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天劫

五百年后的一天,他受神帝之命秘密外出办事,宫门外竟等着个红色影子,见了他,那小脸上立即现出许多惊喜之色,只是站在那里迟疑,想上前又不敢的样子。

他认出了她:“小茶。”

呆了半日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叫自己,她立即上前来,垂着眼帘,有点手足无措:“神尊大人。”

当年那只大胆的小妖还清晰地留在记忆里,想不到五百年不见,面前的人已出落得越发美丽,比之前也多了几分矜持,他微笑,随口问:“这几次花朝会怎的不见你?”

她马上抬眼望着他,大为失望:“我以为神尊大人看见我了。”

五百年,小妖的修为明显精进,他赞赏地端详她,忍不住再次动用法力卜算,哪知得出结果却令他震惊不已——几百年不见,小妖的命数竟然中途生出异变,原本应有的散仙之缘已模糊不定,似是前路不明,又似巨大的劫难,凶险得很!

修行多年,还从未见过这等异事,不用说,必是修行意外所致,很可能应在劫难上,可若是连他也不能卜算了,那事情就不简单,到底是什么意外才会造成这种异象?必要找出来才好消弭,只不知道这“意外”代表的是已经发生的事,还是将来注定要发生的?

他凝神重新审视她,忍不住问:“近年修行可有异常?”

她显然听作了关心,羞涩地摇头:“没有啊,就是天劫越来越重,有点……难过。”

都是年少多情时过来的,他怎会看不出她的局促,发笑之余暗暗叹息,懵懂的小妖,即将大难临头还不知道,于是转了话题:“怎的突然跑进城来了?”

她涨红脸,还是说了实话:“因为我想见神尊大人。”原本是想等成仙后再来找他的,可她实在忍不住了。

族中臣民由于形体所限,修仙艰难,如今难得有一个,却遇上这种不祥的怪事。看着那张小脸,他心生怜惜:“那就留在花朝宫修行,你可愿意?”

他肯亲口挽留?她又惊又喜,不敢相信:“我真的可以留下来?”

照她当前的状况,留在宫里修行无疑更安全,或许还能找出原因,替她化解此劫,他侧脸看天边:“不过要先随我去办一件事。”

她点头不止。

他抬手示意,见她满脸莫名,又忍不住微笑,索性挥袖将她变作小小的一朵红茶花,拎到掌心,放入袖中:“此事十分机密,不得带外人,你且在我袖中避一避。”

神尊大人身上真香!小妖在袖中东摸摸西摸摸,胡思乱想

.

千年眨眼即过,她已修成了仙,无数花仙花妖在台下参拜新神后,他含笑牵着她的手,带她去赴瑶池仙会……

正在高兴处,耳畔忽然传来叹息声,小妖从美梦中惊醒。

“既要修仙,怎能贪睡?”略带责备的声音。

生怕他不高兴,她吓得一翻身,紧接着就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原来昨夜回来得太晚,她竟然在他袖中睡着了,见她睡得香甜,他便没有惊动,只将她放入了床头高悬的花篮内。

恢复人形,她顾不得疼痛,爬起来支吾:“我……我不是……”

他含笑拉过她:“摔疼没有?”

才住进来就丢人了!她努力想要纠正他的印象:“我不贪睡,只是昨晚太高兴,我这五百年才出来玩过一次。”

他点头:“能持之以恒,很好。”

她惋惜:“可惜人间有很多好玩的,神尊大人去过没有?”

凡心这么重,莫非这就是她命数不定的缘故?他收了笑,皱眉告诫:“人间有生老病死,花木有循环转化,惟有潜心修行,跳出轮回转化之外,方得永恒的仙道。”

她不解:“人死了生,生了死,人间轮回和我们的循环转化不就是永恒吗?”

果然没看错,这只小妖颇有灵气,他暗暗赞叹,面上却摇头道:“怎会一样,正如你,若是经历生死转化,便会忘记我,何来永恒。”

“我不会忘记你,”她一扫方才的羞涩,笑得灿烂,“我一定会用心修行的”

.

他当然不会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她却将他的话当了真,早晚潜心修行,平日在花朝宫上上下下跑,不到一年就和众仙娥仙人混熟了,索性将他的侍女的活儿全都包揽下来,众仙娥只将那句“做神后”当作戏言,见她热心有趣,取笑之余倒也不与她计较,搁了差事乐得清闲。

“总看着我做什么。”他含笑搁了笔。

“神尊大人好看。”她一脸痴迷。

喜欢就因为长得好看,这回答直白得……他摇头,重新提笔,同时也放了心——她的确只是迷恋他,单纯的喜欢,有这样一只小妖陪在身边也多了不少乐趣,自入住花朝宫,足足清静了八千年,她的一言一行都令他想起当初少年轻狂的时候。

她重新开始磨墨,嘴里嘀咕:“要是神尊大人不那么好看就好了。”

他意外:“怎么。”

她别过脸:“她们都喜欢你。”

没想到这小妖的占有欲还很强,用的也是最直接的吃醋方式,他提笔蘸墨,随口逗她:“你喜欢,她们自然也可以。”

“我和她们不一样,”她赌气似地丢了墨块,自信地挑眉,“你答应了我,就不能再喜欢她们,我将来会做你的神后,和你双修,给你生……”脸红,说不下去了,大大的眼睛却还是毫不示弱地瞪着。

双修?他抬起脸平静地看看门,微笑道:“不可在外面说这些,今后也不可再这么想。”

她不悦:“为什么不能想,我真的喜欢神尊大人。”

被一只小妖表白两次,他忍住笑解释:“仙妖殊途,如今你妖性未除,是不可以喜欢我的,妄动情丝必招劫难。”

她怔了半日:“那就是说,我要成了仙才可以喜欢你?”

他点头:“用心修行,不可再胡思乱想。”

她只顾发呆。

小妖命数不定,来花朝宫这段日子倒也听话,勤奋修行,并无任何不祥的征兆,莫非那异象真的是应在将来的天劫?他寻思片刻,起身吩咐:“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不许乱跑,就在这儿将我教的新术法抄上两遍,不得偷懒。”

她扯住他的袖子,低声唤:“神尊大人!”

他低头:“怎么。”

她望着他:“我若不喜欢你,怎么能做你的神后?”

他伸手拍拍她的脑袋:“那就不做。”

她脸黑了:“不做神后,我成仙做什么?”

意识到不对,他收了笑意正要说话,却见她两眼一亮:“神尊大人,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年少心性又被勾起,他忍不住又笑了。

如果不喜欢,当初为什么不拒绝?她自动误解笑容的含义,欣喜:“要是你不喜欢我,我做神后有什么意思啊,不过现在我还是妖,神和妖是不能有情的,你先别喜欢我,等我成了仙再喜欢吧。”她往案前坐下,抓过他的笔就开始歪歪斜斜抄口诀:“可你不能喜欢别人,一定要天天看着我,不能忘了我。”

他摇摇头,心中一动,随口问:“倘若是别人做神后呢?”

她毫不犹豫:“我就再不理你了。”

他愣了下。

大约是感觉到什么,她开始不安,丢了笔,讨好地拉他:“不要别人不行吗,你答应过我,别喜欢她们,我会好好对你的。”

这承诺有点不伦不类,他失笑:“不可胡思乱想,成仙之后再说。”边说边走出门。

对于小妖说的话,他当然没有放心上,年少轻狂,将来就会明白了

.

五年弹指即过,花朝城外的白周山上,黑云沉沉直压下来,石边生长着数株茶花,花朵美艳缤纷,千年妖孽现世,必降天劫,这次不出意外是风雷之刑。

她缩在他怀里发抖:“我能过吗?”

他拍拍她的脑袋,鼓励:“不是教过你法术么,如今设了假形体,只要躲起来,风雷便找不到你了。”

当年亲眼见芍药妖在之下被打回原形,她的恐惧并没减少,强作镇定:“我要是被打回原形,或者受不过雷刑死了怎么办?”

见她怕得可怜,他心生怜悯,安慰:“我们花木一族虽无轮回,也有循环再生之理,不用害怕。”

她倔强地别过脸:“我怕被风雷伤了根本,将来再生时不记得你了。”

为这个?他愣住。

她咬唇:“前几次都差点过不了。”有一次险些被打回原形,可想到他,她就不甘,最后还是撑过来了。

他回过神,柔声:“能过的,我的话你也不信?”

对啊,他是神尊大人,能预知过去未来!她忽然没来由地升起信心,冲他嫣然一笑:“当然信,我一定会成仙做你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