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五卷 第十话 新生圣佛尔波帝国医药大学的新学期

第五卷 第十话 新生圣佛尔波帝国医药大学的新学期

十月,圣佛尔波帝国医药大学的新学期到来。

入学仪式开始前,法马戴上大学指定的教授用四方帽,套上有金线装饰、名为托加的长袍,在袍子上别上系章。艾伦兴奋地在旁边为他拍照。

「你一定觉得我这样子很好笑吧!」

「才没有呢。这身衣服很适合梅德西斯教授哦。那迷你版托加是特别订做的吧?」

「当然只能订制了。是说这又不是我的入学典礼,干嘛一直拍我啊!」

本来就没有小孩子在当教授的。法马心想。

「入学典礼是什么?毕业典礼的话,都会盛大庆祝就是了。」

「对了。这边应该没有在庆祝入学的吧。」

就日本人的感觉来说,入学是要盛大庆祝的事。但是在欧美,几乎没有人庆祝入学,法马想起这件事。因为入学的时间都不太一样,所以顶多只有入学仪式。不过今年因为大学改制重新出发,所以仪式比往年盛大一点。

入学仪式的时间将近,法马与艾伦一起前往大讲堂。学生们已经开始集合了。法马与其他教授一起走上讲台,在事先决定好的位子坐下。

仪式的时间到。在鸣钟与演奏国歌后,布鲁诺以校长的身分上台致词。副校长念出各系榜首的学生名字,学生们全体起立。

医学系 三十人

药学系 二十人

综合医药学系 三十人

医事检验系 二十人

「以上一百名,就是新生圣佛尔波帝国医药大学的第一届学生。本校在此允许各位入学。代表人,综合医药学系首席,艾默瑞奇•鲍尔。」

法马见过以略带紧张的表情,从布鲁诺手上接过入学许可证的榜首青年。

(那孩子是综合医药学系的榜首啊?他好像不是帝国人呢。)

就法马看来,那青年确实只是「孩子」。就是放榜当天大喊「谁要向小孩子学药学啊!」,不想修法马的课的考生。不过法马并不在意他的态度。

(原来他是这么优秀的学生。幸好他没有拒绝报到。)

虽然圣佛尔波帝国医药大学不必穿制服,但是在传统上,需要使用刻有系章的杖套腰带。因此接下来是颁发腰带的仪式。好不容易才挤进窄门的学生们,感慨万千地握紧专用腰带。

今年基于法马的强烈要求,无法使用神术的平民也能以特别选拔生的身分入学。平民学生使用的是没有附杖套的腰带。既然是同系的学生,有同等的学力,就不能因人种或神力的有无而作出歧视。

「基于大学重新编制,从本学期开始,各系所也有新的整合。接下来请各系的系主任致词。」

医学系的系主任,首席御医•克洛德与药学系主任兼校长•布鲁诺致完词后,综合医药学系的系主任•法马上台。所有新生的视线全部集中在他身上。

由于法马还是小孩子,所以讲台对他而言有点过高,但法马不以为意地挺直背脊。艾伦在大讲堂的角落担心地看著法马。法马与艾伦对上视线,随即笑了起来。

「各位好。我是从今年起担任系主任的首席宫廷药师法马•梅德西斯,请大家多多指教。为了医学、药学的永续发展,圣佛尔波帝国医药大学打算以成为世界通用的教育基地与研究中心为目标,统合原有学系,打造全新的教育课程。」

(插图009)

法马注意到那名榜首青年正瞪著自己,但是故意不看他,继续演说。青年露出完全不想听法马说话的表情。

「由各位经手的每一种药物,都可能治疗世界上其他得了相同疾病的患者。药物具有治疗疾病的能力,而治疗之力的根源是药物与人体之间的连锁生化反应。为此,我们必须理解这些生化反应为何,并以更高的角度理解发生在人体的所有现象。希望各位将来能藉由知识与高度的技能,发挥药物的力量,与本校其他学系的医疗人员紧密配合,适切地使用药物。今后我会把这些知识与技能传授给各位。具体的内容是……」

老样子,法马的演说愈变愈长,艾伦开始向法马打暗号,要他适可而止。法马对药学充满热情,经常会讲到停不下来。学生们见到布鲁诺「坐著就好」的手势,继续安静地听下去。

虽然法马的演讲没完没了,但是学生们听得很著迷。

综合医药学系之外的学生也被法马的演讲吸引,并对他的博学感到惊艳。

当然,也有因为法马说太久,开始觉得厌烦的人……

「虽然这些话令人受益无穷,但还是等课堂上再继续吧。」

法马被布鲁诺强制中断演说,于是搔了搔头,自我反省。

「不好意思。我说得太开心,不小心说太多了。总之,希望各位能在本校度过有意义的学习时间。我任教的科目有:全一年级必修的基础医学概论与医学药学生物学,二年级的专门科目等等,总共有五门课。期待与各位在课堂与实习时再见。」

法马在大讲堂开的课,是全校学生都必须上的必修科目。

圣佛尔波帝国医药大学一、二年级教的是基本素养课程,三、四年级的是专门课程。

五年级则是实习课程,五年级之后有报考一、二级药师的资格。只要年满十四岁,就有入学资格。学费可由帝国负担,但是毕业后必须以帝国医疗人员的身分工作五年。

「我在一年级开的课全是必修,没有拿到学分的话会直接被留级。请大家一定要记得来上课。」

希望没有人留级,所有人都能顺利升上二年级──法马衷心地祈盼。

当──当──新学期第一节的新生说明会结束,中央钟楼响起洪亮的钟声。庭园中小溪的潺潺流水声与鸟儿的鸣啭,从开著的窗户传入室内,法马在分配给他的系主任兼教授用的气派办公室中,与艾伦说话。

「你居然能在那么多教师和学生面前从容地说话,太厉害了。」

「我已很经习惯面对学生了。倒是你,居然那么紧张,平常明明很好胜的说。」

「不、不要再提啦。」

艾伦尴尬地说道,法马随即笑了起来。他上辈子教过太多学生,就算被说老师当得有模有样,他也只会有「就是啊」这样的感想而已。

「您在哪儿当过教授呢?」

教授秘书柔伊•迪努瓦端著茶具过来,讶异地发问。法马在面试时觉得她相当聪明伶俐,因此录取她为秘书。柔伊是一名有著水蓝色头发的美女,长长的头发盘起,以人造花为装饰。身上穿著立领的巴斯尔风格服饰,看起来很高雅,很有淑女的感觉。

「我还没当过教授啦。」

那种彷佛带有深意的说法,使柔伊不解地歪著头。

「哦,他有点特别啦。」

艾伦含糊带过。

三人正在喝茶小憩,办公室外传来敲门声。

「抱歉突然来访,我是艾默瑞奇•鲍尔。」

「请进。」

「打扰了。」

艾默瑞奇走进办公室,大摇大摆地在沙发坐下,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综合医药学系的梅德西斯主任,希望你让我退学。」

「咦?退学?今天才刚开学哦?」

「你在说什么啊?」艾伦如此说道、眼镜滑了下来。但是法马没有动摇之色。

「很突然呢。为什么不在报考或报到前放弃呢?」

法马委婉地拒绝艾默瑞奇的要求。

「在今天之前,我一直烦恼要不要退学。如今我决定好了。因为我没有时间了。」

「假如你坚持要退学,就必须写退学申请书,说明想退学的理由,并召开教授会议审核。能不能通过审核我就不知道了。如果只是单纯的不想念,这理由是无法通过审核的。」

「理由吗?最重要的理由就是我找错人了。我应该好好地确认写这本教科书的人是谁才对。今后我想以个人身分在教授的兄长那儿学习。」

艾默瑞奇认为教科书不可能是法马写的,因此认为身为共著的帕雷才是第一作者。尽管他的态度很露骨,但法马并没有因此不高兴,而是沉稳地发问:

「也就是说,你认为我写不出这本书,是这个意思吗?」

「不,我没有那么想。」

由于不想让法马的哥哥帕雷对自己有不好的印象,艾默瑞奇没有直接承认。但是从眼神看得出来,他就是这么想的。法马才十二岁,看起来当然不像一方宗师了。

「很遗憾,我哥哥不收学生。虽然他是很优秀的药师,可是半年前才刚成为一级药师。如果这样也无所谓,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法马在笔尖沾了沾墨水,一面提出忠告一面准备签名。

「等一下。你这不是以貌取人吗?」

原本默默听著两人对话的艾伦,傻眼地帮法马说话。

「艾伦,没关系啦。这是他的决定,身为教师,我只需协助他达成心愿而已。虽然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审核,不过既然他完全失去学习的动力,我会和其他教授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