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人

身上压力卸去,红凝长长吐出口气:“我看他是全凭此地这一眼灵穴存活。”

毕秦沉默半日,道:“他是舍弟武陵,度劫时不慎精魂受损,才变作如此模样。”

红凝道:“我向来不善风水之术,直到今天才发现,这院子是个好地方,天地灵气汇集,怪道你不肯离开。”她转脸看着那道门:“那就是灵穴所在,你们一直都住在里面,只是用障眼法藏起了门,其实任何人只要稍微仔细点都能察觉问题,左右两扇门的距离很奇怪,相隔太远,中间应该还有个房间才对,可惜我们都没留意。”

毕秦道:“天地灵气归于灵穴,能暂且保他精魂不散,但人是万灵之长,有太多人住在这里,灵气便难以汇集,被他们摄走大半,我只得出手。”

红凝摇头:“你害死这房子原来的主人,让别人以为这是凶宅,不敢再靠近,没有主人,别人更不会多管闲事。”她叹气:“每隔三个月取人脑髓,也是为了救他。”

毕秦道:“单凭这点灵气难以支撑。”

红凝道:“附近的村民吓吓无妨,出事太多也会引祸上身,所以你才去百里之外的定州明州作案,别人绝不会怀疑到这么远的地方,你们就可以安心地住下去。”

毕秦道:“那杨缜大有福德,若在这里出事定会招来大麻烦,因此我本不想动他,但我也看出你并非常人,留着可能坏事,这才出手杀了他的人,做成衣衫不整之状,好让他误以为有女鬼,怀疑上你,将你带走处置。”说到这里,俊脸也有点泛红,他轻轻咳了声,语气里带着悔意:“谁知此人反相信了你,不肯离去,这么多人住在院子里,武陵难继灵气,因此那夜我有意想将他气走。”

原来他并非真的喜好男色,只是不敢惹杨缜,就用这法子去赶他,红凝恍然:“他还是不肯走,你只好改为求他。”

毕秦点头。

红凝道:“你虽不是有心作恶,却已落入邪道。”

毕秦转脸看着房里的弟弟,轻声:“我二人遵循正宗修行之法,谁知度天劫时只能过一个,他原本可以顺利度劫,却因一心助我,才落得这般模样……我如今勉强保得他精魂不灭,若不做这些,他便要……”

他没有往下说,红凝却明白,若不这么做,他的兄弟就会精魂俱散灰飞烟灭,永远从这世上消失,就和白泠一样。

同胞兄弟,为了对方,一个不惜性命,另一个则堕入邪道。

沉默。

红凝道:“我的条件,你可以考虑。”

毕秦沉吟:“内丹除了提升法力别无用处,莫非……你要对付九尾狐?”

红凝承认:“你虽比不过九尾狐,内丹却很有用。”

毕秦看了她半晌,忽然长揖拜下:“舍弟的性命全在姑娘身上了。”

言毕,他整个人就从面前消失,庭中地面眨眼间长出一株高大的桃树,枝叶茂盛,树上开满拳头大的粉色桃花,与现下的季节完全不合,花英缤纷,绚丽如霞,粉色的光晕映得满院生辉,竟让人产生春色满庭的错觉。

红凝赞赏地看了会儿,上前,伸手折下一条树枝。

金色的树枝。

随着“喀嚓”一声响,整棵桃树剧烈地颤抖起来,不只形状开始变小,满树桃花瞬间凋零,落瓣满地,枝枯叶萎全无生机。

金色的桃枝不过三寸,红凝将它收入怀中。

.

麒麟草生在昆仑山麒麟洞外,历来由昆仑神族掌管,当年她跟着文信对付一只厉鬼时,不甚被阴气所侵,白泠消失了好几天,最后带回一株草,食之即愈。

那时,她并不知道这草的来历。

如今,她还是不知道,白泠本来从不去麒麟洞的。

麒麟天火,神仙也难逃灰飞烟灭的下场,曾经有一个凡人女子却主动走了进去。

借着灵符的光,红凝看清了武陵的长相,与毕秦有九分相似,秀丽的眉毛,挺直的鼻梁,只不过肌肤毫无光泽,隐约透着青黑之色,他静静躺在床板上,双目紧闭,长睫微微颤动,大约是想说什么却无力开口,由于激动,呼吸竟有点不继。

桃性阳,历劫时精魂受损,被阴气所侵,麒麟草得天火之精,用来救他最合适不过。

红凝往床沿坐下,左手捏住武陵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接着拔下发钗毫不迟疑往右腕上一划,顿时鲜血源源不断涌出。

大约一盏茶的工夫过去,武陵面色逐渐好转,却始终未能醒来。

先前斗法时已经消耗太多体力,如今失血不少,红凝脸色苍白,额上开始冒冷汗,只觉胸闷心慌,待要放弃,转念想毕秦既甘愿以千年道行交换,更不能食言,于是干脆将牙一咬,闭目念诀。

武陵面色越发鲜活。

就在他睁眼的一刹那,红凝迅速收手,凌空划了道符止住血,起身就走。

脚刚踏出门,脑后风声响起。

红凝踉跄几步,总算避开那些花瓣,扶着墙勉强站定,回身冷笑:“果然处处都是忘恩负义的人。”

武陵翩翩落在她面前,一张脸艳若桃花,却不似毕秦温和,多了几分英气,他冷冷盯着她:“你敢夺他的内丹。”

红凝暗地捏了道灵符,语气平静:“那就让他为你堕入邪道,将来在天劫之下灰飞烟灭才好。”

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

武陵淡淡道:“多管闲事,他未必不能度天劫,如今你用计害他舍弃内丹,害他千年修行尽毁,你……”

那手越来越用力,眼前阵阵发黑,呼吸不畅,红凝忍住没有昏倒,直视他的眼睛:“度了天劫又如何,他为你做了这些恶事,顶多只能修成邪仙,何况他为了照顾你这个半死的弟弟四处奔走,还有什么心思修行,怎么度天劫?”

武陵转脸看那桃树。

见他迟疑,红凝立即抓住机会,捏个诀迫使他松手,退开两步:“失去内丹,还有本形在,不过重新修炼罢了,你们兄弟相见之日不远,万一你现在出事,他便无人守护,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砍去,甚至连根尽毁,你肯定能胜过我?”

武陵本欲再动手,闻言果然停住。

红凝脸色苍白,轻轻喘息:“修仙度劫,做妖有什么不好,至少兄弟能时常相聚。”

武陵缓步走到桃树下,看着雨中憔悴的枝叶,喃喃道:“当年我兄弟二人一心想求得永生,谁知天劫只能过一个……都是天意。”

红凝冷笑:“当年不顾性命帮助你哥哥度天劫的是你,如今救你的是你哥哥和我,不是什么天意,就算天意如此,难道我们就可以什么都不做?”

武陵沉默半日,点头:“只要他再度修得人形,我兄弟二人便行游天下,再不妄求仙道……”

“妖族至多万年寿命,你二人能团聚多久?半途而废,难得永生。”温和的声音。

.

锦袍绣带上似有金色云霞浮动,那张脸是完美的,五官都生得恰到好处,一双凤目清澈如水,神圣尊贵,略带悲悯之色,绝无半点恶意。然而这样一个人,却拥有逆天改命扭转乾坤的无边法力,执掌中天兵权十万年,震慑天庭。

眨眼工夫,院子里的阴气已尽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金光,团团瑞气,昭示着来人举足轻重的地位,分明是位上神。

武陵惊疑,看红凝。

红凝不动,冷眼旁观。

见她没有表示,武陵忍不住开口:“尊神是……”

锦绣不答,抬脸打量满树枯黄的枝叶,信手拈过一枝:“为妖就好?天地不容妖鬼,每千百年必降天刑,极少有支撑过万年的,谈何永生。”

话音方落,那本已半枯的桃树竟奇迹般苏醒,残叶一片片飞落,重新生出嫩嫩的新叶,一朵朵粉色小花在枝头绽放,沐浴着细雨,十分孱弱,却充满生机。

花英下的人,更有着百花盛开都比不过的风华。

轻易便能为花木接续灵气,武陵终于猜到此人身份,震惊,慌忙跪下参拜:“原来是神尊大人驾临,当年花朝会上有幸得见尊颜,如今一时竟没记起,该死。”

锦绣低头看他,微笑:“千年道行修来不易,仙道已近,怎能轻言放弃,你兄弟二人大有仙缘,不若归我座下修炼,他日必有所成。”

武陵看身旁桃树,迟疑:“可……”

锦绣明白他的意思,叹息:“天意如此,须放下执念才是,且与你兄长一道去花朝宫候命吧。”

武陵本是不愿舍弃兄长,闻言大喜,伏地:“谢神尊大人。”

广袖挥过,武陵与桃树俱不见。

红凝苦笑。

这个人,一眼就能看穿别人心里的弱点,把话说得恰到好处,所有锋芒都掩藏在微笑之下,半点不露,自被贬以来,他就真的深居简出,再不公开参与天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