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四卷 第六话 炼金术师们的可疑集会

第四卷 第六话 炼金术师们的可疑集会

「您好,法马大人,我是来进货药品的。」

「皮耶尔先生,我等你很久了!」

这天,调剂药局公会会长皮耶尔带着女儿来到异世界药局。

同时也是树荫阳光药店老板的他,会定期驾着载货马车来异世界药局批货。每次都购买大量的商品,连同法马的服药、处方指导,一起分配给各调剂药局加盟店。加盟店贩卖的有感冒药或退烧药之类,在日本,就算未经处方也能直接购买,称为非处方药的成药。其他,还有健康食品、口腔保健商品、各种生理用品等产品,最近还开始贩卖新产品纸尿布。

「喂,要好好向法马大人打招呼哦。」

「啊,妳是……」

皮耶尔的女儿从他身后探出头,朝法马一鞠躬,羞涩地看着法马。皮耶尔说,是因为流感时,被法马塞了坐药,所以她对法马有复杂的感情。虽然法马记得自己对谁做过什么样的处置,但他只认为那是普通医疗处置,所以无法理解皮耶尔的女儿为什么要脸红。

「呃,要吃糖果吗?也有威化饼哦。」

法马拿起装着糖果的瓶子,向皮耶尔的女儿说道,但是她立刻躲回皮耶尔身后。法马很快就放弃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珞缇,如果妳有空,带这孩子到三楼吃点心休息吧。」

「咦?可以吗?我想做什么都行吗?真的吗?」

「是啊,做什么都行。」

「哇──!谢谢您!我们来吃点心画图吧!」

珞缇牵着皮耶尔女儿的手蹦蹦跳跳地上楼了。今天她做的下午茶用点心,应该是橘子蛋糕。

「最近生意如何呢?」

虽然法马会尽可能地抽空参加调剂药局公会的定期会议,不过公会的经营,基本上都是由皮耶尔负责。

「每间店的业绩都是向上成长。最近生理用品、纸尿布和底裤卖得特别好。」

「那就好。有贩卖生理用品的店,一定要聘请女性药师哦。」

生理用品是很私密的产品,女性客人应该不会想向男药师购买吧。

「我知道。就算是打工药师也无所谓,一定要雇用至少一名女性药师。我告诉每间店了。至于纸尿布,则很受年轻骑士喜爱。」

听说是因为铠甲不好穿脱,所以纸尿布成为天降法宝。除了纸尿布,以棉为材质的尿布也卖得非常好。

「哈哈哈……还真意外。我本来打算让成人纸尿布成为看护用产品的。不过请告诉顾客,基于卫生安全,不能长时间穿着同一件纸尿布。」

「原来如此,有这种问题啊……我会转告各分店的。」

在这之后,皮耶尔又说了许多好消息。最近的调剂药局生意兴隆,转换宗旨,登记加入调剂药局公会的药师也增加了。也许是因为药品的价格降低,激发了帝都的潜在需要,每间加盟店的生意都非常好。而且调剂药局加盟店都会确实地遵守处方与规定,很少与异世界药局本店发生纠纷。因为加盟店的医药品只能从异世界药局或相关工厂购买,假如惹皮耶尔或法马不高兴,被解除加盟的话,就伤脑筋了。

「很高兴调剂药局公会生意这么兴隆,那么,药师公会的加盟店呢?」

「客人少到令人不忍卒睹的程度。起初我还觉得很愉快,但是差距大到这种程度后……就忍不住同情起他们了。」

过去贝隆担任理事长的药师公会,虽然有大半的药师被法马新成立的调剂药局公会吸收,但是接手的公会会长还是仔细地在经营。话是这么说,但是自从女帝禁令,不准药局使用有毒且危险的药物后,药师公会能卖的就只剩香草、药水、蕈类或动植物的干货等传统药材了。

「是吗……」

听到这情况,法马也为他们感到可怜。

「虽然还是有喜爱传统药材的市民……但是在帝都,这样的店已经很难生存了。」

艾伦也对于因调剂药局公会的势力扩大而导致的残酷现实感慨良多。法马体贴地说道:

「假如有经营困难的药局,请给他们资金和技术上的援助。」

调剂药局公会贩卖现代药与保健产品,药师公会贩卖传统药材,目前是如此做市场区分的。但是客人都被调剂药局公会拉走的现在,药师公会药师们的收入应该非常少吧。

「什么?唉,既然法马大人想这么做,就这样吧。虽然他们是竞争对手,但是销量差这么多的话,还是会让人觉得很可怜呢。」

调剂药局公会加盟店贩卖的商品与医药品,已经是帝都市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了;但是药师公会贩卖的药品,则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帝都市民改成去离家最近的调剂药局加盟店买东西,不再进入药师公会。

如此这般,帝都药剂市场的市占率已经分出高下了。

「他们也是需要生活的。假如他们经营不下去,请告诉他们,可以来找我商量。我会把一些具有传统药效果的处方分给他们,一起摸索共存之道。」

法马并不想击垮维护传统药的药师公会。他只是不想见到药师把品质粗劣又可疑的药物以高价卖给平民而已。应该说,原本与法马敌对的公会干部们全部离开后,法马甚至会给予单独来访异世界药局的药师公会药师,关于天然药物或香草的效能方面的建议,或是告诉他们可以做成家常菜的食谱、药草茶的调配方法等等。

「说到这个,听说最近出现了来路不明的药师兼炼金术师,趁着药师们生意不好,聚集了帝都的炼金术师与药师,举行诡异的集会。」

「炼金术师……吗?」

在地球上,炼金术师可说是自然科学的先驱。正是因为有炼金术师们做了各式各样的错误尝试,才能发展出化学。炼金术师们发现了许多化合物,其中有些还能应用在药物发现上。炼金术与药学有很多地方不谋而合──法马如此认为。

不过,布鲁诺似乎不这么想。由于法马少年的书架上没有炼金术相关书籍,所以法马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些。

「炼金术师,呃……是把从※卑金属提炼出黄金当成终极目标的人吗?他们平常都在做什么呢?」(编注:指除了金、银、铂、钯等贵金属以外的金属。)

研究资金又是从哪来的呢?法马有不少疑问。

「因为那不是能赚大钱的职业,所以炼金术师本身人数不多。他们平常是以合成化合物维生。会把化合物卖给药师,或是本身就兼任药师。但那些都只是假象,炼金术师们的终极目标是长生不老,或者合成出黄金。」

「如果有贤者之石就做得到呢。但是师父说那种东西不存在。」

艾伦插嘴道。

「『贤者之石无法合成,目前发表的,以现有的合成法制作出来的贤者之石全是赝品』。自从七年前,您父亲梅德西斯尊爵发表了那篇知名的论文后,这种看法变成最普遍的观点。不分国内外,药师和炼金术师都认为贤者之石是不可能合成的了。但是那个炼金术师却说,他合成出贤者之石。」

(这个世界里,也有贤者之石的概念啊……)

法马一面感到骄傲地听着布鲁诺的功绩,一面对『贤者之石』这个名词有点感慨。

当然,贤者之石在地球上也只是传说。据说,贤者之石能制作出长生不老的万能药,或者成为黄金的触媒,是『药中之药』。

「而且听说对方成功创造了何蒙库鲁兹。」

(又是个会让炼金术师心痒难耐的词汇呢。)

传说中,何蒙库鲁兹是炼金术师从烧瓶中创造出来的人工生命。

「有人亲眼看到创造何蒙库鲁兹的过程吗?」

如果真的有,一定要亲眼见识一下──法马心想。

「不,何蒙库鲁兹需要花上四十周以上才能培育出来,所以只有展示完成品而已。我想八成是把死掉的胎儿之类的东西装在玻璃容器里,让他们看起来像是会动,以此收观赏费吧。」

参加那个集会的炼金术师们,没发现这是骗术呢。皮耶尔叹息道。

「真过分……这完全是诈骗吧?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不论贤者之石也好,何蒙库鲁兹也好,都是一下子就会被拆穿的谎言吧?」

艾伦傻眼地推着眼镜说道。

「而且说起来,生命怎么可能发生在玻璃瓶里呢?法马,你说对吧?」

艾伦征求法马的同意。但是法马很困扰。

「理论上,这并非不可能的事。但用一般方法的确做不出来。」

「你又在说让人听不懂的话了。你每次都不把话说死呢。」

(因为有直到成长为囊胚为止,将受精卵放在体外培养的人工生殖技术。不过真要解释就没完没了了。)

这其实是法马擅长的领域,但是说明起来太麻烦了,所以只好闭嘴。直到成长为囊胚为止,不需要在胎盘着床。就理论来说,假如有人工胎盘,甚至可以在体外养育胎儿。在地球上一直有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因此,法马在说这些时,不会排除未来能成功做到的可能性。

「听说那个炼金术师把帝都的炼金术师们聚集起来,每周进行集会。由于药师中有一成身兼炼金术师,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