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二卷 第五话 药神杖与帕雷返乡

第二卷 第五话 药神杖与帕雷返乡

「听说后天帕雷少爷就会回来了呢!厨房领班是这样告诉我的!」

某天,珞缇在打扫法马的房间时,一边哼著歌,一边开心地告诉他这件事。

「咦!?兄长大人要回来了吗!?」

法马曾经因为名字和药丸相同,而对他感到十分同情的十七岁哥哥,好像即将返乡了。

「因为帕雷少爷好像一直忙于学业和研修,有将近一年没有回家了呢。所以为了庆祝,后天的晚餐会准备得很豪华喔!听说会有很多种甜点呢。」

珞缇露出满脸的笑容,说道:

「哼哼,我可是从厨房领班那边听来的!我要先空着肚子,准备吃大餐!」

看到她充满干劲的模样,法马立刻识破她不是为了帕雷返乡而开心,而是在等著吃好料。

「厨房领班老是会事先让我吃一堆面包填肚子,就怕我吃太多。但我这次一定要空着肚子去吃大餐!」

珞缇对厨房领班很有戒心,她用认真的表情表示:「这可是一场激烈的战争。」

「太好了,珞缇你有大餐吃了。毕竟你还在成长期嘛。」

看到珞缇对食物的热情,法马不禁感到很欣慰。就在此时,珞缇突然回他一句:

「法马少爷也在成长期呀!对了,您还记得帕雷少爷的事吗?」

「不太清楚耶。」

虽然法马保有以前的法马少年的部分记忆,但关于帕雷,却几乎回想不起任何事情。

「或许我见到本人后,就会想起一些事情。但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说一下关于他的事给我听,如果可以说几件印象深刻的事就更好了。」

「帕雷少爷不但聪明伶俐,还是位优秀的水系神术使用者,或许是遗传了老爷。然后他也常常找机会严格锻炼法马少爷和布兰琪小姐。」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珞缇可能是回想了起来,一边发抖一边对天祷告。而且她还告诉法马一件恐怖的资讯:

「由于帕雷少爷完全不会手下留情,法马少爷曾经被打到遍体鳞伤,连老爷也出来训斥帕雷少爷做得太过分了。」

「原来我和布兰琪都被他严格锻炼过吗?先不说我,连对布兰琪也这样,看来他真的毫不留情啊……」

「呜……我不想要想起大哥所做的训练……」

布兰琪正好经过,但她只是听到「帕雷」两个字,就变得慌慌张张地,一副想逃的模样。

「帕雷少爷曾说过这是爱的鞭策。实际上不论是法马少爷还是布兰琪小姐,在经过帕雷少爷锻炼后,神术都进步了很多……虽然也付出了伟大的牺牲。」

每当帕雷从诺瓦鲁特医药大学回到家里,总会以「较量神术」为借口锻炼弟妹,这根本是这个家里每年固定会出现的现象了。

根据珞缇的情报指出,虽然法马很想逃离帕雷的锻炼,但逃跑压根儿没用,不管逃到天涯海角帕雷都会追上去。顺道一提,最惨的时候,法马好像曾经被弄到骨折。

(弄到骨折会不会太过分啦?虽然我没什么记忆,但这听起来完全不像兄弟吵架或较量的等级喔。)

就算说是认真对决,这也做得太过分了吧……法马开始对自己的哥哥感到不敢恭维。

「话说回来,我的神术不是艾伦在负责教导的吗?为什么兄长大人还要特地锻炼我呢?是有点像兄弟吵架吗?」

「他们两位都曾教过法马少爷神术喔。在帕雷少爷就读诺瓦鲁特医药大学后,老爷才请艾兰诺小姐来当法马少爷的家教老师。啊,帕雷少爷和艾兰诺小姐虽然是青梅竹马,但他们也是竞争对手。还请法马少爷尽量不要在两人面前提到对方的名字,可能会见血的喔。」

「这也太可怕了吧!」

听说帕雷和艾伦年纪相同,自尊心也都很高,所以会互相坚持自己才是更优秀的神术使用者和药师。然后就会展开激烈的冤家对决。

「珞缇,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宝贵的情报。」

要是不小心惹火他们就糟了,法马觉得自己事先得到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资讯。

「这么说来,我最近也没在做神术训练,身体有点生锈了呢。若是单方面被兄长大人以神术压制也挺不甘心的,还是来做些很久没做的自主训练吧。虽然只能算是临时抱佛脚啦,毕竟他几天后就要回家了。」

法马如此想着,但等他用白银神杖试着使出几次水系神技后——

「咦?原来神杖会断掉吗?」

非常不幸地,法马诊疗时所用的那根银色神杖就此断成了两截。

「什么?你想要新的神杖?你不是有一把银色的吗?更何况法马你根本没在用嘛。」

隔天在药局,艾伦听到法马这样问她后,不禁嘟起嘴巴抱怨了一下。

「昨天我单独训练时弄坏了。我也只有那一把神杖啊。」

「不得了了……我感受到事情会变得很不得了。」

珞缇大力地甩了甩头,并跟法马咬耳朵。帕雷的事可要对艾伦保密。

「如果兄长大人知道我没有神杖,会发生什么事啊?」

「帕雷少爷会把您杀得只剩一口气……」

「这听起来不太妙啊。」

由于珞缇很认真地警告他,法马不禁慌了起来,心想一定得在今天之内找到新神杖才行。

「你们两个人鬼鬼祟祟地在说什么?而且你为什么急着要新神杖?更何况,如果不找个高阶神术使用者专用的战斗用神杖的话,搞不好又会被你弄坏喔。还有,你也希望在诊疗时用同一把神杖吧?」

「嗯,如果可以的话。毕竟要随身携带两把神杖也是挺麻烦的。」

「你还会拿来战斗对吧?」

「嗯,所以我希望能找把耐用点的。最好是方便携带又可以缩小体积的。」

就在听到法马提出更多需求后,艾伦立刻放弃帮忙了。

「你的要求也太多了吧,根本不可能啊。更何况在帝都根本找不到可以承受你的神力的神杖。话说法马你怎么事到如今才想要神杖呀?你没有神杖也能自由自在地使出高阶神术和神技不是吗?而且战斗用的神杖可是又大又重,携带很不方便,你真的想要吗?」

艾伦随身携带的那把为高阶神术使用者打造的神杖,确实是战斗和诊疗兼用。虽然那把长长的神杖有折叠式设计,比较便于携带,但艾伦挂在腰上时还是感觉碍手碍脚的。

「艾伦你以前不是曾经说过,贵族必须随身携带神杖才行吗?」

法马反问艾伦。

「神杖只是在我们使用神术时,辅助传达神力或发动神技的道具,如果你能自由自在地使用神术,就不需要神杖了。如果你只是想找一把神杖带着身上,那带个装饰用的就好啦。只是为了装饰用的话,我的神杖可以借你啊,要吗?」

艾伦如此朝法马问道。虽然拿把只是装饰用的神杖会让事情变得很棘手,但法马也不能告诉艾伦真正的理由。

「呃,可是我想要一把属于自己的神杖。」

「既然你那么想要,要不要去帮皇帝陛下制作神杖的神杖店看看?虽然那边的神杖应该都不便宜啦。」

「那我午休时间就过去看看吧。你可以告诉我地点吗?」

「你还真性急耶。神杖这种东西要慢慢挑选,急不得的。应该要多去几家店逛逛,仔细比较哪把神杖最好。要不要我陪你去?我对神杖还挺熟悉的。」

艾伦感觉还是很在意法马为何急着要神杖。但法马又不能说溜嘴表示这件事跟他的哥哥返乡有关。因为艾伦和帕雷两人是竞争对手,说出来会让事情变得很棘手。

「不好意思插个话。药神大人,您在寻找可以用的神杖吗?」

在药局一角偷听他们讲话的守护神殿神官长所罗门,带点迟疑地向法马搭话。

所罗门几乎每天只要到了神殿休息时间,便会跑到药局来,而他今天也理所当然地待在药局里。他平常会到药局做一些祈祷,并且买点药喝点水后,再回神殿。虽然因为他有买药,所以确实算是药局的顾客,但艾伦和法马多少已经察觉到,他每天来药局的主要目的是侦查和祈祷。

「是呀,没错。还有,请你别那样称呼我。」

只有这个称呼,不管法马叮咛多少次,所罗门都不愿意改掉。虽然所罗门并不会在其他客人面前大声说出这个称呼,因此实际影响不大,但每次珞缇听到所罗门如此称呼法马,都会愣住。

「我特意找来了适合药神大人使用的秘宝,目前就放在神殿里。我立刻就拿过来给您。」

依照神官长的说法,有一把名为『药神杖』的秘宝,它不只可承受四属性神术的使用,并且兼具攻击、诊疗、治疗的功能。在各守护神殿之间,原本就有偶尔交换彼此祭祀秘宝的习惯,而神官长好像特地用多样秘宝交换了药神杖,费尽功夫才得手。法马心想「这家伙做事还真周到啊……」。

「你要将那把秘宝借给我吗?但是我有点怕再把神杖弄坏耶,而且它感觉还很昂贵,如果被偷的话怎么办……」

当法马犹豫不决时,神官长很干脆地否定了他的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