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86-不存在的战区-> 第九卷 Valkyrie has landed 间章 话说如何才能得知杀死齐格菲的方法

第九卷 Valkyrie has landed 间章 话说如何才能得知杀死齐格菲的方法

「嗨。」

联邦首都圣耶德尔的军医院离军械库基地有段距离。

可是不知为何,阿涅塔突然跑来住院大楼的大病房门口露脸,让赛欧及同房的八六少年们全都愣了一下。带点凉意但不至于刺骨的室外空气从开了一条细缝的窗户钻进来,秋高气爽的天空仿佛多层薄玻璃重叠而成。

同房的同袍们在身体复原的同时也恢复了体力,有的由于闲得发慌而故意看一些比较深奥的书,也有人一不小心就把累积的作业全写完了。睡赛欧隔壁床的少年则是跟一个来给别人探病顺便过来看看的陌生小孩聊天。

赛欧不想跟人聊天,所以没去搭理那个小孩。

总觉得脑袋里好像卡着一块无法填补的空白。一回神总会发现自己在发呆。他明明也很闲,却不晓得为什么不会想找点事情来做。

自从回国后,赛欧就一直是这样。辛来探病还有以实玛利来送行时,他明明还有多余心思去考虑今后的打算,或者是想过怎样的生活,没想到一回来就好像整个人失了魂。

或者也可以说,就像之前不想在他们面前丢脸,拼命约束自己的那股气力到此时此刻终于耗尽了。

赛欧不想跟那个见都没见过,因此当然也不知道有什么隐情的小孩聊天,于是看向阿涅塔问道:

「……你来干嘛?」

「没啊,只是觉得你们差不多要开始嫌无聊了,反正要来附近,就顺便带了这些……电影还有动画什么的过来。你们就一起看吧。」

她在公用大电视机前打开托特包。看到里面塞满了资料媒体,一拥而上的少年们发出欢呼。

「阿涅塔,你该不会是天使吧?」

「哎呀──来得正是时候,我们都快被闷坏了。」

「啊,不过这个看起来好像很无聊耶。」

「是喔~那我再全部带回去好了。」

「啊!等一下、等一下我开玩笑的你别走嘛!要走可以但是电影留下!」

「小弟弟要不要留下来一起看?有想看哪一部吗?」

「不用了,爸爸来了,我要回去了。大哥哥还有大姐姐再见!」

「好啦好啦,再见喔……你们跟那个小朋友认识吗?」

「没有啦,他好像是八六,但年纪太小没有从军。说是看到新闻很担心我们,就拜托养父带他来探病。」

……赛欧心想:失败了。

早知道的话……早知道他是年纪比自己小的八六,就不用像刚才那么冷淡,跟他聊一下也不会怎样。人家是担心他们才特地跑来的,早知道就认真回应人家的好意了。

小孩跟像是养父且身穿军服的男性手牵手,那位男性跟大家点头打个招呼,小孩挥挥手后便离开了。赛欧连挥手回应都来不及,只得隐藏起内疚的心情向阿涅塔问道:

「你说你刚好要来附近?」

阿涅塔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而是说了:

「你给我一种感觉,好像很闲但并不想找事做。」

「也没怎样,就只是没那个心情。」

也不觉得想找事情杀时间。

应该说,他什么兴致都没有。

「正好你来了,我可以问你一下吗?呃……」

这时赛欧才想到,他不记得自己以前都怎么称呼这位白系种少女。

赛欧知道她跟蕾娜是朋友,也跟辛以前认识,但赛欧自己好像没跟她讲过几次话。在联合王国作战时有讲过话,然后大概就只碰过几次面。

话虽如此,现在还叫她潘洛斯少校又觉得太见外,或者说太冷淡。

「叫我阿涅塔就好。」

「谢啦……阿涅塔,你有想过以后要怎么办吗?比方说战争结束后,或者大规模攻势后联邦军赶到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噢……」

看到阿涅塔含糊地应了一声就没再说话,赛欧发现自己太没神经,连忙住口。

「抱歉。」

「不会,这是无所谓啦……我妈妈的确是在大规模攻势中去世了,但我们有道别。」

阿涅塔苦笑着说:「她没有逃走。」在那亡国的建国祭之夜,阿涅塔叫她快逃,她却笑着甩开阿涅塔的手。

「她说她不想成为我的包袱或牵挂,也想去见比她先死的隔壁邻居,又说已经让爸爸等太久了。」

其他同袍已经迫不及待地用病房配备的电视看起了电影。用无线耳机听声音是基本礼仪,所以没戴耳机的赛欧只看得到无声的影像。

同袍们都戴上耳机专心看电影,没人在看他们。

「总之,这个嘛……我没想过那么多耶。当时我一心只想着怎么活下去,联邦来了以后则是想着怎么跟辛道歉,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现在嘛,我想先活下去再说。因为我有好多想做的事情。」

「想做的事情?」

「例如化妆打扮、吃美食,或是看新上映的电影。还有,一次就好,我很想拿派去扔蕾娜和辛。有很多鲜奶油的那种。而且禁止回扔。」

赛欧有些意外地又问了个问题。就这些没水准又平凡、无关紧要的小事?

「……这样你就满意了?」

「这样就很好了吧?你也是啊,例如……这样说吧,听到人家说楼下广场摊贩卖的炸面包很好吃,就会想吃吃看对吧?我不会去帮你买就是了……如果想做的只是这点小事,就算实现了,到死之前一定还能找到下一个啦。」

这番话让赛欧露出苦笑。

不是因为想做什么所以不想死。是因为还没死,所以想做点什么。

说不定人生……也就是一再地重复这种小事。

既然浑浑噩噩或随心所欲都是过完一生,那么……

「……那在获准离院之前,我就先拿这个当目的好了。」

「很好。还有对蕾娜和辛的扔派活动,我们可以一起玩。你跟我应该都有这个权利才对,还有莱登他们也是。至于达斯汀嘛,我是觉得他也应该被扔。」

「应该说达斯汀差不多该被我、辛、莱登、可蕾娜还有蕾娜……把瑞图也算进去好了,他也认识戴亚……我们几个应该都有资格扔他派吧。」

从联合王国的那场山难到现在都过了四个月,就连盟约同盟的舞会到现在也过了一个月以上了,他到底还在拖拖拉拉什么?

「还有虽然没什么理由,但我也想拿派去扔王子殿下。」

「啊──的确。」

两人互相对视,轻轻地笑了。

「既然这样,我得先想好左手该怎么办……啊,我想到了,还有素描簿。」

赛欧无意间想起来,提起这个被他遗忘已久的东西。

「就在我基地的房间里。你下次过来时帮我带来好吗?」

「呵呵。」阿涅塔微微一笑。

「收到。我就帮你跑一趟吧。」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