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蛇妖白螣> 第028章

第028章

吃过饭后,四个人开始讨论起白螣学打架的事情,羽思禅提出去郊外秋游,不管是练打架还是练法术,在满是普通人的城市里是不可能进行的,需要找个没有人的地方。郗麟灵和郗郝月都是要上班的人,第二天是周一,正常情况下她们是要回公司上班的,可是眼下这种情况明显不能算正常了,性命攸关,哪里还顾得上上班。

羽思禅劝说郗麟灵和郗郝月要不就直接辞职,她估计这俩人以后是没有安生日子过的。郗麟灵就不用说了,她早就不是一个普通人。倒是郗郝月,作为一个完全没什么特别的普通人,本来是可以过普通生活的,可是跟她扯到一起,那就不普通了。她把自己的情况跟郗郝月说过,也跟郗郝月分析过跟她搅和在一起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可是郗郝月并不在意,说只要她不嫌累赘,她不在乎能不能过普通生活。

郗郝月听完羽思禅的建议,很平静地点头:“我听你的。”

羽思禅抱着郗郝月亲一口,看向郗麟灵:“你呢?还想继续上班?那就办个停职,看看情况再说也可以。”

郗麟灵犹豫了一下,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存款,如果省着点用,短期内的花销足够了,如果这期间内解决了问题,她再找个工作就好,如果解决不了,那大概也没什么希望能解决,那便更加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继续上班。她摇摇头:“不了,我现在这个情况,还是把社会关系都断干净的好。”

郗麟灵能看清眼前状况的理智让羽思禅很赞赏:“有觉悟。”

四个人商量了第二天的行程,白螣和羽思禅分别陪着郗麟灵和郗郝月去辞职,然后在郗麟灵家集合,出发去秋游。决定好辞职的事后,白螣便和羽思禅在客厅说起练法术的事情,郗麟灵和郗郝月听不懂,在一边看着电视聊天。聊到晚饭时分,郗麟灵和郗郝月一起把冰箱里的东西都做了,别几天后她们回来的时候冰箱里臭气熏天就悲剧了。

吃过晚饭,羽思禅和郗郝月回去了,郗麟灵把家里卫生打扫一遍后又开始收拾要带去秋游的行李,她真是没想到她一天内要收拾两次行李。白螣在旁边给她帮手,学着她的样子把衣服卷成卷整齐地塞到行李箱里。两个人有说有笑,上午闹的不愉快早已经抛到脑后。

收拾内衣的时候郗麟灵忍不住看了一眼白螣的胸口,想到那里面没穿内衣她就忍不住浮想联翩,而且有种想伸手去摸一摸捏一捏的冲动。她觉得自己这种想法实在太不正经太流氓,便装作无意地问白螣:“你真的不试试穿个内衣?”

白螣看看郗麟灵,又看看她放在一边正准备往箱子里收的内衣,拿过一件扯开来左右翻看,总觉得这形状好奇怪。她想起在商场的内衣店里看过的假人模特穿着内衣的样子,看看眼前的郗麟灵,视线不禁移到了郗麟灵的胸口,又把脑海里的假人换成了郗麟灵,突然有点想看看郗麟灵穿成那样是什么样子。可是她敢保证,一直觉得她在耍流氓的郗麟灵要是知道她这想法,一定会毫不留情地给她一个白眼然后把她轰出房间。

“这个要怎么穿?”白螣翻看着手里的内衣,装作不懂的样子平静地问郗麟灵。

郗麟灵顿了顿,脱口而出:“要不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穿上试试?”这话说出来之后,郗麟灵自己都吓一跳,她怎么会提出这种要求,可是转念一想,这有什么好惊吓的,白螣不会穿,她教白螣穿不是很正常?对,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她要是觉得尴尬反而不正常了。

虽然这么安慰自己,但郗麟灵还是觉得很不自在,尤其在她说完这话后,屋里安静了那么几秒钟,更是让她觉得白螣可能在往别的地方想她。她偷偷瞟一眼白螣的反应,白螣并没有在看她,而是盯着手里的内衣,看上去并没有对她说的话有什么别的想法,她觉得白螣之前那么抗拒内衣,大概会拒绝,她也就不用为自己这不经过大脑就说出了口的话负责了,正要松口气,没想到白螣点了头:“好。”

郗麟灵看着站起身就开始脱衣服的白螣,一时间不知道该喜还是忧。让白螣试内衣的是她,说要教白螣穿的也是她,可这会儿她却不太想让白螣继续脱下去,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了,只能强作镇定。她就当作这是在陪郗郝月买内衣,反正她也帮郗郝月挑过内衣,还两个人一起挤在狭小的试衣间里那样这样地讨论过郗郝月的胸,也完全没觉得尴尬,现在不过是帮白螣试下内衣,有什么好别扭的。

她强挤出一丝笑容,不去看白螣脱衣服,故作轻松地一边整理箱子里的衣服一边跟白螣打趣:“你喜欢什么颜色呀?回头你要觉得能穿我带你去买你喜欢的颜色和款式。”

白螣的声音伴随着衣料摩擦的声响传来:“素一点的好。”

“嗯。”

“然后呢?怎么穿?”

被白螣一问,郗麟灵下意识抬头去看,这一看,她就懵了。白螣光着上半身站在那里,雪白的肌肤像嫩滑的果冻,线条明显的锁骨,纤细紧致的腰身,以及形状极好的……胸。那是一副极为纯美的画面,美到让她忘记了回应白螣,也忘记了视线的回避。当她的视线在白螣胸前停顿了大约两秒钟后,她察觉自己的小腹有点发热,心跳有点加快,呼吸有点不畅。

生理上的反应让她猛的回过神,赶忙把视线避开,正要起身去帮白螣穿内衣,白螣却突然说:“算了,还是不穿了。”

“啊?”郗麟灵又抬头去看白螣,但这一次看到的却是已经侧过身子的白螣。

白螣拿起刚脱下的衣服往回穿:“我不习惯。”

“哦……也是。”郗麟灵心里其实是松了口气的,她有点害怕去触碰白螣的身子,尤其她想起帮郗郝月挑内衣的时候,郗郝月穿上内衣后调整时的动作……

郗麟灵的视线被白螣穿衣服的样子吸引,她看到白螣穿肚兜,那乳白色的肚兜一上身,感觉立刻变得不一样了,原本只是觉得纯美的画面里突然多了一些性感和媚惑,这让她本就有些发热的小腹好像更热了,连带着身上的体温都开始上升。明知道非礼勿视,更何况她现在居然有了生理反应,可是她就是不想把视线挪开,盯着白螣被乌黑的长发半遮住的后背看得咽口水。

她看到白螣把手绕到腰后去将肚兜系上,那柔美的手指捏着绳子在线条起伏极性感的后背上动作的样子,让郗麟灵心跳都漏了一拍。裤子挡住了臀部的线条,这反而更突出背部线条的美来,郗麟灵的视线停在裤腰边缘,看着那浅浅的脊柱沟被裤腰挡住露出一点点弧形缝隙,让她不禁在大脑里想像着手指顺着那缝隙往下滑的画面,不知道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美到让她双眼发直的画面终究被白衬衣盖住,她缓了缓发胀的脑子才在白螣转回身之前把视线收回来,六神无主地继续把衣服往行李箱里装,一边装一边还在回味刚刚的画面。

“还你。”白螣把刚拿去准备换上的内衣递给郗麟灵:“我不适合这个。”

郗麟灵还没缓过神来,下意识接了句:“嗯,肚兜也挺好的。”

“……嗯。”

两个人继续收衣服,郗麟灵满脑子都是刚才的画面,丢三落四的,还时不时要白螣提醒她那个没装这个没装,费了好大劲才终于把她从家里各处搬来的东西装进行李箱和背包里。

白螣帮着郗麟灵把装好的东西拿到玄关去放着,明天出门时好直接提出去,她看着一个大行李箱加一个大背包的东西,深感现代女人生活上的不容易,出个门要这么麻烦,跟搬迁似的,她活了一千年也没有这么多东西。

都收拾好后,郗麟灵在家里转一圈,她也知道自己刚才脑子是懵的,怕会落东西,趁着这会儿清醒了一些,赶紧看看有没有什么没带上的。待看到阳台的那几盆花草后,她开始忧心自己不在的这几天,这些花草要怎么办。她问白螣有没有什么办法,白螣说这花草今天刚被施过法,活个几天没问题,她这才放下心来,把阳台上的窗户关好,将不能曝晒的植物挪到阴凉的地方放着。

待一切都收拾好后,时间也不早了,第二天还要早点去公司办理辞职和工作交接,郗麟灵洗过澡跟白螣道晚安后就回房间去睡觉了。可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会儿她都没有睡意,脑子里总是闪过那些让她身体燥热的画面,强迫自己想别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但想着想着就会失神,然后又会不自觉想起白螣穿着肚兜的模样……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