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二卷 第四话 从牢笼脱逃而出的恶灵附身者

第二卷 第四话 从牢笼脱逃而出的恶灵附身者

「法马少爷最近愈来愈忙了呢……」

法马在药局工作时,边整理病历边打起瞌睡来了。珞缇见状一脸担心地凑近,艾伦则是用手指戳他的脸颊和背部,但都不见法马有醒来的迹象。

「是啊,毕竟他在事业发展上太有野心了,现在不只药局的工作要处理……还有公会的事情要办呢。」

「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珞缇想多少帮法马减轻他的负担,可惜她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徒有干劲。

「原来药神寄宿到人的身上后,也会觉得疲累的呢……」

艾伦看着疲惫不堪的法马,用珞缇听不到的音量悄悄咕哝了一句。

「虽然法马治愈了很多人,但这样下去他会不会自己先倒下呀?」

法马曾说过,他的身体不太受药物或毒物的影响。

「或许能治愈药神的药,只有人类感恩的心吧。」

艾伦如此想着,并不忘在心中合掌表示感谢。

「艾兰诺小姐,您在说什么呀?」

「没什么啦,我自言自语。我想法马应该是想到患者,就想替他们做点什么,结果太勉强自己了吧。」

艾伦叹了一小口气。虽然法马愈努力就有愈多的患者会得到救赎,但这样下去他的身体会撑不住。他年幼的身体已太过操劳。

「若是我们可以帮忙分担一些其他工作,像是帮忙调度材料之类的就好了。如此一来法马少爷就能专注在诊疗和调剂上,负担也会较少。」

赛德列克说道,他也很担心法马。而他的膝盖在贴布和法马给的药治疗之下,已经恢复到可以短时间不靠拐杖也能走路的程度。

「只不过,有很多材料只有法马才会合成。我想他应该常常在四楼的研究室内独自进行合成。而且明明我问过很多次了,他也不让我看到底是怎么做的。我觉得好不甘心,为什么自己的能力不足,要是能让他找我帮忙,他就不会这么累了。」

「最近这连续几天,法马少爷都留下来工作呢。」

赛德列克其实有偷偷地在管理法马的劳动时间,而最近几天的纪录,多为表示加班的红线。

(插图P113)

至今为止,异世界药局所开的处方药剂以及关系企业或合作店家的药,原料都是法马一个人在生产。虽然因为有些药会使用马赛尔领地所供应的药草当材料,所以艾伦也会帮忙进行一部分的调配,但法马还是忙到连周末都在工作。他不但留下来工作到很晚,早上又一大早就躲进研究室里准备药的材料,晚上还有可能紧急替病情有变化的患者进行夜间诊疗,最近都过著这样的生活。

「就算法马拥有无限的神力,身体还是会累的啊。」

法马终于睡醒,他呈现一脸还没醒过来的呆样,额头上还印着桌子的木纹。珞缇怕法马刚醒来容易着凉,赶紧在他肩上披上丝巾。

「我刚才睡着了吗?」

「你已经好一段时间都在打瞌睡了,你该不会其实是昏过去了吧?看来你真的太累了。」

艾伦用手指揉了揉法马的额头,试图抚平印上去的痕迹。而法马就任由她按压自己的额头,悄声咕哝道:

「我明明发誓过下一次人生不要把时间都花在工作上的,结果已经过劳了吗……」

「嗯?你刚说什么?」

「没事,我在自言自语。」

「对了,异世界药局本店的药师除了你之外,只有我一个人,你要不要考虑雇佣其他药师,或是收徒弟呢?我想只要建立一套系统,借此教导学徒后,你应该会轻松很多呀。」

艾伦向法马提案。毕竟在这个世界中,只有法马一人拥有新药的药学知识,但实际上整个系统只有一个大脑是件致命的事。再这样下去,法马体力的负荷会过大,他可能会因此病倒,甚至死亡。艾伦很担心事情真的这样发展。

「我有在考虑这件事。我打算等药厂建造完成,就开始制造化学合成药物,只要确定能顺利制造,我计画召集国内外的优秀技术人员和研究者,循序渐进地教导他们关于制药所需的药学知识。」

法马讲出了他的长程计画。而他认为在能实际执行之前,也只能硬著头皮撑下去了。

马赛尔领地的药厂,有了帝国的资金、尊爵家的财力、神殿的资金支援,加上法马不惜投资异世界药局的庞大营业额,正以惊人的速度建造中。只要药厂完成,就能分散原料的生产据点,法马也就能空出更多时间休息。

「像师父担任校长的圣佛尔波帝国药理学院中,也有不少优秀的学生啊,你可以考虑看看。你要的话,也可以从我的弟子里面挑选。」

艾伦本身也拥有三名弟子。「由于现在药局的工作太忙,没时间指导他们,所以我都把弟子交给布鲁诺师父管。法马你也可以雇用这些弟子到药局工作呀。」……她如此提议。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我下次再和父亲大人谈看看。」

「话说回来,药厂还需要什么吗?趁现在跟我讲一下,我可以帮你调度。」

艾伦想提早做准备,她是很讨厌到紧要关头才在那边手忙脚乱的人。

「我想雇用几个拥有可以做出高难度玻璃工艺或能进行细节锻造的工匠。」

「不能直接买现成的吗?」

「我想委托制造一些形状比较特殊的物品。」

「那就得找技术最高明的师傅,才能把法马内心的设计加以实现呢。」

艾伦陷入沉思。法马大概不惜花大钱也想雇用技术好的师傅吧。

「虽然不一定要技术最高明的,但希望至少是能制作出高难度工艺的师傅。」

「我知道一位叫做梅乐蒂·露·路的尊爵,她是医疗火焰技术师傅,专门在帮炼金术师、药师、医师制作实验道具。她会制作玻璃器具,也会金属工艺。师父的道具也都是她在做的唷。虽然她只接受有地位的顾客委托,但我想可以靠着师父的关系,请她帮你制作。」

「原来这位尊爵是女性,这不是很少见吗?」

听到法马不经意的一句话,艾伦无奈地回道:

「我还以为你知道耶,尊爵是赋予个人的最高阶封号,并非整个家族都有,因此性别为男性或女性都没关系。」

「原来是这样啊。」

「所以一个家族出现两名以上的尊爵也不奇怪。法马你大概成人以后,也会被授予尊爵爵位吧。」

「法马少爷好厉害!等到获得尊爵爵位后,我们就办宴会庆祝吧!要准备很多好吃的!」

珞缇听到尊爵的事,变得十分兴奋,仿佛就像是她自己的事一般。当然,把重点摆在美食上,也很有珞缇的风格。

「珞缇妹妹你真是的,太性急了吧。」

艾伦确信继布鲁诺之后,法马也终究会被授予尊爵爵位。顺道一提,她还预估法马在死后会被神殿奉为药神的化身,当作圣人祭祀,或干脆被神格化也不一定。只不过法马本人似乎完全没有自觉。

「不会啦,怎么可能……你们太夸张了啦。那我就去拜托父亲大人介绍梅乐蒂尊爵给我认识吧。」

「对了,关于物品的交货期,建议你多估点时间给她,毕竟她非常忙碌。」

「我知道了,我会照做的。艾伦,谢谢你的建议。」

据说梅乐蒂.露.路尊爵在这一年间,拒绝了所有包含重要顾客的委托。法马和艾伦来到尊爵位于郊外的宅邸,在城堡宏伟的大门前,和身为总管的老人交谈,希望能见尊爵一面。

「小姐的身体状况不太好,现在正在静养中。」

总管感觉有点支支吾吾地说出了谢客的借口。「那我们来得很刚好呢。」法马如此向总管提出他可以帮尊爵做诊疗。

「我们两个是药师,如果梅乐蒂尊爵没有一定要专属主治医师或药师看诊的话,我们可以帮忙看看她的身体状况。」

「不,这样太劳烦您了……」

「但她现在不太舒服吧?有专属的医师可以帮她治疗吗?」

艾伦回问总管。药师的本性就是,听到有患者身体不舒服,就想帮忙治疗。

「无论梅乐蒂尊爵的病情如何,我们保证会守口如瓶的。」

法马察觉到这事背后可能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隐情,因此答应总管会严守秘密。

「好吧……我明白了。我个人也很希望两位有办法救救小姐。那请随我来,并请两位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太过惊讶。」

两人被带到了位于城堡中央的高大圆塔里。

「尊爵真的在这种地方吗?」

这座塔怎么看都像一座监狱,让法马忍不住开口提问。

走完了漫长的阶梯,到达塔顶时,眼前的光景不禁让法马倒抽了一口气。

他所看到的是用石头打造的牢房,将牢房围住的栅栏还是双重设计,在牢房中央,放著一把椅子,一名女性被五花大绑锁在上面。女性的双手被绑在背后,全身无力,意识朦胧地发出呻吟声。

想必她就是梅乐蒂尊爵吧。

「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待她!?她犯了什么罪吗!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