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一卷 第五话 梅德西斯家的人们与法马的能力

第一卷 第五话 梅德西斯家的人们与法马的能力

隔天,艾伦给布鲁诺送了一封飞鸽传书。

信上表示她今天发高烧,所以想停课。通篇都是暗示著她想辞掉家教工作的内容。

布鲁诺接到这个联络之后,对法马说:

「她说她发高烧,还作恶梦、睡不好。她会因为这样而说要请假,实在很稀奇。」

法马觉得坐立难安,因为恶梦的部分或许正是因他而起。

说不定会发高烧也是他的问题。

「竟然说要辞掉家教,开什么玩笑!我明明已经告诉过她,说教导弟子也是药师修行的一环了呀!真是太散漫了!」

法马心想自己最好别介入艾伦这件事。她应该是觉得自己不想当怪物的家教吧?然而,对这些内情一无所知的布鲁诺,并没有让法马称心如意,他交给了法马一个小瓶子。

「她应该是因为发烧才说梦话的吧?你把这个送过去给她。」

他又说这是他自豪的药水了。

法马「唉……」了一声,眼神有如死鱼。

(这次又是什么怪药水啊?)

那是一瓶浓稠的绿色液体,法马有种不祥的预感。

(要是我跑去看她的话,她的身体会不会更不舒服啊?再说她会不会根本就不愿意收下我给她的怪药?她很可能会觉得是毒药而立刻丢掉它。)

法马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提不起劲来了,但又不能违逆父亲这个家长的命令——既然他都已经开口说要法马去了,那法马就非去不可。

最后,法马还是依照指示,搭上了马车,准备送药去给艾伦。

「我们到了,这里就是博纳富瓦家的宅邸。」

马夫敲了敲法马乘坐的马车车门。

「谢谢。」

在马车上摇晃颠簸了一阵子之后,法马来到了一座雄伟的宅邸。艾兰诺·博纳富瓦是位伯爵千金,住的宅邸虽然不比法马家,但占地也相当可观。整座宅邸都是统一的白色调,看来像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形式。整栋建筑打造得很脱俗、洗练,艺术性极高。

「小女的身体似乎略有不适,若您只需要些许时间的话,那我叫她到客厅来吧!」

堂堂尊爵之子大驾光临宅邸,伯爵——也就是艾伦的父亲——来到了玄关大厅接待。法马也觉得自己没有事先约定就直闯宅邸,感到很抱歉。

「如果身体不适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不必见面了。请您将这个东西转交给艾兰诺老师,并祝她早日康复。」

法马交给伯爵的东西当中,还附上了一封布鲁诺写的信,内容写著要她烧退之后再继续担任家教。然而伯爵并未就此作罢。

「您既然都已经专程来访,怎么能就这样请您打道回府呢?我这就去叫小女出来。」

「但她如果还在发高烧的话,我想下床应该会对她造成很大的负担。」

「不、不,没那回事,就算用爬的我也要让她爬出来。」

法马原本并没有打算和艾伦见面,但伯爵力邀他务必留步,把他带到了客厅。

「请您在此稍候。」

法马在客厅等了一下之后,门就打开了。

他以为是艾伦来了,没想到不是艾伦,而是个钢盔从门缝里探出半颗头来。

「请问……是艾伦吗?」

「你来做什么!」

艾伦的感冒应该满严重的,即使隔著钢盔,也可以很明显地听出她的回答声有鼻音。

「果然是艾伦没错。啊,对不起,是你父亲请我进来,我才到这里来叨扰的。把该给的东西交给你之后,我马上就离开。」

「你该不会是要来把知道秘密的我除掉吧!?我说对了吧!?」

艾伦一步步地往后退,一边发出了铿铿锵锵的声响。

「我就说不可能了嘛!总之你先冷静点,进来坐下再说吧!」

法马还举起了双手,表明自己没带神杖,没什么好害怕的。

而另一头的艾伦则是全副武装。她全身穿著防神术的金属板甲,只能从缝隙里看到她的眼睛,手上还拿著三把性能似乎颇为卓越的神杖。看样子她是来真的。

她走进房间之后,和法马还是保持著相当的距离,紧贴著墙壁。法马假装揉眼睛,趁机用左手指圈帮艾伦看诊——她虽然是感冒,但是似乎真的发了高烧。穿著包覆全身的铠甲,重量相当可观,艾伦这个病人包在里面应该非常难受才对。

「你有什么事?」

「父亲大人说你发烧,要我送药来给你,东西就是这些。你愿意收下吗?」

法马「咚」一声,把一罐透著诡异绿光的药瓶摆在客厅桌上。法马向布鲁诺询问过药方,得知这瓶药水仅具有营养补给饮料的效果,便又调配了一些可以缓解各种感冒症状的感冒药进去。

虽然这或许并不符合布鲁诺的原意。

「是师父啊……退烧药这种东西,我自己就会做了,何必要你专程送来?」

(你都说是因为发烧而要辞掉家教工作了,所以他才会认为你没吃退烧药,或者吃了还是没效吧?)

法马心中暗忖,但并没有再雪上加霜似地点出这个问题。

「哦!?该不会是你在这里面下了毒吧?为了想把我除掉!别以为我不知道喔!!」

「我都说没有下毒了嘛!要不然我可以帮你试毒,先喝一半!」

艾伦猛烈的怀疑,让法马感到很疲惫。

「我要送你的是镇痛贴布,希望你把它贴在昨天撞伤的手指上。」

「该不会连这上面也抹了毒药……」

「没有啦!我有这么信不过吗?」

法马颓丧地垂下了肩膀,他只是准备了一块含有镇痛消炎成分的贴布而已呀!这也是个扎扎实实有效的东西。

「还有,你忘了带走镜框,我怕你没了它会很麻烦,就帮你拿过来了。」

法马把那副坏掉的眼镜,还有艾伦放在他家宅邸的那副备用眼镜都带过来了。虽然艾伦的脸上已经戴了一副眼镜,但没多备几副的话,到了要用的时候会很麻烦吧。

法马从盒子里拿出了包在布里的眼镜和镜框,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谢、谢谢。」

剑拔弩张、呈现备战状态的艾伦,面对法马释放出来的善意氛围,气势慢慢软化了下来。

看样子她发现法马是真的担心她,才会帮她送药过来的。

「听说你要辞去家教了?我临行才听说这个消息。过去这段时间很感谢你,你真的很照顾我。」

法马连饯别用的大把花束都带来了。家教的薪水,平常应该都是布鲁诺付的吧?尽管法马只上了昨天一天的课程,但考量到艾伦和少年法马之间的关系,就知道这应该是场离情依依的别离,因此他想竭尽所能地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意。

「欸?这么客气……谢谢,这是我最喜欢的天蓝色花束……」

艾伦懵懵懂懂地收下了花束。这束花,是由她所喜欢的各种花卉汇集而成的。

「其实我并不希望你辞职……」

「不可能的,我要辞职。其实你没有什么想要我教的东西吧?你是药神附身,不然就是药神本尊,对吧?你根本不需要什么家教老师吧?我猜你根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操控神术。」

在艾伦的心目中,法马似乎已经成了药神的化身。

「不,我觉得我自己是人。」

「好,小的知道了,您说得对,您的真实身分,不管是对令尊或您的家人,小的都会绝对保密,就算被扯破嘴都不会说出去。这样行了吗,药神大人?请您饶了小的一命吧!」

艾伦可能是怕用一般的口吻对药神说话会有所得罪,便开始改用敬语。

艾伦彷佛就要说出「求求你,请不要再来纠缠我了,算我拜托你」来求饶了。

「我说我对神术一窍不通,这是真的喔!还有你不必对我说敬语。」

虽然法马嘴上说自己是个人,但现在其实他自己对这一点也不是很有信心。

「法马老弟,不管你再怎么找藉口、再怎么否认,人类可是有影子的喔!啊……我到底在胡说什么理所当然的事啊?况且这件事情竟然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梅德西斯家族怎么会没有任何人发现啊?就连师父都……」

法马在心里默默地回答:应该是因为家里的幽暗,形成了一道掩护吧?

由于法马对艾伦并没有敌意,因此艾伦便将头盔脱了下来,「铿锵」一声放在桌子上。她还发著烧,在钢盔里热得简直就像用滚水川烫似的。

「只要你愿意,我希望你能继续担任我的家教老师,我有很多事情想请你教我。」

「欸?」

「我需要你。」

听了这番突如其来的惊人之语,艾伦的脸红了起来。

「什、什么……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法马家里并没有记载神术技能的相关书籍,适合他拿来当作教材练习。

不知道是为了避免被平民百姓学会,或是有什么战术上的意义,总之神术的技能,是以口耳相传的方式流传下来的;而少年法马也几乎没有留下笔记。因此,法马希望艾伦继续担任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