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二十六章 好说话

第二十六章 好说话

煎药是一件像是线穿针眼的细致活,陈平安做得有板有眼,沉侵其中,少年身上散发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快乐。

不过黑衣少女不是个耐心好的,事实上除去练刀练剑,少女对什么事情都不太提得起兴趣,小小年纪便背井离乡,独自游历四方,很粗糙地活着,所以对家徒四壁的少年小宅,她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实在是她自己风餐露宿多了去,风里来雨里去,原本再精致讲究的人,也会变得很不讲究。

少女问道:“你的左手没事情?”

左手用棉布条包扎的陈平安,正用双手端来一碗药,在少女接手后,笑道:“没事,我回巷子之前,找了些草药捣烂,给伤口敷上了,以前我当窑工那会儿的跌打割伤,都用这个,百试百灵,是很久之前杨家铺子一个老人告诉我的秘方,不过我当初答应老人不许外传,要不然宁姑娘你走南闯北,说不定用得着,你要是想要,我可以去找找杨家铺子的老人,跟他求一求。只是今天去药铺比较急,也没见着那位老人,只希望他是临时走开了。”

少女喝药的时候,那双不似柳叶似狭刀的长眉,微微皱了一下,但仍是面不改色地喝完药汤,将瓷碗还给一旁等待的草鞋少年后,嘀咕道:“烂好人,难怪穷得叮当响,活该被人欺负。”

不等少年反应过来,少女又添加了一句,“别介意,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

少女大概不知道,后边这句话更伤人。

陈平安欲言又止。

黑衣少女用拇指擦拭掉嘴角的药汤残渍,然后端正坐姿,一本正经道:“如今坐镇此方天地的圣人,也就是你所说的那位学塾先生,虽然有心帮你收尾,好让你今后性命无忧,但是你要知道,人力终有穷尽之时,哪怕是圣人也不例外。更何况那位齐先生的处境不太妙,有点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意思,怕就怕他之后管不着你的生死,我宁姚为人处世,滴水之恩,也会涌泉相报,瞪我一眼,就要睚眦必报!”

人力有尽时,涌泉相报,睚眦必报,泥菩萨过河……

此时少女的内心,充满不为人知的骄傲,听听,我这番话说得是不是很有学问?

只可惜陈平安隔壁,就住着位学识不浅的读书种子,几乎每天清晨黄昏两次,邻居就要诵读圣贤书以明志,按照宋集薪自己的说法则是“吾善养浩然气”。所以陈平安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对于读书人文绉绉的那套说法,并不陌生,即便有些晦涩词语,通过上下文来解析,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少女死死盯着陈平安,试图从少年脸上寻找出震惊、仰慕和疑惑,可陈平安偏偏是一脸“我听明白了,姑娘你接着说”的欠揍表情。

少女很是灰心丧气,本来意气风发的神采,锋芒锐减,没好气道:“比如你救了我一命,我事后自会帮你杀掉老龙城的苻南华,或是书简湖的刘志茂,但是你想要两个都杀的话,永绝后患,就得破财消灾,因为咱俩一场萍水相逢,可没那么深厚的情分,所以你需要用一袋子金精铜钱,作为报酬。”

少女很快用手指了指那袋子迎春钱,“比如这袋,我就很喜欢,其它两袋子供养钱、压胜钱的铜钱样式,不好看,铸文也不讨喜。”

接下来少女微微扬起下巴,“如果在做成这笔买卖之外,你愿意支付给我两袋子铜钱,我就帮你摆平老龙城和云霞山。当然,如果我早早死在刘志茂手里,一切休提,毕竟我现在修为不高,武道九境,才刚刚跻身第六境,作为纯粹武夫的体魄坚韧程度,还不成大气候,至于修行登山的十五重楼,十五层境界,更是只到达中五境里的龙门境,丹室之内,我有六幅图案,尚未成功画龙点睛,也未让天女飞天……”

这下子陈平安是真的听迷糊了,一头雾水。

少女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境界低下,一直被她引以为耻,陈平安这种“姑娘你再给我解释解释”的痴呆模样,无疑是戳中了少女的最伤心处。

看到少女阴沉的脸色,陈平安就是傻子也知道形势不妙,赶紧转移话题,“为何姑娘你先前伤得那么重,现在就像痊愈大半了?”

少女眉目低敛些许,双手环胸,嗓音沙哑道:“当时的确是快死了,如果陆道长没有救下我,我就要……反正我欠了你一个天大人情,我更不该趁火打劫,让你拿出三袋子金精铜钱。我宁姚的一条性命,哪里是刘志茂之流可以媲美的,所以是我不对,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等我离开小镇之后,我会尽力而为,争取帮你解决那些后顾之忧,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宁姚只会量力而为,不会心知必死依然去跟人拼命……换命。”

大概是少女的低头认错,太过稀罕难得,所以她心情极其失落。

陈平安问道:“供养钱是哪袋子?”

少女指了指其中一只金黄绣袋。

陈平安从里头拿出三枚铜钱,握在手心后,用手臂将三袋子横推到少女身前,笑道:“这些,送给你了。”

少女目瞪口呆,久久回神后,问道:“陈平安,你小时候脑子被门板夹过?”

陈平安无奈道:“没有,小时候帮人放牛的时候,经常被牛尾巴甩过。”

少女蓦然勃然大怒,一拍桌子,质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陈平安呆若木鸡。

少女咧嘴一笑,朝陈平安伸出大拇指道:“眼光不错!”

然后她弯曲大拇指,指向了自己,神采奕奕道:“但是我可不会答应,我宁姚喜欢的男人,一定要是全天下最厉害的剑仙,全天下!最厉害!大剑仙!什么道祖佛陀,什么儒家至圣,在他一剑之前,也要低头,都要让路!”

陈平安涨红了脸,挠挠头道:“宁姑娘你误会了,我没喜欢你啊……”

少女一挑眉毛,想了想,她身体前倾,眯起一眼,抬起一手,拇指食指之间空出寸余距离,心虚问道:“这么点喜欢,也没有?”

陈平安斩钉截铁,语气坚定道:“没有!宁姑娘你放心!”

少女收回手,重重叹了口气,怜悯道:“陈平安啊,你以后就算侥幸娶了媳妇,多半也是个缺心眼的。”

陈平安坐在桌对面,开心笑道:“只要她人好就行。”

少女对此不置可否。

混吃等死,小富即安,飞黄腾达,就像她娘亲所说的,是因为各有各的缘法,未必有高下之分。

只不过她爹对此也有不同意见,命里无时莫强求,不强求,并不意味着一点都不求,求还是要求一下的,如果最后仍是求而不得,则是另外一回事。

当然这些话,她爹是绝不敢跟她娘当面说的。

陈平安随口问道:“宁姑娘也是来咱们小镇求机缘来的?”

少女没有任何藏藏掖掖,回答道:“我耗尽所有奇遇积攒下来的家底,加上一个人情,才换来进入小镇的这个名额,不过我跟那些人不一样,我不求什么机缘气数,只是想着让人帮我铸一把剑,最好能够合我的心意,至于锋利不锋利,能否承载海量剑气,是很其次的事情。”

陈平安疑惑道:“铸剑?”

少女说道:“就是那个打铁的阮师傅,他在你们这儿名声很大,还有个‘铁打不动’的规矩,每三十年只铸一把剑,他之所以愿意来此顶替齐静春,就是觉得此地适合开炉铸剑,我去碰碰运气,看他愿不愿意为我铸剑。实在不行的话,我也没辙,就当自己运气不好。”

陈平安笑道:“好人有好报。”

少女有气无力道:“没辙。”

她瞥了眼少年,“你左手不疼?”

陈平安愣了愣,“疼啊。”

她怀疑道:“那你怎么看着不像啊。”

陈平安天经地义道:“我就算满地打滚,大喊大叫,也不会就不疼了啊。”

少女一拍额头,“真没辙了。跟我爹一个德行,不过你本事比他差远了。”

陈平安笑着不说话了,安安静静望向屋外的院子。

少女将那三袋子铜钱推回去,“我不要。”

陈平安收回视线,轻声道:“宁姑娘,你有没有想过,我留着它们,不一定是好事情。见过齐先生之后,我更加确定这点。”

少女决定一件事情后,就再不会更改了,摇头道:“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跟我无关。我想好了,报答救命之恩一事,我以后一定会偿还,而且绝对不偷工减料,要对得起‘宁姚’这个名字!但是你在这些年,一定要好好的,别一不留神就死了。你只要熬过这段时间……”

一直很好说话的少年,第一次主动打断少女的言语,“救你的是陆道长,宁姑娘,所以你不用觉得亏欠什么,我如果当时不是觉得自己死定了,想着能够让陆道长为我爹娘多做点,否则我根本就不会开门。”

少女冷哼道:“那是你的事情!”

少年笑着重复她的话:“那是你的事情。”

大眼瞪小眼。

少女竟然率先败下阵来,自顾自头疼道:“假如你喜欢我,可我真的不能答应你啊。”

陈平安双手抱住头。

摊上这么个一根筋的奇怪姑娘,他也没辙啊。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