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五百七十三章 就他陈平安最烦人

第五百七十三章 就他陈平安最烦人

陈平安悄悄离开凉亭,走下斩龙台,来到那位老妪身边。

老妪微笑道:“见过陈公子,老婆子姓白,名炼霜,陈公子可以随小姐喊我白嬷嬷。”

陈平安喊了声白嬷嬷,没有多余言语。

老妪率先挪步,悄无声息,一身气机内敛如死寂古潭,陈平安便跟上老妪的脚步。

老妪沉默片刻,走出百余步后,这才笑道:“看来陈公子这些年在浩然天下游历四方,并不轻松。”

她如今只是山巅境修为,只是眼光却是止境武夫的眼光,一个晚辈的纯粹武夫,再竭力掩饰,落在老妪眼中,无非是稚子背重物过河,到底有几斤气力,一清二楚。但是身边这个年轻人的武夫六境,很像那么回事。这意味着年轻人不单单是到了剑气长城后,才临时起意,故意压境,而是长久以往,习惯成自然,才能够如此圆满无瑕。

陈平安点头道:“不是特别顺遂,但都走过来了。”

老妪停下脚步,笑问道:“敌人当中,练气士最高几境,纯粹武夫又是几境?”

陈平安如实回答:“修士,飞升境。武夫,十境。不过前者是死敌,当然不是我靠自己扛下的,下场很狼狈。后者却是一位前辈有意指点拳法,压在九境,出了三拳。”

饶是在剑气长城这种地方土生土长的老妪,都忍不住有些讶异,直截了当说道:“陈公子这都没死?”

老妪自顾自笑道:“有些无礼了,还望陈公子海涵。”

陈平安笑道:“运气不错。”

老妪摇摇头,“这话说得不对,在咱们剑气长城,最怕运气好这个说法,看上去运气好的,往往都死得早。运气一事,不能太好,得每次攒一点,才能真正活得长久。”

陈平安点头道:“记下了。以后说话会注意。”

老妪挥挥手,“陈公子不必如此拘谨。在这边,太好说话,不是好事。”

陈平安笑道:“也就在这里好说话,出了门,我可能都不说话了。”

老妪笑得合不拢嘴,“这话说得对胃口,不过现在还有个小问题,我这个老眼昏花的老婆子,一辈子只在姚家和宁府两个地方打转,别的地方,去的不多,倒悬山都没去过一次,城头上和更南边,也极少。如今陈公子进了宅子,宅子外边,盯着咱们这儿的人,很多。老婆子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不是我瞧不起陈公子,恰恰相反,如此年轻,便有这样的武学造诣,很了不起,我与那姓纳兰的,都很欣慰,老婆子还好,铁石心肠些,那个瞧着半死不活的老家伙,其实先前已经偷偷跑去敬香了,估摸着没少流泪,一大把年纪,也不害臊。”

陈平安说道:“白嬷嬷只管出拳,接不住,那我就老老实实待在宅子里边。”

老妪以寸步直线向前,不见任何气机流转,一拳递出,陈平安以左手手肘压下那一拳,同时右拳递向老妪面门,只是骤然间收了拳意,停了这一拳。

老妪却没有收拳的意思,哪怕被陈平安手肘压拳寸余,依旧一拳砰然砸在陈平安身上。

陈平安在廊道倒滑出去数丈,以顶峰拳架为支撑拳意之本,看似垮塌的猿猴身形骤然舒展拳意,背脊如校大龙,刹那之间便止住了身形,稳稳站定,若非是点到即止的切磋,加上老妪只是递出远游境一拳,不然陈平安其实完全可以逆流而上,甚至可以硬抗一拳,半步不退。

老妪笑着点头,“就当收下了陈公子的见面礼,那老婆子就不再耽误陈公子赏月。”

陈平安抱拳告辞。

老嬷嬷出手时那一拳是实打实的远游境巅峰,先前陈平安收拳,她也收了些拳意,再无巅峰一说,不过寻常金身境,硬抗远游境一拳,估摸着今晚是不用赏月了。

那个老管事来到老妪身边,沙哑开口道:“唠叨我作甚?”

老妪笑道:“怎么,觉得在未来姑爷这边丢了颜面?你纳兰夜行,还有个屁的面子。”

老管事叹息一声。

陈平安回了凉亭,宁姚已经坐起身。

陈平安说道:“怎么不多睡会儿。”

宁姚冷笑道:“不敢。”

陈平安委屈道:“天地良心,我不是那种人。”

裴钱跟谁学的最多,陈平安要么是灯下黑,要么就是装傻。

宁姚置若罔闻,一手托起那本书,双指捻开书页,藕花福地女冠黄庭,又捻开一页,画卷女子隋右边,没隔几页,很快就是那大泉王朝姚近之。

陈平安坐在对面,伸长脖子,看着宁姚翻了一页又一页,书是自己写的,大致什么页数写了些什么山水见闻,心里有数,这一下子立即就如坐针毡了,宁姑娘你不可以这么看书啊,那么多篇幅极长的奇奇怪怪、山水形胜,自己一笔一划,记载得很用心,岂可略过,只揪住一些旁枝末节,做那断章截句、破坏义理的事情?

宁姚瞥了眼陈平安,“我听说读书人做文章,最讲究留白余味,越是简明扼要的语句,越是见功力,藏念头,有深意。”

陈平安一本正经道:“没听过,不知道,反正我不是那种弯弯绕绕的读书人,有一说一,有二写二,有三想三,都在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宁姚继续低头翻书,问道:“有没有不曾出现在书上的女子?”

陈平安斩钉截铁道:“没有!”

宁姚抬起头,笑问道:“那有没有觉得我是在秋后算账,无理取闹,疑神疑鬼?”

陈平安笑着摇头。

宁姚点点头,总算愿意合上书籍了,盖棺定论道:“北俱芦洲水神庙那边,处理宝峒仙境的仙子顾清,就做得很干脆利落,以后再接再厉。”

陈平安说道:“这样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宁姚一挑眉,“陈平安,你如今这么会说话,到底跟谁学的?”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如果真学了一些不好的,肯定是落魄山朱敛,郑大风。”

宁姚点点头,“朱敛不好说,毕竟我没见过,但是那个郑大风,确实不像个正经人。”

不过宁姚又说道:“不过郑大风在老龙城一役,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不像个正经人,实则最正经,郑大风断了武夫路,很可惜,在落魄山帮你看大门,不能怠慢了人家。至于某些男人,都是看着正经,其实一肚子歪心思,花花肠子。”

陈平安看着宁姚,宁姚看着他。

陈平安小声问道:“不会是说我吧?”

宁姚问道:“你说呢?”

陈平安说道:“那就当然不是啊。”

宁姚笑了笑。

陈平安觉得自己冤死了。

一身正气走江湖,半点脂粉不沾边。

宁姚没有还书的意思,将那本书收入咫尺物当中,站起身,“领你去住的地方,府邸大,这些年就我和白嬷嬷、纳兰爷爷三人,你自己随便挑座顺眼的宅子。”

陈平安跟着起身,“你住哪儿?”

宁姚停下脚步,转头望向陈平安,她笑眯起眼,以手握拳,“说大声点,我没听清楚。”

陈平安无奈道:“我是想要挑一座离你近些的宅子。”

宁姚有些羞赧,瞪眼道:“在这里,你给我老实点,白嬷嬷是我娘的贴身婢女,你要是敢毛手毛脚,不守规矩,山巅境武夫的拳头,让你吃到打饱嗝。”

只是说到这里,宁姚便记起书上的那些记载,觉得好像白嬷嬷的拳头,吓不住他,便换了一个说法,“纳兰爷爷,曾是剑气长城最擅长隐匿刺杀的剑仙之一,虽说受了重伤,一颗本命元婴半毁,害得他如今魂魄腐朽了,但是战力依旧相当于玉璞境剑修,若是被他在暗处盯上,那么纳兰爷爷,完全可以视为仙人境剑修。”

陈平安放心许多,问道:“纳兰爷爷的跌境,也是为了保护你?”

若是别人,陈平安绝对不会如此开门见山询问,但是宁姚不一样。

早年在骊珠洞天,宁姚的处事风格,曾经让陈平安学到许多。

宁姚点点头,神色如常,“跟白嬷嬷一样,都是为了我,只不过白嬷嬷是在城池内,拦下了一位身份不明的刺客,纳兰爷爷是在城头以南的战场上,挡住了一头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大妖,如果不是纳兰爷爷,我跟叠嶂这拨人,都得死。”

宁姚停顿片刻,“不用太多愧疚,想都不要多想,唯一有用的事情,就是破境杀敌。白嬷嬷和纳兰爷爷已经算好的了,若是没能护住我,你想想,两位老人该有多悔恨?事情得往好了去想。但是怎么想,想不想,都不是最重要的,在剑气长城,不破境,不杀妖,不敢死,就是空有境界和本命飞剑的摆设废物。在剑气长城,所有人的性命,都是可以计算价值的,那就是一生当中,战死之时,境界是多少,在这期间,亲手斩杀了多少头妖物,以及被剑师们设伏击杀的对方上钩大妖

铅笔小说 23qb.com

<=22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