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14章 斩杀妖物

第14章 斩杀妖物

少年俊朗的面容隐没在黑暗之中,唯有一双深邃的双眸静静看过来。

“……”穆长亭忍住了骂人的冲动,要是没被猨翼山的妖物杀死,迟早都要被邢玉笙吓死,这家伙走路都不带声的?!

郁闷地抽回佩剑,穆长亭正要说话,邢玉笙忽然皱眉,轻声道:“小声些,我看见有东西跟着你,但是它好像对声音比较敏感,我一走近,它马上撤了。”

怪不得邢玉笙刚才无声无息地靠近,穆长亭一下子也警惕起来。

这地界阴气极盛,也不知此处的妖物害了多少凡人的性命,才能养成这样。

两人背靠背,双双举起佩剑,目光在枯树林之中飞快掠过,穆长亭小声分析:“它有手,刚才拍我肩膀了,所以极有可能是人类的形态。”

邢玉笙想了想,猜测道:“会不会是阴鬼?也许它不是对声音敏感,只是对人的气息敏感,我靠近之时,它不是听见声音,而是感知到我靠近的气息?”

穆长亭勾唇笑了笑:“试试不就知道了。”

双指往乾坤袋中一探,一张灵符夹在指尖,穆长亭低念:“阴鬼妖魅,速速现行!”灵符呼地燃烧起来,穆长亭横着甩飞出去,一团明亮的火焰在枯树林之中飞转了一圈,六张惨白的脸在火光下同时抬起头,阴森森地盯住了他们。

这六个阴鬼堪堪将他们两人围在中间,在火焰熄灭的同时,鬼叫着扑上来!

两个少年也不弱,剑花一挽,冲了出去!

穆长亭一脚踢飞一个,在它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飞身而至,长剑随着他下坠的动作精准地刺穿了阴鬼的身体!阴鬼嘶叫着,身体猛地燃烧起来,最终化为灰烬!

穆长亭正要站起来,脚下忽然被扔过来一个半死不活的阴鬼,他也没有多想,顺手就补了一刀。

可是接下来就很奇怪了,穆长亭打着打着,邢玉笙就会把他手上收拾得差不多的阴鬼扔给他解决。

……这是什么意思?报答我之前帮他掩盖之恩?

待到六个阴鬼都解决了,穆长亭收剑回鞘,笑道:“我用不着你故意帮我,这样就算拿到了第一,又有何意义。此次比赛关乎日后拜谁为师,你难道就不想好好表现,拜个厉害的师父?”

邢玉笙一声不吭望着他。

穆长亭循循善诱道:“我知道你有天分,但好剑尚需开锋,更何况是人?”

他说了这么多,邢玉笙只关心一件事:“那你想拜谁为师?”

穆长亭眉头一挑,不假思索:“当然是最厉害的掌门仙尊。”

“嗯。”邢玉笙点头,“走吧。”

穆长亭也不知他听进去了没有,一边跟着他往前走,一边伸手道:“把你的冰凌镜借我看看,也不知裹银树有没反应。”

到底是少年心性,还是比较好奇自己的战斗成果的。

邢玉笙掏出来给他,冰凌镜只有巴掌大小,穆长亭一手就能握住。

他低头一看,镜面上还有残存的画面:枯树林之中,两个少年并肩走在一起,有一个甚至低头专注地看着什么。咦,这是两个人么?他们的背影怎么这么熟悉,只是这画面跟隔着水雾一样朦朦胧胧的,画面越来越近,眼看就要看清楚……

邢玉笙脸色微变,一把夺回了冰凌镜!

指尖在镜面飞快一点,灵力如水波一样从镜面荡漾开去,方才的画面一转,变成了一棵沐浴在晨光下的裹银树。

邢玉笙这才把冰凌镜还给他,穆长亭莫名其妙,可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他的裹银树上,也没有再去想邢玉笙奇怪的反应。

只见裹银树上,除了顶端绽放的小白花,在枝桠上,还新冒出了三个小花苞。

真是有趣!不过斩杀了六只阴鬼,才只有三个小花苞,连花都没开出来,可见这些阴鬼等级比较低。

穆长亭看完自己的,还想去看邢玉笙的裹银树。邢玉笙本来对此并不太关心,可见穆长亭想看,也只好依他,指尖又是一点,镜面波纹震荡之后,出现了跟方才一模一样的裹银树,枝桠上居然也长了三个小花苞!

若不是裹银树认主,只有将镜面对准邢玉笙的时候,裹银树会闪烁微弱的白光,穆长亭几乎都要以为这棵裹银树就是刚才自己那一棵。

穆长亭问道:“在此之前,你有杀过其它妖物吗?”

邢玉笙摇头,表情也有点困惑:“难道一起行动,妖物的精元能平分到裹银树上?”

穆长亭笑了笑:“哎呀,真狡猾,说是把比赛规则都告诉我们了。可是跳下传送阵的时候,他们却没有说清楚,我们每个人传送的地点是随机的。现下,又发现了个人作战与多人作战得到的精元不同,看来他们是要我们做出抉择了。”

个人作战与多人作战也算是各有利弊吧。

若是能力很强,个人作战当然更划算,可风险也会比较大。

多人作战虽然需要与其他人平分得到的精元,但这意味着,人多力量大,他们面临的危险也降低了。

其实穆长亭与邢玉笙的实力都不弱,完全可以分开行动,胜算更大。可穆长亭看邢玉笙的意思,似乎是没有打算跟他分开。

好罢,两个人也有两个人的打法,至少他们配合还是挺默契的。

穆长亭只犹豫了一瞬,就放弃了劝邢玉笙跟自己分开走的想法。

一路上,他们又斩杀了不少低阶妖物。

这些妖物数量多,又缠人,没有自己的意识,闻到肉香就想往上扑。

杀它们费时费力,尽管没什么太大的危险,可是实在耗费精力,继续打下去,实在是下下之策。又杀完一波妖物,穆长亭坐在树下喘气:“不行了,好累……”

邢玉笙坐到他旁边,默默取出水袋递给他。

穆长亭笑着接过,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才舒服地吁出一口气。

邢玉笙思索片刻,道:“我们在这里歇会儿,待会儿直接绕过低阶妖物,去猨翼山腹地。”他取出冰凌镜,指尖点了好几下,画面几度变幻,直到出现一个幽深的山洞,他才停下来,递给穆长亭看。

“这里,应该有高阶魔物,冰凌镜查探到只有此处方圆十里,没有低阶妖物活动的迹象。”

穆长亭忍不住赞道:“我发现了,东西是否实用,要看什么人用。”

饶是打破穆长亭的脑袋,他也想不到冰凌镜既然能够用于寻找妖物,自然也可用来排除哪些地方有低阶妖物,哪些地方没有。

没有的地方,肯定就是住着高阶魔物嘛!

邢玉笙听了,手上动作一顿,没有反驳也没有回应。

他自然是不想、也不会让穆长亭知道,他当初选择冰凌镜根本没有费心思量什么。他只是想起,父母曾经说过,显少有人知道冰凌镜能够用于寻人,持物者本身只要拥有较为精纯的灵力,并以血为媒进行开启,完全可以达到寻人的效果。

两人休息了会儿,就往猨翼山腹地而去。

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付息烽,倒是遇到了几个同门弟子。女弟子大多凑到一堆,一起行动,男弟子倒是单独行动的比较多。

也不是没有人隐晦的表露出想跟他们一块儿走的意愿,但是邢玉笙往往冷着脸走得飞快,穆长亭甚至等不及跟他们寒暄完,就匆匆去追人了。

有一回邢玉笙走得远了,穆长亭过了好半晌才追上来,然后就发现邢玉笙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等他,表情有些微的僵硬与紧张。

越接近猨翼山腹地,阴气越强。

两人愈加谨慎起来,穆长亭皱着眉,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忽然停下不走了:“好像快到了,你再看看冰凌镜,能不能看清楚那魔物的样子。”

邢玉笙再次查看了一下,冰凌镜上显示的画面还是只有一个洞口。

他们正凑在一起讨论,正在此时,一声尖叫打破了寂静!

紧接着,一个女弟子跌跌撞撞地向他们这个方向逃窜而来,口中喊着:“救命!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

见到同门,那名女弟子瞬间就哭了出来,着急地指着身后方向道:“碧云还在里面!求求你们,快救救她!”

穆长亭连忙道:“在哪里?你快带路!”

那女弟子含泪点头,转身就跑:“在一个山洞里面,就在前面!”

她们也是无意间走到这里,听到魔物发出的声音后,循声找到了山洞。

原以为这里待着的只是普通的妖物,怎么知道进去之后,就踩到了一堆白骨!

她胆子小,尖叫的声音惊醒了魔物。魔物咆哮着要来抓她们,情急之时,是与她同行的碧云运足灵力,一把将她推了出洞,叫她快走。

穆长亭问她是否看清是什么魔物,她说里面黑漆漆的,当时又比较慌乱,只记得了它有对赤红的眼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