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星

十五,月亮东升挂在山头,恍若玉轮,清辉遍地,山中显得更加冷清静谧。

恶龙潭里倒映着一轮冷月和澄澈的天空,仿佛下面别有天地,两个人盘膝坐在岸上说话,惟独白泠仰面躺在水中望月亮,不知道在想什么。

“今夜不出意外的话,它会出来吸食月精。”

“万一它不出来?”

“那就将它引出来,”文信道,“神钟既然在这潭里,想是被它藏起了,白泠已经探出它的巢穴,只要我们引出它,白泠便可趁机去找寻。”

红凝心里苦笑,叹了口气:“师兄有任务,师父的法力只会把它吓跑,拖不住多久,还是我来做这个诱饵吧。”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总不能随便抓个人去引,文信安慰:“孽龙以人为食,最能感应生气,稍后你便入水引它上来,拿镜子照住它,再念诀,或能坚持些时候,在白泠找到那口钟之前我会遁形,若无意外不会现身。”

红凝低头看手里的镜子,这是文信用法力炼成的照妖镜,以前也曾使过,并不陌生,于是点头:“我知道。”

文信起身:“时候不早,白泠须得收起法力,以免被那孽龙察觉。”

白泠应了声,身体渐渐透明,消失在水里。

红凝苦着脸。

文信失笑,拉她起来:“别怕,我虽遁形,却也一样在留意你的。”

红凝拍拍衣裳,莞尔:“师父准备去吧,又不是第一回。”

见她神色轻松,文信这才放心,挥袖隐去身形。

五月天气,潭中却有股幽幽的寒意生起,红凝缓缓下到水中,往常不知多少次亲眼见他们收妖,但顶多就是打打下手,严格地说,这还是头一回唱主角,心里终究没底,加上上次潭底事件太过惊险,她本就紧张,那恶龙的样貌在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此时再次入水,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几乎呛水。

一道柔和的水波漾起,轻轻将她托住。

“怕什么。”声音淡淡的,却比平日温和许多。

大约是有他在身边的缘故,红凝顿觉温暖,不再多想,胆子也壮了:“我没事,你还是藏起来吧,等它出来,就快点去找那钟。”

沉默片刻。

“它要来了,你仔细些。”那水波推她一把,然后消逝,再也感受不到。

来了?红凝收心敛神,紧紧盯着水面。

.

渐渐地,潭心果然起了波纹,在月下粼光闪闪,很快冒出水泡,同时还伴着“咕嘟”的声音,连她这种菜鸟都可以明显察觉到那股强烈的妖气。

“一,二,三!”心中默数,觉得时候差不多了,红凝敏捷地跃起,这次她本就在浅水处,因此很快就跳上了岸。

“哗啦”一声,一道黑影从水中冒出,带起无数水花,长长的身体直向这边扫来。

红凝早有准备,就地一滚,避开,顺手捞过岸上放好的照妖镜捧在胸前。

那恶龙高高直了身,似要跃起。

红凝单膝跪着,双手紧紧扣住怀中镜子,只待它上岸,就要反转镜子照住它,然后念元帅诀,这类妖孽最怕的就是九天神雷,因为神雷可震散它们的精魂,是惩罚它们的天刑,虽说以她这点微薄法力根本请不来雷部元帅,但引点雷声震慑震慑它还是可以的。

然而,恶龙居高临下瞧了她片刻,竟又缓缓缩回了水中。

红凝意外。

原来那恶龙是认出了她,曾经吃过大亏,不知道上次救她那人还在不在,因此也不敢贸然上岸,只在水里半沉半浮,双目忽闪忽闪,似在窥视。

一人一龙对峙。

最终,恶龙似乎对她失去兴趣,将头一低,没入水中。

红凝轻轻吐出口气,接着却又着急起来,白泠去它的老巢寻宝贝神钟去了,如今它若回去,说不定就要撞上,就算白泠不怕它,今晚的行动也是功亏一篑,让它知道三人是在打神钟的主意,再要引它出来封印就更难了。

来不及多想,她立即起身走过去。

潭水平静无痕,沉着一面圆圆的白玉壁。

真走了?红凝俯身看那潭水,犹豫着要不要再下去引一次,哪知就在她走神的瞬间,忽听得“豁啦”一声,一道水柱迎面浇来,淋了她满身满脸。

这恶龙竟也会耍诡计!

红凝大惊,眼睛被水所迷,心里却知道不妙,倒地翻滚躲避。

恶龙已经断定周围无人,有恃无恐,直飞出水落到岸上,但见它身长两三丈,鳞甲和爪子被月光映得发亮,周围有浅浅的黑气萦绕,不待红凝喘息,它便张牙舞爪连扑上去,几次不中之后,索性将身体一卷,将她圈在中间,然后得意洋洋地收拢身体。

龙身粗如水桶,鳞甲片片颤动,红凝看得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立即举起胸前的照妖镜,同时口里开始念诀。

头顶,晴空隐隐传来闷雷声。

远处阵中,文信见此情景,缓缓收起剑。

听得天上雷声,那恶龙果然惊惧,下意识丢开红凝,迅速伏首,将身体蜷作一堆,再不敢上前。

红凝没工夫擦冷汗,集中精神念诀。

以人的精魂修炼灵珠,可增许多道行,那龙舍不得退走,待要上前作恶,却又惧怕她真引来神雷,一时竟摇首摆尾犹豫不绝。

半日过去,红凝终于法力不继,雷声也弱了。

察觉到这雷并不能构成危害,恶龙胆子渐壮,朝她逼近。

红凝将手一晃。

金光闪过,却是照妖镜。

恶龙吓得停住。

不知白泠去了这么久,找到神钟没有?红凝面上镇定,心里却有点着急,紧紧盯着它,丝毫不敢松懈,好在暂时有照妖镜在手,它还不敢乱来,应该能相持一段时候。

她兀自这么盘算,对面恶龙却不耐烦了,忽然将头左右一摇。

柔和的金光在左边龙角处亮起。

那是什么东西?红凝察觉到异状,疑惑不安。

金光先是小小一点,如萤火般闪烁了十来下,陡然爆涨数倍,光芒四射,十分耀眼,映得周围恍若白昼。

与此同时,照妖镜黯然失色。

借着光芒看清了龙角上那件东西,红凝顿时面无人色,口里高呼:“神钟!神钟在角上!”

原来这神钟本是上天神物,可大可小,如今被孽龙缩小了挑在龙角上,怪道白泠迟迟不归,因为宝贝根本不在洞里,而在它身上!

远处文信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等意外,大惊之下再不管别的,立即撤去法阵,口里念诀,驱剑就朝那恶龙斩去。

宝剑飞至半空,竟似撞上一堵无形的墙,被弹落于地。

龙须摇摇,猩红的舌头近在面前。

一场莫名其妙的穿越,到头来居然是喂龙的,红凝苦笑,眼见躲避不及,干脆闭了眼。

就在她闭眼的刹那间,耳畔猛地响起一道雷鸣般的声音,震得人头昏脑胀,甚至还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脚下土地的颤动。

什么声音?红凝尚未反应过来,周围已经恢复了沉寂。

静得有些诡异。

半晌,有人轻声唤她:“红凝?红凝?”

没被龙吃掉?听到熟悉的声音,红凝这才心惊胆战地睁眼,发现自己仍是站在原地,旁边文信一脸紧张地看着她,额上微有汗色。

面前已经多了口一人多高的、形态古雅的铜钟,瑞气腾腾,金光灿灿。

铜钟上还站着个人。

那条龙竟消失了!

.

见她安然无事,文信这才放心,转身朝钟上之人作礼:“幸蒙仙驾搭救,不知仙家宝号?”

那人十分年轻,身穿黄色宽袍,长相英俊,就是眼睛总也睁不大,看上去有些没精打采,似乎还未睡醒:“不敢,小仙只是南天门的司时官,因一时睡迷忘记报时,误了帝君大事,所以被贬下界,总领这里的山神土地。”

原来是个贪睡被贬的神仙,红凝暗忖,口里问:“那条龙呢?”

钟仙叹息:“我不过睡了一觉,谁想这孽畜竟跑出来作恶,幸好我及时醒来。”说完带着古钟飞起,下面立即现出一条小黑蛇,盘作一团,脑袋藏在中间不敢见人。

红凝道:“尊驾睡了多久?”

钟仙道:“小睡片刻,不过四五十年。”

红凝呆了呆:“多谢上仙搭救。”

钟仙脸色不好:“我尚未修成上仙。”

红凝自知失言,不敢再说。

钟仙顿觉无趣,打个呵欠,低头叱骂那小蛇:“孽畜!我当初见你可怜,所以有心助你,不想你竟敢擅自出来作恶,必教天雷打你!”

那小蛇闻言颤了下,缓缓爬至红凝面前,望着她直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