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86-不存在的战区-> 第七卷 Mist 第二章 迷雾之蓝

第七卷 Mist 第二章 迷雾之蓝

「──结果昨天什么回应都没得到呢。」

早餐如同盟约同盟许多饭店采用的那样,是自助餐形式。

正如负责分配菜肴的厨师握著拳头说绝对好吃、强烈推荐的那般,淋上大量现场热熔起司的马铃薯料理美味无比。蕾娜把最后一口送进嘴里,咽下后说道。

薄切马铃薯虽是合成淀粉制的替代品,但起司是真材实料,堪称人间美味。看到眼前的人盘子里也有一样的菜肴,她在心里满意地点头。

「当初就有人指出,这可能只是引诱你或维克、联邦或联合王国的精锐部队上钩的陷阱。但假如真是如此,对之前联合王国作战当中捐躯的人就太……」

「至少我觉得,我听见的『她』的声音与她生前的声音纪录一样。要下那种结论还太早。」

坐在她对面的辛回答,在他面前的白色盘子里,起司欧姆蛋以及加了大量奶油的炒蛋堆成了金色小山。这是负责鸡蛋料理的厨师推荐:「两种都很好吃喔,你要哪一种?啊啊,反正你们年轻人需要多吃点,乾脆都拿吧!」所造成的结果。

这家饭店同时也具有盟约同盟军疗养所的功能,厨师们虽然早已习惯伺候好胃口的军人,但这个尽是少年兵──由食量正大的少年少女组成的部队似乎仍让他们感到很新鲜。自从所有人昨天用餐发挥过旺盛的食欲后,现在每位厨师都心情大好,又是「这是最推荐的面包」又是「新汤出炉喽」,抢著照顾蕾娜等人。

「再说,我觉得昨天没有反应是正常的……因为昨天,我是关掉麦克风呼唤她的。」

他说有个想法想先试试。

「偏光设定就照目前这样……诺赞,麻烦你关著麦克风呼唤她看看。」

听到维克这种不解其意的指示,辛皱起眉头。他们置身于审讯室的银色幽暗空间中。

如同拘束室内看不见审讯者的身影,观察室里的声音也不会传进拘束室。需要使用专用的麦克风才能进行沟通。

「你这话是……」

「在龙牙大山的攻略作战,『无情女王』最后主动在你面前现身,对吧?……明明那对于即将沦陷据点的指挥官来说不但没意义,根本是百害而无一利的行为。」

当时辛受困的熔岩湖位于龙牙大山据点的最底层,是再也无处可去的死路、连通讯都遭到厚实岩盘遮蔽的孤立牢笼。

在遭受机动打击群攻打,据点一步步沦陷的状况下,身为「军团」指挥官机的「无情女王」绝不该造访那种地方。因为那里无路可走,也无法向任何地方发出指挥通讯。

「也许只是偶然。也许只是我们人类无从推测,其实这对『军团』来说是有合理的目的。但是──也不能断定她不是刻意出现在你面前。首先我想弄清楚这点。然后如果她的目标是你,也想知道她想得到你的什么。」

「无情女王」只是一时大意才会落入机动打击群的手里受掳,抑或是刻意现身?

假如是刻意现身,她想见的是「谁」?是附近随便一个人都好,抑或是因为在场的是辛她才现身?假如她的目标是辛,她是将辛视为俘虏对象,还是因为辛看过暗藏在高机动型体内的讯息?是看中他与旧帝国皇族相同的色彩,还是因为辛是最后击毁高机动型的人?又或是因为能听见「军团」悲叹的他,声音传到了女王耳里?

什么是触发「无情女王」行动的因子,其中显露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只能听见『军团』的声音,不能进行对话……这我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

「你是说过。但是,既然你能听见那些亡灵的声音,那些亡灵或许也能听见死神的声音──会这样怀疑很合理吧。」

结果……「无情女王」还是没有回应辛的呼唤。

「──他说『军团』也许听得见我的声音……没错,它们偶尔是能够掌握我的位置。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从来没能跟它们沟通过。」

「是的──假如能够沟通,或是对话……那个,你也不用跟你哥哥交手了……只是……」

蕾娜静悄悄地放下餐刀,指尖抵著嘴唇一面回想一面点头。

她想起昨天看到的那架白群色的斥候型。

那个月黄色的光学感应器,一瞬间,就只有一瞬间……

「我感觉她──明明应该看不到,却好像看了一下你。」

血红眼瞳无声无息地回望蕾娜,让她微微偏了偏头。

「怎么了?」

「听起来蕾娜似乎是把『军团』当人看──而且你不会叫它们臭铁罐。」

被他这么一说,蕾娜眨了眨眼睛。这倒是。

而且──这让她发现,辛也是……

「……你是不是其实……很不喜欢那种称呼?」

不喜欢听到别人把那些机械亡灵称为臭铁罐──称为怪物。

也不喜欢别人把受困于「军团」体内的哥哥亡灵,不假思索地当成怪物。

「是不至于很不喜欢……」

讲到一半,辛停顿下来思考片刻。彷佛给自己一段细细追溯思考与感情的时间。

追溯自己放著不管,任由它暧昧不清的心情。

看来,辛已经决定不再以一句「不太明白」,就任由它继续暧昧下去。

原先之所以放著不管,除了因为在第八十六区的战场没那多余的心力,可能也是某种程度的逃避。当时不愿去想、不愿面对的事物就弃置不管,视若无睹也行。因为那时候就算去思考、理解了,也无济于事。

因为迟早──作为八六的命运,本来是一定会死于战场。

本来是这样的,但是辛活了下来,然而从死亡命运获得解放后,仍然没能跳脱终将一死的心态──其实明明有必要去面对,却一味逃避。

结果导致前次在联合王国的那场惨不忍睹的混乱。

他相信,自己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你说得对,我不愿意那样称呼哥哥。即使变成了『军团』,哥哥对我来说还是哥哥,还有凯耶或其他被带走的人也是。就跟他们一样,我不想把『军团』──叫成臭铁罐。」

因为无论是吸收了战死者亡灵的个体,或是如今数量已经减少的纯粹机械亡灵,对他而言一律平等,都是仿徨悲叹著想安息的亡灵。

因为,他已经听见了它们的悲叹。

蕾娜淡淡地微笑了。

「因为辛很善良啊。」

「……你最近常常这样说,该不会是觉得用这句话应付我就行了吧,蕾娜?」

辛用挖苦人的口气说,蕾娜不满地鼓起腮帮子。

「我是真的这么认为才会这样说啊……谁教辛你总是没有自觉。」

「因为我就是不这么认为。」

「你真是的……」

辛总是这样说,毫无自觉,把满不在乎地削减自己的身心当作理所当然,让在他身旁看著的蕾娜好担心。

「……啊,还有,关于本来要做确认的那件装备,由于『无情女王』的调查照目前看来可能还需要时间,因此我想请辛专注于调查工作,协助测试装备的事情就交给莱登他们……」

辛一听马上不高兴地闭口不语,让蕾娜轻声笑了起来。

「辛,你现在的反应就像玩具快被没收的小孩子一样喔。」

……就像这样,莱登从稍远的餐桌厌烦地看著一大早就进入两人世界的作战指挥官与总战队长两位阁下,同时为话题做总结。

「……所以,看来辛那家伙总算是做好觉悟了。」

大伙儿在讲的,是关于昨天辛在客房若有所思的模样。只不过与其说若有所思,其实大家已经差不多摸透了他的想法。

「都那么明显了,本人之前别说觉悟,竟然连自觉都没有,反而很厉害耶。」

「他们俩已经好懂到就连不太清楚状况的我都看得出来了。」

赛欧拿著被肉脂弄得完全失去光泽的叉子,坐没坐样地用手撑著脸颊回应;达斯汀停止撕开替代面包接下去说道。

一位女厨师终于拋下了柜台内的待机任务,端著一大盘刚煎好的香肠(部分使用合成肉)在各个餐桌间绕来绕去,笑容灿烂地问大家要不要再来一些,于是所有人都在装满菜肴的盘子里设法拨出空位拿了香肠。

马塞尔发出脆响咬断香肠,由于香肠刚煎好很烫,他张著嘴哈气了半天后说:

「虽然差不多看习惯了……但跟特军校那时候比起来,感觉超意外的。」

「放心,我们也很意外。」

「就算跟第八十六区那时候相比也一样,那样的队长与其说感到意外,不如说根本想像不到呢。」

瑞图说著,把薯条一根接一根地放进嘴里;尤德把喝光的奶油浓汤碗放到一旁问道:

「所以,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

莱登用鼻子吐气。

「他现在如果又退缩,只会把我们烦死。」

「就是啊──」

「……坦白讲,我已经不耐烦了。」

所有人都万分无奈地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