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天火

天书阁外无人把守,平日里递茶伺候的仙娥也不见一个,气氛未免异常得很,似是有心的安排,锦绣缓步进门,迎面便见神帝坐在椅子上,神色不辨,面前案头更无一本奏折。

“师弟一夜风流,心情不错。”

“帝君既已知道,想必也猜出我要来求什么了。”锦绣微笑,轻撩衣摆跪下。

神帝道:“你要求什么,朕如何知道。”

锦绣道:“违反天条,锦绣特来请罪。”

神帝不在意:“你行事素来有分寸,凡间寻乐而已,算不得违反天条。”

锦绣沉默片刻,道:“师兄知道我的意思。”他不能放下,逆天改命,想方设法诱她修仙,这些都不仅仅是因为内疚。

神帝端过茶喝了口:“只有求着免罪的,没见非要受罚的。”

锦绣道:“求师兄下旨,解除我与北瑶天女的婚约。”

神帝点头:“朕明日便下旨。”

答应得这么爽快,早先准备好的话反用不上了,锦绣略觉意外。

神帝淡淡道:“除了朕,还有谁清楚你这固执的性子,不成全又能如何,砍了这条臂膀?”

听出话中讽刺的意味,锦绣松了口气:“多谢师兄成全,当初我已放弃过她一次,如今不想再放,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神帝冷笑:“你能承担多少?昆仑天君娶了凡人,他的下场你也看见了,如今你最好谨慎些,中天的重任还要指望你。”

锦绣道:“让师兄失望了。”

神帝道:“朕倒不失望,只不过师父若知道,必定失望得很,再有一件,虽说朕答应撤了你与天女的婚约,但天条不可废除,你二人终是仙凡有别,朕的意思是先放一放。”

锦绣道:“我会劝她修仙。”

神帝沉吟:“当初朕看那丫头有些意思,不过要做中天王妃……”

锦绣道:“不能立她,自然也可以不立别人,中天只需一侧妃便可,至于能拖到几时,将来锦绣若不能再保住中天之位,也定会为师兄寻出一个合适的人来。”

神帝担心的无非是这事,闻言似笑非笑看着他:“多少地方都可做那些事,下回不必专程跑去昆仑族的地界。”

锦绣起身:“师兄说笑。”当时会失控,也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神帝忽地道:“听说北界王丢了瑶池金莲露。”

锦绣取出玉瓶递上:“是天女拿的,来日再与北界王赔罪吧。”

面上掠过一丝奇异的色彩,神帝随手接过玉瓶放入袖中,略带嘲讽:“今日遂了你的愿,你是不是也该陪朕喝两杯?”说完站起身:“坐这里看了一万年的奏折,朕也闷得慌。”

锦绣道:“她尚不知情,我……”

神帝冷哼:“过河拆桥也不必这么快。”

想到她被自己作法困住,外人是进不去的,锦绣目光微微闪烁了下,含笑道:“师兄金口,岂敢推脱”

.

空荡荡的木屋,孤身一人躺在床上,衣裳穿戴整齐,让人忍不住怀疑昨夜只是做了场春梦,然而身上的痛楚却是真真切切的,红凝努力适应了些,挣扎着起床下地,那些美丽柔软的花瓣逐渐消失,只剩下冷硬的床板,证实着发生过的事。

包袱好好的挂在墙上,周围一切都是原样,人已不见了。

红凝看着床呆了半日,转身,发现门内光线尚可,门外却还是黑夜,无尽的黑暗,什么也看不见,明白过来之后,她隐隐又升起怒意,从今往后恐怕永远都走不出这扇门,他这是什么意思。

面前忽然有点点光芒飞起,仿佛星光萤火,汇聚成“等我回来”四个字。

红凝咬了咬唇,别过脸,心里五味陈杂矛盾万分,不知为何还是松了口气,“我会替你想办法”,昨夜说话的人真是他,是不是应该相信他一次?

一个人影自黑暗中现身。

红凝立即抬眼,看清来人之后不由怔住。

陆瑶微笑:“你不必等了,他正在陪帝君喝酒。”

知道她的身份,红凝始终难逃自责与羞愧,默然不语。

借着帝君的天珠果然能冲破他的法阵,眼前的女子略显气怯,身上已有他的痕迹,陆瑶打量了几眼,叹道:“其实当初我就见妹妹特别,怪不得他喜欢。”

这就是正室见小妾的场景?红凝暗暗自嘲,“特别”二字还真恰当,他对她的感受就是特别居多吧,毕竟自不量力敢当众跟他表白的小妖不多。

陆瑶上前拉她的手,语气亲切:“我并不是那起不容人的,妹妹放心,是他叫我来接你。”

害了白泠的凶手,如今要和他的姐姐共效娥皇女英?红凝后退两步避开,突然觉得自己卑鄙且可笑。

与他纠缠这么久,努力找回了前世的记忆,却一直忽略了另一个问题,这千年里他已有了未婚妻,“我会替你想办法”,男人在床上的话果然不能当真,昨夜的事原本就是她任性而为,让一个神仙和凡人纠缠不清,必定招至天谴,她恨他左右自己的命运,妄想报复,到头来却把自己算了进去,差点相信他。

一边陪帝君喝酒一边让未婚妻来收拾场面,让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份就像是他藏在外面金屋里的小老婆,现在终于征得家中大老婆的同意,特地来接她回去见人。他怎会不知道她面对陆瑶时的尴尬,还是这么做了,或许他认为这是对她最好的安排,因为怜悯她,不忍看她去麒麟洞送死。

罢了,是真是假有什么重要,这样反而更好,更能令她坚定选择。

红凝转脸看着门外黑暗,淡淡道:“我不过是个凡人,怎敢高攀,你好象误会了,我并不是在等他。”

陆瑶道:“昨夜的事我已知道了。”

红凝道:“寻乐罢了,你太当真。”

陆瑶为难:“但他叫我……”

红凝打断她:“你也看见了,我是被他强行困在这里的,现在我只想出去。”

陆瑶道:“还是要去救你师兄?”

瑶池金莲露已被拿走,红凝沉默。

有帝君在,出事也不会怪到自己头上,陆瑶微笑:“送你去玄境容易,但如何说服昆仑天君放你进麒麟洞,要看你自己。”她取出支玉瓶:“他把这金莲露还给我了,你还用不用?

.

浓浓的酒意早已被疼痛驱散,附骨之痛,几次都险些令他坠下云端,他拉了拉被风吹起的袍袖,忍不住微笑。所幸早有防备,方能瞒过神帝,晋升在即却触犯天条对凡人动情,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宽恕。虽说耽搁了半日,但总算如愿办成了事,神帝固然有心,却不想他也在打主意。

回望云外天宫,他微微黯然。

行事狠绝老谋深算却情同手足的师兄,当年同领师命,如今天庭外忧内患的情形下,不得已骗过他,脱身离去,留下他独力支撑正宗。

终于还是选择她,因为已经将她推开太久,为天庭尽心十万年,剩下的时间给她也无妨。

对付,并非只有正宗的瑶泄金莲露,昆仑天君也希望自己的儿子早些解除契约出来,少受煎熬。

得麒麟之血,结永世之缘。

不得天庭永恒,便求人间永恒,天火之威非同寻常,后果实难预测,所以要获得更大的把握,还须先去见昆仑天君一面。

而此刻,他只希望早些见到她。

没有忘记承诺她的事,一切都计划好了,事情正朝着预定的方向发展,执掌中天十万年的自信,他自认行事周密尽在掌握中,哪知此刻却忽然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神帝在酒中作手脚,自然不是好意,但碍着他的面,应该不会主动对她下手,而她也曾答应过他,不会再擅自行动,何况离开时他还留了话。

废弃的木屋安静地卧于树林里,里面却隐隐有微光。

神帝的天珠!心中最坏的猜测被证实,他脸色一变,神帝此刻安坐天宫,木屋里的人又是谁?很显然,知道昨夜之事的不是神帝一个人,没料到他们算计得这么快,刚才因那件事不得不耽搁,倔强的她竟连这一天的工夫也不愿等。

他转身直奔玄境

.

麒麟洞在昆仑玄境,洞外十里红沙,热浪阵阵向四周扩散,里面锁着一头上古神兽,守护昆仑达数百万年之久,,神仙也难逃灰飞烟灭的命运,想当初它为害天地,昆仑老祖与众神合力将其锁在洞里,念着天火有重塑魂魄之能,便封它作了昆仑守护兽,立了契约,将此洞送与它安身。

紫冠明珠,黑袍玉带,长相威严,正是昆仑天君,此刻他负手立于洞外,眼睛望着远处,仿佛在看那十里红沙,又仿佛在观测天边风云之象,神色复杂,甚至难得带了一丝黯然,应该是想起了亡妻。

十来名随从脸上都有震惊之色。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