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86-不存在的战区-> 第十一卷 Dies passionis 共和历三六八年 八月二十六日「大规模攻势」后不到一小时 贝尔特艾德埃卡利特

第十一卷 Dies passionis 共和历三六八年 八月二十六日「大规模攻势」后不到一小时 贝尔特艾德埃卡利特

蕾娜将发射代码敲进附近一带的迫击炮系统,用猛烈炮火清除地雷阵,再输入铁幕的闸门开放代码。结束这些不过是一介指挥管制官的蕾娜原本无从得知、无法采取的步骤时,从陆军本部俯瞰的第一区已是夜深人静。

这是革命祭之夜。很多人在祭典中玩累或是醉得不省人事,但即使如此,街上与广场上准备逃跑的人群和车辆也还是太少了。就连通知铁幕的崩垮与「军团」的入侵──最终防卫线沦陷,共和国再无和平可言的紧急新闻,都还没播出。

邻接被攻破的北部要塞群,地处最外围的第七十四区是生产工厂与发电厂林立的工业区。居民人数极少,即使有人逃出该区,凭着人类笨重的脚步也还不可能跑到邻近的行政区。但为什么收到最终防卫线沦陷报告的国军本部以及它所属的政府,到现在还不把沦陷消息通知各区,并做出避难指示?

她无言以对地咬住了发白的嘴唇。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为了趁难民造成交通大塞车之前,先让政府高官前往安全地带避难。现在逃出来的都是比国内大众优先收到通知,在军方或政府有人脉的有力人士。

恐怕在第一区的──居民大多是白银种兼前贵族阶级──避难结束之前,第一区以外连像样的避难指示都不会收到。

非战斗人员留在战场上会阻碍一切作战行动。这点对八六来说也是一样。为了不引发无益的混乱且尽快让更多民众避难,蕾娜高速翻阅脑中名册,想找出需要通知的地点,以及可以拜托处理此事的人士……

这时闪过大窗外面,不该出现在军方司令部──而讽刺的是与这栋原为宫殿的奢华建物却十分搭调的色彩,让她倒抽一口气转头去看。

「母亲大人──?」

错不了。让高级轿车开到司令部正面急着下车,拈起礼服裙摆跑过几何图案左右对称的庭园之间,一直线沿着大理石石阶跑上来的,正是跟不上时代地穿着一身礼服的母亲。

蕾娜急忙跑下阶梯,前往入口大厅。她一下楼来到打磨得光亮如镜的白色石砌大厅,母亲立刻扑过来撞上她。

「蕾娜,我们快逃!」

她的面容惊恐地扭曲。虽说是礼服,但也只是剪裁与布料都宽松得不适合外出的家居服,没做头发也没施脂粉,一反母亲平时作风的模样,一眼就能看出是急着赶来。

「杰洛姆联络我了。他说『军团』──那些可恨的自动机械,攻破了铁幕!」

蕾娜一听,竟差点热泪盈眶。

卡尔修达尔……那个坐视国家对八六的迫害,但也看透了共和国的本性,过去只是因循苟且地沉浸在绝望中的「叔父大人」……

至少──还有把她母亲的安危放在心上?

不只是给予蕾娜多余时间……

蕾娜摆脱感伤与泪水,回答了。

对,既然他为自己留下了这些……

「是的。所以,请母亲大人您快逃。家里的人,您也都带出来了吧?请您带着大家,尽可能往南方逃。我之后一定会去找您的。」

「蕾娜,你这话是……」

「我已经请八六们答应帮助我了。我将率领他们,迎战『军团』。身为管制官,我会指挥大家作战──……」

「不可以!」

与惨叫无异的尖叫声打断了这番话。蕾娜吃了一惊,闭上嘴巴。

母亲用没力气的双手抓住蕾娜的肩膀,急着争辩。就像一位母亲看到孩子快要摔下悬崖,用缺乏力气的双臂拼命抓住孩子的手想把他拉回来。

「不可以,蕾娜!你不可以去打仗,你要是上战场会送命的。当军人会害死你的,就像瓦兹拉夫一样──就像你父亲跑去战场,结果一去不返一样!」

蕾娜心头一惊,回望着母亲。

你也差不多该退役了。

这话,母亲不知讲过多少遍──蕾娜心里总是认定她看不清现实,没把这话当一回事;却在这一刻终于理解了这话的真正含意。

她这才发现自己才是没认清──母亲一直看在眼里的,蕾娜的父亲死亡的「现实」。

「好吗,蕾娜?所以你不能再继续从军了。比起这种事,你更该做的是获得幸福。只有你,千万不能像瓦兹拉夫那样死掉。听我说,你必须幸福,无论如何都该过得幸福──……!」

「……」

蕾娜用力咬紧牙关。她懂,但她必须辜负这份心意。必须辜负如此为自己着想的──母亲的心意。

大概是跟在母亲后面过来了,司机探头看看她们,蕾娜招手请他过来。她推开母亲的肩膀,把母亲交给司机照顾。

「谢谢您,母亲大人。可是,在那之前,我得先努力活下去──我必须……必须由我来战斗。不战斗,就无法生存。这就是目前的状况。」

蕾娜转身就走。凭着一股意志力,甩开了母亲伸过来的手。

司机体察了蕾娜的意思,抓住母亲不让她追过去。只有惨叫般的声音,在含泪咬牙的蕾娜背后紧追不舍。

「蕾娜!不可以,你快回来啊,蕾娜──……!」

这就是蕾娜与母亲的最后一段对话。

日后唯一存活下来的女仆告诉她,夫人挺身保护一个将要被可恨战车型踩死的小孩,代替那小孩死在了它的脚下。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