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四卷 第十话 从圣泉前往原点

第四卷 第十话 从圣泉前往原点

「今天辛苦妳了。还有谢谢妳。如果觉得冷,就洗个澡温暖身体吧。双亲应该很担心妳吧。」

从维果的城堡回来,并把艾伦送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虽然艾伦穿着厚衣服,还是冷到瑟瑟发抖。

「妳家有门禁吗?有的话我去向妳的双亲道歉吧。」

直到深夜才把年轻女孩送回家,真是不好意思。法马抱歉地想着。这么说来,好像没怎么听说过艾伦家的事呢。

「因为我有时会过夜照顾患者,或是做实验,所以并没有特别的门禁规定。再说,我本来就表示过今天会晚回去了。是说,我才应该跟还是小孩的你道歉呢,虽然我不是你的监护人,不过一般来说,应该反过来了吧?是我要把你送回梅德西斯家才对……师父会骂我的。」

「虽然这样的确很奇怪,不过妳别这么说啦。」

「不过,不能吵醒苏菲,所以必须悄悄进门才行。」

「苏菲很敏感呢。」

成为博纳富瓦伯爵家养女的苏菲,在艾伦无法亲自照料她时,就会让专属保母照顾。

「你今天也辛苦了,要好好休……哈啾!」

艾伦打了个喷嚏,流出鼻水。

现在是四月,已经没那么冷了,但是在高空飞行,还是会冻到骨子里。艾伦连眼镜都发白了。

「看你每次都穿得那么薄,你在天上飞时,不会冷吗?」

「还好,也不是说不觉得冷,不过还撑得住……」

这么说来,法马在天上飞时,不会太在意冷不冷。飞到神圣国时是隆冬,所以觉得很冷;不过,平常的话,有种薄薄的空气层包围在自己周围的感觉。像艾伦那样的反应,应该才是一般的反应。

「小心感冒。晚安。」

与感冒无缘的法马挥了挥手,艾伦走进屋子。

把艾伦送回博纳富瓦伯爵家后,不需要载人的法马飞得更轻快了。

晶石增加、药神杖的状况也非常好,有种力量升级的感觉。

(有一大堆不明白的事,感觉很差……干脆趁着今天,弄清楚其中一件好了。直接把药神杖带回家也很不痛快。)

梅德西斯家的人早就睡了。梅德西斯家的就寝时间很早。由于法马事先向布鲁诺和珞缇说过自己会晚归,所以他不直接回家,而是朝着圣泉可能存在的方向飞行。

话是这么说,但法马不是盲目乱找。他是有根据的。

离开维果的城堡前,法马从维果那儿得到数个与圣泉有关的提示。

长年解读炼金术师之间传承的古代文献,确实地收集各种资讯,而且又熟悉神术的维果,其知识派上了用场。他预测了几个可能是圣泉候补的场所,把标上记号的地图借给法马。过程非常和平,绝对不是用威胁的。虽然维果说那地图原本只有一张而已。

(不是我逼他借我的哦。)

根据地图、帝都地下洞窟底部的石板,以及大秘宝的光线指示方向,可以把范围再缩小成三个地点。法马朝着目的地加速飞行。

「不是这里呢。」

第一个地点是有许多传说的可疑场所。但是没有晶石层,只是普通的酸性泉而已。

「这里也感觉不到什么呢。」

另一个场所是山中的混浊沼泽,虽然底部有大量人骨,但也不是圣泉。

「那么就是这里了吗……必须小心点才行。」

法马来到离帝都最远,周围全是断崖的台地中央。整片台地被云层包围,感觉就像为了掩人耳目似的。维果说这里是最危险的场所,光是如此陡峭就很危险了。

「真是诡异的地方,没有生物的气息。」

除了风声。周围的万籁具寂反而使风声听起来很诡异。与幽境一词非常贴切的场所。地形过于险峻,因此被视为人类难以抵达的场所。的确如此。

法马小心地降落在台地上,消除覆盖在台地上的厚厚云层。

「这样就好找多了。还好不必把水消除……那是?」

法马发现了一座比水井稍微大一点,很容易被忽视的小水泉。

泉水仿佛等待法马来临似的,底部闪闪发亮。

「这就是圣泉吗……?」

法马看向水面。

「不会又是硫酸湖吧?」

泉水几欲盈满。所以这不是硫酸,只是普通的水。而且也不像地下洞窟的硫酸湖那样,有保护湖的怪鱼。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们也不能贸然进入可疑的泉水中。

「『水消除』。」

法马像上次一样,将泉水消除。他以药神杖飘浮下降,检视泉水底部。底部和帝都的地下洞窟一样,是厚厚的晶石层。

法马在泉水底部发现了相同的石板。

(有了!上面写了什么?)

法马读起石板上的文字。

「此处为圣泉。异界之门的正背面。仰视天空吧。」

法马看得懂的只有这行字而已。其他部分是以他不懂的语言写成的,像是说明文。

他把被称为大秘宝的职员证凑到石板旁,石板发出白光,笔直地射向天空。

(这次是哪里?指着哪里?)

法马充满期待地抬起头,仰视夜空。但是期待落空了。

「什么都没有……吧?」

一无所获的法马,又困又累地回到梅德西斯家时,已经是清晨了。

(糟了。早上才回来。大家都快醒了吧。)

「欢迎回来,法马少爷。」

法马蹑手蹑脚地走进屋子,在玄关撞上已经梳洗完毕、穿戴整齐的珞缇,以及刚起床的布兰琪。

(呜哇……时机真差。)

三人之间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氛围。一阵沉默后,先开口的是布兰琪。

「小哥哥──你跑去哪里了──我一直在等你哦──你明明说好要和我一起洗澡的──」

布兰琪以双手抱着布偶,仰望着法马娇嗔道。她对法马没回家的事似乎很不满。

「我可没说要和妳一起洗澡哦!」

拜托不要乱讲话!──法马说道。就在这时,法马感受到珞缇的视线,不禁面红耳赤。

「那个……法马少爷和艾兰诺大人一起过夜,是吗?啊!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至于珞缇,则是问了这种问题。

她昨天看到法马和艾伦一起离开,不过又觉得自己问了太多隐私,难为情地低下头去。由于法马没做任何亏心事,所以……

「怎么可能呢?我们只是一起前往维果尊爵的领地而已啦。」

虽然觉得不该让珞缇担心,但是什么都不告诉她的话,反而更容易让她感到混乱。所以法马含糊地说明了一下事实。

「啊,原来如此!我太失礼了!我不该多嘴乱问的!」

就珞缇的角度看来,就像法马和艾伦两人约会过夜吧。只见她露出不小心看见两人亲密模样似的困惑表情。

(啊──这误会可大了──怎么解释好呢──?)

法马觉得很头大。就在这微妙的时间点,帕雷也起床了。

「唷唷唷,早上才回来?你也长大啦。该不会是和艾兰诺怎么了吧?不过你还是别找她啦,不要和艾兰诺那种家伙混在一起比较好。」

帕雷别有深意地说道。他和艾伦果然很不要好。

「什么都没有啦!哪有可能怎么样啦!」

「干嘛那么用力否认呢?感觉更可疑了哦……嗯嗯?」

帕雷正在开玩笑,忽然发现法马的神力出现变化。

「喂,你的感觉好像有点不一样哦?」

应该是在维果城堡的地下室,与大量晶石的记忆战斗时改变的吧。法马如此推测。

「是吗?应该是错觉吧。我和艾伦在深夜之前就分开了,然后一个人去找东西。」

为了解开误会,法马老实说出自己做了什么事。

「干嘛在半夜找东西?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吗?」

帕雷苦笑。

「假如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就没必要一个人找。那样太没效率了。可以派所有佣人去找啊。」

「这么做的确很合理。我无话可说。」

「东西有找到吗?」

珞缇睁大眼睛,问道。

「没有……真可惜。」

见法马一脸泄气,珞缇笑道:

「等天亮之后,也到其他地点找找看吧。方便的话,我可以陪您一起找,而且还有其他能帮忙找的人。我很会找东西哦。例如帮小姐找到弄丢的东西。就算是同一个场所,换个方式找的话,说不定就能找到了哦。」

珞缇总是有办法找到被布兰琪弄丢的东西。所以她的话很有说服力。

(对了……换个时间去,说不定能发现原本没注意的部分呢。而且也不要主观认为一定是那里,其他地方也一起找找吧。)

听了珞缇的话,法马觉得自己放弃得太快了。于是重新打起精神。

「是说你也别到处乱晃,免得家人担心哦。知道吗?」

帕雷的话,听起来就像帮珞缇与布兰琪代言似的。

「对不起。」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