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八百八十五章 道簪

第八百八十五章 道簪

陈平安和小陌走上一座拱桥,停下脚步。

菖蒲河上,忽来微风,水生鳞甲,金光潋滟。

小陌问道:“公子,有心事?”

陈平安伸手按住栏杆,“在估算这边开家酒楼,一年下来,能挣多少银子。”

小陌哑然失笑。

桂花岛的圭脉小院,春露圃的玉莹崖和蚍蜉铺子,还有只用八十颗谷雨钱就买下的龙宫洞天凫水岛。

此外姜尚真在担任真境宗宗主的时候,曾经拨划出五座岛屿,给了落魄山一块飞地,只不过暂时挂在曾掖名下,大骊礼部那边当然是有秘密录档的,所以落魄山随时可以收入囊中。

如今的陈平安,可谓私产颇多。

陈平安转头看了眼这个黄帽青鞋的“随从”,打趣道:“回头我送你一根行山杖和一只竹箱,出门在外,就更像个负笈游学的文弱书生了。”

小陌点头道:“那小陌就当真了。若是公子不小心忘记此事,小陌会厚着脸皮提醒公子的。”

陈平安说道:“当年仰止被重返浩然的柳七以术法对术法,拦阻归路,使得她未能逃入归墟通道,如今好像被文庙禁足在一处传说是昔年道祖‘炼丹炉’的火山群中,以后如果有机会一起游历中土神洲,可以带你去找她聊几句。”

小陌想了想,抬手按了按帽子,“其实与仰止没什么可以叙旧的。倒是那个朱厌,确实惹人厌,看似言行莽撞,实则精明算计,当年小陌几个相对性情耿直的旧友,都曾在朱厌手上吃过亏,苦头还不小,所以这次小陌醒来,原本打算回到大地,先尽量收拢六洞旧部,第二件事,就是拉上俩朋友观战,我得找朱厌问剑一场。”

说是问剑,当然是一场围殴,好做掉朱厌。不然小陌何必拉上两位旧友。

如果不小心泄露了风声,被白泽或是托月山出手阻拦,救得下朱厌,那就下次再找机会。

大概这就是蛮荒天下巅峰王座独有的行事风格,那份桀骜不驯,是刻在骨子里的。

陈平安笑道:“搬山老祖一挑三,何等英雄气概。”

小陌听到这个说法,佩服不已,果然还是自家公子学问高,会说话。

陈平安说道:“小陌,我们去趟地支一脉修士的仙家客栈。”

小陌点头道:“如此正好,我可以与那位掌柜姑娘道一声谢,送她一件昨夜编织好的法袍好了。公子,此事是否合适?”

陈平安说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个送礼人,没什么不合适的。对方收不收,反正你都合适。”

此次大骊京城之行,最重要的本命瓷已经事了,还有个意外之喜,被自己顺藤摸瓜揪出了一个中土陆氏老祖的陆尾,还是那句家乡老话,坏事不怕早,好事不怕晚。

只等宁姚闭关结束,陈平安就会离开京城,只是有些事还得收尾,比如九境武夫周海镜,她加入地支一脉,是板上钉钉的定局了,她现在的犹豫,只是出于一贯的谨慎,可只要周海镜还想要与身为大骊头等供奉的鱼虹寻仇,并且是那种大快人心的报仇雪恨,她就一定会加入地支一脉,为自己寻找一张比刑部头等无事牌更大的护身符。

再者这次返回大骊京城,刘袈跟自己讨要了两方印章,指明印文内容,得是“剑仙”和“国手”。

那位天水赵氏家主,一国馆阁体的缔造者,当之无愧的帖学宗师,送给了“刘袈”足足两只书画筒的字帖,二十二幅之多,尤其是那幅《元嘉青衣帖》,叹为观止。

而陈平安不过是回礼两方印章,这样的投桃报李,确实多多益善。

宁姚还在闭关,陈平安就不去隔壁屋子篆刻了,担心让她分心。

可要是在人云亦云楼做此事,陈平安还真有点别扭,不是贻笑大方是什么,毕竟师兄崔瀺的书法造诣如何,举世皆知,是那浩然锦绣三事之一。在仙家客栈那边,就比较适合篆刻印章了。

离开那条灯火通明的菖蒲河,与小陌先走到一处相对僻静的巷弄,陈平安施展水云身,隐匿身形,御风去往那座仙家客栈。

双方落下身形,来到那条开在小巷尽头的客栈门口,类似供练气士下榻歇脚的客栈,大骊京城有七八处,陈平安可以打包票,此地肯定是生意最冷清的那个,没有之一。

小陌率先走到张贴有两尊等人高彩绘门神的大门外,轻轻扣响那枚通体鎏金的兽首衔环,慢敲三下过后,结果等了半天,才走出那位客栈的老板娘,女子彩衣,是那金丹境的鬼修改艳。

当初陈平安第一次来此,这头“画师”女鬼给了他一个不小的下马威。

今夜改艳瞧见了陈平安,明明是鬼见人,可她就跟人见鬼一般。

陈平安调侃道:“改艳掌柜,真是一如既往的节俭持家,给自家客栈请个门房的钱,都舍得不开销,难怪生意这么好。”

改艳笑容牵强,“回陈山主的话,其实客栈这边一直在找人,就是没找着中意的人选。”

这还真不是改艳胡诌,关于客栈门房和侍女一事,她跟韩昼锦还有余瑜是有过商议的,韩昼锦的意思,找些模样过得去的女子练气士即可,只要手脚伶俐,性情温婉不惹事,就不用太计较她们的相貌如何,余瑜却说这哪里行,当然得找些胸脯能撞死人的妖艳女子,最后双方也没争出个结果,此事就暂时搁置了。

改艳带着两人来了一处闲置庭院。

小陌期间送给改艳一件法袍,装在一节袖珍青竹筒内。

改艳眼馋得很,二话不说就收下了,半点不客气推脱。

陈平安的本意,今夜只是找到皇子宋续,或是少年苟存,让他们转告其余修士,反正拢共也没几句话。

不曾想今夜,地支一脉的九位修士,很快就齐聚一处,像葛岭和小沙弥后觉就是临时得到消息,分别从京师道录院和译经局匆匆赶来,至于袁化境几个,都是各自离开客栈里边的螺蛳道场,而且到了这边,一个个望向陈平安的眼神都有点怪。

因为客栈这边,白天刚刚得到了一份来自日坠渡口的机密谍报。

蛮荒天下那边,出现了两桩名副其实的天大变故。

继陈清都、龙君和观照三位剑修,万年之后,剑气长城再次问剑还礼托月山,

最终导致一座托月山,荡然无存,过眼云烟。

此外,继董三更拽月坠落人间之后,更有一轮明月皓彩,被数位剑仙合力搬迁到青冥天下。

使得如今蛮荒天下,天上仅剩一轮月。

余瑜小心翼翼问道:“陈先生,是的吧?”

一向胆大包天的少女,用了个含糊其辞的说法。

按照大骊谍报显示,好像天底下同时出现了两个“陈平安”,浩然和蛮荒两座天下各一个,关键是两人境界都极高,还是高得不能再高的那种,按照钦天监那边的推断,可能是传说中的十四境……

唯一区别,就是头戴莲花冠的那个道人陈平安,背剑,联手数位剑仙深入蛮荒腹地,而单独一人,南下游历宝瓶洲各地的那个青衫剑仙,反而不背剑。

陈平安问道:“什么?”

余瑜眨了眨眼睛。

陈平安微笑道:“你说是就是吧。”

随后陈平安开门见山道:“今天来这边,是跟你们说三件事。”

“第一,规矩照旧。只要是在崔师兄制定的规矩之内,我不会过多干涉你们的修行,更不会对你们的在外行事如何指手画脚,但是你们如果谁愿意飞剑传信霁色峰,与落魄山请教修行事,欢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第二,约莫每过十年,我会跟礼、刑两部讨要一份履历、收支,勘验你们的修行成果。等谁跻身了玉璞境,就可以破例不在考评之列。”

“最后,前两者作不作数,我说了算。”

九位地支修士,都无异议。

再天之骄子,再心高气傲,面对这位曾经将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存在,实在是不值一提。

就像那个胜负心极重的袁化境,如今都已经完全没有了与陈平安掰手腕的心气。

陈平安说自己在这边逗留片刻,让他们各回各处继续修行。

至于那个始终面带微笑站在陈平安身后的年轻修士,谁都看不出道行深浅,也没谁敢随便探究。

只能根据今天刑部那边传来的山水情报,得知此人道号喜烛,名叫陌生,是落魄山一位新任记名供奉。

陌生前不久跟随陈平安一起去了趟皇宫。消息就只有这么多。

听改艳说,昨夜陌生还来了趟客栈,自称是陈平安的随从,折算神仙钱之外,还额外讨要了一袋金瓜子。

又是不可以常理揣度的怪人怪事。

落魄山中多神异,底蕴深不见底,如今已经是宝瓶洲山上的一个共识了。

就像那

铅笔小说 23qb.com

<=22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