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52章 难辨真相

第52章 难辨真相

全身酸软无力,倦得人连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动弹。穆长亭的头枕在那人大腿上,身上披盖着一件带着淡淡冷梅香的黑色长袍。

他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身上的衣服干燥而温暖,约莫是动用了法术才能干得如此之快,若不是身下那处肿胀的感觉明显到难以忽略,穆长亭几乎以为那场激烈的云雨不过是自己的幻觉。

穆长亭微微抬眸往上看,邢玉笙一手自然蜷曲着放在腿上,一手轻轻放在穆长亭胸口,呈一个半抱的姿势,力量虽不大,却让他不敢随便动弹。

邢玉笙背靠着石壁闭目养神,睡着的模样比平时要柔和不少,老实说,他长得实在好看,这些年眉目长开了,更是俊逸出尘得叫人挪不开眼睛。

穆长亭对着他那张脸发了会儿呆,又重新闭上眼睛,对昨天那件事,他对自己只有一个评价——真是得了失心疯了。

药力虽然影响很大,但他半推半就的跟邢玉笙发生了关系却是不争的事实。

一下想到付息烽所说的生死姻缘线,一下又想到那人咬着耳朵在他耳边情深意切地低声说爱他,穆长亭的眉头紧紧蹙着,思绪一如断线,抽丝剥茧缠绕不清。

忽然,眉心感受到一点冰凉。

是邢玉笙的指尖在替他轻柔的抚平皱褶,穆长亭再也没办法装睡,他猛地坐起来,就这么背对着邢玉笙一声不吭。

邢玉笙不说话,但穆长亭能够感觉到,他在看他。

好像还魂以来就是这样,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自己,穆长亭脊背崩得紧紧的,内心慌乱,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正想爬起来暂时躲开这个令人有些尴尬和窒息的环境,邢玉笙却忽然道:“这些天发生了何事?你的毒又是谁下的?”

这个话题不算轻松,但也比他提起昨天的事要好,穆长亭想了想,就把分开以后发生的事简单的跟他说了说。

提到当年邢玉笙被误导擅闯虚天之境的事,穆长亭顿了顿,问道:“当年我在虚天之境中看到你眸色变了,你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才沾染上魔气的?”

邢玉笙颔首道:“蛇瘿认主,必会对我有所改变,这是正常的事。”

穆长亭转头看他,有些难以理解:“你从未与我提过,也没有跟师尊禀明。”

邢玉笙垂下眼眸,低声道:“当时我以为我可以压制,不想让你知道我跟一个大魔物阴差阳错的完成了认主仪式,怎么知道……罢了,大错已铸成,多说也无益。”

其实以他当时擅闯禁地,严重犯了门规的情况,若是说出了这件事,恐怕会被关押起来或是逐出山门也不一定。

穆长亭沉默了一会儿,道:“那小师弟的死呢?你难道不想再解释解释。”

如今既然知道了付息烽所做之事,以穆长亭对他的了解,前后一联想,也不难想通当年之事的蹊跷之处。

邢玉笙闭上眼,声音嘶哑:“人是我杀的,你亲眼所见,我还能如何解释?”

这件事是两人心中永远的刺,被他的态度所激怒,穆长亭眼眶一下泛红,咬牙道:“若你当时早已丧失神智,你就该说出来!何至于将大家都逼到今日这个地步?”

邢玉笙深邃的眼眸清晰倒影着穆长亭的脸,他伸手想去触碰穆长亭微红的眼角,穆长亭却气得一下将他的手打开。

邢玉笙深深望入他的眼中,一字一句地低声道:“我不想让身为大师兄的你为难,也不想在一个失控的情况下再去伤害任何人。这些年你怪我,恨我,都是对的。”

这是他对自己的折磨与惩罚,合该不死不休。

两人正在争执当中,一个白色的身影忽然从他们眼前掠过。

穆长亭神色一变,总觉得这个身影有些熟悉,有些像在秦家宅院引他们进入幻境的那个人,他没有空再跟邢玉笙纠缠这个话题,拎起长生剑就追了上去。

昨夜邢玉笙也算做得狠了,哪怕做得次数不算多,但每次时间都特别长。

穆长亭走路还算凑合,要以此时这个体力去追人就有些困难了,邢玉笙紧紧跟在他身后,在他双腿打颤往下跌的时候一把将人拽回来。

此时的狼狈让昨晚鲜明的记忆瞬间涌上来,穆长亭的脸猛地涨红,触电一般将手抽回来,连看不都看邢玉笙。

事实上,刚才事情发生太快,穆长亭也只辨认了一个方向就追了出来,那个白色身影引着他们在洞里绕来绕去,早就不见踪影了。

此时跟丢了也不必再费神去追,穆长亭转开脸,有心装作若无其事:“我们再往前走走,看下这回他想带我们去何处。”

邢玉笙沉默地跟在身后,忽然道:“你身体如何了?昨夜是我有些失控了……”

他的声音回荡在空悠悠的山洞,叫人想忽视都难,穆长亭猛地转过身来,黑亮的眼睛瞪着他,快速地说:“不要再提那件事!”

邢玉笙的目光在他脸上绕了一圈,难得在他脸上见到这副表情,想着穆长亭脸皮这么厚的人,在这种事上倒纯情得紧,他便笑了笑,饶有兴致地问:“师兄是指哪件事?”

他只有使坏的时候才会叫他师兄。

穆长亭不理他,转身的时候,小声嘀咕:“明知故问!”

两人沿着山洞往外走,光线越来越明显,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洞口。

拨开半人高的草丛,放眼望去,视野开阔,远处的山峰层峦叠翠,河水静静流淌着,清晰倒影着山的影子,路过突起的石头,激溅起点点水花儿。

不知名的野花在路边随风摇摆,到处生机黯然。

见到好的景色,穆长亭心情好了不少,他们一路往前走,发现水边建了一个码头,下面系着一叶小舟,上头纤尘不染,显然是主人的。

穆长亭笑道:“那个引我们前来的人,肯定住在这里。”

他们离开水边,调转方向往山林中走去,那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竹林,今天天气极好,阳光在林间跳跃,风偶尔吹过,竹叶飒飒作响,树影婆娑,好不惬意。

走了一段路,脚下就出现了一条石头小径,蜿蜒着通往一处竹屋。

竹屋前摆有一个石桌,上头放着一杯茶,穆长亭走过去摸了摸,触手温热,想来屋主人应是在家的。

他又抬起头来四处打量了下,不得不说这是一块难得的雅致之地。

他们两人对视一眼,穆长亭走上前去敲门,等了半晌,里头传来车轱辘转动的声响,随后门从里头打开,芩书仲那张俊逸却苍白的脸出现在眼前。

芩书仲怔了怔:“……你们、你们怎会出现在此?”

穆长亭心生警惕,长生剑出鞘半分架在了芩书仲脆弱的脖子上,“医师长老又缘何出现在此?这是什么地方?不如你先跟我们说道说道。”

芩书仲叹息一声,伸手推开他的剑,道:“你不必如此,我双腿瘫痪,身上又没有修为,如何是你们的对手?”

穆长亭细细打量他的脸色,观芩书仲如今的神色,仿佛比他死之前更衰弱了。

穆长亭慢慢将剑收回,芩书仲转动轮椅往里走去,请他们在桌边坐下,又亲手倒了茶推到二人面前,作出一个“请”的姿势,也不去管他们喝不喝。

芩书仲端着一杯茶,出神道:“你们终于来了,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清心派的人。这么说,他的计谋终究被识破了……”

他这话太奇怪,穆长亭道:“医师长老这话从何说起?你口中的‘他’又是指谁?”

芩书仲听到他的声音仿佛才回神了,他抿了抿嘴唇,有些痛苦的低喃道:“他是我一母同胞的孪生哥哥,秦飞琼。”

穆长亭心头一惊,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及此事。

芩书仲向他们娓娓道来,先是说到当年在秦家宅院之事,说得倒是跟他们在幻境中看到的镜像差不多。后来就又提及,他当时离开秦家,没有多久就开始发病,从秦家带出来的药丸初时有效,后来就再也无法缓解他的痛楚。

生死垂危之际,谢应君带着他遍寻名医,可惜的是,他们都无法治疗他的顽疾,芩书仲甚至还因此瘫痪了一双腿。

若不是清心派掌门出手相救,他那时怕是已经死去。

再然后,他们拜入清心派门下,待到芩书仲身体稳定了才回去找秦飞琼,可惜那时秦飞琼早就不在,秦家奴仆,都说他已经跟着秦家老爷一同去了。

这些旧事历历在目,穆长亭听罢,也心有戚戚焉。

芩书仲叹道:“我当时伤心欲绝,遍寻不到他的尸身之后就放弃了。秦轩为人狠厉,不给他留个全尸也是有可能的。可是没想到,之后再见到他,他就已经成为魔域中人,他甚至掳了你师尊去,想要让他就范。师兄为人正直,不堪与他为伍,先是抵死不从,后来发现他竟然对他心存爱恋,便顺势而为与他假意温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