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四楼,海秀抱着一大摞试卷,表情呆滞:“季雅琪……是谁?”

倪梅霖头疼无比,不得不开始为自己撒的谎善后,她解释道:“是文科班的一个女生,你不知道她是谁?她对你可是挺清楚的。”

海秀使劲想了下,还是没想起来。

“峰非说,她曾经让你帮忙给峰非递过一封信,但被你拒绝了。”倪梅霖自己说完都觉得无语,就因为这点事,居然发展成这样,这个年纪的孩子到底能有多偏激。

海秀恍然大悟:“是她!我想起来了。”

“就是她。”倪梅霖照着峰非的意思,斟酌道,“她应该是那会儿对你有了芥蒂,估计……可能是看你成绩越来越拔尖?又看你每天和峰非在一块儿,有些嫉妒,所以非常不理智的认为你和峰非有一些比朋友更亲密的关系,跟我举报你们。”

海秀心虚的垂下眼,不敢告诉倪梅霖,自己和峰非确实是……有那种关系。

倪梅霖考虑了下,道:“别在意这个,我并不知道你和峰非的关系如何,就算如她所说,有一些超出朋友的感情,这也不会成为别人评判你的标准。”

海秀蓦然抬眸,倪梅霖对他一笑,道:“到我这个年纪,看得多了,接受的也就多了,在我看来,不会伤害、影响到别人的事,都没什么可被指摘的。”

海秀感激的看着倪梅霖,迟疑道:“我和峰非,确实是……”

“先不说这个。”倪梅霖现在还没精力接受海秀的坦白,她继续之前的话题,道,“她虽然没有明说,但找我谈话的时候流露出了要跟更多人说这件事的意思,我想息事宁人,而且不想让你受太大影响,就没提这个,拿你之前的档案说事了,是我考虑的欠妥了。”

峰非刚提醒过倪梅霖,海秀现在情绪波动大,能说的多缓和就要多缓和,倪梅霖考虑了下道:“但我知道峰非心理素质比你强很多,而且他也算是半个受害人,就跟他说实话了,你放心,我没提你以前的事,只是告诉峰非我用的其他的理由安抚你,但峰非的意思……还是要告诉你实情,峰非认为你有足够的承受能力。”

海秀一听这个,再听到这是峰非的意思,心里已经踏实了一半,他瞬间放松,抱着怀里的卷子坐下来,半晌道:“原来是这样……”

倪梅霖无奈道:“我之前考虑的不太得当。”

“没有没有。”海秀忙摇头,“您是想让我受到的影响最小,我懂得。”

倪梅霖心中暗暗纳罕,她原本以为海秀会更担心他和峰非关系公开的事。

毕竟人言可畏,且季雅琪只是答应了暂时不会说,谁知道她之后会不会再说出来,处在备考关键期,哪有千日防贼,日夜提防的道理?

倪梅霖不知道的是,峰非和海秀刚刚跟峰轩出了柜,并顺风顺水的安然化解了矛盾,若说以前海秀可能还会惊慌,但现在他经历过一次,已经有一些应对的底气了。

倪梅霖安慰海秀道:“别想太多,我们已经在处理了,这边会安排人跟季雅琪谈话,不会闹大的。”

海秀点头,突然想起什么来,疑惑道:“峰非呢?”

“他刚才说,回教室接着看书去了……”

倪梅霖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不太安心,皱眉道:“我去班上看看,他别再抽风,惹出什么事来……”拎把椅子去找主任,要求把名额还给海秀这种事,以倪梅霖对峰非的认知,相信他完全做的出来。

倪梅霖越想越不放心,不等她下楼,季雅琪的班主任心急火燎的找了来,气的话都说不清楚:“你们班的峰非!我们班上着课啊!他他他就这么走进来了!又是打人又是吓唬人的,你们这是……”

倪梅霖头疼的要炸,后悔自己怎么就信了峰非的,真让他走了!

季雅琪的班主任完全状况外,还想让倪梅霖给个说法,倪梅霖现在担心却不是这个,她急道:“那峰非人呢?”

季雅琪的班主任被问愣了,道:“他发了一顿疯就走了,谁知道去哪儿了?”

“你为什么不看着他?!”倪梅霖彻底失态,尖叫道,“他为什么不拦着他?!他去你们班打人砸东西,你就这么让他走了?!你怎么这么心宽?谁知道这会儿他又去哪儿砸了?!他是不是去校长室了?!”

季雅琪的班主任被倪梅霖吓了个半死,又着急又生气,结巴道:“你、你们欺人太甚……你们班的学生来欺负我们,我这还得给你看着他?你、你们……”

倪梅霖没时间跟他啰嗦,道:“你去找主任吧,你们班的同学做了什么她自己心里最清楚,主任也知道,说实话小宋,我也教了这么多年学了,毕业班带了不知道多少届,像你们班这么能作妖的女生我见都没见过,你自己去找主任吧,他有事儿交代你,你还得给你们班那个叫季雅琪的女生做工作,找她谈话呢,您事多了,先去忙吧。”

季雅琪的班主任难以置信道:“我们班的女生被你们班的峰非吓了个半死……我还要去找她谈话?”

“我跟你解释不清!”倪梅霖现在最担心的是峰非砸到哪儿了,敷衍道,“你找主任去吧,让他给你解释。”

倪梅霖带着海秀就走,留下那个文科班的班主任被气的扶墙,上气不接下气。

同倪梅霖想的不一样,撒完一顿邪疯的峰非,没去主任办公室也没去校长室,而是先给自己家在相关部门工作的亲戚打了电话,让他们帮忙处理海秀档案中处分的问题。

虽然这次不是因为这个出的事,但这怎么说都是个隐患,干脆趁着这个机会毁尸灭迹,以防后患。

交代好后,峰非又将电话打去了峰轩那边。

正陪着怀孕妻子看画展的峰轩接到电话后出了展厅,道:“怎么了?”

峰非蹲在花坛边上,嘴里叼着根草,不耐道:“刚着急,没压住火,动手了……”峰非将还在隐隐发麻的右手攥起又张开,活动了下,道,“估计要受教育,没准儿一会儿他们就要给你打电话了,先告诉你一声,要不你先给我们主任打个招呼去。”

峰轩近日多陪着妻子,不是看各种花展画展就是去听古典音乐,安静惯了,脾气也温和了,闻言不紧不慢道:“这次是因为什么?是有人抢你们场地了,还是什么别的……哦对,打谁了?”

“不是,都不是。”峰非叼着草根,慢慢嚼着,“我……损坏了一下隔壁班的桌椅。”

峰轩:“……”

电话那头,峰轩安静了好几秒。

峰非将嘴里的草根吐了,烦躁道:“你听见没啊?”

“听见了。”峰轩面无表情,语气波澜不惊,“贵校现在是连破坏公共设施这种事,都得请家长了吗?”

“估计得请啊……”峰非一想又要罚站就心累,他坐下来商量道,“怎么弄?”

以峰轩对自己亲弟弟的了解,他就是用肱二头肌思考,也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但峰非说了,只毁了一张桌子,没伤着任何人,峰轩知道峰非从不在这种事上撒谎,不太担心,道:“什么怎么处理?不就一张桌子吗?我们赔。”

峰非一笑,索性将事情原委全给峰轩说了一遍。

峰轩处理这种事显然比峰非有经验,道:“我联系你们校领导,让你们校方去跟她交涉,以莫须有的罪名诽谤同学,威胁师长,破坏校方声誉,她还有理了?”

峰非投鼠忌器,道:“我刚吓唬过她了,不想闹的太大,免的把她逼急了,发起疯来,害的还是海秀。”

“当然不会,我跟一个小丫头,不至于的。”峰轩道,“你们老师想息事宁人当然最好,但太迁就这种人,以后也有后患,等你们都毕业了,她再找到海秀大学的老师怎么办?等海秀工作了,她再去海秀工作的地方投递检举信怎么办?”

峰非骂了一句,癞蛤蟆不咬人,但他、妈的膈应人。

“所以吓唬了她一下么。”峰非皱眉道,“你看看,能不能把海秀的名额再弄回来,好好的事,麻痹的……”

峰轩道:“行吧,我问问,我这边想点办法,让她不敢再提这件事。”

峰非挂了电话。

倪梅霖起班上,果然没看见峰非。

倪梅霖去主任办公室借故拿了点东西,也没看见峰非,倪梅霖无法,只得又回了办公室,正让海秀再给峰非打个电话试试的时候,峰非自己找来了。

倪梅霖怒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就怕闹不大?”

峰非一笑:“对不住,没压住火,不过……我要不把这火引到她身上去,她永远置身事外,没个惧怕。”

倪梅霖狠狠瞪了峰非一眼,庆幸峰非成熟了许多,没真的去校长室撒风。

峰非将情况大概说了下,倪梅霖点头:“那还好,没那么不可收拾……看校领导的意思吧,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大事化小小事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