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58章 控心术

第58章 控心术

出来的地方自然是那日掉落下去的竹屋书房,穆长亭本以为会见到蛇瘿,没想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已不知将它带到了何处。

想到江雪影对邢玉笙方才说的“待会儿就知道”的事,穆长亭心里忐忑不安。

江雪影走过去将玉麒麟转了一个方向,机关闭合,书房恢复如初。

做完这些,她从怀里掏出一枚纯黑铁牌,朝书架之中一按,原本十分正常的书架竟然如水纹一般晃了晃,将铁牌完整地吸纳了进去,再也寻不见踪迹。

紧接着,书架从中间缓缓地向两侧自动移开,一条密道出现在眼前。

怪不得找不到机关入口,原来还有这个门道在里头,秦飞琼也算煞费心机了。穆长亭看得认真,江雪影回头对他展颜一笑,柔声道:“穆掌门,请吧。”

穆长亭握紧长生剑,率先走下去,江雪影在身后紧跟而上。密道弯弯绕绕,构造颇像梅见宫地下室,看来同属一人之手笔。

穆长亭一边走,一边费心记下前行的路线,最后,他们来到一间石室,江雪影走到这里就不再引路,朝他一笑,道:“我就不进去了,不打扰你们叙旧。”

穆长亭深吸一口气,推开石门,石门“轰隆隆”开启一半,待他走进去,自动旋转了半面,又紧紧闭合了。

穆长亭往前走了两步,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脚步就顿住了。

反倒是付息烽眸光一亮,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几步跨到他面前,拉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见他没有受伤,一颗心才落到了原处。

穆长亭垂下眼眸,一下将手抽了回来。

付息烽攥紧了空荡荡的掌心,艰涩道:“你还在怪我……”未等穆长亭回答,他便低低笑起来,声音像是闷在胸腔,听得人难受得紧,“你看我,问的是什么傻话呀,怪我?你只怕对我失望至极……再不愿同我交往了吧?”

穆长亭眼眶微红,他闭了闭眼,低声道:“你不要再跟秦飞琼为伍了,此人冷血无情,手段残忍,你跟他合作有你什么好果子吃?”

“我又何尝不想把这一切撇得干干净净,但你以为贼船易上也易下吗?”付息烽嗤笑一声,痛声道,“我若敢背叛他,他第一个要下手的人就是你!”

穆长亭听他话语中有松动,连忙抓住他道:“阿烽,他是不是拿我威胁你了?”

付息烽走到桌边坐下,避而不答道:“长亭,这些事我既已做了,就再也回不了头,你也别再说让我改邪归正的话。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救你出去。”

说到最后,他眸光坚定,声音转而变得冷淡低沉,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穆长亭想起顾子澜那副低头落泪的模样,忍不住提醒付息烽道:“顾子澜也在秦飞琼手中,他对你……也算痴情一片,你难道真的舍得将他当做弃子?”

顾子澜和明栎的生死他还能在付息烽面前劝说两句,邢玉笙他是只言片语都不敢提上半句,生怕将付息烽惹急了,他会恨不得即刻给邢玉笙补上两刀。

付息烽静默片刻,道:“我能力有限,救不了那么多。”

这便是拒绝的意思了,穆长亭长叹一口气,走过去坐到他旁边,盯着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指,低声道:“那你想如何救我?”

付息烽眸光微动,低声道:“我会给你施控心术,只有如此,他才会完全信任你。”

穆长亭惊愕地看着他,简直觉得难以置信:“……这就是你说的法子,让我成为你们操纵的傀儡?”

付息烽摇头道:“不是傀儡,你有自己的意识,只是会站在秦飞琼这一边。”

穆长亭极为讽刺笑了:“在我看来,都一样。”

付息烽便知道穆长亭会如此反应,他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难道你以为我想这样么?若我想这样对你,上次……”他咬了咬牙,转而叹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秦飞琼作出的最后让步。”

穆长亭的脑子飞速运转,几番衡量利弊得失之后,他低声道:“既然我别无选择,你也不愿让我再回到水牢等死,那好,对我施控心术也可以,但是在此之前,我想要见见师尊。”

付息烽皱起眉头,一口拒绝:“你不用想了,他不会让你见的。”

以前付息烽也不是没有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但是秦飞琼从未同意过,提得频繁了,他甚至会勃然大怒,生出杀意。

那个人将谢应君藏到了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仿佛只能给他一个人看到。

穆长亭坚持要见谢应君,局面只会僵持不下,如今穆长亭也不知说错了什么话得罪了秦飞琼,他对穆长亭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付息烽不得不出此下策,他握住穆长亭的手,深深望入他的眼睛:“长亭……”

穆长亭猝不及防,撞入他的深邃的目光,看见他说话时嘴唇微动,声音响在他的脑海,一声又一声,犹如远山中的撞钟,层层叠叠,不绝于耳。

穆长亭离开了,顾子澜又灵力枯竭。

一下子等于少了两个人,明栎护着一面墙倒是没有问题,若是要他同时撑住两面就有些困难,就算他一时做到了,怕也撑不了多久。

邢玉笙资历与修为皆是最深,少不得要扛住压力。

他的手掌翻转,飞快结阵,双手分离之时,瞬间变幻出两个影分身,将其他三面墙牢牢护着。这就是邢玉笙的拿手好戏了……

明栎眼睛发亮地看着邢玉笙,满目崇拜,他不是没有见识过其他前辈分裂影分身,可他从未见过像邢玉笙一样,能如此快的结印成阵,将影分身完美呈现的。

果然是一界魔尊,厉害!厉害!

明栎想了想,笑着赞道:“前辈影分身着实厉害!不知一次最多能变幻多少个?”

邢玉笙道:“二十几个吧,未曾试过极致,不好估算。”

他淡淡陈述事实,语气丝毫没有傲慢,但因为声音清冷,难免给人一种疏离之感,明栎倒是不在意,温和地笑了笑,语带歆羡:“若有机会能亲眼见识见识就好了。”

邢玉笙颔首道:“会有机会的。”

听他这么一说,明栎分外高兴,这就是同意了的意思。他倒是乐观,从未想过他们有丧命在此的可能。

邢玉笙低头看了看没到胸口处的水位,沉吟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必须尽快找到破口之处。”正如明栎所言,水牢之中确实有一面石壁墙体较薄,也不知这样设计的用意是什么,难道通向什么地方么?

明栎点点头,道:“师弟,你过来看看我身后这面墙,我将一处水洞完全堵住,你来看看这墙体有多厚。”若是再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强行破开墙体了,虽然这样动静太大,但是师尊被带走了,前辈心中估计是十分担心的。

这里就只有顾子澜比较空闲,听了明栎这话,他也没回嘴,乖乖走过去,透过水洞朝对面望过去,黑漆漆的,看不太清楚。

好在他也不是太笨的人,撕了一点点弟子服下摆,拿在手中用指尖一捻,在灵力的作用下,布条滋滋燃烧起来。

顾子澜凑过去,朝水洞中一弹,火星碰到水洞中残留的湿迹,跳了没多远就渐渐熄灭,可也就是这么一点空当,教顾子澜看清楚了。

见两人都将视线落在他身上,他又不敢去惹邢玉笙,只好用手丈量了一下距离,乖顺地说道:“大概这么厚。”他的两条手臂几乎完全伸直了。

明栎沉思道:“这已算是这四堵墙之中最薄的一个了。”

顾子澜贴着明栎站着,回望这幽深之地,忍不住有些害怕:“这里就已是这样了,你不是说破墙而出,也没法保证隔壁是什么么?我建牢房也不可能只建这么一间啊。”他说这话说到了点子上了,这也是他们一直忧心的一点。

明栎沉默,顾子澜见他不说话更是害怕,拍了拍讨人厌的石墙,他嚷嚷道:“你说话呀!”随着拍上石壁“砰”的一声响,明栎所护着的那面墙开始出现更多的“砰”、“砰”撞击之声,力道比顾子澜那一下要大上数十倍。

明栎也瞬间警惕起来,护着顾子澜往后退。

顾子澜喃喃道:“不是我拍出来的吧……”

邢玉笙神色沉凝,眸光凌厉地盯着那面发出巨响的石壁:“是蛇瘿,是它在撞墙。”

明栎带着顾子澜退到邢玉笙身旁,担忧道:“前辈,它不是不认得你了么?以它之力,撞破这堵墙只是时间问题。”

顾子澜想到方才在牢口只露了一个蛇头的巨物,吓得浑身都在颤抖。

撞击声一下响过一下,犹如阎王的催命符,直接将他宣判死刑。

顾子澜哭道:“它、它要过来了……”

邢玉笙右手一伸,魔剑出现在他手中,他淡淡道:“待会儿你们照顾好自己即可。”

黄铜境之中浮现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