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86-不存在的战区-> 第一卷 第七章 再见【Shalon Chaverim】

第一卷 第七章 再见【Shalon Chaverim】

『……辛。』

重战车型机体表面的装甲微微浮起,一面蠢动,一面伸出了无数条「手臂」。

那是流体奈米机械的银色。外观像是具备修长手指的成年男性手臂,而比人类手臂长了好几倍的那些物体,以爆炸性的速度向外伸出。无数的左手与右手,仿佛在寻求着什么不断伸长。

这些手臂无一例外的全都伸向了「送葬者」,以雷鸣般的巨响发出咆哮:

『辛——————————————————!』

即使是在最低的同步率之下,这巨大的声音仍然震撼着五脏六腑。那甚至能让血液冻结的凄厉吼叫,连应该最为习惯这种声音的莱登也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安琪则是忍不住尖叫一声,捂起耳朵。

就只有辛表现得像是单纯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一样,驾着「送葬者」机体与对方正面对峙。

「……辛?」

『你们先走。莱登,指挥权暂时交给你了。』

声音冷酷到让莱登仿佛能看见辛紧瞪着重战车型不放的可怕眼神。

『只要冲进树林深处,再仔细注意斥候型的动向,就能摆脱它们的追踪了。不要动手,专心前进吧。』

「那你呢!」

『等我打倒他就过去。不解决掉他就无法前进,我也不想前进……何况他看起来也不想放我走呢。』

莱登听着对方最后的独白,背上窜过一阵恶寒。

这家伙刚才……

笑了。

唉,没救了。

已经拉不回来了。这家伙的心原本就不在这里。他一直被束缚着,被那个失去的首级,被那个找寻了多年,哥哥在临死前被夺走的首级所束缚,始终不曾解脱……我想,大概是从他被哥哥掐死的那一刻开始的吧?

虽然了解内情,但莱登还是压着嗓子发出怒吼:

「我听你在放屁!」

谁要遵守这种抛弃队友逃跑的命令啊?

『——』

「既然你说你想一个人对付那家伙,那我也没意见……不过其他的就交给我们了。你给我快点解决。」

莱登一面说着,一面努力压下从心底涌现的情绪。

想要一个人对付……是吗?

明明只要说一声来帮我,说一句我们一起战斗,大家就会回应,可是为什么这个笨蛋总是这么……到了这个紧要关头还是笨到无可救药啊。

沉默了一瞬间后,辛似乎轻轻叹了口气。

『……真蠢啊。』

「彼此彼此……你可别死了啊。」

这次辛真的没有回应了。

长距离炮的击发声成了打响战斗的号角。面对如狂风暴雨袭来的弹幕,四机立即往四面八方跳开。

背负着骷髅死神的四足蜘蛛,则是以袭击猎物般的速度发动突袭。

重战车型早已布下陷阱。

让斥候型在四方列阵待命。由于斥候型以外的「军团」感应器性能都不算太好,于是借由数据连接的方式,和斥候型牺牲火力换来的高性能感应器共享了搜敌资讯。这样一来,布署在四方的斥候型就成了重战车型的耳目。这时,前方两架斥候型捕捉到了「破坏神」逐渐接近的身影,将各种情报转送给重战车型,再搭配自身感应器接受到的光学影像,调整炮塔的角度。

炮声。

已然超越战车炮,达到重炮等级的一五五毫米主炮发出巨吼,甚至摆脱声音的高速穿甲弹便落在「送葬者」上一秒的所在位置,直接贯穿到地底。

回击。「送葬者」也开炮了,但目标不是重战车型,而是周围的斥候型。先是击毁一架,再利用自身机动回避的惯性踢爆了第二架,接着才终于对重战车型开了一炮。趁着在半空中爆炸的烟雾弹,暂时瘫痪了重战车型光学感应器的空档,「送葬者」顺势滑进了方才击毁两架斥候型所创造出来的死角。

「破坏神」的主要武装是贫弱到根本无法与敌人相比的五七毫米炮。无论从前后左右,还是在多近的距离,都无法打破重战车型坚若磐石的装甲。有效的攻击部位只有一处,而为了接近能够发动攻击的位置,首先必须击溃从外部补强那巨大身躯死角的耳目,让对方的破绽增加,才有机会趁虚而入。

猛烈的风压驱散了白雾,重战车型的庞大躯体冲了出来,将重机枪转向敌人可能突击的方向,发动一波扫射。跳到一旁闪躲的「送葬者」从烟雾的另一头现身了。

温度高到扭曲空气的巨炮炮口对准了那道无头的身影。「送葬者」凭借出神入化的乱数回避动作,以及神准预测敌机瞄准方向的能力,朝着重战车型疾驰而去。

「军团」的部队很明显正在将「送葬者」与其余四机拉开距离,同时也将试图将四机分开,各个击破。

数架战车型与近距猎兵型联手合作,针对单一目标发动波状攻击。倘若对方试图寻找掩体躲藏,也会被分布在整片战场上的斥候型揪出来。所有可能成为退路的地点都被反战车炮兵型滴水不漏地封锁起来,同时透过长距离炮兵型的猛烈炮击,缩小对方可能移动的范围。就算靠近对方的「军团」不断遭到击破,后面依旧有着源源不断的兵力杀上来。

一般的「军团」不会采用如此环环相扣的战术,这肯定是出自「牧羊人」的手笔。恐怕就是那架重战车型的「牧羊人」在负责指挥吧。

在奔流不息的炮击与斩击的猛攻之中,莱登往辛的方向瞥了一眼。就在如蚂蚁雄兵一般涌来的「军团」后面,有一块十分突兀的空白地带。重战车型和「送葬者」就在那里上演已经白热化的一对一对决。

那副光景就宛如一场玩笑。

和重战车型单挑这种事,根本不是正常人会有的想法。光是看起来像是僵持不下,就已经踏入奇迹的领域了。无论火力、装甲,甚至是机动能力,「破坏神」都远远不如对方。

正常来说根本一点胜算也没有。因为是辛,才有办法勉强一战……不,就连辛也打得极其狼狈——只见重战车型无视于机甲兵器的定义,几乎动也不动,只是悠然地在原地迎战。反观「送葬者」就像在刀尖上跳舞一般,细腻而大胆地强迫机体进行濒临极限的回避动作,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胃都要痛起来。

只是单方面在挨打,像这样走钢索的战法究竟能维持多久呢?

还是说我们这边会先垮掉啊?

一丝丧气的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解决几架「军团」了,只觉得怎么样也没完没了。不断累积的疲劳与徒劳感,让身经百战的他们,气力一点一滴被腐蚀掉。

『装弹!拜托掩护!』

赛欧喘着气如此大喊,声音当中也带有一丝疲惫。

单机穿梭于炮火之中,勤快地替每架机体补给的菲多,这时也卸下了身后六个货柜当中的一个,因为里头的弹药存量已经归零了。在这场战斗中,光是打到现在就已经把预计能够撑上一个月的弹药用掉将近两成。

弹药全部用尽时,就是我们的死期吧。

不经意闪过这个念头,让莱登勉力一笑。求之不得啊,像这样活着走完最后一程。

这时,同步对象突然增加了一个人。

『——修迦中尉!借用一下左眼喔!』

左眼的视野瞬间稍微变暗,接着马上又恢复了。刚才那道声音又继续大喊:

『已发射!准备承受冲击!』

刹那间,整片天空全都染成白色。

无声的闪光。迟了几拍才出现的爆炸声。布署在上空的阻电扰乱型大军,被一瞬间扩散开来的火焰吞没、烧毁,不然就是被四面八方而来的冲击波碾碎而坠落。

在正中央炸裂的空爆燃烧弹给了它们强烈的一击。银色的云雾破了个大洞,而从中露出的蓝天,又被紧接而来的飞弹群盖上了一层黑色。

正确抵达指示座标上空,启动引信后外壳随之破裂。收纳在其中的数百枚子弹在雷达的帮助下侦测到目标后,便在目标上空爆炸,释放初速可达每秒两千五到三千公尺的超高速爆炸成形弹,打击敌方目标。

钢铁骤雨贯穿了脆弱的上方装甲,让「军团」第二梯队的前半部瞬间沉默。

接着又飞来第二波。再度降临大地的钢铁骤雨,将第二梯队的幸存战力完全毁灭。

无论是莱登、赛欧、可蕾娜或是安琪,在这瞬间都是哑口无言。

虽然从未见过,但他们知道那是什么。是迎击炮。林立在「破坏神」守护的前线之后,却从未发挥过作用的摆设。

而启动这个东西的人。

爱管闲事到特地和他们这些踏上不归路的人联络,也只有那个人了。

「是你吗——米利杰少校!」

莱登听见了回答的声音。像银铃一般的声音。像是下定了决心,难以抑制胸中怒火的声音。

『是的,就是我。不好意思来迟了,战队各员。』

「——我不是说我不想再见到你吗,蕾娜?」

本来一直担心阿涅塔不会出来应门,没想到她还是十分干脆地现身在玄关了。

「没错,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