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宴

二月早春,花圃里满眼新绿,白衣如雪,拥着红衣如火。

丫鬟们呈上小银剪。

段斐笑推怀中人:“好花配美人儿,去选两朵花戴。”

天气尚寒,群花初醒,含苞待放,晚梅花刚凋零,桃花将吐,早杏花也绽了一两枝,其余开了的虽不少,却都是些不起眼的杂花,惟独斜坡下那丛茶花开得正盛,清晨几丝细雨滋润,花的颜色愈深了些,红而美,远远望去就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

仿佛有种奇特的力量在指引,红凝心中一动,缓步走过去。

越接近,那茶花越发鲜活,仿佛有了生命。

红凝俯身作挑选状,事实上却在发呆,自从进来这园子之后,总被一种熟悉而不安的感觉缠绕着,可具体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这里的每件景物、每个人、以及日常发生的事,都和往常经历的见过的没什么两样,并无任何不合理之处,然而那听竹轩,这茶花,都让她感觉似曾相识,冥冥中好象有什么声音在召唤。

正在出神,段斐已伸手将她拉起来:“怎么了?”

红凝忙抛开思绪,一笑:“这么多,不知道选哪一朵。”

段斐看看那花,又看她:“这花倒配你,我来选。”

眼见小银剪伸向花枝,忽然没来由心痛,红凝拉住他的手:“算了,好好的摘它做什么,不如开得长久好看。”

段斐含笑低头:“美人儿既知道惜花,也该明白,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此情此景想到这两句诗不出奇,但自他口中念出来,无端便带上了几分挑逗之意,红凝忍不住笑了,这是个不知名的朝代,想不到也有这诗,可见天底下处处有巧合,更巧的是二人前世有关系,今生偏又遇上,不知将会发生什么事,难道真如锦绣所言,一世缘尽就再没瓜葛了?

她只作不懂:“我没念过几本书,怎及段公子风雅。”

段斐不逼她:“不戴花了?”

红凝指着墙头红杏:“摘两朵吧。”

段斐将银剪递给丫鬟。

两朵红杏鲜妍,煞是好看,剪得恰到好处,采花的丫鬟眼光也很不俗,然而红凝接到手里便觉一阵烦躁,随手丢开:“不戴了。”

段斐既不惊讶也不生气,笑道:“原来是我看错,将你误当作惜花之人。”

刚说完,就见一个五十来岁穿戴体面的家仆走来,正是韩管家,与众丫鬟招呼过,他上前问:“公子,如今只剩这摘月台了,是不是尽快动工?”

不远处堆着巨石,一块块垒得如山高,想是等着铲了这些花就用来修建摘月台用,红凝低头看那丛茶花,虽觉不忍,也没有出言劝阻,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世,再怎样努力,终究还是逃不出既定的命数。

段斐瞟她一眼:“这茶花开得好,留着给美人儿看几日,开过了再动工。”

韩管家答应着退下。

红凝道:“何必延误工期。”

“你喜欢,延误几日又何妨,”段斐拥她入怀,俯下脸,“若是心里感激,就亲我一口。”

周围响起低低的笑声。

说话半真半假,做事随心所欲,此人好象根本不知道“身份”二字,从来没有正经的时候,红凝好气又无奈,推开他就走。

.

姹紫嫣红,浓香沁鼻,桃花菊花兰花杏花等各色花枝堆满了房间,花丛中,陆玖一身白衣半躺在床上,媚笑着要一名花仙变牡丹,原来自他醒来后,陆瑶便提议搬出花朝宫外,另安置在花朝城里一处宅子里养伤,碍着他北界公子的身份,众花仙花妖多有奉承的,也有碍着脸面不敢得罪的,离了锦绣的视线,他便越发放肆了。

陆瑶掀帘走进来,见状俏脸一沉,喝令众仙娥退下:“好了伤疤忘了痛么,我因怕他见你无礼,都搬到这边来了,你还闹什么。”

陆玖全不在意:“恭喜你如愿以偿。”

陆瑶走过去坐下:“这话奇怪,什么意思。”

陆玖笑意不减:“未来姐夫一心想让那丫头成仙,如今你不慎放我出去,落到她手上,偏又被未来姐夫救了回来,你说那丫头会怎样?”

陆瑶装作不懂:“她怎样,我如何知道。”

陆玖道:“那丫头脾气倔得很,你说她能不恨我这未来姐夫么?”

陆瑶瞟他:“她恨不恨与我何干。”

陆玖笑道;“怎的无干,她若成仙,天天在姐夫眼前走来走去,姐夫难免不旧情复发,说不定就收在身边了,如今她因为恨姐夫再不肯修仙,错过今世就永远是凡人,你从此便高枕无忧矣。”

陆瑶道:“那是你想太多了,无凭无据就要冤枉亲姐姐?”

陆玖道:“你自小行事都周密得很,岂会留下证据,中天王妃已经捞到手,你还不知足,要的也太多了。”

陆瑶道:“能要多点,为何不要。”

陆玖嘲讽:“怕只怕九条尾巴贪心不足,算计来算计去,到头来反而什么也得不到。”

陆瑶脸色微变,怒视他。

陆玖大笑,抬手指着她:“对了对了,你那些贤惠留着给姐夫看,跟我装什么,难道将来你能保证中天王宫只住你一个女人?”

怒气逐渐散去,陆瑶叹了口气:“那不同,论姿色我还怕她们?他当年是什么样的性子谁不清楚,如今这丫头都在人间转了十世,他还念念不忘,可见恋的不是她的姿色。”她柔声:“阿玖,你我终是姐弟,纵有委屈,我又怎会害你,上次若不是我及时求他来,你早已死在昆仑天君的斩神刀下了。”

陆玖咳嗽两声,这才露出几分病态,冷笑:“这次你却险些毁了我千年修行。”

陆瑶道:“我也没料到那丫头这么厉害。”

陆玖道;“你可知道她为何这般恨我?”

陆瑶道:“因为她师兄。”

陆玖道:“帝君不是已赐过金莲露了么,只要她修仙,将来自有相见之日,但她为何不肯?”

陆瑶脸色不太好。

陆玖笑道:“再聪明还是个女人,你当是她记恨姐夫的缘故?”

陆瑶愣了下,似想到什么,恍然:“这件事她并不知道,你姐夫没告诉她?”

陆玖道:“所以你不妨试探一下,若果真是这缘故,她知道了说不定就肯修仙,姐夫只有感激你的,千年后她与她师兄团聚,就不会再恨我,姐夫也死了心,你也放了心,岂不大家都好。”

这或许是个好办法,但谁能保证她知道后不会消除对他的恨意,不会再出意外?人间十世他都没死心,成仙跟了别人又怎样,只要她在,他的心就永远不会回来。

陆瑶转动茶杯,浅笑:“如今她突然消失了,我正在寻找。”

.

三月初,城里郑公家出了喜事,摆酒宴请亲友,郑公在甘州城也算有头脸的人物,因此一大清早郑府就车马盈门,宾客不绝,素日交好的官员和大户都在邀请之列,纷纷携女眷登门道贺,鞭炮声响成一片,热闹非常。

一辆华丽的马车徐徐行来,车后跟着七八个骑马的衣着不凡的家仆。

马车在郑府大门外停下,车帘掀起,出来一名年轻公子,华美的衣袍,高大俊逸的身形,矫健潇洒的行动,引得众女宾侧目,听到他的名字之后都摇头笑,几名未出阁的姑娘们羞得掩面转身,却又偷偷拿眼睛瞟他,在某种程度上,段斐这个名字虽象征着年轻有为,但同时也是风流浪荡的代名词。

有段斐的地方自然不会少了美人儿,而且每次各不相同,众人都在好奇这次会是一位什么样的美人儿。

果然,段斐站定后,便回身从车内扶下一名红衣女子。红艳的衫子,最上好的布料,最精细的做工,最时兴的样式,略嫌单薄的身材因此显出几分婀娜,分明是淡淡的笑,看上去也变得明朗热情了。

在场男人们私下已开始品评,多数都露出赞赏之色,相反,女人们只是嗤笑。

此人向来好说话,但要在甘州立足,绝不能得罪,郑公亲自迎上来。礼单与贺礼已先派人送到,段斐拱手道贺,说了几句吉利话,郑公大笑,拉着他一道进了门。

郑府虽不及段府富丽,规矩却比段府立得严多了,尽显大户人家的气派,段斐刚进去,立即便有专门招呼女眷的妇人上来将红凝请进后园,与众夫人小姐们坐在一处品茶赏花,闲谈说笑。

见她来了,众人碍着段斐的面都客气地问候,称呼“姑娘”,公认的风流公子,人人都知道他不会娶妻,且并未承认收她作小妾,只有这称呼最合适。红凝也不计较,大方应下,让小丫鬟自去玩耍,自己则静静坐着喝茶,段斐今日带她,并不曾多嘱咐什么,这些夫人小姐们的谈话内容也实在引不起兴趣,因此她坐了会儿便借口赏花起身离开。

刚走出不远,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