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大师兄姓左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大师兄姓左

陈平安写错了一道斩锁符,若说之前小雪锥触及符纸的瞬间,是海上生明月的景象,那么当这道符画成之后,就如一轮红日,与水井口子差不多大小,只是并无灼烧感觉,反而温暖和煦,这张符在陈平安说出那八个字后,好像失去了真气牵引,晃晃悠悠,飘落在海面上,然后缓缓沉入蛟龙沟,再没有在海上引起什么异象。

可那些在蛟龙沟底蜿蜒盘踞的大物,无一例外化为人形,或老翁或老妇,离开各自巢穴,站在海沟石壁,对那张符箓作揖行礼,随着这些与金袍老蛟辈分相当的老家伙们,如此兴师动众,许多年幼懵懂的蛟龙之属,战力孱弱,此次没有机会参与桂花岛大战,或是被祖辈强行拘押在海底,这些小家伙们哪怕尚未凝聚人身,一样依葫芦画瓢,向那张符箓使劲点头致礼。

然后这些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大物,纷纷施展秘术神通,以远古水声训斥那些攻击桂花岛的蛟龙后裔,措辞极其严厉。

那些“青壮”水虬、蛇蟒面面相觑之后,眼神中皆是疑惑、震惊和不甘,只是各家老祖扬言胆敢半炷香内不回到蛟龙沟,一律先逐出本族,然后受剥皮之苦,最后丢在海面漂泊,曝晒三年,活下来才有机会认祖归宗。

它们这次跟随金袍老蛟,老祖之前都是默认许可,这些大多在南海和婆娑洲陆地吃过苦头的年轻后裔,为的就是跟随那条金袍老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去婆娑洲大杀四方,将那些醇儒陈氏子弟和沿海布防的练气士,杀个精光。但是现在老祖发号施令,而那位金袍老蛟又无异议,他们只得纷纷纵身一跃,离开桂花岛上空,扑向海面,入水之后,各自打道回府,去跟老祖讨要一个公道说法。

在那之后,就是金袍老蛟在领取法旨之前,对着那坏了他百年谋划的少年,一剑斩下。

陆沉敕令?

陆沉是谁,老蛟当然听说过,听他的祖辈说,这位道家掌教之一的至人,在飞升之前,最喜欢一叶扁舟游历四海,好像不太喜欢待在陆地上。还传言有一位专门为陆沉驾驭小船的舟子,出海之时还是而立之年,等到陆沉在北海飞升,他才独自驾舟回到陆地,等他回到家,发现熟悉的家国山河皆已不在,他的名字,只是被留在了三百年前的家谱上,在那之后,姓名无据可查的舟子便重新出海,寻访陆沉,从此杳无音信。

金袍老蛟怕不怕掌教陆沉?

怕当然怕,但是绝对不会怕到一听名字就打颤的地步。

因为他在这座浩然天下,陆沉却是在那座青冥天下。

越是陆沉这种尊贵无比的身份,想要莅临另外一座天下,越是不易,而且规矩繁复,一举一动,都会被儒家圣人盯着。

一旦陆沉要亲自出手,就会坏了规矩,到时候自己深恶痛绝的儒家圣人,反而是他和蛟龙沟的护身符,甚至有可能出手相助之人,就会是那个肩挑日月的醇儒陈氏老祖。

只不过不如何畏惧,也别太不当回事,挑衅圣人,哪怕隔着一座天下,也绝不是什么好事情。

金袍老蛟心中冷笑不已,这位出身浩然天下,却在别处天下执掌一脉道统的掌教,真是取了个好名字啊。

至于那位祭出一对山水印,挡下剑气的碍事少年。

金袍老蛟扯了扯嘴角,这种事情可一不可二,虽然恨极了眼前少年,可是老蛟已经准备收手,真正的得失,不在朝夕之间。今日之事,超乎预期太多,说不定已经惹来婆娑洲南海之滨的巡狩视线,还是小心为妙,若是给抓住把柄,会坏了大事。

老蛟啧啧笑道:“可惜了这方印章,能够挡下玉璞境剑仙的全力一剑,可不是一只破鱼篓能比的,小家伙,这会儿心不心疼?”

陈平安答非所问,“如果我家中有好些骊珠洞天的上等蛇胆石,需要多少颗,才能换回一座桂花岛的安稳通行?”

金袍老蛟愣了一下,“你是说宝瓶洲背部上空的那座骊珠洞天?若是灵气盎然的头等蛇胆石,对于我们而言,不亚于一块斩龙台对一名剑修的重要性,元婴之下的蛟龙之属,一颗就是换取稳稳当当的一境提升,容我算一下,一座桂花岛,一位桂夫人,两千条练气士的人命……小子,除非你有一大堆蛇胆石才行啊。”

金袍老者伸出一双手掌,翻了一下,“最少二十颗。你有吗?”

陈平安摇摇头,“这些年送出去一些,已经没有这么多了。”

他挣扎着站起身,那一截桂枝生成的桂树,已经在老蛟剑气的冲击下,毁于一旦。

陈平安收起毛笔小雪锥和孤零零的一方水印,放入方寸物之中,心领神会之下,飞剑初一和十五快速掠出神魂动荡的陈平安,重归养剑葫,这次没有遮遮掩掩,反正老蛟早已看穿。

金袍老蛟眯起眼。

少年背后木匣其中一把剑,带给他不小的威胁感觉。

一张颠倒乾坤的陆沉敕令,一堆骊珠洞天蛇胆石,一对山水印,一支“下笔有神”的毛笔,一枚品相不错的养剑葫芦,而且还姓陈。

金袍老蛟心中愈发确定自己适时收手,是明智之举。

可惜可惜,这种家伙,若是方才一剑打杀了,才是最无后患的。至于之后引发的种种波折,他完全不怕。

比拼修为境界,他这位伪圣,尚且不敢有任何托大,可若是比拼靠山,他还真不觉得自己输给任何人。

老蛟看到那位伤了本命元神的舟子老汉,站在少年身后,满脸戒备,他笑道:“放心,那张斩锁符,面子很大,我的胆子,只能支撑我出手一次。”

老蛟收回视线,重新望向陈平安,“你既然有蛇胆石,为何不一开始就说?又何须有此一战,伤了双方和气?”

陈平安反问道:“你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金袍老蛟脸色阴沉。

舟子老汉冷笑道:“当时情景,你胜券在握,杀人夺宝还来不及,还会跟一个少年坐下来好好谈生意?”

金袍老蛟不理会金丹老汉的冷嘲热讽,死死盯住少年,“太聪明了,活不长久。”

陈平安转头道:“老前辈,你先回桂花岛,我有些话要单独跟这畜……跟这条老蛟前辈说。”

老舟子摇摇头,沉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陈平安,你还年轻,大道修行,这些挫折,现在福祸还难说,不用难以释怀……”

不知是否错觉,老汉总觉得眼前少年,好像一直沉浸在那道符箓的神意之中,迟迟没有从中拔出。

陈平安笑了笑,“老前辈,我心里有数。”

陈平安想要拱手抱拳,以示谢意,可是只抬起了右手,写字的左手整条胳膊都弯不起来,陈平安便以右手握拳,轻轻敲打心口,“我稍后回到桂花岛,请老前辈喝酒。”

老人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返回相邻那条小舟,缓缓驶向桂花岛。

在老舟子远离后,陈平安一拍养剑葫,初一十五各自悬停在少年肩头,然后再次祭出那枚水印。

金色老蛟笑道:“怎么,要跟我拼命?”

陈平安咧咧嘴,“跟某些家伙讲话,拳头不硬,再好的道理都听不进去。先前那道斩锁符,就是明证,由此可见,我自己琢磨出来的这个道理,对你们是管用的。我问一个问题,范家和桂夫人跟你订了什么规矩,可以让你理直气壮地杀掉两千多人?”

老蛟有些不耐烦,阴沉道:“觉得这个规矩不合理?”

他有无无意地轻轻跺脚,隔绝了此地与外边的联系。

然后笑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蛟龙之属,蛟龙沟这一脉,被流徙之初,到扎根此地,你知道中途死了多少条性命吗?这么多年来,又被儒家圣人订立的那些狗屁规矩,枉死多少条性命吗?”

陈平安反问道:“你觉得儒家的规矩不对,跟你订立的规矩对不对,有关系吗?退一步说,即便真是圣人做的不对,你就可以跟着犯错?再说了,你有本事,去跟儒家圣人吵架也好,打架也罢,迁怒于桂花岛渡船,算什么?”

老蛟哈哈笑道:“算什么?吐出一口怨气而已,远远不够。”

陈平安说道:“如此看来,儒家圣人没把你一巴掌拍死,才是错。”

老蛟不怒反笑,“小子,你跟我在这里绕来绕去,到底想做什么?是想要跟我抖搂你的靠山,威胁我以后总有一天,你家老祖,或是你的授业恩师,会来找我和蛟龙沟的麻烦?”

陈平安摇头道:“我家里没亲戚,也没有……一个师父。”

老蛟突然觉得有点迷糊,“你这是在找死?”

老蛟点点头,“很奇怪,你说的话,我竟然信了。好吧,既然你没有长辈和师父撑腰,那我又有点胆子了,足够杀你。”

老蛟行事果然雷厉风行,一袭金袍无风而鼓荡,伸手一招,天空中出现一粒金光,然后缓缓向下,拉扯出一条金色丝线。

铅笔小说 23qb.com

<=22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