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六卷 第三话 布兰琪的出路规划

第六卷 第三话 布兰琪的出路规划

某个假日,梅德西斯家。

“珞缇——这个给你——”

“咦,布兰琪小姐,您要把点心给我吃吗?这蛋糕好像很好吃,我真的可以吃吗!?”

布兰琪的房间里出现这样的对话。梅德西斯家有时会在下午邀请身为贵族的高级侍者的夫人们到中庭或宴会厅举行茶会。如果没有举行茶会,则会分发点心。今天就是在房间吃点心的日子。

光是一块蛋糕,珞缇就高兴得双眼发亮,她果然很爱吃甜食。

“可是小姐,你怎么了吗?肚子不舒服吗?”

“没有——可是我不想吃——……”

就算陷入烦恼也不会失去食欲的珞缇,听布兰琪说自己没有食欲,有种出现生命危险的感觉,顿时慌乱不已。

“这课严重了!有什么心事的话请告诉我!”

珞缇趁着忧虑的布兰琪还没改变心意前,迅速地吃起蛋糕,同时担心地 发问。既然吃了蛋糕,就必须倾听布兰琪的烦恼。

“我发现因为哥哥们太聪明了,所以我都没被夸过——”

布兰琪可爱地鼓起脸颊,把小小的烦恼高速珞缇。

“要怎么做,才能被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称赞呢?”

“这个嘛,老爷很少称赞家里的人,但夫人不是常常称赞您吗?”

布兰琪正值想被夸奖的年纪,但哥哥们太优秀了,没有她表现的机会。先不说贵族的教养或平时的言行,布兰琪的礼仪学得很好,也常被母亲碧翠丝称赞。

“如果我表现得端庄贤淑,母亲大人确实会称赞我,可是父亲大人比起称赞,更常生我的气——如果我书念得好,父亲大人会称赞我吗——”

应该会吧。珞缇心想。但那么说的话布兰琪可能会更不开心。比起研究学问,贵族家的女儿更重视缝纫、刺绣、马术、音乐、背诵诗歌与神术方面的教育。尤其是梅德西斯家是药师世家,因此儿子们必须接受严格的药学教育,至于女儿则不勉强。

就连翠碧丝也认为,只要布兰琪能学好一般贵族的教养以及不会丢梅德西斯家的脸的神术,就没有问题了。换句话说,就是不期待布兰琪在药学上能有什么发展。

“要找法马少爷或帕雷少爷商量吗?”

“不行不行,哥哥们不会懂我的心情的。珞缇,你能懂我的心情吗?”

唔——洛奇竖起食指,思考起来。

“呃——我本来就很少被称赞……所以我也不太懂小姐的心情呢……”

珞缇笑着,并无恶意地做出了符合侍者身份的回答。是所谓的比长兄不足,比珞缇有余。

也许是发现了这点,布兰琪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我不是想问那个——”

“不过帕雷少爷和法马少爷确实文武双全,无可挑剔呢。如果小姐的神术进步了,应该会被称赞吧。”

“神术的话是可以练习,可是没有学习药学的机会——”

布兰琪在桌上拄着脸叹气。

“小姐才七岁,可以更大一点再学习啊……”

“哥哥们在七岁时,都已经在学习药学了啊。”

虽然布兰琪的父亲布鲁诺会要求布兰琪练习神术,可是并不要求她研究学问。布兰琪顶多向翠碧丝学习读写算数而已,没有为她请正式的药师家教。

圣佛尔波帝国是以神术为主的贵族制,神术高强的话,不分男女,都有机会出人头地、成为家族的继承人。假如兄弟姐妹太优秀,立场将会变得很微妙。布兰琪似乎也有这种危机感。

“不然向老爷问问如何?”

“咦——问父亲大人吗——!?要问什么好呢——”

对爱撒娇的布兰琪来说,严格的父亲布鲁诺犹如天敌。

“向老爷讨论将来的出路如何?”

“嗯——虽然有点怕怕的,不过还是问吧——”

如此这般,布兰琪追着从大学回来的布鲁诺,进入书房。珞缇也站在门外守着。

布鲁诺脱下外套,重重地坐在椅子上,开始翻阅文件。弟子们则站在一旁帮忙。布鲁诺仍然是那个眼神锐利、充满威严的父亲,布兰琪也不禁立正站好。

“布兰琪,有什么事吗?如果有话要说,就过来这里。站在门口会挡到人的。”

布兰琪豁出去般地向忙碌的布鲁诺发问:

“父亲大人——我以后会成为药师吗”

“什么?”

布鲁诺并未停下手中的工作,以烦躁的口气回问。这些话似乎惹到他了。

“为什么问那种事?我们是药师世家,不成为药师的话,你想成为什么?”

那语气,似乎认为布兰琪成为药师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是我和兄长们不同,还没有药师老师——为什么——?”

“哦,这么说来,你也到这年纪了呢。我会派艾兰诺担任你的家教,你要好好向她学习,知道了吗?”

布兰琪似乎也发现自己的待遇很随便。

“呣——”

“有什么不满吗?我们家的教育方针是请家教或是上学,你自己选一个吧。”

法马属于前者,帕雷则是后者。

“可是住宿舍的话会很寂寞——我想住在家里,让艾兰诺老师教我功课,可是——”

布兰琪反反复复的态度,使布鲁诺不耐烦地抬头。

“不然呢?你不想成为药师吗?或者你对艾兰诺有什么不满?她可是帝国屈指可数的名药师哦。”

“我不是那个意思——”

“面对父亲时,你那是什么态度?想做什么随便你。你的守护神是水神,没必要非成为药师不可。你不但粗枝大叶,而且也不勤奋向学。也许你不是能当药师的料吧。”

布鲁诺当着弟子们的面,数落起布兰琪。弟子们尴尬地假装专心做事。布兰琪眼角逐渐浮起泪水。

“也就是说,我可以不当药师吗?”

“不是可以不当,是别当!药师是关系着人命的工作,不需要你这种没有觉悟的人!”

布鲁诺严厉地指责。

“呜——也不用说成那样嘛——!”

布兰琪哭着跑出布鲁诺的房间,抱住门外的珞缇。

“哇——珞缇——!父亲大人说我不用成为药师——因为我粗枝大叶——而且还很凶地骂我——爸爸讨厌我——!”

“咦咦——!?真的吗!?”

迎接沮丧地大哭着回来的布兰琪,珞缇对布鲁诺那严厉的评价无言了。明明应该会被称赞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布鲁诺对法马与帕雷的评价很高。相较之下,没想到他会这样贬低布兰琪。

“粗枝大叶是什么意思呢?不是好的意思吧?”

“这……我也不知道。”

珞缇无法回答布兰琪的问题。也许是觉得被双重否定了,只见布兰琪显得很消沉。珞缇安慰着被发出战力外通告的布兰琪。也许是觉得很不甘心,布兰琪用力揪着珞缇的衣服。珞缇看了,觉得于心不忍。(战力外通告:棒球术语,表示被提出球员不在球队未来的战力规划之内。)

“小姐也想和少爷们一起成为药师,对吧?”

虽然平常看不出来布兰琪有那样的想法,但既然出生在知名的药师世家,说不定布兰琪有不为人知的沉重压力吧。

“嗯……。可是,如果可以不成为药师的话,我还能做什么呢?”

“适合小姐做的事……唔。”

珞缇带着布兰琪来到餐厅,让她喝茶。接着从法马房间的书柜拿来一本书,摊开在布兰琪前方。由于法马说珞缇可以自由借阅他书柜里的书,珞缇也因此逐渐培养出阅读的兴趣。

珞缇拿来的,是讨论神术属性与职业适性的书。

“这是什么书?”

布兰琪懒懒地喝着茶发问,珞缇为她说明:

“这本书里有讲到小姐的守护神适合做的工作。有医师、药师、艺术家、音乐家、诗人等等,都是疗愈人的工作哦。请看,种类这么多呢!要选哪一种好呢——!”

守护神是水神的人没有“因为守护神是某种神,所以非做某几种工作不可”这种限制,所以选择职业时,自由度很高。

像法马和帕雷那样守护神为药神的人很少,所以他们与布兰琪不同,是被半强迫接受药师教育的。守护神为医神的克洛德也是如此。

“唔——那些我都没有做过,所以想象不出来该选什么——”

“可是,自己适合做什么,也只有自己知道哦。”

“珞缇是宫廷画家呢——可以自由进出宫廷、和陛下说话,好厉害哦——我觉得这是很值得夸奖的事哦——”

珞缇的成就,完全是她努力的结果。

“哎嘿嘿,都是因为有法马少爷制作了油印机,让我画来作为印刷样本的图被陛下看上。我之所以有今天,都是托了法马少爷的福,还有运气好而已。”

原本是仆人的小女孩,一跃成为宫廷画家。可以说是灰姑娘般难以想象的故事。

“运气吗——我觉得不是因为运气好哦。因为珞缇做了很多努力呢。嗯,果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