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心魔> 第69章 默契

第69章 默契

这算骗吗?这当然算骗!

一个主犯,一个帮凶,穆长亭按捺着性子,听完他们解释之后,满肚子火虽然消了大半,但还是有些生气,始终有种被算计了对方还得逞了的感觉。尤其这会儿冷静下来,想了想昨日自己吃醋的表现,那样子简直明显得不得了。

难怪邢玉笙顺势而为,挖个坑给他跳,居然还有脸问他,若是娶亲,他会伤心么?

……好嘛,他昨日就是羊入虎口,被人卖了还帮对方数钱!

穆长亭内心抓狂,狠狠甩过去一个眼刀。

邢玉笙默默受了,眼底浮现笑意,在桌底下去抓他的手。

穆长亭眼睛都瞪圆了,他想要把手抽走,邢玉笙却拽得紧紧的,死都不放。他们暗中较劲,穆长亭不服输,伸脚就踹,邢玉笙早有准备,双膝一分,瞬间将他踢过来的腿牢牢夹住,叫他再也抽动不了半分。

这两人真幼稚,宁钰“啪啪”拍了两下桌子,忍不住抱怨道:“好啦!不要在我这个有情伤的小女子面前你侬我侬,恩恩爱爱了好不好!”

穆长亭被她说得又尴尬又好笑,他动了动被邢玉笙夹住的脚,用眼神示意他放开,两人对视半晌,都在对方眼里清晰看见了自己的倒影,邢玉笙嘴角微弯,这回倒是从善如流地松开了。

不过才一日的光景,他笑的次数越来越多,跟之前判若两人,看样子是真的开心。

见他如此,穆长亭的气瞬间全消了,失笑着把手上力道放轻了。哪知邢玉笙把手抽离之后,只是换了个姿势,沿着他手背的指缝插进去,微微用力,十指紧扣。

穆长亭心头微跳,这回只抬眸看了他一眼,唇角笑意加深,便任由他抓着了。

宁钰将插了银针的布包展开,想像之前一样为邢玉笙施针,可邢玉笙却道:“你先帮长亭看下,他之前魂魄不稳,时有头痛。”

穆长亭嫌麻烦:“不用了,近来我身子好了许多,灵力也再没有时断时续。”

他是觉得自己已经好了,可邢玉笙坚持,告诉他宁钰是名满天下的鬼医门陆绫的亲传弟子,很得陆老头儿器重,也是下一任鬼医门的接班人。

鬼医门向来神秘,派中之事不会随意传出。

故而,穆长亭听到之时有些讶异,看不出宁钰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建树,怪不得邢玉笙会专门请她过来帮忙医治。

宁钰笑着朝他眨眼睛,古灵精怪的。

穆长亭笑了笑,也不再婆婆妈妈,伸出手来给她诊脉。

宁钰做事之时,一脸认真,摸完他的脉象,笑道:“魔尊不用担心,确实如穆掌门所说,他的魂魄如今已稳定下来,再无大碍。我料想,之前穆掌门之所以会觉得头疼,第一个是因为施行的毕竟只是还魂术残卷,有些反噬是正常的,第二个则是因为谢掌门企图跟他的魂魄建立联系,如今操控魂魄之人既已不在,那便再无后顾之忧,随着时间推移,魂魄和肉体的融合度只会更好。”

邢玉笙点点头,神色依旧淡淡的,但听了这话,他的肩头显而易见地微微松下,握着穆长亭的手复而重新轻轻摩挲起来,穆长亭心头一暖,依稀觉得他好似这时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般。

夜色渐沉,百家灯火已经点燃。

待宁钰为邢玉笙行了针,他也疲惫地靠在躺椅上睡了过去,穆长亭为他披了一件兽皮毯子,悄悄送宁钰出去,这才寻了机会问她邢玉笙的身体情况。

他故意避开邢玉笙单独来问她,一脸关切和紧张,宁钰怎么好再欺瞒,想了想,如实道:“魔尊的身子确实大不如前,但也还没到药石无医的地步,我为他行针,是为了打通他的经脉。最重要的一步,还是在行针满七日后,找人为他延续心脉,重铸心头血。您且放宽心,魔尊做事向来走一步,想百步,今日这个结果他早已心中有数,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穆长亭摇了摇头,神色微沉:“也许,他是比还魂术的创始人修为高深,所以才能硬挺到今日,但通经续脉之事,关于生死,谁人来帮他做?”

宁钰遥望屋檐前高挂的红灯笼,微微笑起来:“您说的没错,此人需修为高深,忠心不二,还要能承担随时走火入魔的风险,这个人选确实很难找。”她顿了顿,话音一转,落地有声,“不过,我的兄长,包括我,都愿意这样做。”

穆长亭猛地转头看向她,宁钰笑起来,柔和中带着坚韧:“您不必惊讶,魔尊对我们兄妹俩有再生之恩,我们皆愿生死以报。其实外界一直传言,是我在幕后帮兄长出谋划策才让他顺利当上一方域主,可是,虽然我不否认自己有些能耐,但魔域中事,形势复杂,老域主又是个猜疑心极重之人,若没有魔尊在背后扶持,哥哥他这样五大三粗的性子又怎能得到老域主青睐?”

穆长亭点了点头,他之前还奇怪为何宁氏兄妹会效忠于他,这样一来,倒也解释得通。那之前在那席“鸿门宴”上,宁钊对他说的“敬重”倒有几分真心了?

穆长亭笑了笑,心道,魔域一直以强者为尊,邢玉笙也惯来是这么表现自己力压群雄,别个不得不臣服的模样,如今看来,那也许只是他做出来的假象,实际上,他还是有暗中培植自己势力的。

穆长亭问道:“那你早早来此,也是为此事做准备?”

宁钰颔首笑道:“不错,我假以联姻之名到魔宫居住,一来为了暗中为魔尊医治,二来也是让萧运洋心生忌惮,以为我们已结成同盟,不敢贸然进攻。魔尊是绝不能出任何事的,否则魔域必当大乱。当然,我来这里,也有我自己的私心……”

至于她的私心是什么,却没有说,只是笑了笑。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邢玉笙如此信任她,穆长亭自然也不会去打探她的私事。

夜风吹散了心里的燥热不安,穆长亭面色平静地道:“我来,我来帮他通经续脉。”

寝宫内只留有一盏烛灯,火苗微弱,摇摇曳曳。

邢玉笙闭目沉睡着,呼吸轻浅,昏黄的烛光将他的面目轮廓描摹得更加深邃,穆长亭放轻脚步走进去,在他身边蹲下来。

他伸手握住邢玉笙的手,捂热那一点点冰凉,目光柔和。

也不知这样怔怔看了他多久,直到邢玉笙微微有些迷茫的视线聚焦在他脸上,他才笑了笑,低声道:“醒了?去床上睡吧?”

邢玉笙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眸光微微转动,“回来了怎么不叫我?”

他好似知道他会出去很久似的,穆长亭笑了笑,眉眼弯弯,半真半假地说:“叫了呀,不叫你怎么醒过来的?走吧,去床上睡,要我抱你吗?”

他作势要去抱,可是他蹲得太久,双腿发麻,刚想站起来就“哎哟”一声,按着腿皱眉叫唤:“哎哎,腿麻了……拉我一把……”

邢玉笙好笑地掀开兽毛毯子,站起来微微弯腰,双臂一勾就将他抱了起来。

他这样穆长亭就紧张,瞬间连毛都竖起来了:“……今晚不能再做了!”

邢玉笙眼底闪现轻浅的笑意,将人放在床上,他低头含住他的唇吻了吻,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哑声低语:“好,不做。”

寝宫内唯一的烛火也灭了,两人盖着软被肩并肩躺着,浅浅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穆长亭倏地翻了个身,在黑暗中静静望着邢玉笙的侧脸,半晌,才低声说:“不用别人,我来帮你通经续脉,好不好?”

沉默径直蔓延开来,穆长亭一颗心揪得死紧。

这件事邢玉笙本不想让他知道,但是他才答应了穆长亭以后有事不再瞒着他,因而这才默许了穆长亭向宁钰打探。

也不知该悲还是喜,邢玉笙闭了眼,声音艰涩:“好。”

穆长亭倒是高兴了,瞬间翻身而起:“你居然答应了?”他还特意准备了说辞,怎么知道他忽然变得这么好说话。

邢玉笙伸手将他拽到怀里抱着,用被子盖严实了,声音低低的:“你早已做好决定,我如何能说不好?”

穆长亭微微一笑,也回抱住了他。

他们之间仿佛总是有那么一点默契,这样……很好。

翌日,穆长亭早早醒了,就去院子里练剑,等他练到大汗淋漓回来,又收到明栎的传信,不外乎是执戒长老又生气了,再不回来就要亲自下山找他了之类的话。

这几天,邢玉笙的嗜睡症越来越严重,不仅睡得沉,醒得也晚,这样的状态其实是非常危险的,穆长亭无论如何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把浮在空中的金字拍散,穆长亭叹息一声,回头就看到邢玉笙静静站在他身后,穆长亭笑了笑,没事儿一样:“还陪我用早饭?”

邢玉笙“嗯”了一声,低头啄吻了下他的唇,低声道:“想吃什么?”

穆长亭想了想:“随便吃点吧,我去叫莫离。”他不想邢玉笙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下厨,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