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之后的半个多月,两人一直住在海边。

高考前,峰非曾问过海秀,毕业旅行想去哪儿,海秀说哪里都好,峰非再问的时候,海秀不确定的说去海边玩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在海边这些天,两个人像是在度蜜月一样,每天起的很晚,一起吃东西,然后戴好墨镜,去外面躺在沙滩椅上聊天,喝果汁,等傍晚阳光没那么烈的时候一起在海边走走,一起去吃晚餐,然后回酒店做|爱,抱在一起睡觉。

这么过了半月后,峰非和海秀合计着北上,跨两个省去爬一座山,路线都计划好了,但还没出发,两边家里人的电话连番打了过来,催促他们马上回去:他俩的录取通知书相继到了。

峰非气的想关机,海秀哈哈哈大笑,积极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峰非悻悻:“早不来晚不来。”

海秀挺高兴的:“以后玩的机会有的是,回去吧,看看通知书。”

“有什么好看的。”峰非没多感兴趣,不太满意的把海秀拱到酒店的落地窗前,做了一次。

海秀生怕被人看见,全程紧张的可怜,峰非被他激的火旺,从落地窗前到地毯上,又到床上,精力好到让海秀害怕,最后还是海秀又哭又求,峰非才放过了他,抱他去浴室洗澡。

翌日,回程的车上,海秀蜷在副驾驶上,身体几处不可说的地方隐隐不适,峰非眼中尽是餍足的笑意,他嘴角一直挑着,一路上跟海秀商量,下次再去哪儿。

海秀还有点不舒服,他小声说哪儿都行,但下次……不能这么凶了。

峰非笑出声来,点头:“这两天有点没轻没重,以后尽量不了。”

海秀腹诽,哪里只是“没轻没重”,简直凶死了,海秀这次是真信了峰非确实是能连着做二百个俯卧撑的好体力了,这些天每天晚上,他简直就像是,像是……

“像条公狗。”峰非挺有自知之明,反问,“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海秀想起以前峰非说春天到了,他要发|情了,只以为是他随便开玩笑玩儿的,现在经历过了才知道,峰非真是……没掺一点假。

海秀不太好意思承认,其实他也挺喜欢的……但真的太凶太吓人了。

经过服务区的时候,峰非买了一张又厚又软的垫子,拆了包装,铺在了副驾驶座上,海秀上车的时候看见了害羞的脸通红,根本不好意思坐,峰非大笑,让他坐好,继续开车回家。

回到家后的第二天,海秀去学校那边核实了一些信息,峰非回自己家,绕了几圈找不到自己录取通知书,给吕昊莉打电话去问,吕昊莉说被峰世卓带走了。

峰非:“……”

峰非匪夷所思:“我爸把我通知书拿走干嘛?”

吕昊莉含糊道:“回来给你捎回去,耽误不了你去报到,嚷嚷什么。”

“不是,这几个意思啊?让我回来看通知书,我回来了又没有。”峰非收拾着捎回来的纪念品,“还漂洋过海的带走了,您这是逗我玩儿呢。”

吕昊莉皱眉道:“谁逗你了!还不该回来吗?你能有点出息么?两家人刚吃完饭,你当晚把人拉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私奔了呢,你知道我多尴尬么?跟人家妈妈聊了好久,幸亏人家脾气好,没跟你计较。”

峰非心道人家早就同意了,怎么会计较。

吕昊莉匆忙道:“反正回来给你拿回去,不用担心了,行了我这还有事呢,挂了啊。”

吕昊莉挂了电话,大办公室里,峰世卓整理了下衬衫,捧着峰非的重本院校录取通知书,站在他那顶天立地的一玻璃墙柜奖杯奖牌前,表情严肃,对秘书做了个可以的眼神,秘书托着相机,咔嚓一声,拍了一张照片。

峰世卓让秘书调出来要看看,吕昊莉等下还要出去谈事,不耐烦道:“就这样吧,让开让开,该我拍了,你再用我手机拍一张,我好发我朋友圈……”

通知书陆续都收到后,峰非海秀班上同学又聚了一次,峰非和海秀一起去了,大家看着他们同进同出,已不觉得如何,仿佛天生就该如此。

何浩是提前批,稳扎稳打的进了早就相中的大学,可巧,和峰非海秀一样都是在本市,以后常聚很方便。

王鹏这次果然超长发挥了,虽然是踩着录取线,但也收到了心仪大学的通知书。

峰非还从何浩那听说,邵悦颖这次发挥的也不错,她报考了南方的大学,据说是受够了北方男人了,想去水乡,找一个温柔脾气好的男朋友。

峰非笑笑,跟何浩一碰杯:“最温柔最脾气好的那个,已经被哥占下了。”

何浩磨牙,跟以前无数次一样,被秀了一脸。

一顿饭吃到很晚,大家统计了各自的院校,同省邻省的约好安顿好后接着一起浪,不同省的,约好每年暑假寒假,一起回家来聚,顺便去看倪梅霖。

曲终人未散。

之后的一月,两人没再出去玩,峰非忙装修,海秀忙采购——峰非终于选好了大学城附近的一套小别墅,买了下来,那边没他家这边宽敞,但两个人住,刚刚好。

峰非挑剔又苛刻,修了砸,砸了修,鸡飞狗跳的一个月后才收拾出了个大概,幸得两人也不急,权当晾房了,反正刚装修的,也不能住人。

房子这边告一段落的时候,两人已经要开学了。

海秀开学比峰非早三天。

入学时峰非陪海秀去的,忙了一整天,用海秀以前的病例报了不住校的申请,姜喻曼的一个师姐和这边有点关系,帮忙走动了下,顺利申请了下来。

峰非那边,到时候自然有峰轩帮他走动。

故而入学第一天,海秀还是睡在了峰非家里。

晚上两人吃完饭买了水果回家,洗澡,偎依在一起看电视。

“你们明天应该是先去班上见导员,相互介绍,听点校规校纪什么的。”峰非回忆着今天白天听海秀学长介绍的,嘱咐,“早点睡,明天早点去。”

海秀抿了抿嘴唇,点头:“嗯。”

峰非转过头来看他,笑了下:“紧张?”

海秀轻轻吁了一口气,一笑:“有一点,不过还好,你看我今天跟导员和学长学姐说话就没事。”

明天海秀就要独自去熟悉新的环境,新的同学了,峰非说不担心是假的。

海秀对峰非自信一笑,“放心吧,我病早好了。”

峰非不信任的笑笑,道:“那咱们彩排彩排。”

再不放心,也总要让海秀自己踏出这一步。

海秀到底要融入这个世界。

海秀眼中一亮,坐好了,看着峰非。

峰非的也坐好,含笑看着海秀:“同学,你好。”

海秀忍笑:“你好。”

峰非又问道:“同学,我叫峰非,你叫什么呢?”

海秀道:“我叫海秀。”

声音自然,让峰非挺满意。

峰非想了下,又道:“同学,你旁边的座位有人吗?”

海秀摇头:“没人。”

峰非不高兴了,道:“说有人!别人一搭讪你就让他坐你旁边了,像什么话!”

海秀哈哈哈大笑,峰非惩罚的亲他闹他,海秀小声求饶,半晌轻声道:“你放心吧,我……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峰非一窒,彻底放下心来,释怀一笑。

“同学。”峰非声音中带了点痞气,他轻轻抚摸海秀的嘴唇,笑道,“你长得真好看,是单身吗?”

海秀耳朵发红,小声道:“不是。”

峰非挑眉:“真的假的?”

“是真的。”海秀感觉到伸进自己衬衫中,峰非不规矩的手,忍着害羞坚定道,“我有男朋友了,我男朋友特别好……”

峰非心里一热,把海秀按在沙发上,轻笑:“真乖,男朋友奖励你……”

……

翌日,峰非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送海秀出门。

“中午等我回来一起吃饭啊。”海秀背上包,期待道,“我尽量早点回来。”

峰非亲亲海秀的脸颊,笑:“快去吧。”

为了早点熟悉,融入现在的生活,海秀昨晚就跟峰非再三请求了,不要再送他,他想自己来。

峰非答应了他。

海秀已经很久没独自去上学了,但这感觉还不错。

他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重新接受这个世界。

他曾跌跌撞撞,崎岖前行。

曾经受过伤,曾经很多年没有过朋友,曾经没有安慰剂就无法出门。

曾经头破血流,小心翼翼的缩进了自己搭建的壳子中。

但他又被峰非牵着手,温柔的领了出来。

但而今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