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60章 死祭

第60章 死祭

翌日,谢应君早早醒了,穿戴妥帖了坐在桌前等待。

这是个特殊的日子,是芩书仲的死祭之日,每年也只有这个时候,秦飞琼会带着谢应君出门拜祭,且会将谢应君乔装打扮,藏得十分紧,生怕他被旁人认了出来。

秦飞琼打着呵欠从床上坐起来,软被滑下,露出精装的上身,上面有许多被挠出来的新鲜伤痕,他也不甚在意,披了亵衣赤脚走下地。

看见谢应君久坐在前,也不知等了多久,他懒懒勾唇一笑,凑过去偷香了一口,食指在谢应君的下颚摩挲,恶趣味地说:“这回扮个什么模样好呢?不如……你试穿个女装,我们做对恩爱夫妻,可好?”

谢应君猛地拍开他的手,脸色都青了:“你不要太过分了!”

秦飞琼挑了挑眉,轻笑道:“不愿意就不愿意嘛,我也就说说。”他被这样拂逆了,心情似乎还是很好,一双桃花眼流光溢彩,含着浅浅笑意。

服侍的人鱼贯而入,秦飞琼一边洗漱,一边随口道:“你的好徒弟之前掀了小仲的坟,按我的性子,本该将他大作惩戒,但你必然心疼,加上付息烽又来求我,我想想,也就作罢了。”

秦飞琼会在乎他心不心疼?

想来是想到了用控心术制约穆长亭更会让他心如刀绞,才会暂时放他一马罢了。

谢应君闭上眼睛,对他所说的话不置可否。

秦飞琼张开双臂,由人服侍穿戴衣物,眼睛扫向谢应君,笑道:“对了,这回我让付息烽带上穆长亭一同前去,你看如何?他打扰了地下之人安息,合该过去磕头认错才是。”

谢应君听了他这句话,才有所反应,抬眸静静看向他。

说出的话有效果,秦飞琼笑意更深了:“怎么这么看着我?”

谢应君反问道:“磕头认错之人难道不该是你?”

秦飞琼静静回望他,两人僵持对峙。

他轻轻挥了挥手,服侍的人呼啦啦飞快散了个干净,生怕被殃及池鱼。

石室之内唯余他们两人,秦飞琼一步步走到谢应君面前,一字一句地低声道:“我说过了,我没有杀他,你为何还是不肯信我?”

当年战败,他如过街老鼠,四处躲避。立下志愿要复仇后,他筹谋好了一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设局将芩书仲引出清心派,顺势将人掳走关押起来。

这个竹屋确实是芩书仲被圈禁之地,只是当时他的身子本就虚败其中,秦飞琼不得不炼制丹药吊住他的性命,可到了时候最后,却发现他根本一颗未动。

当年芩书仲满脸颓败之色躺在他怀里,居然还在固执地劝他回头。

直至他断气,温热的身体渐渐冰凉,一直呆滞的秦飞琼忽然笑了,从低低轻笑到仰头大笑,眼泪从他的眼角不断滑落,碎了满地。

秦飞琼的神思有些恍惚,谢应君的声音低低在耳边响起,拉回了他的思绪,“即便我信你又如何?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这些年你所做的一切,又有哪一点对得起他舍出这条命,一心想要你回头的心意?”

秦飞琼嗤笑道:“对不起他?我倒想知道我哪里对不起他?他这点心意是足以让他大义灭亲,弃我于不顾?还是足以让他以死相逼,逼我就犯?是啊,在你眼里我肮脏不堪,残忍无情,但一直以来我捧在心尖上疼的人是他!赤诚以待的人是你!可是你们又是如何对我的?仙道?正义?那就是天底下最可笑的东西!”

他挥袖一拂,桌上的茶具掉落在地,砸了个稀巴烂。

秦飞琼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双目赤红地瞪了谢应君半晌,他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温情都是假象,不欢而散的时候才是最多的。

谢应君怔怔望着一地碎片,他的话犹在耳边震荡。

以前去祭拜芩书仲的只有秦飞琼和谢应君,如今多带了付息烽和穆长亭,出于对他们二人的不信任,以及秦飞琼心里怒气未消,不想跟谢应君说话的心思,秦飞琼又唤了平日里贴身看守谢应君的黑影魔物一同前去。

从竹屋中的密室出来,他们一行五人,乘着小舟随着水流一路往下,行了约莫大半日的光景,秦飞琼就吩咐靠岸。

这便是到了穆长亭当时尸身被控时的挖坟之地了。

付息烽手持银铃往前走,穆长亭低垂着眼眸,十分听话,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一路上,没有人开腔说话,唯有脚踩在枯枝树叶之上的窸窣声,还有清脆的银铃之响。付息烽看了一眼走在最前面的秦飞琼,又看了一眼谢应君,眸光微转,敏感地发现了他们之间气氛的不对劲。

纵然不知道他们二人平时是如何相处的,但秦飞琼是什么性子,付息烽自认了解得七七八八。这一路上他冷着一张脸,不苟言笑,且目光绝对不落在谢应君身上,分明是跟他之间有了争执。

坟地已重新翻整好了,之前他们看到的破烂木牌已被秦飞琼撤去,转而立了石碑,刻上了芩书仲的名字。如今他控制住了清心派和魔域,又在仙道其他重要派别安插了不少人,倒不如从前顾忌了。

他们将祭奠的物品一一摆放好,轮流上前祭拜。

穆长亭上前祭拜完毕,结结实实叩头认了错,态度诚恳,秦飞琼的脸色多少好看了些。控心术只是控制了他大部分意识,让他服从命令,但如果在没有银铃强迫控制之下,他所做之事大多还是遵从他的本心。

这也就是秦飞琼为什么愿意勉强原谅他的原因。

谢应君是最后一个上前祭拜的,也是待得最久的一个。

他的手抚摸过石碑,微微有些颤抖,口中喃喃低语,不知在说些什么。

秦飞琼站在身后,双眸死死盯着他,表情不善。

付息烽蹲下来替穆长亭拍了拍衣袍下摆沾染的枯叶,又抬眸看了一眼,依旧表情呆滞的穆长亭,心头顿痛。

若不是被秦飞琼逼到了极致,他又何至于对穆长亭使这种手段?

今早秦飞琼唤他过去,提出要带上穆长亭一同过来祭拜之事,付息烽应了之后,顺便提出了祭拜之后请辞的想法。

他想带穆长亭离开,自然越早越好,可如今的形式,秦飞琼却还是担心他反水,只道让他自行回清心派主持大局,而穆长亭则需留在此处多陪下他的师尊。

从知道当年是秦飞琼设计杀害穆长亭之事,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有了破裂之相。

秦飞琼这人小心谨慎惯了,如今更不会信任他。

知道穆长亭是他的软肋,想要紧拽在手,威胁于他,也是秦飞琼对付自己的手段。

虽说当了他手中的棋子这么多年,但那是在彼此各取所需的情况下,他付息烽可也从来不是什么甘于被人操控在手玩物。

付息烽垂下眼帘,掩藏住了眼眸中的暗涌波涛。

收伏完蛇瘿,邢玉笙一行人从密道中出来,着实废了不少时间。

正主不在,密道之中全都是些虾米蟹将,光蛇瘿上前,即可解决不少,麻烦的是江雪影镇守其中,看见情况不对,也不与他正面交锋,开启了密道之中的机关,推了一大堆人上前送死,自己倒是飞快地逃之夭夭。

逼问了一番密道中的魔物,邢玉笙知道了秦飞琼等人的行踪后,愈加心急如焚。

他之前就已尝试过传音于穆长亭,但他丝毫没有回应,也不知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等到他们十分艰难的破开机关,爬出密道,邢玉笙看了一眼,顾子澜累趴在地,伤横累累,几乎去了半条命的样子,吩咐明栎先将他送回清心派安顿好。

哪知顾子澜不依,撑坐起来,坚持道:“不行,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明栎皱了皱眉,也忍不住劝道:“师弟,你伤得不轻,就算去了也忙不上忙,还是听前辈的话,先回去吧。”

顾子澜站起来,气道:“我知道,你们觉得我是累赘,不愿意带着我,但是我告诉你们,我肯定是要去找付息烽问个清楚的,你们就算不带上我,我也会自己去!”

邢玉笙扫了他一眼,眼神冰冷如刀,顾子澜脖子一缩,有些害怕,下一刻却又梗着脖子回瞪回去。

邢玉笙淡淡道:“随你。”他召来魔剑,御剑而飞,身影如同闪电,只留下剑虹的尾迹残留在天空。蛇瘿紧跟而上,丝毫不落。

明栎把取回来的佩剑递还给顾子澜,犹豫了一瞬,道:“师弟,那你自己保重。”

他背上箭筒,一跃跳上剑身,“倏”地一声消失在天际。

顾子澜愣了片刻,在地上气得跺脚:“明栎!!!你给我回来!!!”

也不知是今天心情不好,还是怎的,秦飞琼站在一边,看见谢应君依依不舍,没完没了,就觉得碍眼至极。

耐心告罄,秦飞琼冷冷道:“今日出来够久了,也该回去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