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86-不存在的战区-> 第六卷 旭日不升,是为永夜 终章 甜蜜的家

第六卷 旭日不升,是为永夜 终章 甜蜜的家

按照人家告诉他的住址抵达的房屋,大到实在无法置信是一户人家的宅邸。

辛站在严格划分内外区域,彷佛以长枪排列而成,高耸到带有拒绝之意的大门前,仰望著那幢宅邸半晌。

前帝国贵族将帅门第之冠,诺赞侯爵之家。

即使如今已将领地与爵位返还政府,这个过去支配过帝国的大贵族之一仍然拥有远远超出一个地区的广大私有地、几家企业以及对军方内部的潜在影响力。

自称是他祖父的老人,如今正是这个家族的大家长。

虽然只离开基地两个月多一点,不过一回来,还是会觉得回到家了。

两个月之间季节已经完全进入夏季,从敞开窗户吹进来的风和煦宜人。受到基地周围的绿意降温,风中带有青翠的草木芬芳。

蕾娜一边感受著这舒适的风,一边将目光从窗外拉回办公室内。演习、整备与许多人的谈话声形成基地喧哗热烈的日常喧嚣,随风飘进室内。

「接下来大概有一阵子没有任务,似乎可以好好休息了呢,维克。」

视线对准的前方,维克坐在会客沙发上耸耸肩。

「但我想趁这阵子尽量替『阿尔科诺斯特』做演习与调整就是了。毕竟联邦西部战线与联合王国的地形大有不同,想必会发生意想不到的负荷或状况。」

就跟第八六机动打击群受派前往联合王国时进行过的调整一样。专为联合王国雪地战场打造的「阿尔科诺斯特」恐怕无法直接搬到联邦使用。

只是……

可能是忧心之事写在脸上了,维克瞄了蕾娜一眼,接著说:

「『西琳』如同在联合王国的运用方式,除了任务与演习之外都会停止运转,收纳在机库内。至于演习,我也预定借用远处的场地,而非这里的演习场……不会增加诺赞的负担的,所以你别露出这种表情吧。」

被他这么说,蕾娜苦笑了。

难道自己就真的这么一脸担心吗?

「谢谢你这么贴心,维克。」

「毕竟诺赞的搜敌能力是真的很宝贵。要是在战斗以外的时间给他造成负荷,万一把他身体搞垮就糟了……不过如果只有蕾尔赫一人的话,似乎不会造成什么负担。」

「是的。」

经过蕾娜与蕾尔赫死缠烂打地一再追问「真的不会吗?」「阁下没有在硬撑吧?」,感觉应该是真的。

其实蕾娜是觉得辛罕见地嘟哝「我讲话就这么不可信吗?」的样子有点可爱,所以忍不住多问了几遍,不过这是秘密。

「以联邦的立场来说,应该也希望能控制或是以机械重现他那能力吧……假如尔等准许,我可以用我的方式做些试验。」

由于维克用一种毫无干劲、摆明是开玩笑的口吻这样说,于是蕾娜也说:

「不行。」

「我想也是,早就知道了。」

王子殿下也毫无愠色,耸了耸肩。

蕾娜心想,归国前扎法尔王储交给她一份篇幅超长、名为「对维克的禁令一览表」的事,可能还是别告诉他比较好。

毕竟那份清单可是在封面用红笔写著「假如你看到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维克。不准做里面写到的事,全部都不准。扩大解释也不行」。该怎么说呢?威胁度增加了一倍。而且还加上王储殿下与国王陛下的亲笔签名当成临门一脚,实在太可怕了,提都不敢提。

除了开发「西琳」之外,这个人到底还做过些什么好事?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但她还是不敢问,所以只是想想就算了。

「维克,你说你只要一般将校的待遇就好,不过……实际上住过几天,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呢?有什么要求的话,我可以在能力所及范围内做改善。」

联邦对联合王国提供的兵员派遣结束后,这次换成联合王国向机动打击群提供兵力,指挥官就是维克。目前他以「阿尔科诺斯特」部队指挥官的身分隶属于作战指挥官麾下,以中校阶级编入机动打击群的指挥系统。

身为中校的他,住的当然也是校官用房间,与尉官级的处理终端们有所区别,但是──他虽身为军人但终究是王族,蕾娜担心居住环境无法令他满意。

「基地尚且不论,即使在联合王国,最前线也是不分王族平民的。我对居住的房间也没有任何不满。虽然一看就知道是赶工建造的,但算得上是不错的基地。只是──」

「只是什么呢?」

「好热。」

听他用一种受够了的语气这样说,蕾娜先是睁圆了眼,然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的确。

维克在大陆北方的联合王国出生长大,而且在阻电扰乱型的超重层展开下,直到日前都还待在下雪的战场,突然被丢进这种初夏气候是会有点难受。

「用不著取笑我吧,你要不要趁著大冬天到我国来看看?异邦人说连灵魂都会结冻,一致好评呢。就连我国国民也是这么说。」

「不好意思。呃,我也很希望有一天能去观光。」

等有朝一日这场战争结束,到时候……

「嗯,欢迎你来。到时候我看你也会想念起这种热天气。」

蕾娜欣然微笑了。

「好的,有一天一定。」

然后她说了:

「机动打击群第一机甲群──诺赞上尉等人于本次派遣任务结束后,将暂时脱离战斗任务。这是因为接下来他们要休假一阵子,并且转往邻近城镇的教育设施……」

「我听说了。应该说你不是也从昨天开始放假吗?好像听说齐玛曼大总统邀请你过去?」

「是的,因为大总统是辛与莱登他们的监护人,出于这层关系才会请我到家里……辛、莱登还有芙蕾德利嘉都先回去了……然后辛今天……」

蕾娜微笑著让目光低垂。

辛已经拒绝这件事很久了。

这次是他第一次主动表示想跟对方见面。

「去了他祖父的──诺赞侯爵的府上。」

大厅的深处,高挂著手持长剑的无头骷髅徽章。

对辛来说岂止眼熟──熟悉不已的徽章,让他不禁驻足抬头端详。

那跟辛作为个人标志原型的,哥哥的识别标志如出一辙。

「那是自诺赞家始祖代代相传的徽章。」

走在前面带路的老管家折回来说道。这人穿戴著古意盎然的燕尾服与银框单眼镜,背脊严谨耿直地挺起。看来这位老人也一样习惯走路不发出脚步声。他像个静悄悄的影子,滑行般走路。

「过去老爷分别赠予您以及您的哥哥,作为生日礼物的绘本也是以这个图案为封面。绘本的内容是将始祖的丰功伟业改写得简单易懂,成为给孩子阅读的童话故事……虽然您的父亲逃亡到了共和国,但是会定期寄信过来。老爷碍于家规不曾回信,但还是寄了绘本聊表祝贺之意。」

「…………」

「又听说虽然您的哥哥并不是那么中意,但您相当喜欢那个绘本……我听说您自从在共和国从军时开始,就使用骷髅图案作为座机的识别标志,莫非您还记得这个图案?或是对它有著某些感情?」

「……没有。」

对于老管家流露出少许期待之色的询问,辛轻轻摇头作为回应。他不记得了,还没能回想起来。至少目前还没有。

不过,雷应该是记得的。

记得他曾经念给年幼的自己弟弟听──过去的自己曾经特别喜欢过的绘本。

雷为何要将这个徽章画在自己的座机上,当成识别标志?如今,辛终于明白了。

过去他以为,那像是在讽刺半死不活的自己。

重逢而得到哥哥帮助后,他只觉得疑惑。

如今他终于明白了。

哥哥。

你……

其实从来没有恨过我,连一次也没有。

「辛现在应该已经见到爷爷了吧?」

先锋战队所属的第一机甲群从昨天开始休假,可能是因为这样,基地里没几个熟面孔。

过了中午的餐厅有些冷清,赛欧一边在窗边阳光照临的餐桌吃较晚的午餐,一边说道。坐他对面的可蕾娜瞟了他一眼。

家人与故乡都遭到共和国剥夺的八六,即使休假也没有能回去的家。虽然也不是没有人像辛一样作为移民的世代较浅,还有一些家人尚在人世,但也只在少数。所以休假的人大概都不是回家,而是去邻近城镇玩乐或是购物。

莱登与芙蕾德利嘉先回恩斯特的宅第去了;安琪陪著还不熟悉联邦市区的达斯汀买东西。

可蕾娜坐在对面座位上,一句话也不说。

她面前摆著食勤人员发挥厨艺为他们接风的午餐,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