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86-不存在的战区-> 短篇 电击文库MAGAZINE 64期短篇 养蛇

短篇 电击文库MAGAZINE 64期短篇 养蛇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hechengdahoo

翻译:米瑟冈萨斯

对于罗格·雷西亚联合王国的王太子扎法尔·伊狄纳洛克来说,与他年龄相差十岁的弟弟维克托太可爱了。是个让他不禁想去关爱、呵护的弟弟。

直到那时。

「——兄长」

当年幼的弟弟用奶声奶气的语调说着,并将撕成一片片的紫罗兰花瓣送给他时,只有扎法尔觉得,那时的他很可爱。

尤其是小孩子,经常都会想摘些美丽的花朵来玩乐。是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暂且不论,但包括仆人们与他们的人生在内,整座王城都是伊狄纳洛克王家的财产,即使损伤了花坛中的一朵紫罗兰,也不会受到园丁的斥责。

于是,我叫出“哇”的一声,然后笑着接过那双小手递过来的东西,“谢谢你啊”我抚摸着他的小脑袋称赞花瓣的美丽。年幼的王弟高兴地笑了,这时的弟弟是如此的惹人喜爱。

即便此时扎法尔手中拿的是被拔掉的蝴蝶翅膀、掉落的金花虫翅膀,或者明显不是捡来的漂亮羽毛和像云母碎片般的蛇鳞这些古怪玩意,也会什么都不去考虑,就这样抚摸着弟弟的小脑袋。

况且。

「兄长,看这个」

当年幼的弟弟用他那双幼小的手掌,一边笑嘻嘻地将蓝色的小猫眼球递过来的时候,扎法尔已经笑不出来了。

直到那时,他才醒悟过来。

原来如此。

这孩子是 蛇 来的啊。

星历二一五〇年

罗格·雷西亚联合王国南方战线

如今罗格·雷西亚联合王国的战场,始终被白丧女神的七层面纱笼罩着。

白丧女神佩戴纯白无垢的冰雪面纱,身着苍白的暗淡礼服。在相反的双色之暗衬托下,犹如狂乱的公主般在疯狂舞动,使见者无不眼花缭乱,受她迷惑。这便是失去了方向感和距离感,偶尔连火控管制系统的瞄准激光都能欺骗过去的,联合王国的黑白战场。

而在纱幕的那边,仿佛突然涌现出来一般,〈军团〉钢铁色的身影朝着联合王国军的防卫阵地席卷而来。

在〈军团〉的铁蹄下,位于阵地前方的做成尖矛形态的钢制反坦克障碍物、冰冻的堑壕、与雪同色的碉堡(точка)都纷纷崩溃,将潜藏其中的士兵,连着突击步枪(Assault rife)和无后坐力炮、旧式反坦克步枪等都一同埋葬。就连前去阻拦的,联合王国的有着五对十足形态的火炮强化型多足机甲兵器〈巴什卡·马图实卡〉也被击碎。

一群战车型奔驰在前面。即便是在深厚积雪的山野中,拥有五十吨战斗重量的巨物依旧以夸张的速度推进着。

就在那时

『一一呵呵』

苍白的朦胧昏暗回响着少女欢快的笑声。

传开的笑声是很难在刮着暴风雪的隔音雪原上听见的细微音色。不过,伴随笑声而至的还有多个走路声。一旁跟踪的斥候型的复合传感器捕捉到长的防滑鞋钉贯穿雪层,刺入冰冻的大地时传出的独特坚硬的走路声。

要是将这走路声与数据库进行对照,就能判断出其的识别名与性能属性(SPEC)。识别的结果为与它们对峙的联合王国方的一种多足战机。根据数据链中共享的信息,战车型的炮塔无声地开始转动。

恐怕她也察觉到了瞄准她的战车型那凶神恶煞的眼神,但却毫不在意。

〈军团〉看准雪夜的另一边,似乎是联合王国军司令部的位置处,突然腾跃出苍白色的战机身影。

犹如穿越积雪的野狼,就像在猎物变得难以行动的冬天里行动的肉食动物般,奔驰在针叶林的狭缝之间。她发出像似敲打在玻璃上的清脆而娇滴的少女欢笑声,奔跑在白蓝色的战场。

战机有着五对总共十只的细长腿部,和是否存在装甲都不确定的奢华驾驶舱。雪纱的缝隙间亮起朦胧灯明,那是宛如鬼火般苍白的光学传感器发出的光芒。

〈阿卡诺斯特〉,是肩负保卫联合王国使命的一种多足战机。

战机向四周散开,回避战车型的先发炮击。即便炮击碎片不足以伤到它,也还是以夸张般的机动性一跃而起,跳到最前方战车型的炮塔上方,像秃鹫般缠绕其身。

『唔呵呵』

『啊哈哈』 (译注:拟声,这里上面那个是憋笑,下面那个是忍不住开怀大笑。)

响起不合时宜的女性笑声后,紧接而来的是字面意义上的零距离炮击。

战机为确保高机动性而实施轻量化,因而口径也降低成短炮型的一百零五毫米。〈阿卡诺斯特〉的战斗机动就在于用最近距离的炮击来弥补火炮瞄准精度上的不足。

炮弹几乎就在炮口附近发生爆炸,形成的金属射流侵蚀掉战车型的上层装甲。(译注:“金属射流”指的是门罗效应破甲炮的效果。炮弹在发射后的过程中会拥有巨大的动能。由于炮弹在高速运动中的材质是以近似液体的方式在运动,受外力挤压下一部分炮弹材料的动能会有所降低,打在敌方上就会出现金属散射的状况。装甲被产生的高温融化,形成的金属流溅到目标身上造成二次伤害。)

同时炮弹碎片也向四处飞溅,刺穿了〈阿卡诺斯特〉细长的腿部和躯干附近的装甲。

包含爆炸成形弹在内,命中敌军时炮弹会爆炸类的战车类炮弹,都有为了不使多足战机本身受到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和破片伤害而设定了最低最小起爆距离(Minimumrange)。如今这项设定已经被丢的远远了一一那是以击毁敌机为目的,哪怕代价是本身也会受损的,有自知之明基础上的零距离炮击。

即便如此,在〈阿卡诺斯特〉一一里面可能是少女的驾驶员们也不会停手。被炮弹引爆的战车型喷出火焰,炮塔受到炮击后也被炸飞开来。至此,它将报废的敌人当做跳板,用力一蹬后就向下一个〈军团(猎物)〉飞去。于雪原中相继出现的其他〈阿卡诺斯特〉,也踩着钢铁色的残骸跟在后方。

察觉到防线已被突破,为了迎击而疾驰而至的联合王国军机甲部队一一作为先锋的〈巴什卡·马图实卡〉中队伫立在那副光景之下。

漫天飞雪下是无数〈军团〉的钢铁色身影,以及将它们团团围住大肆狩猎的苍白色蜘蛛群。

此时,以半分呆愣的姿态注视着战场的他们面前,出现了一片苍白色的身影。

一辆。——不,是两辆。其中一辆是有着白色海鸟个人标志的〈阿卡诺斯特〉,另一辆则是〈巴什卡·马图实卡〉。十只脚的巨躯装备有一百二十五毫米的巨炮和并列的榴弹发射器,厚重的装甲与宛如恶魔之城般的重型武装给人一种似乎很沉重的感觉,是一种火炮强化型的多足战机。

个人标志为,缠绕苹果的蛇。

识别名〈蝮蛇〉。是联合王国第五王子兼南方战线总司令官、维克托·伊狄纳洛克的专用机。

联合王国尊崇武道,而作为处在顶端的伊狄纳洛克王室血族,在战时以统帅军队为荣。这位王子也似乎体现了这一点,不厌其烦地自己驾驶多足战机站在最前线。

联合王国多足战机特有的蓝白光学传感器朝机甲中队瞥了一眼。仿佛有种漂亮的黑蛇在用无情的眼神注视猎物般的感觉。

『一一指挥官在吗?』

混有杂音的无线电通讯里响起的如音乐般甜美的男高音究竟为谁,机甲部队的驾驶员们一时难以判断。

那股习惯了演讲,能让人的意识仿佛滑向深渊般的声调,是还和成年男性有所差异,现年十多岁的少年所发出的。

怎么会是王子殿下亲自下问。

刹那间呆愣住的中队指挥官,回过神后以另一种近乎相反的语调回复道。他的身份只是尉官程度,与王室直系交谈并不意味着是一种赏赐。

『在……这、这里』

『我的小鸟们会争取时间。你们要专注重新构建好防线。』

『悉听尊便。』

但他真的有听见中队指挥官的回答吗?在说话途中〈蝮蛇〉将光学传感器从他们的身上移开,随后朝着消失在积雪那边的〈阿卡诺斯特〉,驱动庞大的机体追赶上去。——站在战场最前线是伊狄纳洛克王室的习俗。大概在战线崩溃之际,他打算亲自担任指挥吧。

与此同时,他无言的操控机体,像影子一般跟随在海鸟个人标志的〈阿卡诺斯特〉身后。

机甲中队的驾驶员们在缄默的状态下,怀着敬畏及一丝不悦之情目送他的背影。

被王子殿下称呼为〈小鸟〉的〈阿卡诺斯特〉驾驶员全都是年纪轻轻的少女。包括他跟随的有着海鸟个人标志的少女在内,她们都是群为了御旨不惧死亡的死鸟。

现任国王的第五王子及其所率领的部队是联合王国防卫要点,这对最前线的士兵来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是,对于那些知道这个战功是建立在无数〈阿卡诺斯特〉的残骸上的士兵来说,他的这份伟业,只会令人毛骨悚然。

面朝着战机身影消失在雪中的方向,一位驾驶员不禁吐露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