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86-不存在的战区-> 第一卷 第三章 汝等之名长存于暗夜冥府之畔

第一卷 第三章 汝等之名长存于暗夜冥府之畔

蕾娜担任先锋战队的管制官,已经过了半个月了。

这天的出击任务一样无人阵亡,这也让蕾娜带着愉快的心情启动知觉同步,和处理终端们进行每天一次的交流。就在晚饭之后,在自己的房间里。

这半个月来,尽管出击次数远超过其他部队,但先锋战队中的处理终端并未折损半个人。由老鸟组成的精锐部队,的确名不虚传。

「战队各员,今天也辛苦了。」

首先传入耳中的是非常细小,像是远处有不少人在吵闹的杂音。这个声音小到只要有任何处理终端回话就会完全被盖过的程度,恐怕是来自机库的噪音,或是其他战区进行夜战的声音吧。

『你也辛苦了,管制一号。』

还是老样子,第一个出声回应的人是送葬者。他的声音总是如此沉稳,让人无法和「死神」这样的别称联想在一起。

同步的另一头似乎还有好几个人的气息在,其中几个人也陆续向她打了招呼。

说话不是很客气,却像是照顾整个战队的大哥一样的,就是战队副队长狼人。

就算只是闲聊也会认真讨论,耿直而老实的樱花。

态度轻浮,擅长带动气氛的黑狗。

声音温和,气质端庄的雪女。

嗓音宛如少女般柔美,说话却很毒的笑面狐。

而送葬者虽然如同第一印象那样沉默寡言,除了公务之外几乎不怎么说话,不过每天晚上愿意和自己进行同步的成员都会待在他身边。甚至有好几个不愿进行同步的队员也会和他待在一起,似乎颇有人望的样子。

「送葬者。首先是关于前几天申请的物资送达日期……」

一边听着管制官与辛之间的公务交流,莱登拿着捡回来的填字游戏杂志,打发无聊的夜晚。

这里是破烂的军营队舍当中辛的房间。周围还有好几个同样把这里当成聚集处的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赛欧埋首于绘画,悠人跟凯耶正开心地和可蕾娜玩着卡牌游戏,安琪十分专心地编著花纹精美的蕾丝,戴亚忙着修理坏掉的收音机。还有其他把食堂或别的房间当成聚集处的人,吵闹声都传到了这里。

因为身为战队长的辛必须负责包含报告书在内的几项文书工作,所以就分配到了队舍中最大的一间卧室,顺便兼具办公室之用。因此,莱登有时会为了队上的大小事过来找辛讨论,而有意见想跟两人说的同伴们也会跟着跑来这里,于是在不知不觉间就成了众人的聚集场所。

这个房间的主人辛,似乎只要有点空间能够看书就满足了,所以不管是小猫跑来捣乱、有人为了下棋的结果吵了起来,或是有人在眼前跳起肚皮舞(以前九条和戴亚真的这样做过),辛都当作没看到一样。就像现在,他一边和管制官进行谈话,一边待在房间角落的老位置,用枕头代替靠垫,就这么斜躺在老旧的弹簧床上,默默地阅读从某个图书馆拿来的古老小说。而那只白掌的黑色小猫,也是每晚都会像这样躺在他的胸口上。

真是和平的景象啊。莱登拿起马克杯喝了口咖啡。这是配方代代相传,先锋战队传统的替代咖啡。材料虽然只是队舍后头种植的蒲公英,但比起自动工厂合成的莫名风味黑粉所泡出来的莫名液体要好得多了。

……要是把这个给婆婆喝的话,不知道她会说什么啊?

既严格又死板,谢绝一切物质享受,却唯独对咖啡无法自拔的那个老太婆。

就算是八十五区内的自动工厂出产的东西,在嗜好品这一类的重现程度上,和收容所或基地的合成食材差不了多少。

那位每天早上都会抱怨自己像在喝泥水的老婆婆,现在应该还是每天都在抱怨合成品有多难入口吧。

她或许也还在为我们感到不舍吧。

这时,小猫突然叫了一声,那高亢的声音打断了管制官银铃般的嗓音。

在谈话途中突然听见「喵——」的高亢叫声,蕾娜吃惊地眨了眨眼。

「那是……猫吗?」

『啊,是我们养在队舍里的喔。』

回应的人是黑狗。

『附带一提,把它捡回来的人是我。就在我刚被分发到这里的时候,在一间被战车炮轰飞的房子前面,听到它在喵喵叫。在里头的双亲或是孩子们全被压扁了,只有这家伙完全没事呢。』

『然后啊,不知道为何,它最黏的人却是送葬者。』

『明明从来没有陪它玩过,就算被它厮磨着撒娇也只会摸摸两下敷衍而已。』

『与其说是黏着,感觉更像是找到一张好床吧。就像现在这样。』

『嗯。因为他在看书的时候总是一动也不动呢。所以黑狗绝对不可能跟它混熟,因为太聒噪了。』

『太过分了!太不讲道理啦!我要请求改进!噗~~!噗~~!』

听着处理终端闹成一团,蕾娜小声地笑着。他们这个样子完全就是普通的少年少女而已。普通到让她觉得自己也该是待在现场的一员才对。

「它叫什么名字呢?」

带着微笑这么问之后,同步当中的所有人几乎同时开口回答:

『小白。』

『小黑。』

『二毛。』

『小不点。』

『凯蒂。』

『雷马克。』

『……我不是一直叫你不要拿正在看的书的作者名字来叫它吗?你看的这是什么书啊,品味真的很恶俗耶……』

只有最后说话的笑面狐没有讲出名字。

但是蕾娜还是听得一头雾水。

「呃……你们养了很多只猫吗……?」

『刚才不是说了,只有一只喔。』

蕾娜越来越糊涂了。黑狗似乎明白她的疑惑,于是开口解惑:

『因为它是一只只有脚掌是白色的黑猫喔。小黑、小白和二毛就是这样来的。我们并没有讲好该怎么叫它,所以大家都是看心情乱喊,结果最近只要看着它呼唤两声就会乖乖跑过来了。』

原来如此。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啊……这是因为……』

黑狗欲言又止,正要往下说明的时候——

突然间就切断了同步。

可蕾娜忽然猛力站了起来,把椅子都撞倒了,就这么跑出房间。戴亚因为离得最近,所以也追了过去。椅子在倒下时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戴亚突然切断同步,而可蕾娜本来就没有接上同步。于是辛只好帮忙遮掩。

「没什么,只是有老鼠跑出来而已。」

『老鼠!』

「……这理由也太烂了。」

赛欧小声的吐槽似乎没有传进管制官耳里的样子。

『有老鼠跑出来了啊……』蕾娜似乎很怕老鼠,声音甚至还有些颤抖。辛只是一边随口回个几句,眯着眼睛望着被可蕾娜撞开的门扉。

在走廊尽头被戴亚追上后,可蕾娜频频喘着气,试图缓和自己快要爆炸的胸口。

为什么大家要陪那种家伙……

光是听到声音就想吐。实在是没有办法继续忍耐下去了。以往晚上的这段时间,明明是大家难得能聚在一起,好好放松心情的宝贵时间。

「可蕾娜……」

「为什么大家要陪那种女人讲话?」

「只有这阵子而已。再过一段时间,那位公主殿下就会自己主动切断联系了吧。」

一改平时的轻浮,眼神显得十分认真的戴亚,耸了耸肩这么说。就像过去那些人一样,只要经历过一次,不管是哪个管制官都没办法继续与「死神」接触。

那个少女还不知道辛拥有那个别称的真正原因为何。只是刚好这段时间没碰上那种敌人而已,但是这样的好运并不会持续太久。

那个混杂在普通的白羊【军团】之中,难以对付的异端黑羊。

本来是因为这样才取了这个名字,但是现在那个玩意儿却远比「白羊」的数量更多了。

甚至还有更为棘手的「牧羊人」在呢。

可蕾娜气得咬牙到嘎嘎作响——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啊。

「辛早点毁了那种恶心的东西不就好了。」

可蕾娜心里依旧气愤难平,语气变得很冲:

「干嘛把同步率设定到最低!明明没必要去顾虑那些白猪的死活啊!」

「因为那是一般做法啊。辛也不是故意要毁了那些人吧。」

为了在喧嚣的战场上能够准确交流,知觉同步的同步率通常会设定在极低的数值,接收距离极短,只能听见发话者的声音。

接着戴亚平静地问了一句。语气中没有责难,只有纯粹的担心。

「再说了。你能当面对辛说这种话吗?因为看她不爽,可不可用你的『那个』把她毁了。你敢这样说吗?」

「……」

可蕾娜紧咬下唇。戴亚是对的,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辛,还有队上的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伙伴,也是家人。绝对不能对家人说出如此残忍的话。

对辛来说,「那个」已成了日常的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