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六百八十六章 一些个典故

第六百八十六章 一些个典故

桂花岛终于返回老龙城,在那城外岛屿缓缓靠岸,此次归途,还算一帆风顺,让人如释重负。

一行三人离开圭脉小院,魏晋背剑在身后,米裕佩剑,腰系一枚酒葫芦,韦文龙两手空空,下船去往老龙城,在岛屿和老龙城之间铺设有一条海上道路,桂花小娘金粟在师父桂夫人的授意下,一路为三位贵客送行,带着他们去往老龙城另外一处渡口,到时候会更换渡船,沿着走龙道去往宝瓶洲中部。

在老龙城海上、陆地的两座渡口之间,是隶属于孙氏祖业的那条百里长街。

原本兼着桂花岛管事的范家首席供奉,金丹剑修马致,想要喊辆马车,给魏晋婉拒了,说步行即可。

金粟对风雪庙神仙台的这位年轻剑仙,打心底十分敬仰,先是问剑北俱芦洲天君谢实,然后赶赴剑气长城杀妖,如今才返回。

魏剑仙作为宝瓶洲历史上最年轻的上五境神仙,当之无愧。金粟可以断言,魏晋此次从剑气长城游历归来,一回到风雪庙,肯定会为风雪庙赢得极大声势。

根据一些早年流传开来的小道消息,不知真假,但是被传得很悬乎,说魏晋在剑气长城的城头上,得以结茅修行,潜心养剑,独一份的待遇,与那剑气长城的剑术最高者,一位老神仙当起了邻居,大小两座茅屋,传闻魏晋经常会被那位老人指点剑术。

这可是为整个宝瓶洲练气士赢得了好多的谈资,每次谈及此事,皆与有荣焉。如今一洲修士,每每谈及剑修,必然绕不开风雪庙魏晋了。

我们宝瓶洲是浩然天下九洲最小者,可是我们的同乡人魏晋,在那剑仙如云的剑气长城,不一样是出类拔萃的存在?

甚至有仙师开始觉得神诰宗天君祁真一旦飞升,或是长久闭关再不理俗事,那么下任一洲仙家执牛耳者,极有可能就是魏晋。一旦魏晋跻身仙人境,成为宝瓶洲历史上首位大剑仙,时来天地皆同力,等到一洲剑道气运随之凝聚在身,大道成就,更是不可限量。

至于魏晋那两个不知来历的朋友,金粟只能算是以礼相待,据说都是距离金丹地仙只差一步的得道之士。在圭脉小院,金粟偶尔陪着桂夫人与三人一起煮茶论道,也发现了些细微差异,姓韦的客人比较拘谨,不善言辞,但是对宝瓶洲的风土人情极感兴趣,难得主动开口询问,都是问些老龙城几大家族的经营方向、挣钱路线,似是商家子弟。

反观那个皮囊极好好似书上谪仙人的米公子,好像比较万事不上心。

道路两侧,被山上修士打造出一处类似荷花浦的形胜之地,故而道路熙攘,人头攒动,游客众多。

米裕行走其中,恍惚从天上走入人间的花间客,谪仙人。

金粟即便早已心有所属,对那孙嘉树更是痴心一片,也不得不承认,只说姿容一事,这位米公子,真是神仙中的神仙。

路上多有女子妇人,明眸流彩,忍不住多看几眼那米裕,不知不觉,看荷花浦美景便少了,看那位翩翩公子更多。

神仙何处,烧丹傍井,试墨临池。荷花十里,清风鉴水,明月天衣。

米裕呢喃着这两句从晏家铺子扇面上看到的书上言语,浩然天下的读书人,文采确实好。

而且这浩然天下,如果不谈人,只说各处风景,确实比剑气长城好太多了。

这还没到老龙城,就有此景了。

此刻走在路上,韦文龙以心声感慨道:“这里就是隐官大人和魏剑仙的家乡啊。”

无需魏晋如何提醒,隐官这二字称呼,都是个不大不小的忌讳,不宜放在嘴边时时念叨,韦文龙哪怕忍不住提起,也只能是心声言语。

魏晋笑道:“如果不是远游别洲,否则偌大个一洲之地,难谈家乡。”

而魏晋不但对宝瓶洲,无甚挂念,事实上就算是对风雪庙,也没什么归属感。

金粟伸手指向老龙城上空,为两个外乡人介绍道:“以前我们老龙城有座云海,传闻是最低也该是半仙兵品秩的远古仙人遗物,乘坐云上渡船,俯瞰可见,身在城中,便瞧不见了,只是不知为何,前些年云海突兀消失,如今成了一桩山上奇谈,好些山上练气士专程赶来确定消息真假。”

韦文龙下意识开始盘算着一件半仙兵,在宝瓶洲的估价。

米裕神色自若,以心声与魏晋笑道:“你们宝瓶洲,有这么多吃饱了撑着的人?”

魏晋对米裕印象本就不差,加上与大剑仙米祜、岳青都是相逢投缘的好友,故而魏晋与米裕相处,平时言语皆不见外,答道:“这种话,剑气长城任何一位剑仙都可以说,唯独你米裕没资格阴阳怪气,醉卧云霞,假扮神仙中人,糊弄外乡女修,一大堆的情债糊涂账。”

米裕哈哈笑道:“哪壶不开提哪壶,活该你魏剑仙打光棍。宝瓶洲如今才几个剑仙?堂堂剑仙,还如此年轻,竟然没几个红颜知己,我真不知道是宝瓶洲的仙子们眼神不好,还是你魏晋不开窍,难不成每次行走山上上下,都往脑门上贴一张纸条,上边写着‘不爱女子’四个字。来来来,魏剑仙休要腼腆,咱们都是自家人了,速速将那纸条取出,让我和韦兄弟都开开眼,长长见识……”

魏晋笑道:“真没有此纸条,让米剑仙失望了。”

金粟只知道三人在以心声言语,只是不知聊到了什么事情,如此开心。

一辆马车停在道路中央,在桂花岛停岸之后,走下一位年纪轻轻的高冠男子,腰悬一枚“老龙布雨”玉佩。

是老龙城少城主,苻南华。

见到了魏晋一行人之后,低头抱拳道:“晚辈苻南华,拜见魏剑仙。”

魏晋点头道:“就不去城中做客了,要赶路。”

如果不是身边还站着桂花岛金粟,魏晋可能都不会开口言语半句,在江湖中,魏晋可以与那些武林莽夫相谈甚欢,但是唯独对山上人,从来不假颜色,懒得套近乎。

苻南华侧身让出道路,微笑道:“绝不敢叨扰魏剑仙。晚辈此次慕名而来,其实已经很失礼了。”

走出那条海上道路后,一行人御风前往下一处渡口。

米裕啧啧道:“魏晋,你在宝瓶洲,这么有面子?”

魏晋笑道:“骂人?”

到了渡口那边,不知道谁率先认出了风雪庙剑仙,一时间喧哗不断,等到魏晋落地后,行人纷纷为这位剑仙让出道路。

在剑修不多的宝瓶洲,一位地仙剑修,就已经足可被誉为“某某剑仙”了,更何谈魏晋这位名副其实的上五境剑仙?

所以远处的行人,在指指点点,离着魏晋近些的,都在主动行礼。

米裕又道:“骂你的人,有点多啊。”

魏晋无奈道:“米裕,消停点啊,不然登上渡船后,中途寻一处僻静山水,离了船,切磋剑术一场?”

米裕笑道:“我又不傻,同样是玉璞境,我就只打得过春幡斋邵剑仙了,又打不过风雪庙魏剑仙。”

韦文龙更无奈,你们两位剑仙前辈,切磋就切磋,扯我师父做什么。

三人与金粟告辞,登上一艘渡船。

不像那深居简出的魏晋,米裕依旧跟乘坐桂花岛远游一样,不太愿意缩在屋内,如今喜欢时常在船头那边俯瞰山河,与一旁韦文龙笑道:“原来浩然天下,除了岛屿,还有这么多青山。”

大雪时节,渡船路过一处山上门派。

高崖重楼,仙家馆阁,鳞次栉比,若是凭栏远望,奇松怪柏,几抹翠色在雪中,直教人挑起眼帘,这份仙家景致,几个私家能有?

对面山崖,有青衫长髯客,临崖而立,又有八九位神仙人,弈棋观棋,不知谁是主谁是客。

低头看着这份异乡独有的人间美景,剑仙米裕,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魏晋难得走出屋舍,来到米裕身旁,说道:“你自己都说了,在这宝瓶洲,没几个剑仙,你大可以游历一番,去饮过美酒,再跟上渡船便是。”

米裕已经恢复正常神色,“算了,都没有仙子女修,去了也无甚意思。”

魏晋点头道:“云霞山,清风城许氏的狐国,大骊京畿北边的长春宫,女修较多。”

米裕笑骂道:“老子是风流,又不是色胚!”

与年轻隐官相处久了,耳濡目染多矣的韦文龙,冷不丁小声道:“此事存疑。”

魏晋会心一笑。

米裕竖起拇指,心情大好,“这话说得……有咱们隐官大人几分风采!”

米裕突然问道:“‘种桔子去’,是什么典故?有故事可讲?”

魏晋一头雾水,摇头道:“不知。”

米裕摇摇头,“魏兄,学问不行啊。”

魏晋不以为意,返回屋内继续温养剑意。

韦文龙则去渡船那边购买山水邸报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22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