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落花时节又逢君> 遗失的故事

遗失的故事

天气越来越暖和,园子里也越发热闹起来,段斐又恢复了以前的放浪生活,每日都有不同的美人陪着,游园,赏花,喝酒,笑看美人舞,醉卧美人膝,满园花飞,莺声燕语。丫鬟家仆们对此倒也毫不奇怪,在他们眼里,并不觉得这次和往常有什么不同,因为他们本来就不信风流公子会果真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

三月艳阳天,茶杏如火,桃花如霞。

风吹过,落瓣纷纷,花英下,段斐白衣翩翩端坐琴前,两名盛妆女子左右倚着他,笑靥比花还娇艳。

琴声并不那么平和,正如他的人,潇洒飞扬,带了点轻狂自负,透着点风流,还有一丝难以理解的寂寞。

红凝远远看着,说不清是失落还是内疚。或许正如锦绣所说,二人前世早已认识,而且关系很亲密,所以才会有那种古怪的熟悉感,她没来由相信他,不仅相信,更了解,她知道他一直在找什么,却还是不能给予。

他要找的,不过是真正了解他的那个人而已。

琴声停止,两名美人拍手称赞。

红凝镇定地走进去:“段公子。”

段斐拥着美人看她:“我这曲抚得如何?”

他早已发现了?红凝垂下眼帘:“红凝愚笨,琴棋书画更是一无所知,怎听得懂这些,但此曲既出自段公子,想来必定是高明的了。”

段斐不再多问。

红凝轻轻吸了口气,作礼:“蒙段公子搭救收留,在府上打扰多日,我如今也该走了,听说段公子明日一早便要动身去章州谈生意,所以特地早些来道别。”

“要走了,”段斐顺口重复了一遍,微微笑了,不在意,“那就走吧,随时都可以走。”说完含笑喂身边美人喝酒。

红凝几番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低声道:“世上不只一个红凝,段公子真有心寻找,将来终会如愿以偿的。”

段斐立即抬眸,眼底重新泛出光彩,紧接着又黯下去,他推开怀中美人,起身,缓步走到她面前。

红凝回过神,觉得这种安慰很可笑,赧然:“段公子保重。”

“我说不会看错,你知道,”段斐盯着她的眼睛,“你只是不愿意,不想给。”

为什么要拒绝?红凝转身就走。

.

桥下行云如流水,空茫无际,远处可望见一座巍峨的宫殿,宫门紧闭,甚是冷清,二女一前一后行来,缓步走上桥头,站定。

梅仙望着宫门:“莫非那就是中天王宫?”

陆瑶含笑点头:“万年寂寞,自他被贬这里便闲置下来。”

梅仙收回视线,恢复应有的恭谨之色:“所幸神尊大人晋升指日可待,将来王宫别有气象,小仙今日长了见识,多谢天女。”

陆瑶笑执她的手:“客气什么,我们过去看看。”

梅仙垂首推辞:“天女虽是好意,只是时候不早,花朝宫还有些事务未处理完,神尊大人天劫当前,既将花朝宫托付与我,我就更不能误事,叫他分心,还是先回去吧。”

“罢了,那就改日再来,”陆瑶也不勉强,放开她的手,随口道,“这些时候我与兄弟都在宫外,听说杏杏要被禁足一年。”

梅仙道:“她误了花事,神尊大人令她在水月镜里思过。”

陆瑶叹道:“其实杏杏也曾叫人来求过我,但我想着此事不小,他待你们从不徇私,我若开口未免叫他为难,所以也没好为杏杏求情,很对杏杏不住。”专程去求情,恐怕会引他怀疑,那个没脑子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留在身边也没用。

梅仙道:“天女一向通情达理,杏杏将来自会明白。”

“你说的是,”陆瑶展颜,重新转回脸望着宫门,意味深长,“自他离去,中天王宫至今无人入住,你可知道帝君的意思?”

梅仙斟酌了下:“想是盼神尊大人早日归位。”

陆瑶点头:“与凡人牵扯太多对他晋升没有好处,我很担心。”

梅仙沉默半日,道:“天女多虑,神尊大人岂会失了分寸。”

陆瑶道:“果真这样就好,但凡事都难预测,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你该清楚这中间的厉害。”

梅仙道:“天女的意思?”

陆瑶直言:“那丫头近日踪影全无,我竟不知道她去了何处。”

梅仙愣了半晌,摇头,淡淡道:“自从上次害令弟重伤,我就没敢再插手此事,想是神尊大人另有安排。”

见她神色不似说谎,陆瑶柔声安慰:“阿玖之事也是因我而起,若非我无意说出封印的事,杏杏也不会那么莽撞叫你去解,如今事情既已过了,你不必内疚。”停了停,她微笑:“你也快要晋升上仙了,父王曾赐我一粒灵珠,对修行大有助益,改日叫人送来给你。”

梅仙规规矩矩道:“天女的好意下仙心领了,只是下仙无功于北仙界,不敢受此厚礼。”

陆瑶笑道:“怕什么,我虽与你不同族,可你素日办事谨慎,叫他省了不少心,也算是为我分担,原该谢你。”

梅仙沉默片刻,道:“天女既是为神尊大人好,有句话下仙不知当说不当说。”

陆瑶看她:“但说无妨。”

梅仙看着她:“神尊大人一番苦心逆天改命,是希望补偿小茶,助她重归仙道,谁知令弟之事使得他们误会更深,他如今只会更内疚,必不希望再横生枝节,天女认识神尊大人多年,应该很清楚他素日的行事,下仙能知道的他还会不知道么,天女何必让他失望。”

说完,她低头作礼:“下仙告退。”

.

清晨,斜坡下茶花静静绽放,绿油油的枝叶挺拔精神,可惜不久之后就要被铲除,本是离开之前顺道来看看,无意中见到这样一副娇媚的图画,红凝爱极,探手就去攀那花枝。

“既然喜欢,为何不替它求情?”一只手伸来拨开花朵,“你好象很喜欢装傻。”

红凝意外,直起身:“你没去章州?”

看看她肩上的包袱,段斐道:“过些时候再去,要走么,我送你。”

红凝笑道:“算了,住你的吃你的,走的时候还劳你亲自送,这是什么待遇……”话说一半忽然顿住。

一夜不见,他眉间竟隐约似有黑气流动!

红凝暗暗惊异,再凝神细看了几眼,变色:“你最近有没有见过什么特别的人?”

段斐挑眉:“你算不算?”

“这不是玩笑,”红凝扣住他的手,试脉,“你身上有妖气。”

段斐不动声色抽回手:“怎么会。”

红凝当然相信自己的眼光:“果真没有?”

段斐一本正经道:“没有。”

红凝冷笑:“有些妖孽善以美色惑人,段公子不要只顾风流,到头来枉丢了性命。”

段斐道:“我丢了性命,与你有什么关系?”

红凝不答,掉头走。

“要留下来替我抓妖怪么?”身后传来他的笑声。

“替你收尸。”

.

不出所料,自那日后园子里又开始安静下来,段斐再也没带女人回来过,这让红凝更肯定心中猜测,段斐妖气缠身,用不了多久就会出事,她当然着急,然而每次问及,段斐总是言语敷衍,待她也更加客气。园子太大,那妖精平日里藏起妖气,很难察觉,她只好暗地里用了几道符,几个月下来倒也没出问题。

水流花飞,西风落叶,转眼到了秋季。

琴声如私语,仿佛是在向恋人倾诉衷情,寂寞荡然无存,红凝在门外愣了片刻,才大步走进去:“你动过我的符?”

段斐低头抚琴,不看她:“听得懂么。”

红凝不答:“你动过我的符?”

段斐还是自顾自道:“有人听得懂。”

怪不得这么久也没察觉半点踪迹,原来真是他在维护那妖孽,红凝心里明白了,立即问:“谁?”

琴声骤停,段斐抬脸看着她微微一笑:“如你所说,我找到了。”

红凝震惊:“你……难道是……”

段斐笑而不语。

红凝迅速扣住他的手把脉,发现一切正常,这才相信他的话,他动过自己的符,可见与那妖精交往已久,而那妖精确实没有害他的意思。

段斐看她的手,语气带着惯常的戏谑:“你总这么拉着我,叫她知道会吃醋的。”

女人很奇怪,一件东西真正属于自己时,不稀罕,当它真的转而投向别人后,心里又不舒服了。红凝放开他,自嘲地笑了声:“你还真舍得用心,就这么相信她不会害你。”

段斐道:“生气了?叫你白担心这么久。”

红凝道:“人妖殊途,你们……”迟疑许久,她艰难地说完后面的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