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数之谜

花朝宫的游廊上,陆瑶亭亭而立,与杏仙说着话,一对兄弟从旁边经过,见了二人忙停下来作礼问候,接着又并肩远去。

陆瑶奇怪:“他们也是这宫里的人?我竟从未见过。”

杏仙道:“千年桃妖罢了,是神尊大人带回来的,让他二人在花朝宫修炼。”

陆瑶皱眉:“他怎的又去凡间了?”

杏仙目光微动:“总是还惦记着那丫头。”

语气故作平静,却带了三分试探的味道在里头,陆瑶岂会听不出来,也将眼波一转,口里叹息:“饮下瑶池水,原本再无仙缘,是他以神力逆天改命,才求得这机会,若今世那丫头再不能登入仙籍,便要永世为人,他内疚了这么久,也难怪要上心些。”

见她并没生气,杏仙果然低低哼了声,有不甘之色:“天劫在即,神尊大人却耽于这些琐事,天女就不担心?”

“我自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帝君更不会,”陆瑶打断她,美目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色,很快又恢复平静,浅笑,“他当年执掌中天十万年,上下无不敬服,岂会不知轻重,因为一个凡人就失了分寸,坏了归位大事。”

觉察她的不悦,杏仙忙道:“天女说的是,我也不过白担心罢了。”

陆瑶若有所思:“说也奇怪,那丫头一介凡人,我十五万年修为竟难以卜算她的命数,其中缘故帝君不肯说,九嶷神妃也不知道。”

杏仙笑道:“不只天女,神尊大人已经为这事奇怪了好些时候。”

陆瑶惊异:“难道连他也……”

杏仙道:“据说当初神尊大人强行助她穿越轮回,中间出了什么差错,致使她命数生变,如今神尊大人也不能卜算。”

陆瑶恍然:“果真如此也罢,怪道他经常去凡间,想必是怕生出什么意外,神妃前日还提点我要我助他,以免他过于分心。”

杏仙不忿:“天女真要去照看?”

陆瑶眼波流转,似笑非笑:“他费尽心思想要弥补当年犯下的过错,逆天改命何等大事,我不过区区女子,能耐有限,坏了他的事却不好。”适当显示气度没错,但听说那丫头固执得很,若真在明里插手,事情顺利还罢,一旦有什么差池,反倒会与他生出嫌隙,未免得不偿失。

杏仙哪里知道她的想法,只听她不肯插手,脸色便好了:“天女说的是,不如你得空多劝劝神尊大人,让他少去下界,那么大的丫头哪用得着这么操心。”

陆瑶抬手示意不必再说,漆黑妩媚的眼睛里隐约透出几分不安,秀丽的双眉也微微皱起——逆天改命本就是天地不容的事,天劫必然比平日更重,他肯冒险为她求得一次升仙的机会,已经算得上仁至义尽,纵然心存愧疚,这样关注未免也太过了些。

堂堂北仙界天女,位及上仙,注定有天仙之缘,是未来的中天王妃。

“我去替他照看一下也好。”淡淡的。

.

王府从不会怠慢客人,红凝是女子,不方便住外面客房,于是暂且被安顿在后园中,两间小屋临着池塘,少了精美的游廊,却多了曲桥残荷,池畔堆着白石,一丛矮竹掩映窗间,颇有韵致,这样的住处虽不够气派,幽静冷清的气氛倒正合了她的意。

回想山中清苦岁月,再看身边繁华世界,红凝苦笑,如此变化,才短短一年而已。

方才那知府十分殷勤,当街让二人查看尸体,又将前几名死者的资料细说了一遍,而后亲自送杨缜至门口才告辞回去。

二人进了园门便一路沉默,杨缜似乎并没留意她的反常,缓步带着她往前走,护卫们不知何时已经退下。

红凝叹了口气,停住脚步:“王爷好象应该走那边。”

杨缜不理会,继续走。

红凝知道他想问什么:“他们都是被吸尽元阳,所以丧命。”

杨缜果然停住:“据朱家人说,朱二公子上个月起就染了病,但顶多是不思饮食,神情倦怠,略显羸弱些,怎会一夜之间就变成……”回想那张枯黄的脸,那干瘦的身体,简直就是一把骷髅蒙着一层皮,哪里像三十多岁的人,他也暗自心惊:“先莫名害病,死后都是这等惨状,相似的命案每个月便会发生一起,分明是同一妖孽为之,它究竟是何物?”

红凝摇头:“看过才知道。”

亲眼所见才能弄清楚,她说的是实话,但现下谁知道那妖怪藏在哪里,怎样才能找到它?杨缜明白此事查起来十分困难,沉吟:“你可有办法对付?”

红凝没有回答,径直回房去了。

杨缜看着那扇门若有所思,许久,他也推门而入。

红凝坐在窗前看池上残荷,神情如常,面前放着杯冷茶,见他进来也不起身,只丢出一句话:“没有法子,王爷另请高明。”

杨缜走到她身旁,不说话。

红凝沉默半晌,抬脸看着他,莞尔:“王爷请我来降妖,如今我却已经法力尽失,实在是无能为力,让王爷失望了。”她试过许多方法,始终无法解开身上的封印,那个温柔的人抱着她,安慰她,却又亲手夺走她所有的也是唯一的筹码,甚至没有留下半点希望。

修道之人失去法力代表着什么,杨缜没有意外:“怪道这几日愁眉不展的。”

红凝收回视线,端起茶就喝。

杨缜微俯了身,伸手,修长的手指正好按在杯沿上,无意间触碰到她的唇。

红凝倒吃了一吓。

这样的举动极其不妥,俊美的脸上却神色不变,冷漠的眼睛里反浮现出几分笑意,他缓缓从她手中取过茶杯放回桌上,语气自然:“天凉,叫她们送热的来。”

似曾相识的脸更加鲜活,红凝发愣。

“凡事没有绝对,”杨缜直起身,负手,“你且安心住着,待我将这里的事安排妥当,过几日便带你进京拜会天师。”

回过神,红凝莫名:“天师?”

杨缜转身面向窗外,也看那池上残荷,满意之色更多:“本朝天师精通道法,或许能治好你。”

神仙有心封印自己,怎会轻易就让凡人解开?红凝知道他是好意,一笑:“法力尽失,蒙王爷收留庇护,已是感激不尽,此事民女自会想办法,不敢再劳动他人。”

笑意退去,杨缜皱眉:“你……”

红凝打断他:“城里每个月都会死人,此事不能拖延,俗话说远水解不得近渴,与其进京问天师,不如派他们在暗中就近寻访高人,或有能者。”

杨缜冷着脸看了她半晌,拂袖就走,口里淡淡道:“依本王看,法力尽失也没什么要紧,一样是伶牙俐齿逞强好胜,半点不让。”

.

瑞气缭绕,檐头挑着朵祥云,天书阁笼罩在淡淡的金色光芒中。

神帝端坐案前,面沉如水:“昆仑族的人越来越放肆,觊觎中天之位多年,如今虽不敢与你争中天之主,却又请命任用他们的人为将。”

阶下,锦绣面西而坐,看着手中奏折皱眉,对方分明是趁着自己尚未归位,先将自己的人安派进来,削弱正宗神族的实权,更有架空中天的意思。

神帝道:“你的意思?”

锦绣道:“自臣被贬,十将一直镇守中天,并无差池。”

神帝点头:“话虽如此,但这次昆仑天君是与南极王联名上奏,以前日邪仙界来犯中天王不在其位为由,要求任用昆仑四神为将,他们有心为天庭效力,朕总不能没有表示。”

锦绣道:“邪仙界来犯也不只这次,既拖了这么久,帝君何不再拖下去。”

神帝冷笑:“你没见那上面的话?天庭近年几无昆仑将,若得两派合力,必能永保安宁。这分明是暗指朕打压昆仑族,待他们不公,朕怎好再落人话柄?”

锦绣合上奏折:“昆仑族法术独到,任用他们的人未必是坏事。”

神帝道:“但中天自古是我们正宗的腹心之地,怎能让昆仑的人插手,况且你不在,真放他们进去,难保不趁机动作,一旦成了气候,将来恐难遏制。”

锦绣忽然转了话题:“听说近日南滨也生了点事,帝君是不是该起用几名天将?”

任用是一回事,派去哪里又是一回事,重要的是堵住别人的口,神帝本已有主意,如今见他这么说,不由点头。

二人心照不宣地笑了下。

神帝端起玉杯喝了口:“那卷《通海》看得怎样了?”

锦绣摇头:“御神之术乃是至高无上的神术,锦绣难以参悟,修习起来更是力不从心。”

神帝不紧不慢道:“当初朕修习两万年,方才窥得些皮毛,如今天劫将临,能悟出多少也全凭你的造化。”

锦绣笑:“锦绣愚钝,怎比得帝君。”

神帝哼了声,似无意:“听说你近日又去过凡间。”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