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明明说好了要追随兵长的,而且她还有必须得去做的事情……

想到这里,西格莉德抬起手摸向左心房的位置,心还在跳动着,“砰砰”的,比平时跳得都要快,在心房的位置,还贴身放着父亲和母亲的照片。

突然感觉到了一双视线直直的盯着自己,西格莉德条件反射的低头看下去,只见树下站着的巨人正用像是在思考一般的诡异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西格莉德突然觉得脚下一软,还好汉克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否则她肯定会摔下去。

“西格莉德,别怕,现在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正说着,两人脚下所踩的这棵大树却突然猛地一摇,也没时间想那么多,汉克急忙一把抓住西格莉德的手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然后搂着她的腰借着立体机动跳到了另一棵树上。

西格莉德被汉克放下后,低头瞟了一眼树下正缓缓地将目光转向了他们方向的巨人,突然皱起眉头,然后转过头问汉克道:“汉克,你有没有觉得这只奇行种的行为方式……很像人类。”

“经你这么一说……”汉克抬起手抵住下巴,做出一副沉思状,过了一会儿又对西格莉德点了点头:“我觉得确实是这么一回事,事实上我注意这只奇行种很久了,我发现他的目标好像是你,西格莉德,从他出现到现在,我发现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你……”

听到汉克这么说,西格莉德心里一惊,从她出生到现在,才第二次接触到巨人,这样的话她怎么可能会和巨人扯上关系,于是西格莉德绞尽脑汁的给出了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不是说奇行种也很容易忽视周围的人群直奔自己的目标吗?”

见西格莉德的脸色一时间变得很难看,汉克急忙摆了摆手:“也有可能是我想太多了,西格莉德你不要太紧张!”

“……”面对汉克的安慰,西格莉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觉得自己现在很混乱,脑子里不断浮现出错乱的画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从记忆里跳出来了,但是它却始终挣扎着逃不出记忆的束缚……

西格莉德觉得很头痛,不禁痛苦的抬起双手抱住头,汉克见状,急忙扳住西格莉德的肩膀,想要让她冷静下来:“西格莉德,不要想太多,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有我在呢!”

西格莉德因为汉克的话突然镇定了下来,睁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汉克,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这样的一段对话……

“如果对手很强大呢!”

“再强大的人也是有弱点的。”

“不管有没有弱点,对手就是比我强大呢?”

“呵呵,放心吧,有我在呢!”

……

终于回过了神来的西格莉德,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巨大的脸,正趴在一边的粗壮树干上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的方向,脸上还挂着一丝诡异的笑。

本来还应该在树下的巨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运用熟练的攀爬技巧爬到了他们所在的高度。

西格莉德的大脑突然间就变得一片空白,在变得一片空白之前,他看见巨人朝着他们的方向伸出了手,而背对着巨人的汉克还带着担忧的眼神望着她……

“汉克!小心!!!”

……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桑非常不要脸的断在激动人心的地方了~也要留点悬念的不是……这章可能看起来会有些混乱,后面会慢慢的梳理清楚地不知道有没有亲猜到了点什么……同样各种求~~~~

☆、24 再见汉克(捉虫)

是夜,清冷的月光照耀着整个训练兵团的基地,训练兵团的新兵们结束了一天的艰辛训练,此时都疲惫不堪,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看样子应该是雷打不动了。

而此时的西格莉德和佩特拉正坐在床头悄悄地聊着女孩子的那些私房话。

突然房间的门传来“咚咚”的两声闷闷的敲门声,敲门的人似乎刻意的压低了敲门的声音,这么想着让本来还以为是教官来了一阵瞎紧张的西格莉德和佩特拉松了一口气,因为教官是不会这么温柔的敲门的。

两人随手从床头抓了件外套套上,然后一齐走过去开门,伴着“吱呀”的一声开门声,出现在门后的赫然是看到了西格莉德换下了军装的样子而显得有些局促的拜尔。

西格莉德见对方不说话,自己也没有开口的打算,两人就这么呆呆的大眼瞪小眼,直到西格莉德直勾勾的目光把拜尔的脸看红,气氛一时间变得尴尬了起来,站在西格莉德身后的佩特拉才忍不住捂着嘴偷笑了一番,然后正了正色开口问道:“拜尔,这么晚了还不睡,有什么事吗?”

直到听到佩特拉的声音,拜尔才回过神来,视线在佩特拉和西格莉德间来回转了转,然后抬起手傻笑着挠了挠头,这才开口问道:“你们知不知道汉克去了哪里啊?他早些时间就出去了,现在都还没回来。”

听到这里,西格莉德愣愣的眨了眨眼,然后抬起手伸出食指抵着下巴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汉克?最后一次见到他是我们一起吃晚饭的时候……”

见西格莉德这么说,拜尔又将目光转向西格莉德身后的佩特拉,却见佩特拉也只是摇了摇头,顿时拜尔无奈的扶额:“那小子,半夜三更的跑哪儿去了?难道一个人出去吃独食?”

佩特拉“噗嗤”一笑,然后好笑的看向拜尔:“拜尔你以为汉克会和你一样吗?”

被佩特拉这么一说,拜尔顿时羞红了脸,然后握起拳头大声的纠正道:“喂喂!什么意思啊!我……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吃过独食好不好!”

“嘘!!”听见拜尔因为激动说话时连带着音贝也升高了,西格莉德急忙伸手一把捂住拜尔的嘴巴,然后抬起另一只手伸出食指抵在唇上做出一副噤声的动作,紧张兮兮的望了望四周,皱着眉头小声的说道:“你这么大声干什么?不怕把教官招来吗?”

经西格莉德这么一提醒,拜尔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额头上滑下一滴冷汗,抬起手对着西格莉德比了一个“OK”的手势,僵硬的对西格莉德点了点头,俨然没了刚才为自己辩解时的那么有底气。

佩特拉抬起头透过门扉望了望天色,然后皱了皱眉有些担忧的说道:“不过这么晚了,汉克还没回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不太放心呐,西格莉德,我们和拜尔一起去找找吧。”

说着,将询问的目光转向了西格莉德,西格莉德没什么意见的点了点头。

那之后,三人是在训练场找到汉克的,彼时,汉克正一个人满头大汗却坚持不懈的对着木桩训练格斗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三人很是吃惊,其中最为吃惊的,是西格莉德。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曾经说他的格斗术很烂的原因吗?

待到训练告了一段落,汉克走到一边拿帕子擦掉脸上汗水的时候,才注意到不远处站着的三人组,汉克愣了愣:“你们怎么来了?”

这时拜尔才像是回过了神来似的,三两步走到汉克的面前,抬起手握成拳头没怎么用力的打在汉克的胸口上,打趣地说道:“好家伙,还以为你上哪儿吃独食去了,居然一个人在这里勤奋用功,你让我情何以堪啊!”

从拜尔的话里并没有得到什么有效地信息,汉克将疑惑的目光转向一旁的佩特拉,佩特拉立刻会意的解释道:“是拜尔来找我们询问你的下落,我们才知道这么晚了你还没有回去,有些担心大家就一起出来找了。”

“这……”汉克听了佩特拉的解释,又转头看了看拜尔和西格莉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手挠了挠头:“抱歉,事先没有和你们说清楚,让你们担心了。”

西格莉德走上前,一把将挡在前面的拜尔挤开,在汉克的面前和汉克面对面的站好,然后开口说道:“格斗术在对抗巨人的时候是发挥不了作用的,你没必要练习的那么认真。”

这是事实,事实上在练习格斗术的时候很多人基本都是随便动两下然后敷衍了事,几乎看不到像汉克这么认真的,所以这样看来汉克倒是挺奇葩的。

“大概是这样吧……”汉克放下了挠头的手,皱着眉头望着天空想了想,然后将目光转回西格莉德身上,抬起手摸了摸西格莉德的头笑着说道:“但是我也总不能输给女孩子啊!”

……

不知道为什么,西格莉德的思绪就这么回到了几年前,认真到一丝不苟,坚持到决不放弃的汉克,总是带着笑容包容着他们三个的任性行为,还常常为他们犯下的错误买单,

铅笔小说 23qb.com

<=19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