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一卷 第四话 艾兰诺的神术讲座

第一卷 第四话 艾兰诺的神术讲座

「奇怪,这一定有什么古怪,你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法马眼前的这位小姐,双手手指在桌上紧扣著,不经意地吐出了这句话。

坐在对面的妙龄女子说的这句话,让法马感到很畏怯。

她正是法马的家教老师,布鲁诺的头号弟子——美女一级药师艾兰诺.博纳富瓦。

她那一头带著柔亮光泽的银色秀发分别往左右两边披散,看起来给人一种清爽的印象。身上那件褪光质感的淡蓝色紧身长洋装,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方便活动而在裙襬上开了大胆的高衩;领口则是大大地散开著。丰满得让人不知该将视线往哪里看的傲人上围,就抵在她环抱的双手手臂上。她把银色细框眼镜戴得略低,眼睛盯著法马看。

(服装未免也太随兴了吧!而且竟然还有眼镜啊?)

法马原本猜想如果这个世界相当于中世纪〜近代欧洲的话,服装文化应该也相去不远。然而,事情似乎并非尽如他的预期。是服装充满中世纪风格的梅德西斯家族太过保守而已吗?眼前这位小姐的穿著,俨然就是个从奇幻世界来的人,走的是休闲路线。「这里真不愧是个异世界啊!」法马内心不禁大感佩服。

「是吗?我觉得是您多心了。」

「你看!就是这个!你对我很见外,还说敬语!」

她那甜美的声音挠弄著法马的耳朵。法马暗自反省,没有事先掌握清楚和艾兰诺之间的对话模式。他原本心想既然彼此是师生关系,就预设两人之间要说敬语。

(该怎么说话才好?她这个老师,向来都是个可以像朋友一样往来的人吗?)

他和艾兰诺相约见面的地方,位在沿著宅邸用地流过的一条大河里的沙洲上。沙洲上这座庭园的中央处,有座白色石砌的亭子(西式凉亭)。拱形的屋檐遮挡了阳光,风徐徐地吹过庭园。

亭子里有长椅和桌子,是个很优雅的户外学习空间。而他们两个人正面对面坐在这里。

这里其实是布鲁诺的药草园。法马曾经很忧心这座位在沙洲上的药草园会不会被洪水冲走,但毕竟梅德西斯家族是水类神术的使用者,布鲁诺已经施了神术,让药草园不会因为河川泛滥而被冲走。不过,由于园内栽种的都是昂贵的药草,因此很容易被小偷盯上。为了避免梅德西斯家的财产被窃,药草园日夜当然都有滴水不漏的保全措施。这里就是这样的一座药草园。法马趁著碰面之前,在药草园里逛了一下,发现当中有他在原本那个世界里很熟悉的药草,以及运用在中药上的植物,此外也有异世界独有的陌生药草。

「艾兰诺老师,我会好好说话啦。」

称呼她艾兰诺对吗?还是要叫博纳富瓦老师?在不断摸索当中进行的对话,眼看著就快谈不下去了。

「叫我艾伦才对吧?你呀!总觉得还有什么不对劲的耶!为什么你今天这么奇怪?」

「我知道了,那我从实招来。因为我被雷击中,记忆有点模糊。」

「真是的!这种事情你早点说嘛!伤势很严重吧?」

艾伦像是在闹脾气似地噘起了嘴,说了句「果然不出所料」。她的一举手一投足,全都透露著惹人怜爱的气息。

「我听师父说了。他说你和珞缇妹妹,还有师父的其他弟子们一起到帝都的药店去采购药草,回程途中,在大白天的市区里被雷击中……师父说当时你的心跳和呼吸都停了好一会儿呢!」

「好像是喔。」

「后来,听说是有人从药理学院里把师父找来,由于师父处置得宜,你才捡回一命……还说你手臂上受了一点烧烫之类的伤。」

(原来是布鲁诺先生把我救活的啊……所以才给我喝了药水。)

法马的脉搏究竟是自己又开始跳动,还是因为布鲁诺的处置得宜,才让法马得以生还?其实真正的原因并不清楚。而他手臂上的伤,其实不是一点,是面积大到几乎覆盖双手手臂的烧烫伤。

「没、没什么大不了的啦。」

要是说很严重的话,艾伦一定会要我把伤给她看看吧。

「还有后遗症啊……竟然连记忆都不清楚了。」

艾伦露出了同情的表情。

「我听说被雷劈中之后,性格会为之丕变……或许假以时日就会恢复,但如果一直都是这样,那也没办法。光是捡回这条命,就应该要谢天谢地了。现在保住小命最重要。」

艾伦站了起来,在转身之际微微扬起嘴角笑了。那是个很清澈的、教人眩目的笑容。她步出亭子,往河边走去。法马跟在她的身后。

「今天的课程不讲药学,来确认一下神技吧!」

艾伦问法马是不是还记得所有的神技(神术技能)。

艾伦以前曾经教过少年法马不少神术。

就药学而言,少年法马很勤奋向学;在神术方面,虽然他的资质不如哥哥,但也颇有天分,是个优秀的学生。

「我应该可以变出水来装到杯子里。」

法马半开玩笑地说完这番话之后,艾伦「啊?」了一声,很伤脑筋似地按著额头,说:

「这下子我知道你所谓的『记不得』是怎么回事了。说不定你只是忘了,那我们就来复习一下吧!」

法马很认真地听著艾伦讲授的课程,还做了笔记。

这个世界上的每个贵族都有各自的神术特质,也有自己的守护神。

守护神和神术属性是与生俱来、早已注定的,每位贵族在神殿受洗时会进行守护神鉴定,在洗礼仪式上鉴定过守护神并接受祝福之后,贵族体内有种叫做「神脉」的东西就会打开,从此就可以使用神术了。也就是说,贵族的神脉一开,就能发挥神力了。据说神术就是以这种神力为媒介所施展出来的技能,至于神力多寡是生来就注定的,再怎么锻炼都不会增加。

神术的属性分为火、水、风、土、无。

属性又可分为对象物生成的正属性,和让它们减少的负属性。

偶有无法通过守护神鉴定,导致神脉不开、没有神术特质的贵族子弟,家人会和他们断绝关系,使他们沦为平民。换句话说,这是个神术本位的贵族制度。

(虽然说是贵族,但也满残酷的。)

法马绷紧了神经。

布鲁诺、帕雷、法马的守护神是药神,他们是水类正属性神术的使用者。

在这个世界上,据说存在著超过百位的守护神。从常见的太阳神、月神、地母神、风神、海神等神祇之外,还有医神、药神、锻造等职业神。

以药神为守护神、又是优秀神术使用者的药师,在这片大陆上寥寥无几。

这就是布鲁诺能以尊爵身分受到重用的原因。附带一提,艾伦的守护神是水神。

(神术、属性是跟著守护神而来的啊?唔……)

他差点露出了排斥的反应。他是曾经生活在现代日本的药学学者,不管是神明、佛祖、恶魔、魔法或神术,都是他不喜欢的类别。然而,为了在这个世界上求生存,他不得不记下这些东西。

「就是这样啰!到这里为止,有问题吗?」

艾伦抬起了头向法马确认,而他则是一边翻看刚才抄写笔记的那本笔记本,一边点了点头。

「谢谢,这样我就懂了。对了,那无属性是什么?」

「就是无法以四种属性来定义的、超乎常态的属性。目前虽然有无属性这个类别,但就神殿方面的瞭解,它已经有三百年没出现过了。说穿了,就连这种属性是不是存在,都很令人怀疑。」

艾伦苦笑著说,就连神殿都在讨论是不是要废除这项属性了。

(我可以生成出除了水以外的其他东西耶!那我是什么属性?)

法马大感不解。

「如果可以随心所欲地创造出各种物质,那会是什么属性?」

「这无法以这四种属性来分类,就定义上而言属于无属性,但世上哪有什么都变得出来的能力?每个人能变出来的东西一定就是一种,可以随心所欲地变出任何东西的技术,那已经不是神术了。要是真的有谁会施展这种技术的话,那应该是神明或鬼怪之类的吧?」

(那我这股能力是怎么回事?)

法马的脑子里充满了疑惑,但他决定先搁下属性的话题。

「为什么要学会神术啊?」

「对你而言有两个理由,第一个理由是为了自卫。」

贵族不带剑,取而代之的是会随身携带增强神术用的神杖。他们认为带剑是很可耻的事。

「对我们来说,这就是我们的剑。」

她手中紧握著原本插在腰带上的折叠式神杖,看起来很有架势。

要是真正打起仗来的话,战场上将会是作战级、战术级神术使用者互相较劲,民兵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她说真正出色的术士,可以用水淹没城池,甚至还有人可以改变地形。

「对了,法马!你的宝贝神杖呢?那可是贵族的第二生命呢!」

「啊!」

他带了笔记本和教科书来,却忘了重要的神杖。仔细回想起来,枕边那个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8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