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四卷 第九话 贤者之石与长生不老的秘术

第四卷 第九话 贤者之石与长生不老的秘术

与炼金术师爱马仕对峙那晚的几天后,某日傍晚。

「那么,我该去皮耶尔先生那边了。」

「路上小心哦。」

正在收拾药局的珞缇与艾伦、赛德列克,目送法马离去。

「艾伦和珞缇也要小心,要在天黑前回去哦。」

虽然异世界药局的警备已经被加强过了,但是自从爱马仕逃走之后,法马就很担心其他人被爱马仕或居心不良者袭击。特别是艾伦,因为她不是搭马车而是骑白马通勤的,假如在回到伯爵家的路上被偷袭,法马没办法立刻赶过去救她。

「不用担心。你以为我是谁?我会反过来把对方冻成冰棒的。」

为了让法马放心,艾伦逞强地笑道。就水属性神术使用者来说,艾伦相当优秀,假如是普通对手,应该不成问题。但对手是爱马仕的话,法马还是觉得很不安。

「我也会和赛德列克先生一起早点回去的。话说回来,皮耶尔先生还好吗?」

珞缇关心起皮耶尔的近况,法马含糊地点头说:

「可能需要治疗两周吧。」

离开药局的法马,与随行的骑士护卫一起前往皮耶尔所在的树荫阳光药店。

法马走入树荫阳光药店的大门,从后门前往皮耶尔的病房。皮耶尔的女儿已经等在门口了,看样子,她似乎等了很久。

「您、您好,法马大人。」

「妳好。妳爸爸还好吗?」

「是,好一点了。」

那场集会之后,被女炼金术师偷袭,掉进硫酸湖的皮耶尔怎么了呢……就是受到颇为严重的化学灼伤。因此,法马每天都会来皮耶尔的药店,仔细地为他处理灼伤。

「打扰了,我是法马。」

「哦哦,法马大人,老是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

皮耶尔身上贴满烧烫伤敷料,看起来很痛,但他仍坐在床上记录调剂药局公会帐簿,听到法马的声音,便抬起头来。他的头发和眉毛都变得稀稀疏疏的。

化学灼伤的深度分为一~三度。一度是侵犯至表皮层,二度是侵犯至真皮层,三度是侵犯至整层皮肤。皮耶尔的伤介于一~二度之间。

他被硫酸腐蚀的时间大约数十秒,多亏法马迅速地消除物质,所以没有变得更严重。但是因为皮靴和裤子等下半身的衣物大面积地浸泡在湖水里,所以全身的毛发以及一部分真皮层,都被硫酸腐蚀了。

还有,虽然不至于失明,但是眼球与黏膜部分也发炎得很严重。

受伤后的第一天,法马担心皮耶尔全身发炎,所以将他带回梅德西斯家,紧急地帮他吊点滴,与帕雷二十四小时轮流照护他。

幸好,当初基于保险起见,法马为他施展的『初始之救赎』奏效,皮耶尔的伤开始好转。

将伤口冲洗干净后,以凡士林及烧烫伤敷料保护伤口,并适当地使用抗菌药物与皮质类固醇。为了止痛,还试着给他吃止痛药。

几天后,他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许多。

「你觉得如何呢?让我看看伤口吧。」

将法马带到病房的皮耶尔女儿,也在房间的一角,担心地交互看着法马和皮耶尔的脸,似乎很在意父亲的情况。

「比昨天好多了。伤势意外地没有想像中的严重,法马大人是不是施展了什么神术呢?」

「那个多少也有关系,但是我想,是因为硫酸的浓度没有那么高,只侵蚀了表皮层和一部分的真皮层,所以才能把伤害降到最低程度。不过为了安全起见,直到伤口痊愈为止,都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灼伤的事。因为这很有可能成为对方查到你身分的线索。」

「的确,不能让爱马仕知道这件事。可恶!真想宰了那家伙……法马大人已经知道爱马仕的真实身分了吗?」

「大致上猜到了,不过还需要一项证据。我想明天应该就能确定了吧。树荫阳光药店请照常营业,不能让人觉得有不寻常的地方。我会请打工药师过来帮忙顾店的。」

假如听说某处有全身被硫酸灼伤的炼金术师,爱马仕一定会找出那人加以杀害。皮耶尔受伤的事传出去的话,会有生命危险。

「真是在各方面都麻烦您了。感激不尽。」

隔天,法马前往宫殿。身为宫廷药师,法马这天没有特别要做的事,但是他有事必须找宫中的某人。法马两三下就找到人了,因为他的目标刚好来到药师休息室前。法马并不上前打招呼,而是躲在角落以诊眼透视对方。蛀牙的位置、骨骼与身体特征,最重要的是声音,以这些做确认。

最近,就算不直接与对方面对面,法马也能在远处以诊眼透视对方,分出对方是谁了。而且还能顺便帮对方做诊断,很是方便。

那个人是圣佛尔波帝国的宫廷药师之一。

被法马盯上的,是宫廷药师维果?拉特雷穆瓦。

他与布鲁诺相同,拥有尊爵的称号。年纪比布鲁诺大,但是看起来不显老。

法马、布鲁诺、维果,以及另一名女宫廷药师法兰索瓦,总数四位宫廷药师,基本上必须每天轮流在宫殿待命。法马值班时,维果不会来宫廷。两人顶多只有在女帝主办的宴会上,或是在几个月开一次、御医团与宫廷药师讨论皇族与大臣们的治疗方针会议中,才会见到面。

维果不是帝国医药大学的教职员,再加上也许是基于宫廷药师的骄傲吧,他只为王公贵族看诊,所以不太进出宫廷的艾伦并不认识他。这就是为什么那场炼金术师学习会里,只有法马对他的声音有印象,艾伦和皮耶尔,以及其他平民炼金术师都无法识破他真正身分的原因。

据说在法马出现之前,维果曾被女帝重用一段时期,但是如今,他为女帝诊察的次数少了许多。再加上他不主动与法马接触,简单来说,就是对法马的存在感到不满,故意疏远法马的药师之一。

(就算维果是犯人,但是他有必要以药学和炼金术的知识做那种恶劣的诈骗吗?只为了赚一点小钱?)

维果是大贵族,经济状况应该没有糟到需要为钱奔波的地步。顺带一提,虽然法马抢走了维果的工作,但是宫廷药师的薪水是固定的,而且除了女帝之外,维果还有其他固定看诊的王公贵族。就算法马受女帝重用,维果的收入也不会因此减少才对。

就在法马猜测各种可能性时……

「这不是法马大人吗?您一直看着墙壁的花纹,是在做什么呢?」

偶然经过的所罗门发现贴在墙上、认真凝视着墙壁的法马,于是好奇地问道。

「啊,不是,不是那样的。」

「在数格子总共有多少种模样吗?劳累成这样,真是辛苦您了……」

所罗门以怜悯的眼神看着法马。法马为了解开误会,把硫酸湖的存在以及发现与圣泉有关线索的事告诉所罗门。

「居然能在那种地方发现与圣泉有关的线索,真是大收获。虽然圣泉搜索队一直勤奋地寻找线索,不过我想,法马大人与圣泉似乎会互相吸引呢。」

「是吗?不过既然找到线索了,就必须简洁地向陛下报告才行呢。」

这样才不会让搜索队做白工。这是法马的贴心。

「被怪鱼守护的酸性湖。隐藏在湖底,指示如何通往圣泉的路标。也就是说,那石板一直在等像法马大人这样的人来访吧。」

所罗门兴奋地说道。尽管已经不是神官,但是他对守护神的信仰仍然很虔诚。必须在圣典上写下新的一页──他燃起这样的使命感。

「对了,有件奇妙的事……」

法马突然想起某件事,向所罗门问道。

「什么事呢?」

「我在那里看到刚死的人身上发出光芒,然后那些光似乎被湖底水晶层中的晶石吸收了。」

那种像是吸取魂魄的诡异现象是什么?法马向所罗门问道。

「我也不知道呢……原来作为秘宝材料的矿物有那样的性质……而且石板上还写有『彷徨魂魄的居处』这样的句子……」

所罗门皱着眉,双手交叉在胸前,摸着下巴眨眼道:

「话说回来,您有采取硫酸湖底的水晶与晶石吗?」

「有,我在隔天就去拿了。」

由于药神杖早晚必须还给大神殿,所以法马打算以从硫酸湖底采取的水晶与晶石制作新的神杖。

在切削晶石时,法马发现了更奇妙的事。每当切削或折断晶石时,他就会产生幻听。而且听起来像是有人在说话。

「就算制作秘宝的素材有夺取人命的性质,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我想那死者,应该是被呼唤到晶石里了吧。」

「咦!?」

秘宝是那么可怕的东西吗?事到如今,法马对药神杖突然感到恐惧。药神杖是前代药神为了救人而制作的,法马原本那么想。不过在知道这件事后,某个不好的想法从法马脑中闪过。

「该不会,每次我以药神杖救人时,某处就会有人死掉吧?」

假如死掉的人的魂魄,被吸入其他秘宝中……法马由于太过动摇,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这是很困难的问题。虽然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8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