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异世界药局> 第六卷 第四话 艾伦的脱臼与法马的实习代课

第六卷 第四话 艾伦的脱臼与法马的实习代课

“咦?艾伦,你怎么了?一直按着肩膀,脸色也很难看哦?”

法马正在药局进行一般业务时,艾伦摇摇晃晃地走进了药局。只能她看脸色苍白,头冒冷汗,难得地露出没有余裕的表情。

“肩膀痛吗?”

法马停下正在写字的手,来到艾伦身边。

“是啊,我搞砸了,唔——真不甘心。”

“艾伦小姐的脸色的确很不好看呢,真少见。”

“不舒服吗?要不要喝杯茶或顺顺背呢?”

原本在调剂的罗杰和塞蕾丝特也担心地过来扶着艾伦。

艾伦忍痛地咬紧牙关。

“谢谢大家。我和布兰琪妹妹练习神术时,她神术打偏了,我为了补救而做出奇怪的姿势,结果就脱臼了……虽然我自己做了紧急处理,但还是没办法接回去。”

法马明白了大致的状况后,一面以诊眼观察,一面询问:

“这是第一次脱臼吗?”

“不是,还蛮常发生的……不过今天特别严重。”

看她想要硬推回去,好像反而更痛了。

“习惯性脱臼吗?总之,先把关节接回去吧。”

诊眼下的右肩关节确实有脱臼的情况。法马要求艾伦趴在药局一楼诊疗室的床上。由于艾伦胸部太大,体贴的蕾贝卡拿了厚厚的毛巾作为乳房垫,以免她趴着时胸部难受。

“艾兰诺大人,我想趴着时胸部会痛,所以请先铺上这个。”

“谢谢你,蕾贝卡妹妹。我的胸部不会痛哦。话说,法马,你要怎么把关节接回去呢?”

艾伦忍着痛,冷静地发问。

“放松全身的力量,把手垂到床下。”

“咦?不是要接回去吗?”

由于法马这么指示了,艾伦还是半信半疑地把手垂到床下。以为法马会用力把关节推回去的她,以觉得哪里不够的表情抬眼看着法马。法马则温柔地顺着她的背。

“接得回去的,相信我。把身体放松,对……要完全放松哦。”

“呜呜……因为很痛,所以身体会自己紧绷起来嘛……”

法马继续温柔地顺着背,艾伦总算卸下全身力气。接着,法马把白布绕成手环似的,缠在艾伦的手腕上,沉甸甸的。

“等一下,法马,这是在做什么?这样不是会更痛吗?”

“好啦好啦,放松哦。”

艾伦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安静下来。

大约十分钟后,法马以诊眼检查艾伦的肩膀,满意地点头。

“可以了。你慢慢起来吧。”

“这是在开玩……啊,接起来了!为什么!?太神奇了!你用了神术吗!?”

“咦?光是这样就接回去了!?”

其他药局员工也都露出狐疑的表情。

“要记住哦,这样就能自己治肩膀脱臼了。”

法马把布拆下,帮艾伦贴上非固醇消炎止痛药布。

“谢、谢谢。我还以为会被整治得很惨烈,为什么这样就好了?”

“我什么都没做哦,是你的身体自我修复的结果。不过这只是紧急处理,损伤还没全好,必须暂时保持安静。”(坏事做尽柠檬茶:欢迎尝试老中医正骨)

“今天要慢慢做事,让肩膀休息……不对,不行啊,明天有实战形式的神术实习课,非完全治好不可。”

“明天还是别乱动吧。你的课我帮你上吧?”

艾伦是陪布兰琪做神术训练才受伤的,法马觉得该负点责任。

“明天的实习是老师与学生的实战啊。但我要再提醒你一下,你不能和学生比试哦。要是竞技场又被打坏,柔伊小姐会昏倒的。”

艾伦想起了什么,事先叮嘱着法马。

三千二百万佛郎的修理费,相当于六亿日元。(坏事做尽柠檬茶:四舍五入约等于3千万软妹币)那件事法马自己也记忆犹新。他再也不想付那么高额的修缮费用了。

“我知道啦。我不会和学生比试的。只要做神术训练就好了对吧?”

“是啊,真令人不安。你打算怎么做?”

艾伦瞪大眼睛。

“哈哈,我会想办法的。我就这么没信用吗……嗯,真的没有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艾伦接着道:

“在药学方面我当然很相信你。可是在神术方面,你每次都很乱来啊。虽然你好像没有自觉。”

“是吗?那我确实该反省反省呢。”

法马说着,以轻松的态度接下了代课的工作。

“法马,真的不能乱来哦。”

艾伦仍然很担心。

隔天早上,帝国医药大学医学系系主任兼首席御医克洛德·肖利亚克负责授课的“新·人体解剖学”实习课。

因为是改制后的第一年,所以法马会与克洛德一起上这门课,分为讲课与实习两个部分。由法马先授课,再由克洛德进行解剖实习。不止学生,教授们也都来旁听了。除此之外,校外的医师、药师与医疗技术员也都可以旁听这门课。

总共三阶的大讲堂中央是解剖台,上面放着泡过福尔马林的大体,穿着白色实验服的克洛德与担任助手的年轻女医师站在解剖台前。

“虽然我上过无数次解剖学,但在这间教室与各位见面是第一次呢。”

克洛德执教鞭似的拿着上课用的短杖,环视教室中的学生与教授,开口道:

“这间教室如何?改建得相当好吧?”

他张开双手,得意地展示新教室。因大学改制而改建的大阶梯教室与其他大学的解剖学教室不同,设计的对听讲者很友善。

就如大阶梯教室之名,解剖学讲堂是阶梯状的,构造有点像小型体育场。为了能让学生在解剖时看见内脏的细节部分,还精心在天花板设置了一对抛物面反射镜,利用焦距放大影像,学生只要抬头看天花板,就能看到放大后的解剖台。而且还在解剖台附近的墙上设置了高窗,利用镜子与阳光加强室内光线。

这些设计是法马向建筑师提出的点子。大阶梯教室旁边是实习室,上完课后,学生可以前往实习室,自行解剖遗体。

“那么就开始吧。这门课与实习都是必修科目。”

解剖学实习是医学系、药学系、综合医药学系、医事检验系所有学生的必修科目,也是绝对不能被挂的科目。

“解剖由我进行,讲解的大部分则会与梅德西斯教授共同进行。梅德西斯教授也精通解剖学。”

克洛德以神杖指着法马,说道:

“请多指教。我很期待你的讲解哦。”

“感谢肖利亚克教授的介绍。”

法马站在讲台上,笑盈盈地抬手回应。

(其实不精通,可是没有其他更适合的人,无奈之下只好……)

说实话,身为药学家,法马并不精通人体解剖学。尽管如此,他还是从动物实验累积的经验,以及从研究室带出的电脑中存取的人体资料,做出正确度相当高的解剖学讲义。

接下来,就是待实际解剖人体的克洛德探索人体构造,证明讲义中提到的机能了。组织或各部位的名称,可以由克洛德他们自由命名。

起初,法马对克洛德的印象是“马上切除!马上动手术!皇子的牙齿也顺便马上拔掉!”,感觉起来很偏激的首席御医,让他有点不敢靠近,但其实他曾为数不清的人们动过手术或解剖,见识过无数的人体构造。最近,法马对他的感想变成“临床经验丰富到自己无法相比,但是个性有点令人遗憾的医师”。因此,法马才会放心地把解剖实习交给克洛德上。

“那么,让我们来复习人体的构造吧。人体由头部、脊椎、上肢与下肢构成。从这里到这里是躯干,从这里到这里是肩带,这里到这里是骨盆带。还有自由上肢与自由下肢。然后……”

法马站在骨骼与人体标本旁,以神杖指着人体的骨骼与构造,一一说明。

“肖利亚克教授前方的大体是躺着的,也就是所谓的仰卧位。所以拇指朝外。要记好解剖学中的上下左右与前后的概念。人体在左右对称的情况下,对称轴在身体的正中央。靠近正中央的是内侧,远离正中央的叫外侧。”

法马一面指着标本,一面解说,克洛德时不时地插嘴:

“顺带一提,实习用的解剖大体是两人共用一具。大家要好好感谢将帝国的死刑犯与意外事故的死宅转用为大体,以供各位使用的伊丽莎白皇帝陛下,并向大体心怀感谢,好好学习。”

克洛德以与过去完全不同的心情,看着大体说道。

虽然克洛德希望能一个人使用一具大体,但取得遗体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只好两人或三人共用一具大体。

“这些大体全是梅德西斯教授以新的保存方法,花费将近一年的时间处理完成的标本。与过去的解剖实习不同,不会在解剖的过程中腐坏,能确实地解剖。”

所有学生们观察完身体表面后,总算是要开始演示人体解剖了。克洛德勉励着学生:

“没有人教过我们关于人体的事。不论是过去多有名的名医写的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8目录+书签23->