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一卷 第十话 化妆品与口腔保健

第一卷 第十话 化妆品与口腔保健

药局开幕已经过了一个月。

盛大开幕的药局,一直都是门可罗雀。

原本担心药师公会找碴,但截至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发生。

根据艾伦的说法,他们也在观望贵族开的药局经营状况会如何,因此经营不振的话,他们就不会来捣乱了吧。说起来还真是丢脸……

尽管这里号称是一家万民药局,但堪称为客层的却只有零星上门光顾的富商和低阶贵族等。一如他们预期,有些贵族认为自己的家格不适合在三级药师的药局购物,因此这家药局就成了满足他们需求的地方。

而这些人会来买的,大多是化妆品和护手霜。真正生病的时候,会请帮贵族服务的一级药师、二级药师或医师来看诊,贵族没有必要专程跑到异世界药局来买药。

而他们上门的时候,全都会拚命地盛装打扮。

他们的穿著,就像是被邀请到哪个舞会去似的,甚至还有贵族会戴上勋章。

虽然药局老板是个小孩,但要踏进由尊爵家次子经营、还挂有帝国御准印记的药局,似乎还是让他们绷紧了神经。

「欢迎任何人穿普通服装前来,不需盛装打扮。」

法马在烦恼著该不该准备一个这样的招牌。

不对,最根本的烦恼,应该是希望平民百姓也能够毫无顾忌地前来光顾才对。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某一天的午休时间,员工们正在吃著午餐休息。顺带一提,打从决定雇用赛德列克那天起,为了让膝盖不好的他也能到三楼的休息室来休息,法马就紧急加装了一座配重式的手动升降梯,让赛德列克也能轻轻松松地上到三楼来。

他们一边享用著午餐,讨论的话题不是别的,正是该如何吸引平民上门的这个话题。众人一边休息,一边进行著午餐会报。

「客人是不可能一口气突然涌上门来的哟。」

艾伦一手拿著面包,一边喝著珞缇榨的新鲜柳橙汁。

「虽然时间充裕,可以帮每位患者仔细诊疗是不错,不过我总觉得并没有把药送到真正需要治疗的人手上。」

法马原本期待要帮助那些真正贫困的患者,但他们却对药局敬而远之,不肯上门。

「我早就料到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珞缇猛然站了起来。

「所以我就想了一个方法!」

珞缇这几天好像做了异世界药局的街头问卷调查。

职员当中只有珞缇是平民,可以很亲切地和市井小民轻松闲谈。

「我来公布!圣佛尔波帝都市民百人大调查!可以复选喔!」

「干得好啊,珞缇!你帮了大忙喔!虽然我很害怕结果如何……」

法马拍拍手,同时也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你就毫不保留地公布吧!珞缇妹妹太能干了,我好伤脑筋喔!」

艾伦炒热气氛。

「那就先公布最多人选的项目:御准印记好可怕 四十八人。」

第一名竟然是这个?其他三人都虚脱了。

「不会说敬语,无法与贵族药师沟通,或担心被判不敬罪,所以不敢接近药局 四十六人。」

哦〜是这个呀?其他三人都可以接受。

「没有可以穿到贵族药局去的正式服装 二十五人。」

艾伦反驳说,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正式的服装嘛!

「门口站岗的骑士很可怕 十九人。」

法马很想为站岗的骑士们辩驳,毕竟这样的意见虽然可以理解,但如果笑嘻嘻的就不是守卫了。

「无法信任儿童药师开出来的药 十八人。」

法马说了一声「是我?」,猛然趴倒在桌子上。

「招牌上写的药价是『面议』,感觉好像很贵,很可怕 十二人。」

「不认识字,所以看不懂招牌,不敢进去 十人。」

「还有……老板是个小孩 八人。」

法马再度成了击垮药局经营的关键理由。

尽管法马的内心再怎么坚强,得知关键原因出在自己身上,多少还是有点受伤。

「谢谢,我们都清楚了。情况果然不出所料呢!」

艾伦挥了挥手,又调整了一下眼镜。

「追根究柢,其实我们是败在客人来到店里之前这一段。真希望他们好歹先瞭解一下药效,真可惜呀!」

「说老板是个小孩,那我们还真的是无话可说呢……」

「别在意,法马少爷和我本来就是小孩呀!」

珞缇很天真地戳到了法马的痛处。

「平民百姓会想去平民经营的知名老药房,才不想跟贵族打交道呢!由我来说这句话似乎不是很妥当,但事实就是如此。」

「把药品的价格和诊疗费明确地计算出来挂在店门口,会比较好吗?若有什么可以改善现况的方法,我们就来试试看吧!」

赛德列克提出了这个建议。原本想依据患者的社会地位、财产、困顿程度来调整药价的法马,现在也反省自己当初不该写「面议」,这个字眼似乎加重了客人的戒心。

「得打造成一家有常客上门的药局才行呢!」

艾伦这么说道。

在客人对这家药局如此敬而远之的情况下,有一位平民老人——尚,每天都会上门光顾。

尚老伯直接冲到了药局的柜台,就像在自己家里似的。

「买点搭船用的糖果好了,今天就买三颗吧!」

尚老伯每天都会来买糖,然后喝些饮水机的水,再走回他的散步路线。

「好的,三颗是吗?谢谢惠顾。」

法马很殷勤地回应著。虽然法马觉得他与其每天都来买,是不是一次多买一些比较省事,但他就是每天都很规律地上门消费。

他有时买一颗、有时两颗,总之就是会来买糖,可以算是一位常客。

法马从糖罐里拿出三颗糖给他。药局里备有各式各样的糖,从止咳糖、感冒预防糖、搭船时预防坏血病的糖、预防中暑用的盐糖等等。这些商品的价格都和糖饼铺卖的糖果差不多,因此富商子弟也会自己拿著铜板来买。

「这样我就是有买商品的客人了,要喝你们的水啰!」

他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虽然他总是来买搭船用的糖,但职员们早已察觉到他的目的其实不是糖,而是想喝水。

「呵呵呵,就是这个、就是这个,这个水很好喝呀!」

尚老伯乐不可支,大摇大摆地把纸杯凑进了饮水机。

为了卫生起见,这些客用的纸杯也是请珞缇用纸折的。这种用折纸做出来的杯子,是法马教她做的。

「请尽量喝,外面天气很乾燥,要多补充一点水分。」

法马不带丝毫愠色,还请他多喝点冰凉的水。法马原本还担心他老人家喝冰水对身体不好,建议他是不是喝常温的水比较好,但尚老伯却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彷佛在说不要法马多管闲事似的。

凡购买商品者,喝水都是免费的。

未购买商品者,则需要付点零钱。

尚老伯每次一定都会咕噜咕噜地喝完五杯水。

「您买搭船用的糖,是要出海去吗?」

这么一说,尚老伯的确晒得全身黝黑。法马问他以前是不是个讨海人。

「没有,最近都没出海啰!以前倒是满常出海的。就这样啦!」

尚老伯胡乱地挥挥手之后,就步履蹒跚地走回他的散步路线去了。

(看来他买药跟搭船无关。多摄取维他命C倒也不是坏事,只要他喜欢吃就好。)

法马送尚老伯到店门外,发现他和好几名男子约在熟悉的巷内碰面,其中一名男子手上拿著印有S·I·O标志的包包。

(是散步的同好吗?)

法马不知道这个缩写代表著什么涵义,只能作出这样的推测。

紧接在尚老伯之后上门的,是一组上流贵族夫妇。贵妇梳著洛可可风的发型,头发上刷了白粉,梳得高高蓬蓬的,头顶还戴了一顶羽毛帽;绅士则是戴著大礼帽。两个人都戴著面具。

(这两个人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两人明明就很古怪,但隶属于宅邸的骑士守卫竟然擅自决定放他们进来。两人走进药局里之后,法马不禁开口提醒:

「母亲大人,请小心不要让您的秀发扫到架上的商品。」

贵妇一阵慌张。

「欸?哎呀,讨厌!你怎么知道是我?」

「两位要过来的话,今天早上跟我说一声就行了呀!」

法马请父母到药局里崭新的接待区沙发上坐下休息,赛德列克送上了茶水。两人尴尬地把各自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他们的面具让人想到了威尼斯面具。法马很想质问布鲁诺和碧翠丝,到底是哪一方先提议要戴这种面具的?他们真的以为这样不会穿帮吗?

「我、我们想说不知道你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嘛!况且你还是个小孩子。」

碧翠丝看起来担心得不得了;相形之下,布鲁诺则显得很沉著。他站起身,说:

「老板,可以参观一下店里吗?」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