不会再折腾了,她……她当时看上去非常紧张,我感觉她也是害怕的,应该不会继续闹大。”

峰非静静道:“那个女生叫什么?”

倪梅霖没回答,道:“我怕海秀多想,又怕他提心吊胆的备考,就没提这事,用的主任想起来的理由……以他以前的不良记录做理由,把他从备选名单里取消。”

峰非冷笑:“主任也知道了?”

“我没细说……”倪梅霖反问道,“不然你觉得我该怎么跟主任解释名额没海秀的事?你觉得校领导能同意?”

倪梅霖留了个心眼,道:“这样也是为了让主任去提醒一下那个女生的班主任,顺便替我监督那个女生别再想闹什么幺蛾子,没准……他们工作做到位的话,还可以让那个女生答应再也不提,名额的事就还有转机……虽然希望不大。”

峰非再次问道:“那个女生叫什么?”

倪梅霖烦躁道:“你问这个有什么用?你知道了想做什么?”

“她是季雅琪。”峰非陈述道,“女生,艺考生,故意想跟海秀过不去的……绝对是她。”

倪梅霖无奈,道:“峰非,别因为一时冲动,让海秀给你背黑锅。”

“您放心。”峰非脸色阴的吓人,语气却平静了下来,“我接受您的处理,不过我有个要求,您把刚才的事,完完整整的告诉海秀,别让他真的以为他初中那操蛋事儿还能影响他。”

倪梅霖迟疑:“你确定告诉他这个他能更平静一点?”

“我确定。”峰非收起手机,“海秀最怕的是什么……我最清楚。”

倪梅霖犹豫了几秒,点头:“好,我一会儿跟他说。”

“谢谢老师。”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