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给我

往常躲在山里修行,顶多就是夜里悄悄溜到人间看看,从未想过人间竟有这么危险,别人的一个念头都会决定自己的命运。小妖提心吊胆度过一天,好不容易挨到天黑,才悄悄溜出花圃,她亲眼见公子遣人送走了一名美人,然后带着另一名美人儿说去听竹轩歇息,这姓段的真不是好人,喜欢两个女的不说,还想剪她的花枝,不过为了度劫,只好求他一次了。

修竹,落花,小径,景色幽美,她忍住没有停下来玩,径直从窗户飘进听竹轩,却被里面的场景吓了一跳。

公子半卧于榻上,正低头亲怀中的美人。

她看得面红耳热,呆了好半天才回神,知道来得不是时候,慌忙想要退出去,却不慎撞到桌子,桌上的玛瑙碟子随之摔落于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美人受惊:“谁?”

公子也抬起脸皱眉察视,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

园子四周都是山林,又是新建成的,很可能招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作祟,美人害怕地望着他:“段郎。”

“丫头们没放好,搁到桌沿上了,”公子不在意,“你去叫她们进来收拾下。”

见他镇定,美人放了心,起身出去叫人。

忘记凡人是看不见自己的,小妖松了口气,暗笑自己太紧张,本欲速速离开,可想到那些工匠们的话她又害怕了,明日花圃里的花都要被铲除,形体难保,现在除了他没人能救得了自己,此刻美人离开,正是个求情的好机会,再晚就来不及了,度不了此劫,得不到下仙之缘,将来就不能跟着神尊大人回天庭……

想到这里,她立即打消离开的念头,悄悄走到他身旁:“段公子。”

恍惚听得耳畔有个细细的声音在唤自己,公子微惊,四下扫视。

她慌忙安慰:“你别怕,我不会害你的。”

公子勉强镇定道:“你是人是鬼?”

人类都怕妖怪吧,她尽量放轻声音解释:“我不是人也不是鬼,不过我真的不会害你,只是想求你帮个忙。”

大约是想不到这些东西也会来求自己帮忙,公子有点意外,挑眉:“既要求我,怎的偷偷摸摸藏着不肯出来,莫非你长得很丑?”

这人真无礼,她不太高兴:“我怕被人看见。”

公子正要说什么,美人已带着丫鬟进来了,丫鬟上前收拾玛瑙碎片,美人过来搂着他:“段郎,这园子是新建的,会不会有古怪,不如明日去庙里请……”

公子似笑非笑打断她:“怕什么,有个小妖怪陪着不更好?”

小妖在旁边撇嘴。

美人不好违拗他:“那我们今晚换个地方吧,这听竹轩太凉了。”

公子拉开她的手:“罢了,不该叫美人儿受惊,你先回去,改日我再叫人来接你。”不待她答应,他抬脸吩咐丫鬟:“叫韩管家好生送她回去,没我的吩咐不得让人进来。”

事情诡异,美人也有点害怕,没有拒绝,乖乖地起身随丫鬟走了

.

公子歪在竹榻上,美服华冠,鬓发如墨,那双眼睛分明满含玩味之色,却又莫名透出一派萧索与寂寞。

他的话不容抗拒:“既要我帮忙,那就出来让我见见。”

小妖果然显形,犹豫着不知该从何说起。

公子打量她:“你叫什么?”

既然是来求他救命的,小妖索性往地上跪下:“我没名字,不过神尊大人叫我小茶,因为要历劫求仙缘,所以灵体暂且寄宿在公子家花圃里的茶花上,可他们说要把花都铲了,求公子救我。”

公子摇头:“你是花妖?世上哪来这等怪事。”

小妖急了:“我当然是花妖,你方才不是看不见我吗。”

“那是你藏起来了。”

“我没有!”

公子一本正经:“你现原形让我看看,我就信你。”

让花妖当面现原形是最无礼的事了,小妖更加不悦,迟迟没动作。

公子挥手:“我看你必是个小骗子,走吧。”

先前让美人剪花,如今还故意要她现原形,小妖觉得他讨厌极了,但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于是她灵机一动,欺他不识原形和灵体之别,摇身化作一朵红红的茶花,飞上他面前的小几,嘴里嚷:“看到了看到了?”

公子果然惊讶,伸手要去碰。

小妖立即滚下地,恢复人形,没好气:“你到底救不救我。”

公子慢悠悠道:“我是人,怎能救妖怪?”

小妖分辩:“我不害人。”

公子笑道:“原来是只好妖怪,白天花圃里的红茶花?小红茶?”

小妖有点恼:“我不叫红茶。”

公子忽略她的不满:“救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小妖道:“这是件大功德。”

公子道:“我要功德做什么。”

没有实际好处打动不了他,小妖想也不想就换条件:“等我将来修成仙,一定会报答你,达成你的心愿。”

公子问:“你何时成仙?”

小妖道:“度过这次劫难,我就可以少修五百年,而且还能得到下仙之缘。”她越说越骄傲:“五百年后成小仙,五万年后升下仙。”

公子叹气:“五百年,五万年,你看我能活那么久?”

人类的寿命真的太短了,比妖怪还短,小妖心生同情,认真地解释:“你是人,有转世轮回,来世我会找到你报恩的。”

公子不在意:“来世如何谁知道,那时我都不记得你了,我只管今生。”

小妖忙问:“今生你要什么?”

公子摇头:“我什么也不缺。”

小妖犯难了,低头寻思。

公子笑道:“你看,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我知道你不喜欢现在的日子,”小妖忽然抬脸望着他,粲然一笑,“我也不喜欢,因为我要修仙,修仙很无趣,我们可以作伴儿。”

夜光杯在手中转动,公子沉默许久,忽然举杯指着她,轻佻的动作,一本正经的语气:“不如你以身相许,嫁给我如何?”

小妖惊讶:“这……我是妖怪。”

公子道:“我喜欢妖怪。”

小妖慌了:“可我喜欢别人。”

公子大笑:“那就没办法了,是你想求我救你的,小红茶。”

小妖恼了,从地上跳起来:“跟你说了我不叫红茶。”

公子和气地跟她商量:“你不是说修仙很无趣么,我现在活得也很无趣,若是你嫁给我,我们就可以一起过有趣的日子,不好么?”

小妖连连摇头:“不行不行,除了这个别的我都答应你。”

公子笑道:“果真?那就答应我两件事。”

万一他提出更过分的条件怎么办?小妖开始后悔,强调:“我有喜欢的人,只不过现在他是神我是妖,我还不能多想他。”

公子不再逗她:“我要你天天开花给我看,出来陪我说话。”

这个好办,虽有违花时,但神尊大人一定会同意,小妖松了口气:“好,不过我现在灵体被缚,白天不能出来见你。”

公子很好说话:“那就晚上,我白天也忙。”

小妖问:“第二件呢?”

公子道:“把你的心给我。”见她发愣,他直起身重新强调一遍:“把你的心给我,除了我,不可以想着别人。”

小妖马上反对:“我喜欢别人的。”

公子斟了杯酒,饮尽:“我知道,但你不是说现在不能多想他么,你还要修五百年才能成仙,而我只是凡人,这辈子很短,过个几十年就死了,那时你便不用再想也不用开花给我看了,几十年你都舍不得?”

几十年对于妖怪来说确实很短,这要求虽然不妥,但好象也有点道理,答应起来更加容易,因为究竟想没想只有自己知道,若是在心里悄悄想神尊大人,他也不能怎样,小妖衡量之下觉得很合算,神尊大人说过这次度劫至关重要,为了将来能跟着进天庭,骗骗他也没什么吧。

于是她拿定主意,点头:“好,你死了我就不想了。”

“那就说定了,”公子愉快地放下酒杯,“你会不会抚琴?”

小妖摇头。

公子叹息:“连这都不会,那就过来陪我喝一杯吧。”

小妖横眉,转身朝门外走:“我不喝酒。”

公子在身后笑

.

漆黑的天幕闪烁着几粒星星,他早已等在花朝宫外的山上,静静地站在那里,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夜风卷起云潮从他身畔飘过,锦袍绣带更添了几分飘逸。

突然很想让他抱,她跑过去:“神尊大人。”

他回身微笑:“怎么样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