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四卷 第四话 珞缇的初潮与吸水性聚合物

第四卷 第四话 珞缇的初潮与吸水性聚合物

法马与所罗门回到帝都的两天后──

帝都神官长科莫的使者,带着神圣国大神官的亲笔信来到梅德西斯家。

「大神殿认为,药神杖可以暂时交由您保管。」

神官表情尴尬地传讯,法马惊讶地说道:

「为什么呢?我正想向陛下请假,安排前往神圣国的行程呢。」

他故意装傻地追问原因。

「呃,因为所罗门身体不适,无法立刻与您会面……」

「所罗门先生的身体非常不舒服吗?因为神脉被关闭了,所以身体出了问题吗?真是太令人担心了。我还是亲自去一趟神圣国,为所罗门诊疗、开药好了。没亲眼见到所罗门先生,我就无法放心呢……请帮我如此转告大神官大人吧。」

所罗门真是可怜──法马的表情仿佛这么说。当然,他只是在演戏。

「不!绝对没有那种事!再说,神圣国有专门的医生,没问题的。那么,如果还有来自神圣国的联络,我们会再通知您,在下告辞了!」

见神官狼狈地落荒而逃,法马得意地回头。

穿着便服的所罗门缓缓从柱子后方现身。

「听说是这么回事呢,所罗门先生。」

「我想那个叫所罗门的人,身体应该永远不会好了。」

两人装模作样地说着,彼此对望一眼,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嗯,大致上的事朕已经了解了。你肯对朕说出这些事,很好。」

女帝深深点头。刚才所罗门已经把事情的原委禀告她了。

法马带着所罗门来到宫殿,将他引介给女帝。不过法马把说明的工作交给所罗门后,就回药局去了。

「神圣国想把法马封印在大神殿里。简单来说,就是这么回事吧?」

「是的。恐怕是这样没错。」

「听说你因为不肯说出法马的所在之处,为了保护他而被神圣国打入大牢。你为什么要做出那种背叛神殿般的行为?有什么理由驱使你那么做吗?」

「因为我信仰的是守护神,不是神殿。」

「那么,就前神官长的角度来看,你认为法马是药神吗?」

女帝向所罗门问道。所罗门说出了一部分的资讯:

「虽然不能确定究竟是药神的化身,或是被药神附身,但法马大人确实是药神没错。只是祂自己不肯表明身分就是了。」

「嗯,法马是有点特别。」

女帝微笑地说。提到法马时,她的表情总是特别柔和。

「那位大人拚命地想融入人世,接近众生。虽然祂的力量足以改变世界,可是因为不曾完全发挥过,所以也不清楚自己的真正实力。但这也是祂的高尚之处吧。法马大人与历代的守护神完全不同,甚至愿意冒险救我这样的人两次。」

所罗门的语气很热切。

「法马大人的神力可说是无穷无尽,历代的守护神全都无法与祂相比。但是也因此,神圣国肯定不会放过祂。会以绑架或人质威胁,逼祂前往大神殿。即使是现在,八成也有神官在跟踪祂吧。不论药局或梅德西斯家都不够安全,而且法马大人的家人都有可能遭遇危险。我很清楚神殿肮脏的那一面。」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所罗门很担心神殿会对法马使出强硬手段。

「这可是很严重的事。朕重新问你一次,神殿捉住法马后,打算做什么?」

「表面上的说法,是为了把守护神封印在大神殿中,加以祭祀。」

「怎么封印呢?」

这是神殿的机密,原本不能告诉世俗的女帝,但所罗门还是毫不保留地答道:

「把守护神软禁在名为至圣所的场地。一旦进入那里,封神秘术就会发动,使守护神失去神力,再也无法离开。至圣所是能吸取神力的空间,能随时榨取法马大人的神力。至圣所的环境舒适如王宫,不但不愁吃穿,而且能受神官们崇拜,但是会失去自由。」

前提是封神秘术对法马有效。所罗门补充道。

「假如守护神的力量太强,封神秘术就不管用了。过去曾有那样的例子。如果是法马大人,就算被大神殿捉住,应该也能轻易地离开吧。但是不能保证现实绝对如此。」

从所罗门那儿得知神殿的计划后,女帝露出不愉快的表情。

「身为人类,竟然想捉住授予人们神力的守护神,神殿真是令人失望。神官们都失去信仰了吗?」

「陛下说的对。大神殿的神官们都愚蠢盲目到没有是非了。」

所罗门不但没有反驳,而且还很赞同女帝的说法。

「对药学那么热情、那么热心为人治病的法马,假如被关在神殿里,再也无法为患者治病的话,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那些人真是疯了。」

女帝心痛地垂下眼帘,以帝杖敲击地面。

「朕一直放手让法马做他想做的事。赐给他土地,也在资金方面援助他。不过相对的,朕只做最低限度的介入。法马想成就的事,不是凡人能随意插手的。」

「陛下英明。帝都神殿也一直以此为方针。」

看来,女帝与所罗门对法马的想法相当一致。

「神殿为什么非得得到法马的神力不可?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是一介神官长,不清楚原因。只有枢机神官长与大神官才知道真相。」

「唔……但你还是把知道的事全说出来了。要是再次被神殿捉住,你一定会没命吧。」

我的命已经献给法马大人了。所罗门如此回道。

「话说回来,你打算怎么做呢?还俗的话又太可惜了点。」

「我目前在梅德西斯家叨扰,但是继续待下去,会给梅德西斯家添麻烦的,所以我会找机会离开。我有想寻找的东西,那东西说不定对法马大人有帮助。就是与『圣泉』传说有关的事物。」

自己打算四处流浪──所罗门如此表明。

「那东西就由朕来寻找吧。你想不想成为朕的臣下呢?」

女帝邀所罗门出仕宫廷。

「既然神殿一直在监视法马,就算你只是暂时躲在梅德西斯尊爵家,也有可能被发现。但假如是朕的宫殿,任何的不速之客,也就是神殿的鼠辈,是一只也进不来的,非常适合藏匿你。再说,身为前神官长的你的神术知识很有用,朕希望你能成为帝国的神术顾问。尤其是打开与关闭神脉的秘仪,应该能成为我国对抗神圣国的关键。再说,这里有你信仰的法马担任宫廷药师,你应该不会有任何不满吧。」

「是,谢陛下隆恩。小人感激不尽。」

不但能保障自身安全,而且可以留在法马身边。对所罗门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条件了。

「哦,对了,你不必发誓效忠朕。只要忠于自己的信仰就行。」

女帝对所罗门眨了眨眼,豪气地微笑道。

法马回药局工作了一阵子,来到休息时间。

(真是离奇啊……明明只是我的职员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大秘宝?什么跟什么啊……)

被当成大秘宝、保存在大神殿地下膜拜的职员证,究竟有什么用途呢?法马完全想像不出来。

「连你也不知道用法啊?」

艾伦透过光,端详着如宝石般发出美丽光泽的职员证。秘宝能穿透有机物,艾伦当然无法直接拿起职员证,是装在金属盒里拿着。总之,为了在想到使用方法时能立即实验看看,法马决定随身携带着职员证。

一旁,珞缇正唉声叹气。

「唉……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虽然音量很小,但还是被法马听到了。

「怎么了?妳已经喊着『怎么办』好多次了。如果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吧?」

「是啊,这么没精神,一点也不像妳。怎么了呢?」

艾伦温柔地拍了拍珞缇的肩膀。珞缇一直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很少看到她陷入烦恼的样子。

「血停不下来……怎么办?」

珞缇以细若蚊鸣的声音说道。

「割伤吗?是哪边受伤了?我帮妳看一下吧。」

「不、不,请不要这样!」

法马很平常地问道,但是珞缇却惊慌地逃开。就算使用诊眼,也找不到任何出现异常的部位。法马仔细观察珞缇的身体后,走到她身边:

「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呢,是哪里在流血呢?让我看看,我帮妳止血吧。」

「哇──请不要这样!请不要问那么凶猛的问题!」

法马问完,才对自己居然问了那种问题,感到后悔。

(就珞缇的年纪来说,以诊眼找不出疾病,但是会流血的情况……啊,糟糕,这不成了性骚扰吗?)

法马开始痛恨起自己的没神经与缺乏想像力,非常希望能把时间倒转回五分钟之前。

「对、对不起,我不该一直追问的。」

「哦哦,难道说──」

艾伦咳了一声,在珞缇耳边说起悄悄话。法马听不到她说了什么。

「……是这样吗?」

珞缇低头,轻轻地点了一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